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零九章 同行

第八部 第六百零九章 同行

        谢丹琼还要哀求,却被楚阳一句话割根截断,凶神恶煞一般地指着谢丹琼的鼻子:“我还告诉你了,你小子赶紧给我死了这条心!哥几个万里迢迢赶过来帮你,你不说感谢,送我们点东西也就罢了,谁让咱们结拜一场呢,但小子居然还想着从我手里面挖人……你你你……我说丹琼,你咋能这样呢?这也太过分了吧?”

        一席话把谢丹琼说的内愧不已,讪讪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然后楚阳就拉着莫轻舞扬长而去。

        等到到了晚上,谢丹琼才反应过来,急匆匆来找楚阳:“我说老大,你刚才那番话不对啊……梦无涯本就是我们墨云天的人,怎么能说是你的人呢?他在墨云天有官职,他的亲朋故旧可都在这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楚阳一副愕然:“是这样吗?!”

        谢丹琼重重点头:“肯定是啊!”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把他留下吧,只要他本人同意,我就没意见。”楚阳很是大方的一挥手。

        谢丹琼闻言大喜,二话不说急忙出去找人,可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一问才知道:凡是从妖皇天天兵阁过来的人,早在今天下午就已经轻装返回,貌似是上边下得紧急命令?!

        走的很非常相当的匆忙,甚至好多的行李都没收拾,逃难一样,此刻,恐怕已经到了茫茫大海之上了……

        上边下的紧急命令?梦无涯的上边还能是谁呢?!

        恍然大悟地谢丹琼怒气冲冲返回,却见到楚阳笑眯眯否过来的搂着自己的肩膀:“丹琼,你看啊,这里还有这么多的给养呢,咱们兄弟一家人,就都留给你了……千万别客气啊,兄弟么!”

        看着梦无涯一行人匆匆而去来不及带走的那一堆破破烂烂的‘给养’,谢丹琼哭笑不得。

        ……

        这一曰,妖后下令:妖皇天太子妖宁宁立即随同妖皇天全部高手全员返回妖皇天,坐镇妖皇宫主持大局。至于她本人,却没有打算离开,另有打算。

        事实也是另有打算,就在某太子动身启程之余,妖后随之飘然而去,不知去向。

        而其他的几位天帝也有人离去,也有人也选择了在墨云天漂泊一段时间……

        只是几天的时间,之前的热闹已然不再,众位巅峰高手星流云散。

        谈昙与谢丹凤向楚阳告辞,从此不知去向。

        楚阳对此并不担心,谈昙现在已经是圣人高级修为,差不多即将要达到巅峰层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九帝一后那种顶级阶层之外,之多也就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对他造成伤害而已,至于其他的人,就算最终打不过,想要全身而退还是不成问题的!

        此外,谈昙貌似应该是要去做什么事。

        这一点,楚阳从谈昙的神色上就能够看得出来。

        等到谈昙两公婆走了。

        楚阳在这边的亲近人,就只剩下来紫邪情,莫轻舞,还有一个虎哥,再就是劫难神魂。

        之前数万人随行的大队伍,如今只剩下来三人一兽……呃,外加一鬼。

        但,此刻的楚阳却是轻松到了极点:因为这一趟,将兄弟们的家眷都送到了各自的身边,让他们全家团聚,等于是将自己肩膀上长久以来的责任减掉了一半还多。

        以后如何,那可就是大家自己个的责任了。

        每个男人有每个男人应当担负的责任;这一点,需要他们自己出力去担负。别人无权,也无能去帮他们承担这些责任。

        而家人,正是大家需要各自担起的责任!

        卸去了无数负担,心头大石骤去、恢复一身轻松的楚阳提议,在墨云天四处走一走,逛一逛。当然,表面上来说,是这个目的,实际上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楚阳并没有明说。

        对楚阳的提议,紫邪情与莫轻舞自然是举双手赞同的,还有什么事,能比跟着心上人一道外出旅游来得更惬意呢?

        安全问题根本就不是个事,就他们这三个人的实力,再加上一个现在已经恢复到了圣人中级实力的虎哥,还有一位圣人高级、兼有不死之身的劫难神魂,相信就算是正面对上九帝一后之中任何一个人,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至不济,全身而退的把握还是有的。

        所以大家也并没有想更多,难得能够放松放松。

        大家并没有跟谢丹琼辞行,莫轻舞抱着小猫状态的虎哥,劫难神魂仍旧隐身跟在暗处,三个人施施然走出了琼花城。

        在乍一离开这座城的那一刻,回首眺望,想起这段时间里在墨云天的厮杀,都是不尽的唏嘘。

        随即,三人眼前一亮。

        只见墨云天琼花城的门楼尽头,有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挺拔而立,目光似乎穿越了虚空,静静地注视着三人的离去。

        楚阳呵呵一笑,挥挥手,莫轻舞和紫邪情也是微笑着,轻轻挥手,随即三人身子飘然而起,似缓实疾,极速逸出了门楼上那明黄身影的视线。

        城门楼上,谢丹琼负手而立,屹立良久良久。

        看着楚阳三人轻烟一般消失在视线尽头,脸上仍旧满是温暖的笑意。

        喃喃道:“老大,下一次咱们兄弟再聚,应该就是决战天魔的时候了……请放心,墨云天,我必然可以拿出一支钢铁雄师,弭平魔患!”

        “九劫琼花,将随老大剑锋所指,盛开在……紫霄天阙!”

        谢丹琼目光长久地凝视着三人离去的方向,纵然彼方身影早已不在,明黄色的身影仍旧站在这里,直到天色垂暮,还是久久不愿离去。

        夜色如期降临,无边暮色中,墨云天琼花大帝的身影,几乎成为了城头一道风景。

        ……

        翻过了一道山脉,彻底隔绝了背后的送行目光,三人同时放缓了前行的脚步,边走边低声说话。

        突然,似有所觉。

        抬头看去,只见暮色苍茫之中,却又一道白衣身影挺拔而立,双手负后,带着无尽的雍容华贵,无上的尊严风仪。

        还有与一种无人敢侵犯的皇者气度,只是这么一站,便如是君临世间,俯瞰天下。

        屹立者正是东皇雪泪寒。

        他居然已经先一步在这里等候了。

        “你怎地还没有走呢?”楚阳有些意外。

        “我没走,与你没走的目的,倒是一样的。”雪泪寒笑了笑,跟莫轻舞打了个招呼:“丫头,还记得我这个久违的老朋友么?”

        莫轻舞温柔一笑:“哪里会忘记,雪大哥。”

        雪泪寒心怀大畅,欣慰笑道:“这一声久违的雪大哥,可真是等得久了。”

        这一句等得久了,让楚阳和莫轻舞同时心领神会,一切尽归不言中,不错,真的真的很久了……足足有两世的光景。

        一言明心,三人同时会心的笑了起来。

        四人就此汇合一处,固然并没有事先商量,却是不约而同地向北急速而行。

        在奔出数千里之后,却见前面又有一个人等候,一身青衣,倒是长得颇为英俊,的中年人,正自一脸不耐烦地走来走去,看到雪泪寒等人前来,居然首先开口一声怒骂:“他妈的,你怎么才来?”

        楚阳等人均不知道这人是谁,闻言之下不由得尽都是吃了一惊。居然敢对雪泪寒这样讲话,貌似这天下还真没几个人吧,就算是九帝一后中,也未必敢如此大放厥词,而这家伙分明就不是九帝一后中人啊……

        “你居然敢在我面前骂他妈的!”只见雪泪寒满脸黑线,一脚恶狠狠地踹出去。

        噗!

        那家伙顿时被踹了一个大马趴,忍不住一脸委屈,爬起来就叫:“你丫的就知道在我面前逞威风,没事儿就打我还不准我还手,你他么的哪里来的这么多一家之主的派头……你有本事别冲着我啊,你冲着别人使去啊……耗子扛枪窝里横,你算什么东皇帝君……”

        “有本事你去踹云上人,有本事你去踹天魔王……天天踹我算什么本事……”

        这家伙骂骂咧咧,嘴歪眼斜,一脸的委屈加上强烈的不服不愤,当真是什么话也敢说……

        这人到底是谁啊?这也太他么的嚣张了吧?

        楚阳三人可是看得分明,咋舌不已,雪泪寒刚才这一脚,可是相当的实惠,丝毫也不下于当曰踹死那两大王者高手那两脚之下,楚阳等自问,若是自己个挨了刚才那一脚,轻则肉身瞬毁,重则灰飞烟灭,绝非说笑,可眼前这人虽然被踢了个大马趴,貌似其他什么事都没有,连一点点的伤势貌似都没有,这到底什么人哪,从哪里冒出来这等高手,这份实力,至少也是九帝一后这个级数的了!

        雪泪寒这会鼻子都气歪了,暴喝一声:“闭上你的鸟嘴!”

        楚阳等三人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幕,均是觉得这家伙的出现,简直就是这个世界的一次颠覆……

        还是莫轻舞温声问道:“雪大哥,这位是……”

        雪泪寒闻言有些尴尬的解释道:“这人……这个人……就是我七弟,家门不幸啊。咳咳……他名叫雪轻寒,恩,别人都叫他雪七。”

        随即道:“恩,就是在大典上暂时冒充我的那人……”

        饶是以东皇帝君沉淀了数百万的面皮,此刻也是真正地有些讪讪。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