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二章 紫霄血脉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二章 紫霄血脉

        就江湖规矩而言,继承人又或者是衣钵传人的意义非同小可,单就亲近紫豪的程度而言,楚阳这个衣钵传人只怕还要在紫邪情这个女儿之上,师门传承,历来有传子传媳不传女的说法,因为女儿以后始终会变成外姓人,此说法虽然颇为不近人情,却是真实存在。.

        楚阳特意点出来这一点,就是在跟紫邪情说:我去,不仅仅是保护你,我有我的理由。而且,很充足。

        楚阳很明白紫邪情的脾气,若是这妞铁了心非要自己去,那么,偷偷地走了还真是没处找去。

        紫邪情旋风般转过身,目光闪闪的看着楚阳,猛地踏前一步:“你是说,你得到了我……我……紫霄天帝的传承?”

        她从出生以来,‘爹娘’这两个字就从未从她口中叫出来过,现在,先有陈流云在前,又有东皇帝君雪泪寒在后,双双证实她的身份来历,紫邪情的心中虽然早已经对此深信不疑。

        而且,她也能感觉到那一种冥冥中的感应,认定了自己的确就是紫霄天帝紫豪和飘零神女凌飘萍的女儿,但她用了好几次劲儿,可是那简简单单的‘我爹’那两个字,却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说出口来。

        “真的。”楚阳轻声说道:“我现在的九劫空间,其实就是融合了你爹遗留下的紫霄塔进化而成。而紫霄天帝当初还留下了无数的紫晶宝藏……包括,圣晶,甚至神晶……”

        紫邪情的娇躯一阵颤抖,迫不及待的说道:“给我看看!”

        楚阳叹息一声,将紫邪情引入了九劫空间之中,同时对莫轻舞使了个眼色,莫轻舞也随后跟了进去:“紫姐姐等等我,我也要进去看看……”

        两女同时进入了九劫空间。

        ……

        楚阳沉默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竟是蓦然地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责任,突如其来地又增加了一倍!奋战天魔,再也不是纯粹的为了天阙,为了大陆,现在还要又加上了私仇!

        下一刻,楚阳很是出乎意外地感觉到了来自九劫空间的莫名震动!

        那是一种连灵魂都几乎完全摧毁的剧烈震动!

        楚阳大吃一惊,一时间完全不知道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尤其一想到两女现在正在内中,危机莫测,急忙闪身进入到了九劫空间之中。

        一进去一看眼前状况,就是大吃一惊,完全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那座已经与药王宫、九劫空间三者完全融合为一的紫霄塔,本该已然不复存在的紫霄塔,在这一刻,居然再度分离了出来,在九劫空间里滴溜溜的转动!

        显然正是紫霄塔的分离,造成了刚才的剧烈震动,其实想想也是,紫霄塔等于是现在九劫空间的其中一个组成部分,而且份额还占得相当不小,这会贸然分裂,九劫空间怎么可能不发生变化!

        滴溜溜旋转的紫霄塔,旋转速度原来越快之余,整体体积也越变越大。

        慢慢的变成了一座顶天立地的宝塔,塔身散发着万道紫光!

        在宝塔尖上,一颗雄伟的大印缓缓旋转,大印散发的紫色豪光照射到哪里,哪里就出现四个大字!

        万古紫霄!

        莫轻舞此刻居然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楚阳当初为铁补天准备的房间里,这会直接出不来了,在里边急得大叫。

        在紫霄塔附近的就只有紫邪情一个人,此际娇躯剧烈的颤抖着,站在那紫霄塔前,两眼含满了泪,看着眼前天翻地覆一般的惊人变化。

        楚阳惊见眼前变故一时间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看来,是紫邪情的进来,让紫霄塔感觉到了紫霄天帝的血脉,才发生的变化?

        可是楚阳现在根本就顾不上九劫空间是否会威能倒退,乃至毁灭,他现在眼中就只有紫邪情,就只有伊人的安危而已,偏偏他就是去不到紫邪情身边,甚至无法靠近。

        在一片天地的震动之中。

        蓦然,一个雄壮的声音突兀响起:“血脉归,战紫霄;见此情,应含笑!天不灭,我紫霄;生死傲,我紫豪!”

        异常雄壮的声音在九劫空间里不断回荡,此起彼伏,虽只一声,却是回荡不绝,有如千万人同呼,虽然看不到人,但,只是听到这声音,就让人有一种跪下膜拜的冲动!

        然后,那声音稍稍顿了顿,喟然道:“既然能够激活紫霄塔,必然是我之血脉……不知道,你是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我是看不到了……不过,你既然有机缘能来到这里,就说明我和你母亲当年的心血并没有白费。天佑我紫霄!天佑我紫豪!”

        这声音充满了欣慰。

        至此,紫邪情的眼泪再也忍耐不住,滚滚而下,娇躯颤抖,突然扑通跪倒,大叫道:“爹!娘!”

        这从出生以来,常年萦绕在心底,却从未出口的两个字,此刻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叫出口来!

        空中的声音却无动于衷,对这一声没有任何反应。

        之前的那道声音其实只是紫霄天帝在百万年前留下的声音,只能一味机械地说下去,并不能真正与人交流……

        紫邪情浑身颤抖,一时间心潮澎湃,无法自已。

        空中的声音依然在继续,但,那豪气冲天的紫霄天帝,在这一刻的声音,却变得感伤,低沉,温情脉脉。

        “孩子,你终于来了……”

        “……我一直希望,你是一个女孩儿……你母亲很美很美,你若是女孩儿,一定可以继承他的美貌,也很美很漂亮……你若是生为男孩子,需要负担起责任就太重了……”

        “我曾经对你母亲发誓,当你出生的时候,我们两个一定要在你身边守候;在第一时间,让你化形诚仁……哪怕因此会耗尽我们的修为,也在所不惜……只可惜,我注定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不能亲眼看着你出生,降临到这人世间,是我和你母亲这一生中,最大的憾事,我的孩子;只希望你这一生的路,能走得顺畅,走得平安……现在是战前,紫霄天即将面临最后一战,我与你母亲,正为你祈祷。”

        “这只是一个祈祷……将所有心愿,寄希望于苍天……却是我和你母亲,唯一能为你做的……说起来,我们这对当父母的,当真是不称职……只希望,你的这一生,当你知道真相,知道身世的时候,不要怪罪我们……”

        “我们可以战死,面对数以亿万计敌人,我们纵死尤能含笑,但……你的任何怨怼,任何委屈,不管我们生死,都是对我们最大的折磨……”

        “我从不怪你们……我不怪你们的……”紫邪情跪在地上,已然泣不成声。

        “下面,孩子,进来吧,让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的家园紫霄天!以及,你需要记住的父辈们!以及你的哥哥姐姐……我希望,你一定要记住他们。因为你要代替他们,活下去……”

        “记住了,你活着,就是紫霄天帝!就是紫霄天的帝君!就是四亿五千万兄弟姐妹的领头人!就是绝不被征服的一面旗帜!我们会陪着你一起活着!”

        “一定要好好的,孩子。”紫霄天帝的声音从温柔转为激昂,却又在瞬间转回,让人黯然神伤:“……孩子,自古以来,或许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孩子,需要像你活得这般沉重……一个人身上背负着四亿五千万的希望……但我们已经别无选择……”

        “你想必知道你自己的名字,你叫紫邪情……或许在你的认知里,这个名字是你将来有一天心血来潮自己改的,但其实……这个名字是我早早就给你取的,不管你是男是女,这个名字都会属于你,永远属于你。”

        “紫,是我的姓,邪,却是有些偏激了……呵呵,紫霄天鏖战数年,那些个自诩为正义的正人君子,却没有一个赶来作战的……天阙圣君,也拒不发兵……所谓的正,我真的已经厌倦了……如此,干脆为你取名为邪。做人……孩子,真的不要太老实,一定要谨记这一点,千万千万。”

        “至于情……是我和你母亲的情,也是紫霄天之情!紫霄天之情,慷慨千秋,壮烈亘古!”

        “孩子,你叫紫邪情!”

        紫霄天帝沉默了一会,随即一声轻轻地叹息:“来吧孩子,你母亲已经等你很久。进去跟她说说话吧……虽然她看不到也听不到,但你毕竟能看到她的……”

        “这是为父能够为你做的,唯一能够让你看到你母亲的机会……”

        “孩子,斩破你的手指,用你的精血,来开启这紫霄塔最大的秘密;不要太用力,你身上任何一点点伤痛;我和你母亲都会心痛。”

        没有丝毫犹豫,紫邪情并指如刀,在自己的食指上猛地一划,鲜血汨汨而出。

        空中紫色的氤氲雾气一阵翻涌动荡,自食指流出的鲜血径自化作一道紫色雾气,迅速融了进去。随即,紫色雾气倒卷而回,将紫邪情的手包围住了,似乎是一位最温柔的母亲,在为自己调皮弄破了手指的女儿包扎伤口……

        紫霄塔大门轰然洞开。

        ……

        跟大家说个好消息……

        《傲世九重天》改编的网页游戏已经到了最后的研发阶段,也可以告诉大家目前是交给行业内著名的37游戏公司在做,在他们的诚意邀请下,我也担任了游戏的世界观架构师,(我挂个名,然后提提建议啥的,其实就是专业吐槽);让游戏的剧情围绕小说原著进行合理改编。目前游戏有一个打算是让玩家扮演九劫剑主的角色(类似楚阳),收集九劫剑,攻略九重天,,当然,新资料片也会逐渐放出更多的剧情,也会有更多其他延展,大家后续可以多多关注,有其他进度,我也会和大家分享。

        当然,奢望你扮演楚阳就能有四位红颜知己绝色美人的男同胞们……咳哼!——要真有那待遇……我早不写书了……

        那啥尽那啥亡也愿意呀……

        现在和谐严重,咱们说话的时候,多说点‘那啥’就行,反正大家都明白是不是……咱们都男人谁不知道谁呀嘿嘿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