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六章 赶赴紫霄!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六章 赶赴紫霄!

        楚阳轻叹一声,一伸手,这扇门就轻轻打开了。

        琳琅满目的各色衣服,即时映入眼帘。

        这个影像却是在之前的画面中曾经看到过,只是看虚像跟看到了实物,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的;紫邪情在这一瞬间,如同被雷震一般地猛的怔住!

        在最初的几件婴儿衣服上面,还有隐隐的血迹。

        那应该是在缝制婴儿衣衫的时候,由于还不熟练,母亲扎了手?

        紫邪情蹲下来,轻轻抚摸着衣衫上的血迹,轻轻呼道:“娘……娘亲~~”

        一步步走过去,看得出来,凌飘萍在缝制衣服的时候手工越来越是熟练了。但,这里这么多的衣服,纵然是一位绝世高手来做,同样是需要大量时间的!

        因为绝世高手,并不代表就是绝世缝纫高手!

        那一针一线,都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的殷切爱护,都充满了深深的爱,默默的付出……

        还有,那份不能亲自养育儿女长大的愧疚……她就是用这种方式,在尽力的弥补。

        尽力地补偿给自己不能见面的孩子,用一切……他或者她能够感受到的方式……

        紫邪情才刚刚平息一些的情绪突然再度崩溃了。

        用手捂着脸,哭得肝肠寸断。

        自从紫邪情出生以来一直到现在,从来就没有任何一天,像今天这样哭过这么多次。或者因该说,以前就从没哭过。;

        但在这间充满了母亲气息的房子里,紫邪情哭得肝肠寸断,摧心断肠,死去活来!

        楚阳静静地拉起来莫轻舞的手,轻轻退了出去。

        将房门轻轻关闭,让紫邪情一个人留在了里面。

        这个房间,就只属于紫邪情一个人!

        在这个时候,虽然伤心,虽然痛苦,虽然辛酸……

        但,紫邪情最需要的却是独处。与她的母亲,与母亲的气息,单独呆在这间房子里。

        静静的相处、默默的独处。

        这一点,楚阳虽然心中不忍,但只能如此做法。

        同时,他也意识到一件事:从此以后……这间房子,恐怕就会成为紫邪情心中的圣地!不容动摇的圣地!

        可是留着这间房子,对紫邪情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楚阳想不明白。

        好处很明显,苦了累了,可以进来,这里就是母亲的怀抱。可以在这里抒发一些个心底委屈,散去许多苦闷,至少是一个缅怀的场所。

        但,坏处同样很明显……若是紫邪情心中始终装着这间房子,若是她始终走不出这层心境,恐怕她这一生都不会真正的快活起来。

        对于楚阳的担心,莫轻舞很能理解,轻声道:“不用担心……紫姐姐那么坚强,一定会自己走出来的。而且,紫霄天帝当初安排这么一个地方,相信也不会就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伤心的,像他那样的大人物,怎么会计不及此呢……”

        “这种事急不来的,咱们眼下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莫轻舞鼓励的看着楚阳。

        “也只能如此,希望你的想法成真吧。”楚阳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

        两人离开了九劫空间,径自开始全速赶路。一路狂飙,直往紫霄天那边。

        眼下还是以完成紫邪情的心愿为首要目标。

        但这一路上,在最初的十几天里,紫邪情竟是始终都没有出来,就这么静静地呆在那间充满了母爱的房子里。

        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但这时候,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打搅的。也不忍心打搅。

        楚阳和莫轻舞虽然心中担心不已,却也不敢真的进去劝解什么,贸然劝慰,一个不好就是适得其反,反而不美……

        看到了紫邪情的现在,楚阳就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往昔。曾经,自己与紫邪情一样,也是不知道父母是谁。

        但自己比紫邪情幸福,有师傅,有师弟,有师姐,有……到后来知道了身世,父母还活着……

        但紫邪情现在……

        这也导致了这一路上的沉闷,楚阳甚至都不怎么调戏莫轻舞了……要知道以前调笑调笑莫轻舞,说几句流氓话引得伊人满脸通红娇嗔追打,可是楚阳历来最大的乐趣之一……

        这一路走下来,当真如追星赶月一般。

        以这两人高级圣人的快捷脚程,几天功夫已经离开墨云天地界,飞驰在阻隔一方天地与另一方天地的大海之上,仍旧没几天的功夫,两人已经越过妖皇天地域,横穿雾江。进入了久违的东皇天境界。

        两人仍不曾稍有停留,一路向着东北方向疾驰而去。

        在第十七天头上,触目看去,已经有些荒凉的意味。

        楚阳大略的估算了一下,竟是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已经带着莫轻舞飞奔了不下三十六万里路!

        前后跨越了四大天地地域,终于接近了传说中的紫霄天边缘!

        到了这里,几乎就是数万里满目荒凉,每隔几百里,就有一个相对醒目的路牌石碑,最近的这个上面写着:前方七千三百里外乃是沦陷区。

        沦陷区!

        楚阳看着这三个字,突然间有一种强烈至极的怒火从心中升起来。

        什么叫做沦陷区?

        那里是紫霄天!

        虽然暂时沦陷了,但……那还是紫霄天!

        怎么在这些官员的嘴里眼中,就变成了沦陷区?

        虽然理智上认可,官方放置出这样的告示牌是无可厚非的,但楚阳从情感上,始终是接受不的!那么一位盖世英豪曾经战斗过、曾经以生命捍卫过的地方,居然在别人的眼中,成了……沦陷区!

        狗屁的沦陷区!

        楚阳在最近的那块路牌石碑之前站了好久,突然并指如刀,划了出去。

        手指过处,石屑纷飞,石碑上慢慢的出现了许多字迹。

        楚阳在那块石碑上,加上了自己的一段话。

        “紫霄天现在虽然已经成为了沦陷区,但这里却是英雄曾经奋勇战斗过的地方。那些曾经战斗的英魂,面对这片所谓的‘沦陷区’三个字,也可以含笑,可以无愧。但,那些未曾参加战斗冷眼旁观的人,虽然活着,但他们的心,也早已经沦陷!那些所在才是真正的沦陷区!”

        “真正沦陷的是人心,从来都不是紫霄天!”

        然后楚阳就署上了自己的名字:“——————楚阳!”

        纵然如是一舒心中怨气,兀自有些不解气,却也只能归于重重叹息了一声。

        这时,九劫空间里有乍来响动,却是紫邪情那边有动静了。

        楚阳急忙将她放了出来,此刻的紫邪情一身白衣,但又并不是她常常穿的样式,现在穿的这种样式,却是比原本的那种更含蓄,更飘逸。

        这应该是当初凌飘萍为紫邪情做的衣服。

        紫邪情的脸上无悲无喜,尽是一片平静,甚至,带着淡淡的满足,还有温柔。

        与以前简直判若两人;但却又绝不是那种因为悲痛过度竭斯底里的样子;看得楚阳一时间居然愣住了。

        这跟想象之中的情形可不大一样啊。

        “你看什么呢?”紫邪情嫣然一笑,神情居然带着几分小温柔。

        这一句话着实吓了楚阳一跳,紫邪情何时曾这么“女人”的说话呢?随即已然明悟于心,心底却是叹息一声,道:“你现在的样子……跟你娘好像啊。”

        紫邪情脸上有喜色,道:“真的么?”随即转头,就看到了眼前石碑,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怒道:“我们紫霄天,什么时候变成了沦陷区?!”

        玉手一挥,显然是要将这座石碑毁掉。

        楚阳急忙拦住:“稍安勿躁。”

        正在说话间,突然天空中刷刷响,有人厉声道:“什么人?居然敢损坏路牌石碑?”

        随着声音,一个黑衣人,凌空飞来,径自落在三人面前。

        这人身高腿长,身披黑色长大披风,就像一朵黑云,但却无限雄壮,脸色粗犷,整个人便如是被钢铁打就的一般。

        他落地之余,一打眼间就看到了石碑上的字。一览之余竟是一下子愣住了。

        紫邪情冷冷道:“紫霄天乃是九重天阙的紫霄天,什么时候,在天阙人的眼中心中,居然已经不承认紫霄天这一方天地了?张口闭口就是沦陷区?这样的路牌石碑,毁掉又有什么关系?”

        那汉子目光异常复杂的注视着楚阳三人,深深叹息一声。

        本是满腔怒火而来,但听到三人的责问之后,居然呐呐的说不出话来了。古铜色的脸上露出一丝窘迫,道:“这个…那个…我就不追究你们了……你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年纪轻轻的……还是不要到这种地方来……小心惹上麻烦……”

        说着又看了看路牌石碑,脸上终于显出羞惭之色,道:“这路牌……乃是当初我们哥几个寻思着搞出来的,初衷却为了警示后来人不要轻易的踏入域外天魔已经占据的地方,以免引来杀身之祸……却没有想到还有这纰漏……是我们的不是……”

        楚阳点点头,正要说话,却听到紫邪情厉声道:“你们本心固然是好心,但你们有没有考虑紫霄天子民的感受?有没有想过,那些曾经为紫霄天抛头颅洒热血战斗到最后一刻的紫霄天帝等人的感受?”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