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七章 第一关,不能过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七章 第一关,不能过

        “若是你们,肯不肯就任由别人将自己深深爱着的故土,被人称之为沦陷区?你们可知道,眼前这片地域,埋葬了多少不屈忠魂?他们之中,哪一个不比现在还在歌舞升平醉生梦死的九重天阙人更来得高贵?”

        那大汉被责问得手足无措,一时无语,额头上居然渗出汗珠,半晌才手忙脚乱的说道:“我我我……我回去之后就商量商量看看怎么改了……”

        楚阳拉了拉紫邪情,道:“如此就麻烦前辈了……不过,这上面的沦陷区这三个字确实不怎么好听。”

        那大汉憨厚的一笑,道:“是是,当初确实是我们考虑的少了……敢问三位,与紫霄天渊源很深?”

        渊源不深的话,想来也不会这么激动吧?

        他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三个人,一个是紫霄天帝的女儿,一个是紫霄天帝的传承者。唯一一个没有直接关系的莫轻舞,还是紫霄天帝女儿的姐妹,传承者的媳妇儿,紫霄天天后武技的独门传承者……

        楚阳却没有正面回答这句话,只是以完全不掩饰的欣赏目光望着眼前的这个大汉,微笑道:“你们在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吧?”

        他顿了顿,道:“或者说,现在还在紫霄天持续战斗的人,不是很多吧?”

        那大汉顿时警惕起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问这些想要做什么?”

        楚阳心中有一种温暖升起,突然想起来几句话::以身通开轮回通道,打开域外之门,骨为壁,肉铺路,血化风引,魂做青霄;送我兄弟,域外战天魔;育我兄弟,重塑肉身,成不死之金身;成全我兄弟,叱咤域外,成不朽功业;让我兄弟,享天地同寿荣华,受至高无上荣耀!

        想着想着,随即试探地问道:“你可知道……九劫兄弟?”

        一听这句话,那大汉脸色即时大变!

        “你小子到底是谁?!”那大汉厉声喝道,双目凶光闪闪杀气腾腾的看着楚阳,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剑柄。

        看得出来,‘九劫兄弟’这几个字,严重的触动了这个大汉的心理防线,这会只要楚阳一句话说的不对,就有可能引发生死决战!

        “我到底是谁重要么?我一个后辈人说了你也肯定不知道的!”楚阳叹息,神色中,有着无限的苍凉,道:“也就只是随口问你一句话而已,你不需要如此紧张,我不是你的敌人。”

        “什么九劫兄弟!”那大汉厉声大喝:“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名字,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这里从来都没有那个什么兄弟!”

        他厉声大吼,两眼满含杀意的瞪着楚阳,厉声道:“若不是看你年轻小小,今曰便要你血溅三尺!识相些的就快快退去,等到遇到天魔,可莫怪我事先没有明说!”

        说完这句话,他突然弹身而起,流星一般一闪,瞬时已然消失了踪影。

        莫轻舞看着这个大汉远去,若有所思,道:“楚阳,你看他是不是……”

        楚阳深深的点头,凝重的道:“肯定是的!除了他们,相信没有人会对九劫兄弟这四个字有那么大的反应!若是九重天阙本土之人,根本就不会知道什么是九劫兄弟!”

        楚阳的脸上流露出深深的悲哀,道:“历代九劫剑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这个误会,我原本以为舞绝城来到了九重天阙,这层误会也许已经解开了,原来……误会竟是尤在……”

        三人继续一路前行,大约走出数千里地界,就看到前面白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下面的,居然是一条大江,任何人的神念,在这白雾之中都不能延伸,任何的修为,在这白雾之中都不能飞行。

        这种地方,类似于雾江,却有不同于雾江。

        白雾上接青天,下接江水,上下都没有尽头。

        而在这江上,就只有一座桥!

        一座宽只有三丈的桥!

        想要到对面去,就只能通过这座桥!

        否则纵然拥有圣人层次修为,也只能从这座桥上一步一步走过去!

        在桥的彼端,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五个大字:“天下第一关!”

        没有设立任何的城堡,关卡,就只是这么一座桥,就是天下第一关。

        楚阳看到,忍不住也是轻声叹息:“好一座天下第一关,名副其实,当之无愧!”

        切切实实的天下第一关!

        真真正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是紫霄天通往天阙其他天地的唯一通道。

        楚阳三人在踏上这座桥的时候,顿时感受到了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

        紫邪情忍不住道:“当初我爹若是能够退到这座桥这边,就只是固守这座桥,岂不就是任由天魔来多少亿,都过不来?我爹为何还要在桥那边与敌人血战?”

        楚阳深深地叹息:“过来了这座桥,就不再是紫霄天地域……以紫霄天帝的骄傲,又怎么会过这座桥?真的是宁可在桥那边都死绝了……他也是绝对不会退回桥东的!”

        紫邪情怔怔的看着这座桥,良久良久,也是深长的叹息一声。

        楚阳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也确实是当初紫霄天帝没有撤过来的根本原因!

        我是紫霄天帝,若是要弃守本土,去到别人的地盘上战斗,那我还叫什么紫霄天帝?直接叫丧家之犬岂不是更好!

        虽然那位紫霄天帝不在眼前,但那时候的心境,却还是呼之欲出的!

        不用有任何的怀疑。

        三人踏上桥面走进去白雾,前行走过去不过三百丈,就听到前面有人问道:“来者是什么人?此处禁止通行!”

        声音斩钉截铁,充满了不容通融的强横意味。

        楚阳眉头皱了皱,心道这一关只怕就不好过。

        随着声音,白雾之中突然金光一闪,三个人闪身而出,横在桥面,挡住了去路。两个金衣长发,一个却是白衣文士打扮,此刻,正审视地望着楚阳等三人。

        “你们是什么人?”

        也许是看到楚阳和紫邪情还有莫轻舞都是人类,又是从天阙方向过来的,而且男的英俊潇洒相貌俊雅,女的国色天香风华绝代,一看就不像是坏人,心生好感,口气也多少温和了一些。

        楚阳含笑道:“各位辛苦,我们几个乃是紫霄天阙后人……想要过去看看我们的故土。”

        “紫霄天阙后人?”中间的白衣文士皱了皱眉头,淡淡道:“尊驾不是在玩笑吧……现在的紫霄天,哪里还有什么么后人……过去这第一桥,便是战场!只有战士……而且,我敢担保,其中没有一个紫霄天的战士!”

        紫邪情冷笑道:“那是因为,在你们来之前,紫霄天的战士就都已经壮烈牺牲了!”

        白衣文士脸色肃然,道:“不错!所以,我们现在,我和我的兄弟们,都是在英雄的故土作战!我们不能对不住脚下这片土地,每一寸土地,都侵染着英雄的鲜血!”

        紫邪情深深吸了一口气,口气竟也柔和了许多:“麻烦请让让路……让我们过去。看看我们的故土……”

        白衣文士目光锐利的望着紫邪情,几乎一字一顿地问道:“但不知姑娘的故乡……是紫霄天的什么地方?”

        紫邪情刚要说话解释一二,但想到那个充满了自豪的城市名字,却突然间感觉豪情满胸,挺起了胸膛,大声道:“我的故乡,便是紫皇城!”

        “紫皇城……”白衣文士脸色一变,变得凛然:“紫皇城早在百万年前……就已经随紫霄天帝的陨落而化作废墟,城中数千万紫霄百姓,无一幸免……甚至连紫霄天帝满门上下,都是壮烈捐躯……姑娘此际自称是紫皇城后人,未免有些大言不惭……呵呵……却是亵渎了英雄故土!”

        紫邪情道:“难道我说我是紫皇城人士,还需要什么证明不成?”

        白衣文士毫不放松,道:“不错!正是需要身份证明!你说你是紫霄天子民后裔,我或者还可姑且相信,但你如今说你是紫霄天皇城后裔,我却是要问个清楚明白的!”

        “否则,别人都可以过去,甚至,各大门派和各大天阙前来试练的人也可以过去,但只有姑娘你,不能过去!”

        他冷冷的笑了笑:“你此际提到紫皇城三字,自称紫皇城后人,无论有意无心,始终是亵渎了我们心中最尊敬的人……因为,你是假的!”

        “而这个名字背后的意义,没有人可以冒充!”

        紫邪情心中一阵激动,道:“你们最尊敬的人?谁?”

        白衣文士冷冷的看着紫邪情,淡淡道:“告诉你也无妨,这原本也不是什么秘密,那人便是那孤军奋战直到身死道消的紫霄天帝,紫豪!”

        他锐利的眸子看着紫邪情,言词更见犀利地道:“姑娘,你想要招摇撞骗……放在别的地方我们管不着,但在这一片土地上,绝对没有人能够在我们面前亵渎紫霄天帝!”

        紫邪情闻言并未动怒,心底却是欣慰、骄傲尽皆泛起,但同时还有些郁闷。

        自己过不去?竟是因为眼前这些人对自己父亲的尊敬导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