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八章 紫霄天帝之女!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八章 紫霄天帝之女!

        看到这三人的神情,就知道自己那句‘紫皇城后人’惹了祸。.否则,也许只要随便捏造一个门派名字,充当来此试炼的人员,就可以过去了。

        但唯独是紫皇城三个字,紫霄天帝四个字,却是犯了大大忌讳。但……这么犯忌讳,被人堵在这里,却偏偏还要一点气也生不起来。

        因为他们最尊敬的人,正是自己最尊敬最爱的父亲!

        紫邪情求救一般地转头看向楚阳。

        楚阳踏前一步,恭声道:“三位尽忠职守,当真让小弟佩服尊敬,但不知几位高姓大名?”

        旁边两人想要开口搭话,但那白衣文士却轻轻抬手。就只是轻轻一抬手,旁边那两人就即刻不说话了。

        这白衣文士看着楚阳,淡淡道:“盘问姓名,是想要攀关系吗?只可惜这一套在我们兄弟这里是没用处的。年轻人,紫霄天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还是从哪里来就回那里去吧,免得一个不小心赔上了小命!”

        这个白衣人声音虽然平淡,但眼神却格外的锐利,似乎能够看透人心;这种眼神,让楚阳不禁想起了莫天机。

        蓦然间,楚阳隐约猜到了这几个人的身份。

        虽然叫不出这几个人的具体名字,但楚阳敢确定:能够镇守在这第一桥上的,担负如此重要的位置的……必然也是那些人!

        前代的,九劫兄弟!

        而眼前这个白衣人,很大可能就是某一代九劫之中的智囊。

        大致相当于莫天机、第五惆怅那种角色。

        乃是九劫兄弟之中的核心人物。

        楚阳心念一转,道:“各位既然在这里尽忠职守,不让我们过去……小弟也没办法,只是向各位打听一个人,我听闻此人前些天也来到了这边,却一直没有回去。不知道各位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白衣文士目光一闪,波澜不惊的问道:“谁?叫什么名字?”

        楚阳道:“他的名字,叫做……舞绝城!”

        在这一刻,楚阳的目光,紧紧的钉在面前三人的脸上。

        舞绝城若是曾经来过了,相信这些人没可能不知道;不论这些人与舞绝城是不是同一时间同一年代的九劫兄弟也好,但,大家始终都曾经是九劫。

        必然有互通消息,尤其还是在同一个战场奋斗的战友。

        相信只要他们知道这个名字,脸上就会有所表现;纵然这白衣文士脸上能够控制得住表情不变,但旁边那两人就未必。

        楚阳的目光盯在三人脸上,一瞬不瞬。

        可惜那三人脸上竟是一点表情也没有,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道:“什么五绝城,六绝城?我们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楚阳叹了口气。

        看这样子应该不是作伪,换言之,也就是说舞绝城还没来。或者已经来了,却还没有来到这里。

        楚阳心中不禁升起两个问题。

        第一个:楚乐儿和莫天机去找舞绝城了,他们又要去**寻呢?

        第二就是:眼前这一关,自己该怎么过去?

        打?那是肯定不行的。

        就算不考虑能不能打得过的问题,就算能打得过也不能打啊,眼前这些人可都是镇守现在紫霄天边界的主要战力,要是自己把他们打伤了……岂不等于是间接帮助了天魔?

        再说了……眼前人实力相当的不俗,还真未必打得过呀。

        再说了,谁知道这一路上还有多少人在前边等着?难不成真要一路打过去?

        便在这时,紫邪情一咬牙,上前一步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不是紫霄天皇城后嗣,你们不是要证据么,我给你们证据……”

        楚阳大惊,急忙道:“不要冲动。”

        他害怕的,不是紫邪情证明不了自己的身份,想要证明身份,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真正的问题却在于,一旦紫邪情揭露了她自己的身份;随之暴露出去,那可真就不知道会在这天下引起什么样的风波出来。

        现在一切可还都没有准备好呢,至少眼下可不是好时机啊。

        紫邪情咬牙道:“我有什么冲动?不就是证实我的身份么,难道我的身份很见不得人么?”

        楚阳苦笑,您的身份哪里是见不得人,而是太见得人了。

        当然,对于有些人来说,紫邪情貌似也属于是“见不得人”的那一种。

        那位白衣文士看着紫邪情,嘴角带着一丝讥诮,道:“难道姑娘的身份,还当真能够惊天动地不成?”

        这句话,很明显的就是在激将了。

        但他做的实在太明显了,完全不加掩饰,让这激将效果反而更加的效力十足!

        至少对紫邪情而言,效力十足,不可抗拒!

        紫邪情淡淡道:“你也不用激我,我早已决定亮出我的身份;因为……我对我的身份,充满了自豪!”

        她的手掌一翻,在她的手心中,突然出现了一枚印章。

        一枚只有手指头大小的印章。

        但印章在拿出来的那一刻,突然间光芒万丈,紫气盈空。

        一股皇者才有的浩瀚气息,就这么浩荡传开。

        印章突然间猛地自己长大,瞬时变成了足有人头大小的模样。

        紫邪情将那印章拿在手中,“砰”地一声,印章落在桥面上。

        桥面突然间就出现了四个大字!

        “万古紫霄!”

        对面的三个人惊见四字,一愣之下,突然震惊得目瞪口呆,更同时退后三步,脱口惊呼:“紫霄天玉玺!”

        这方印章却是紫霄天圣物,专属于紫霄天帝紫豪的紫霄玉玺!

        自从紫豪战死之后,这项紫霄天的圣物就不知下落,但却万万没有想到,会在今天,会在这里出现!

        “你到底是谁?”三人看着紫邪情的目光,又是一变。

        不再是之前不屑,反而是充满了一份敬意,一份期待。

        紫霄天帝的玉玺,除了他本人之外,就只有紫霄天皇族嫡系血脉才能够发挥功效!外人拿到了,充其量也只是一枚普通印章罢了。

        唯有落在紫豪和他的家人手中,才会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才能够号令紫霄,莫敢不从!

        紫邪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静静地,静静地说道:“紫霄天帝紫豪,便是我的父亲!”

        在终于面对别人,说出来‘紫霄天帝紫豪,便是我的父亲!’这句话的时候,紫邪情心胸之中,满是难以言喻的骄傲!

        之前一直看不起富二代官二代强者二代;但,在这一刻,紫邪情却突然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骄傲,自豪!

        因为我有一个英雄的父亲!

        虽然他如今已经不在了,但在这个天下,只要提起他老人家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人不敬!

        紫霄天帝紫豪,便是我的父亲!

        然而这句话造成的影响,却是远远超出来紫邪情的预料之外。

        瞬时之间,对面那三人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

        “此话当真?”旁边一人脱口问道。

        中间白衣人怒喝:“闭嘴!能够以自身血脉御使紫霄玉玺的人,不是天帝陛下的嫡系骨肉还能是什么?有了如此佐证难道还需要别的证明么?你个白痴!”

        “果然是公主殿下当面!”白衣人目光一下子变得炽热,尊敬。

        看着光芒万丈的紫霄玉玺,白衣人三人屈膝跪下,竟是恭恭敬敬地磕了九个响头。

        “我等拜见前辈英雄,拜见天帝陛下!”三人脸色肃然,神情郑重:“请陛下放心,但有我兄弟还在,决不让域外天魔踏进天阙地域一步!”

        眼前三人之所以会施如此大的礼节,却并不是拜见紫邪情,而是对紫霄天帝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只有真正来到了紫霄天,才能想象得到紫霄天帝的伟大!

        紫邪情侧身避让,单手举起父亲的玉玺,托着接受三人跪拜,一时间心中悲喜交加,酸甜苦辣同时涌上心头,骄傲与感伤,自豪与思念,同时交织在一起。

        “我是紫霄天帝的女儿。”

        在时隔百万年之后说出来,却仍旧是光芒万丈!一如这当初横扫天下的紫霄玉玺,并没有半点蒙尘。

        “多谢诸位的隆情厚意。”紫邪情感伤的说道:“我还以为……过去了这么多年,我爹的名字,早已经不被人记得了……”

        “不!决计不会!”那白衣人站了起来,脸色肃然,郑重的说道:“紫霄天帝陛下的名字,纵然是再过一千万年,也会被人永远的记住!”

        “英雄的名字,决不容埋没,更不会埋没!”

        “公主殿下。”白衣人站直了身子,虽然已经确定了紫邪情的身份,也参拜过了紫霄天帝,但,却还是毫不避让:“虽然您的身份已经确定无疑,但正因为于此……您更加不能进去了。”

        “什么?你说什么?为什么?”紫邪情瞪大了眼睛。

        刚才什么不明不让进,现在身份明确了还是不让进,这算个什么说法?!

        “里面实在太危险了!”白衣人苦笑一声:“过去这座桥,就是紫霄天的故土,尤其是第一桥前三千里方圆,已经不断地鏖战了数十万年!”

        “数十万年之中,从来就没有任何一天,停止过厮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