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三十四章 胸中血,梦可燃!

第八部 第六百三十四章 胸中血,梦可燃!

        面对眼前的境况,楚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他说出这件往事,却是故意地带着一种谐趣的口吻,希望能够将事情尽量说得轻松一些,但,对于这些铁血汉子来说,事件的真相,却仍旧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原本,楚阳并没有想过一次姓把最残酷的都说出来,但,事到如今,他却改变了主意。

        任何的隐瞒,对于这样的兄弟来说,都是莫大的伤害,致力隐瞒,只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他们已经有实力、也有权力知道真相!

        纵然真相是如此的难以接受。

        不仅他们需要真相,而死去的人也需要公道!

        三人的哭声已经慢慢的遏制下来,但,身躯却还在微微的颤抖。

        他们仍旧在悲痛,仍旧无法接受,但,在外人面前,他们只是失态了片刻,就恢复了情绪。

        轩辕长空的嘴角,溢出了一抹鲜红。

        那是用自己的修为强行压制住心底悲痛而引起的反噬造成的内伤!

        但他却无视伤势而又强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似乎将周围的许多白雾,尽都吸进了腹中。

        似乎,将所有的悲痛酸苦,全部都深埋于心底。

        “楚兄,我等兄弟心乱如麻。”轩辕长空深深地吸气,一字一字道:“还请三位……暂且休息……容我等……仔细理一理心绪,再做交流。”

        楚阳长身站起,道:“明白明白,这是应该的。”

        轩辕长空悲苦地笑了笑,道:“三位出门左转,那边有另一座房子……其中设施颇为简陋,怠慢了公主殿下……但,我们现在……心潮激动难抑,实在不宜再接待几位贵客。”

        他勉力的控制着自己,向紫邪情说道:“公主殿下万望见谅。”

        紫邪情默默点头,轻声道:“从你们的反应可以看出,或者你们就是当年蜚声九重天的前代九劫兄弟……剑主求仁得仁,心愿早偿……如此牺牲,当在他预算之中,然本宫更相信,他在天之灵无论如何也不会希望看到他的几个兄弟悲痛伤身……”

        她停顿了一下,斟酌半晌,终于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挽着莫轻舞,随着楚阳走了出去。

        三人身影渐隐,轩辕长空木然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全然失去了知觉。

        良久良久,才终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随着这一口气叹出来,之前强忍的眼泪也随之再一次的夺眶而出。

        三人,在楚阳等人离开之后,都是一般地静静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想着往事,静静的流泪……除了泪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之外,竟然落针可闻。

        外面,通往来时路的桥上,白雾弥漫,飘来飘去。

        在这样的白雾中,什么都是看不清楚,朦朦胧胧。

        这样的白雾,早已经存在了不知道多少时间。

        似乎,自从有了九重天阙,有了紫霄天,这些迷雾就存在在这里。

        或者明朝、未来,仍旧会一直存在下去,亘古如是。

        岂不就如同人世间所有事情一样?——没有人能够看得出,那些人生迷雾的彼岸,到底是什么光景!

        楚阳与莫轻舞紫邪情三人沉默地坐在另一边的房子里,一时相对无言。

        眼下也委实是无话可说。

        面对这种的局面,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但却还不得不说,因为始终已经是时过境迁,英雄不能蒙冤,情义不容抹杀。

        但这样的真相却给生存者带来了极大地悲伤。

        伤人更伤心!

        楚阳仰天长叹,喃喃道:“世间事……如何才能尽善尽美?”

        紫邪情悠然叹息,轻声到:“世事岂能尽如人意,道理人人会说,只是,一朝临头,又有几人能免?”

        莫轻舞也是轻轻叹息,出神地说道:“若是那几位前辈跟随的九劫剑主还活着……那就最好了。”

        楚阳和紫邪情同时叹息。

        还活着……

        可能么?

        可能么?——楚阳在心里如是问自己。

        外面,蓦然传来一声失魂落魄的叹息。

        那是轩辕长空的声音。

        此刻,轩辕长空三人已经从房中走了出来,就在这极端陡峭的第一桥上,并排的坐下,望着茫茫云海呆呆出神。

        “胸中血,梦可燃;兄弟在,应无憾;肩并肩,齐心可推乾坤转;九劫兄弟生无悔,啸雨挥风九重天……”

        蓦然,轩辕长空口中轻柔的如是吟诵。

        这是当年,一干兄弟们聚首在一起的时候,九重天大陆流传的,自己等人当年九劫兄弟的歌谣。

        然而这首歌谣,已经有数万年的岁月,没有再吟唱过。

        因为只要吟唱,就会想起当年的那件事,那个人……

        虽然每个人,无数次的午夜梦回,总是在心中千回百转,点滴不曾忘怀,但,谁会说得出口?谁还能说得出口?但现在,却在这里,再一次重现尘寰。

        杨宗和燕飞泪如雨下,低声哽咽着接了下去。

        “脚下路,手中剑,平山岳,断苍天;九劫剑,热血义气动八川;风流人物谁堪属,九劫剑主名段天!”

        ——九劫剑主,段天!

        “成也难,败也难;三尺青锋傲世间,自古成败非天定,一剑出手天地寒;飘然来去无名姓,九劫兄弟第一关!”

        ——九劫兄弟第一人,成败非!

        “祖魂江,永流传,秋风萧瑟江上寒……”

        ——九劫兄弟第二人,江上寒。

        “……”

        “长空挽,有轩辕;掌心星辰变,心中曰月寒;剑出惊鬼神;智可转苍天;九劫中心处,端坐不动山;运筹帷幄弹指中,谈笑翻覆九重天!”——九劫第五,九劫智囊轩辕长空。

        ……

        “盖琼霄,长天燕;展翅翱翔天地间……”九劫兄弟之燕飞。

        “……”

        三人轻声吟诵,一边吟唱,一边流泪,心中酸涩难言,这一曲吟唱,几乎就是本能的吟唱,非关自主,三人的心,早已在吟唱初始就已回到了往昔,那最值得回忆的时刻。

        往昔一众兄弟们聚首在一起的时光,每一时每一刻每一事,都是就这么历历从眼前点滴滑过;自己以为数万年都未曾翻整过的记忆,本以为早已经忘却的往事,此刻却是历历如绘,宛如昨天。

        往事不堪回首?

        原来尽在心中!

        那曾经的狂歌纵酒,曾经的并肩战斗,曾经的欢歌笑语,曾经的策马江湖……

        隐约中,那一张至为熟悉的脸庞蓦然出现在大家的脑海中。

        黑发,四方脸庞,身材挺拔,一身白衣;眼神深邃,那两道犀利的目光如剑,如同要穿破了时空,自数万年前的岁月长河中,再度照射到了三人脸上。

        三人身躯同时颤抖起来,似乎感受到了那两道目光的由衷注视。

        犀利,锐利,冷酷,但看着自己的时候,这锐利无限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无尽关爱,无限柔和。

        轩辕长空猛地捂住了脸,泣声嘶吼道:“老大……”

        声音如同深山猿啼,锥心泣血。

        “啊~~~~老大啊~~~~”燕飞仰天狂嘶,突然猛地喷出来一口血,惨然笑道:“你好狠的心啊……你好狠的心啊……你好狠!!!”

        但,现在这‘你好狠的心’与之前那在心中的咒骂抱怨,却蕴含着完全不同的意义。

        你对自己……好狠的心啊……

        想起刚才楚阳说的话,三人肝肠寸断。

        “……历代九劫剑主……以身通开轮回通道,打开域外之门,骨为壁,肉铺路,血化风引,魂做青霄;送我兄弟,域外战天魔;育我兄弟,重塑肉身,成不死之金身;成全我兄弟,叱咤域外,成不朽功业;让我兄弟,享天地同寿荣华,受至高无上荣耀!”

        老大,咱们兄弟们现在已经在域外战天魔了,可是……您在哪里?您去了哪里?

        老大,兄弟们现在已经是不死之金身,可是您呢?

        兄弟们已经成就不朽功业,可您却留下了千古骂名!

        兄弟们已经……

        老大……

        当年,您收拾我们尸体的时候,心中可痛?想必痛彻心扉!一干兄弟们都走了,只有你独自一人的时候,您可悔?想必也曾悔不当初!悔也不悔!

        您明知道兄弟们从此之后都生活在对你的恨意之中……难道你当真能如此坦然?!

        可是我们误会了你这么多年,骂了你这么多年,今朝得知真相的我们……却又情何以堪啊!

        三人泪如雨下,哽咽难言。

        良久良久之后,轩辕长空突然站了起来,仰天长啸!

        啸声穿金裂石,远远传出。

        随即,在遥远的某处,一声同样的长啸乍然响起……

        此起彼伏!

        轩辕长空红着眼,猛地站起身来,大踏步走进了楚阳的房间里。

        门一开,楚阳三人愕然相望。

        轩辕长空两眼通红地瞪着楚阳,良久良久,不发一言。

        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楚阳,终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之前说,想要去拜祭紫霄天帝?”

        楚阳皱眉看着他,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听到轩辕长空重重的道:“我们想好了,就由我们送你们过去!”

        “不惜一切代价,送你们过去!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你们就是安全的!”

        轩辕长空俊秀的神色中,甚至已经带上了一丝竭斯底里的决然:“就定在五个时辰之后,大伙动身!”

        “为什么?”紫邪情不解的问。

        就在不久之前,你还在拼命阻拦,绝无转换余地,现在为何却突然一百八十度地改变了主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