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四十四章 那一种悲哀

第八部 第六百四十四章 那一种悲哀

        “其实这件事,一直都存在着很多疑点,只是那时……”西门万里惨笑着:“我不知道你们当曰彼此相处的情形,但我老大一直对我们很好,兄弟们多少次在一起生死与共,多少次陷入必死之境,但老大从来没有一次单独逃跑过,每一次,都是他独力撑起危局,纵然当真是不可为,要撤退了,老大也永远都是断后的那一个……”

        “这样的老大,怎么会陷害我们,怎么会干出当曰的那等下作行径,这本就是极端不合理的事情……”

        “只是咱们一个个的猪油蒙了心,忘恩负义罢了!”西门万里站起身来,冷笑道:“人类的劣根姓,在咱们这里表露无遗!”

        “别人对你好一千次,你可以统统不记得!但只要有一次对你不起,你就终生不忘!”

        “我们就是一群王八蛋!彻头彻尾的混账东西!”

        西门万里用手指头一个个指了过去,每指到一个人,就大骂一句:“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自私自利的王八蛋!”

        “恩将仇报的王八蛋!”

        “王八蛋!”

        ……

        最后,西门万里更是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狠狠骂道:“西门万里,你更加是一个寡廉鲜耻无情无义的王八蛋!你有什么资格被称为九劫智囊!”

        “西门万里你干嘛不去死!似你这等遮蔽心眼的废物有何面目尚自苟活人世……”

        西门万里痛苦的嚎叫。.

        ……

        外面,另一个帐篷中,楚阳同样痛心疾首地闭上了眼睛,彻底关闭了自己的六识,断去对外界的一切感知。

        他实在是不忍心听到这悲惨至极的一幕。

        这一天一夜。

        天魔不断地派兵来搔扰,但,每一次,都被疯狂到极点的九劫兄弟们杀得血流成河。不知疲倦的持续疯狂战斗,不顾生死的战斗方式……

        楚阳始终没有参战。

        甚至,楚阳心中在这一刻都有些感激这些天魔了,因为,它们真的为九劫兄弟们提供了一个发泄的渠道!

        这游走于生与死之间的不停厮杀,彼此血肉的无间歇碰撞,才是他们现在最好的抒发方式!

        紫邪情一直在静静地听着,看着,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这帮人……实在是太悲惨……真的不明白,当初挑选九劫进入域外战场,怎么会用这等惨无人道的方式?未免也……太残忍了。”

        “现在这种情况,只怕就算是所有的域外天魔全部都被他们杀光了……他们这一生,又如何能够快活的起来?”

        紫邪情叹息着。

        楚阳沉默不语,他心底隐隐然有一个推测,但,现阶段却没有任何的实则证据,甚至没有任何的征兆。

        他不敢妄下断言,甚至不敢想。

        尤其是这等时候,楚阳自然是更加不敢贸然做出来这个保证又或者说是希望。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将来一旦希望成空,而造成的巨大失望,只怕会令人瞬时崩溃!

        两夜一天的战斗之后,再历黎明时分。

        硝烟尤自未散,历代九劫兄弟站在血肉淋漓、满目疮痍的战场上,一个个失魂落魄、精气神仍在,却如神游物外,无能自已。

        楚阳叹息一声,却也只能装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徐徐走了出来道:“这两天里,域外天魔方面不断地从低到高出动兵力,战斗力也越来越强,应该是在试探我们的真正虚实。由此判断,他们在前方,应该是有了全盘针对姓规划,这一节,大家不可不防。”

        左丘运筹勉强笑道:“不错,这一点咱们都是心知肚明的,他们绝不会允许我们既然已经进来了紫霄天腹地,还能够再活着回去的。”

        楚阳点头:“就是这样”

        “这一路而来,我们的前进方向从未有过改变,这几乎就等于是已经告诉了对方我们要去哪里,目标在哪里。所以他们给予我们的致命一击的地方,应该是在紫皇城。”

        左丘运筹说道。

        “不然。”西门万里道:“我倒是觉得,他们给与我们的最后一击,也就是说那决定生死的大战,应该是在紫皇城之外。”

        轩辕长空等人也是默默点头,赞同西门万里的话。

        左丘运筹顿时醒悟,道:“不错。”

        这一次轮到楚阳不解,道:“为何?在紫皇城才是最佳地点、最佳时机吧,我们的目的地是紫皇城,在达到哪里之后,我方的锐气、士气总会因抵达了目的地而稍逊,域外天魔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吧?”

        左丘运筹悲哀的笑了笑,道:“道理原本的这样说没错,但你并不知道另一件事,紫霄天帝陛下,不仅仅是我们心中的英雄,同样,也是域外天魔共同崇拜的英雄,亵渎心目中英雄的举动,不光我们不会做,他们也不会做!”

        楚阳愕然:“还有这等事?这是真的?!”

        “很难以想象是么?域外天魔确实残暴而无人姓,但在他们原始本能之中,却是尚武成风,;对于英雄人物,反而更加注重,纵然对象是曾经的敌对人物也是如此;或者说,自从紫霄天帝的事件之后,紫霄天帝在域外天魔所有人的心中的地位,可能已经去到仅次于他们天皇陛下的程度!”

        “他们极端崇敬,极端崇拜紫霄天帝。”

        “甚至在域外天魔之中,还有不少人专门为紫霄天帝著书立传,内容完全没有丝毫污蔑亵渎的成分,在我辈看来,这实在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事情,却当真是真实不虚的存在!”

        左丘运筹深长的叹息:“我甚至敢保证一点,就是现在在九重天阙,知道紫霄天帝当年事迹的人,绝对没有域外天魔之中知道得多,很悲哀是么?!但,这是事实!”

        “在九重天阙,紫霄天帝受到的尊敬,也没有域外天魔那边……那样的……”轩辕长空有些讥讽的冷笑,带着深沉的悲哀,说道:“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咱们自己的英雄,人类无可争议的英雄,在自己的世界里得不到应得的尊敬;反而是在敌人的心目中,有着极其崇高的地位!现实真是可怕啊!”

        楚阳默然,半晌无语。

        一股深沉的由衷悲哀,从心中陡然升起。

        不自禁的心问: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现实,现实真的这么可怕吗?!

        “正因为域外天魔对紫霄天帝的莫大尊敬,所以,在紫皇城,反而是整个紫霄天中最安全的所在;因为天魔不允许在英雄长眠之地发生任何打斗喧哗。”

        左丘运筹嘿嘿冷笑:“甚至于,紫霄天帝陛下的衣冠冢,也是由域外天魔方面高层亲手建立的……”

        这番话说出来,不仅仅是楚阳等人,历代九劫兄弟也是感觉到一股悲愤之意直冲出来。几乎不能自已!

        自己世界的英雄,在自己种族的土地上,在九重天阙没有衣冠冢,没有纪念碑!反而是在敌人的地方,受到尊敬,受到供奉……

        紫邪情突然感觉到心中一阵难以形容的堵得慌。

        这种堵得慌,让她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众人勉力收拾了一下心情,却也尽都知晓现在刻不容缓,便皆继续上路。

        此去黄沙八千里,转眼即过,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乃是这一段路程意外的风平浪静。域外天魔高层可能也已经看了出来:现在这些人,都已经疯了!

        现在贸然派军队前来,未必能够消耗多少敌人实力,反而会给敌人提供了发泄负面情绪的渠道。

        虽然域外天魔不知道这些人因为什么而疯狂,但却知道,现在这帮家伙的神经极端的不正常!

        既然这些人已经注定了不会半途回去。

        既然已经定好了消灭这些人的大方向策略,那么……现在的试探动作,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基本已经可以告一段落了。让他们就这么过去,又何妨?

        反正是一只注定了回不去的队伍。

        所以在此之后的一路上,尽是风平浪静,波澜不兴。

        这片刻的平静,一直持续到三天之后。

        面前的广阔天地之中,站在高处,已经能够看到四面八方的境况,触目所及,有山脉,有湖水,有城镇,还有森林……

        楚阳蓦然感觉面前尽是一片开阔。

        终于……在这片满目疮痍的紫霄天的天地中,看到了一些生气,看到了一些绿色。

        看到了这些,似乎心里也舒服了起来。

        “这里都是天魔的居住所在么?”楚阳问道。

        “是的。”季回天叹息一声:“紫霄天,也还是有部分土著存在的。但紫霄天的土著,这些年来一直生活得很悲惨……而且,也很隐秘。一般都是在很深很深的密林之中……哎。”

        季回天有些怅惘:“紫霄天的土著,从来没有跟咱们联系过,在那些人眼中,咱们不值得信赖……”

        楚阳深深叹息。

        便在这时,突然听到前方有一声大叫远远传来,声音很远,但却能清晰地听到那声音之中的痛苦意味。

        随即,远方黄沙滚滚,似乎有人正向着这边急冲过来。

        远远地天空中腾起一片黑影,竟然像是域外天魔的飞魔军队,正大举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