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五十七章 幸不辱命

第八部 第六百五十七章 幸不辱命

        这个水壶,理所当然的正是楚阳拿出来滴。.

        那里面装的自然也不是普通白开水,而是最最纯正的生命之泉!

        楚阳早就意识到了,这样战斗下去,就算是九劫空间中九重丹数目不菲,也总会有消耗光的一刻。这样坐吃山空,绝对不是办法。

        必须想办法开源节流,一番斟酌之下,楚阳想到最佳的替代品——生命之泉。

        生命之泉虽然不具备九重丹还魂续命、万伤瞬愈的神效,但对于恢复疲劳,恢复生命力,恢复精神,乃至恢复修为,也是具有特效的,甚至就当前局势而言,某些方面还要比九重丹更优胜,不说别的,就从口感上,在这种火药味十万分的战场上,一口水绝对比一颗药来的舒服!

        而生命之泉,在自己空间里可是有整整的一眼。

        那才是真正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反正六十来个人想要把它喝光,敞开肚皮也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

        所以,楚阳挑选了两个空档,就找准机会,往莫轻舞和紫邪情的空间戒指里各放进去了十几壶!

        只要一有余暇,就拿出来让每个人都喝上几口。

        三个人,三个方向分发出生命之泉,每一次只出现一个水壶!

        动作很是隐秘。

        季回天等人都是久经战阵之人,如何不知道这是关键的东西,万万不能让天魔知道,所以每个人也都是小心在意。

        生命之泉,不管在任何一个位面,都是绝对的好东西啊……

        有了生命之泉,只要不是受了重伤就不需要动用九重丹,分量还那么的足,感觉疲劳了就喝一口,顿时精神焕发,更有续战的持久效果!

        有了这个打底,大家都是心中暗爽!

        季回天甚至咂咂嘴,对左丘运筹传音:“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这么多好东西,九重丹也还罢了,那玩意对咱们来说是老相识了,可是那泉水,我怎么看怎么像是生命之泉呢,若当真是生命之泉,那可就太可夸张了,在我看来,那玩意比九重丹还稀罕,他们怎么有那么多呢,多到当白开水喝?难道是洗劫了精灵族……”

        他咂咂嘴:“算了,他们洗劫谁都没关系,现在我终于可以放心了,我甚至感觉到,只要有那泉水在,哪怕让我一辈子就这么战斗下去,也不会太辛苦!”

        左丘运筹没好气的直翻白眼!

        怎么是像,那根本就是生命之泉好不好!你还真当白开水喝啊?居然还想一辈子喝下去……

        真真是痴人说梦!

        这货将近十万年的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完全没半点人脑子……真是耻于与他为伍!

        在这么强有力的物资支援之下,大家本就是高阶圣人,一个个功力源源不绝,唯一可虑的,就是身体的疲劳度。

        但,现在却可以随时恢复,而且还是那种满状态恢复。

        简直就是越打越兴奋了。

        若不是战场上的气味实在是不怎么好闻,大家都有一种‘就这么一直战斗下去也不错’这样的想法。

        在数量高达千万之数的敌军围攻之下,一共六十来人居然产生出这么疯狂的想法,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一个奇迹!

        下一刻!

        楚阳目光一闪,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天魔的攻势突然更加的疯狂了,

        但,却再没有天魔众发动自爆攻势,只是很单纯的恶狠狠地冲上来……

        所以在这一时间,对众人的攻击威胁反而下降,只是攻击密度却是数以十倍的激增。

        还有就是,天魔众的攻击目的也不再是以杀伤众人为目标,却是将目标转移到了在众人手中不断转圜的水囊上!

        楚阳瞬时一个沉吟:咦?这帮魔崽子倒也不笨啊,这才多长时间啊,居然就发现了这水囊有问题……

        此刻,水囊正转到了燕飞手中,仰起头来最后一点生命之泉倒进了喉咙,随即哈哈大笑一声,顺手就将那水囊给扔了出去。

        其实水囊里真的已经什么都没了,就是一个空空的容器而已。

        但,却在那一瞬间有不下数百名天魔奋不顾身地向着正在空中飞行的水囊追去……

        “蠢货!”轩辕长空拦阻不及,跺脚大骂一声:“天魔众现在的动作摆明就想要知道那水囊中到底有什么,这才上来抢的,你怎地反而将那水囊给扔了……”

        其他的几位兄弟知道事情紧急,纷纷飞身而起抢夺水囊,却被无数的天魔拼老命一般地撞了回来!竟是直接用生命来阻截!

        眼看这水囊就要落入天魔手中。

        燕飞愕然:“可是那里面这会什么都没有了呀……”

        轩辕长空长叹一声,口气中充满了恨铁不成钢:“人家不需要有太具体的东西!只要拿到,闻一闻气味,就大概能够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大家都是多少年的老油条,难道连这点常识也没有了?”

        燕飞闻言大吃一惊,急忙也飞身去抢救,却注定已经来不及。

        一个天魔此刻已经飞也似的将空中水囊抢在了自己手中。

        众人正在大呼糟糕的空口,却见那个天魔连同那只水囊,就在空中全无征兆地整个炸裂开来。

        这期间绝对没有任何人的出手对其构成威胁,但就这么诡异万端的炸裂了!

        正是劫难神魂出的手。

        但劫难神魂这一次出手,却也差一点点就暴露了他的存在。

        事实上,上方的那几位天魔高层这会正自疑惑地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分明已经拿到了,而且,对方出手拦截的人都被拦下了,根本就没有威胁,咋么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呢?

        这其中,难道还有隐藏的敌人?

        众魔头纷纷狐疑万分地四处查看。

        楚阳可不想过早的暴露出底牌,眼珠一转之下,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貌似……是个机会?

        又在片刻之后,大伙似乎有了些疲累,楚阳突然又从戒指里取出一个水囊,叫道:“大家喝口水再战吧……”

        说着就把水囊向着莫轻舞那边扔了过去。

        这一扔的时候却好像是被谁不小心地撞了一下,顿时准头大失,偏到了不可想象的糟糕地步。本是飞向莫轻舞的水囊,居然“轰”的一声砸在了一个天魔的怀里!

        “坏了!”楚阳一声惊叫。

        急忙扑地过去欲抢!

        “坏了!”众位九劫兄弟见状也是心中一惊,整队队形都险些因为这一瞬间的停顿而出现破绽。

        天魔若是知道了泉水的秘密,只怕立即就会改变战术……

        只怕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了……

        这什么人哪?这个家伙怎么如此鲁莽?出战不出力也就罢了,怎么还帮到忙呢!

        但现在根本就来不及责怪楚阳,数人纷纷脱离阵型,上前去抢水囊!

        那个天魔原本正是在为之后抢水囊做准备,虎视眈眈,时刻准备着,一旦有水囊出现,就会立即奋不顾身的冲过去。

        却哪里会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居然就这么到了自己的怀里!

        只感觉那一瞬间自己怀里似乎撞进了什么东西,在一片厮杀的纷乱之中,居然大脑瞬间短路了片刻。下意识的反应让他愣怔怔的就将那水囊随手打了出去。

        “爸哥!猪!”

        旁边的数千天魔一起怒骂!

        居然还有这样的傻逼……草!

        咱们就这么一会就付出了不下几千条魔命都没能抢得来的东西到了你怀里,你居然稀里糊涂的给扔出去了……

        一时间大家尽都在纵身而起,全力抢夺。

        楚阳在水囊飞出去之后就装模作样的来抢,却哪里想到这家伙居然能如此的脑残,接着就给扔了回来,这也太奇葩了吧……

        一时间忍不住也是有些错愕,他妈的……送给你了你都不要?

        眼看着那水囊又要回到自己手里,楚阳心底腻歪至极在骂娘:真他奶奶的奇葩……这让老子怎么演下去!麻痹的你们天皇就教育出来了你们这么一群脑残的东西!

        给你脸你不要非要挨抽!

        给你馒头你不吃,非要去吃屎!

        幸亏在这时候,季回天御剑及时赶回,剑光闪烁。

        楚阳啊呀一声叫,身子似乎遭遇了什么袭击横跌出去,竟是无巧不巧地挡住了季回天。手忙脚乱之际,脚尖居然同样无巧不巧地踢在了水囊上。

        于是——水囊又飞了出去。

        那扔出来水囊的天魔这会正拼命的冲上来回抢,哪知道一眨眼的功夫这个水囊又到了自己怀里,失而复得的喜悦实在太震撼了。顿时又有些思维短路,下意识的脱口说道:“我了个草!”

        兀自一头雾水,妈的这水囊怎地跟我这么有缘呢……

        这么一想才回过神来,抱着水囊转身就跑。

        可是身后数十道剑光已经猛袭了过来。

        刷刷刷……

        左丘运筹等人虽然也在争抢,但看到楚阳的动作之后,随即就将节奏不可察觉的慢了下来。

        楚阳这么做,必有缘故!

        但饶是如此,一群高级圣人的攻击力还是相当强大。

        那抢到水囊家伙拼命地逃窜,周围天魔则拼命地替他拦截攻击,居然还是被刮掉了整个背脊的所有的皮肉,连骨头也断了七八根,这才侥幸逃出了追击,飞上了天空。

        一路鲜血淋漓、血洒长空。

        这个水囊抢的……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幸亏还是由老子立了大功!

        不顾身受重伤,急急地冲了上去,献宝一般的跪下,呈上水囊:“大人,卑职犬养狗吊幸不辱命!”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