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六十章 最大危机!

第八部 第六百六十章 最大危机!

        之前那一波实质上只是来自于那个金冠天魔个人族群的一次截杀!

        虽然也可算有备而来,有心儿为,但整体实力却是相对偏弱,而且没有出动高端战力就被楚阳一锅端了,这也是战局上会出现局部一面倒、单方面屠杀现象的最大原因。

        但下一波他们有了准备,就绝对不会这么轻松了。

        而这一路上,最是让其他的人不解的是……左丘运筹等人对待楚阳的态度突然发生了极大地改变。

        其他的九劫兄弟们对楚阳改观,乃是因为认同了楚阳,觉得这小子很对自己脾气,内里是如同好友一样的对待。但,左丘运筹等人的态度却是隐隐然的一种尊敬。

        尽管这种尊敬他们已经是在尽力的克制着,极力的掩饰,没有太过明显地表露出来,但,数万年之后的那一种‘回归’的感觉让他们心中实在是难以遏制。

        始终还是做不到完美的隐藏。

        这让季回天等还在一头雾水的人更加的一头雾水了……

        ……

        又往前走了大约半天的时间之后,那份异常强烈压抑的感觉竟是越来越见浓厚!

        此地,距离第一桥,充其量也就只不过还有千里之遥罢了!

        几乎是翻过前面的山头之后,转眼就到。

        而在众人的身后,是无边无际的森林,就是遇到当初那两个紫霄天遗民的地方。而在翻过这座山头之后,却又将重新进入那个千里无人烟的死亡区域,到处都是森森白骨的战场!

        一直到现在为止,天魔仍旧并没有任何的行动,楚阳与一干九劫智囊基本可以很笃定的猜到:对方下一波行动,就是在前面了!

        他们绝对不会容许自己等人安然回到第一桥的。

        蓦然。

        走在最前面的左丘运筹与季回天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山顶,轻声的说道:“他们来了!”

        随着这句话,似乎是安排好的,山头上突然间“轰”的一声,魔气熏天!

        无数的天魔,黑压压的出现在了山顶位置!

        竟是以大山压顶之势,凛然出现!

        为首的两个金衣金冠金色眼神的天魔,就这么负手屹立在长空之中,冷冷的睥睨着山脚下楚阳等人!

        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油然而生!

        “竟是天魔王!”季回天苦笑了一下,道:“这次……咱们这次只怕真的是麻烦大了。他们竟一次姓出动了两个天魔王层次的高手!”

        “眼前的这两个天魔乃是八大天魔王之中的两个!”

        左丘运筹深深地叹了口气,目光凝重,前所未有的戒备之意丝毫不曾掩饰。

        “他们很厉害么?”楚阳也感觉出来了这两个家伙的恐怖,不由悄声问道。

        “何止是厉害!”左丘运筹轻轻地,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这两个天魔王,若是按照九重天阙的阶位来说……几乎就等同于两个九帝一后那个层次的人物!”

        “同时面对这两个人,几乎堪比……”诸葛微笑轻轻地说道:“……同时面对东皇和妖后!纵然他们的真实实力多半比不上东皇和妖后,但,却要比中极天无情大帝的实力,肯定是要强一些。”

        “那也就是说基本相当于两个墨云天帝元天限?”楚阳声音沉重的追问了一句。

        “差不多吧!”左丘运筹沉重点头。

        “嘶~~~”楚阳抽了一口凉气,突然间感觉到一股极度的危险和压迫感扑面而来。

        前所未见的空前危机,在最接近安全领域的边缘出现了。

        对于元天限的真正实力,楚阳可谓心知肚明!

        虽然并没有真正与鼎盛状态的元天限交手,但,那位已经被经过层层削弱,本身实力已然不足巅峰层次一成的元天限,所爆发出的实力,已经是那样的恐怖!

        险险就让自己还有自己的那一干兄弟们全军覆没!

        那还是在九重天阙,自己的主场。

        而现在,此刻,就在这里,居然一下子遇上了两个状态神完气足的、身边还有百万魔军为辅的天魔王强势现身,截道断生而来。

        自己现在身边的战友虽然比当初的兄弟们强大了太多太多,但,情况却是丝毫不容乐观,反而更加险恶,因为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动辄就会有全员倾覆的危机,因为眼前的两大天魔王,几乎拥有与东皇、妖后并肩的实力,面对这样的超级强者,自己这一行人真的还有机会么?!

        楚阳的心猛地沉静了下来。

        沉静如千年古潭,不见一丝波动。

        害怕、恐惧这些个负面影响不会有任何帮助,只会让自己的心更加的乱,更加没有胜算,更加没有生机,唯有自己不乱,不会乱,不曾乱,才有希望!

        楚阳心下百般盘算,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之际,左丘运筹以极隐蔽的方式悄然来到了楚阳身边,负手远眺,脸上神色洋洋潇洒,暗中却是施展秘密传音道:“楚兄,若是等下情况不妙,那么,我们会尽力的创造机会,你带着莫姑娘和紫公主殿下先走一步!我们能够创造的机会,绝对不会超过两次,一定要把握住.”

        楚阳微笑了一下,道:“这是什么战术?难道要我当逃兵么?”

        左丘运筹微笑,道:“楚兄应该知道,我并不是那个意思。而眼下情势凶险,恶劣万分,虽然这里距离我们的根据地只有不过千里脚程,但有眼前这些魔众拦路,却又何异于万水千山,可望而不可即!””

        楚阳淡淡道:“如何就可望不可即?未战先怯,便是九劫的心态么?当年你们难道都没有面对过比你们更强大的敌人么?你们也是这样的心态?还有你们的老大,在当年战斗的时候,抛弃过你们么?”

        左丘运筹身躯一震,良久良久才道:“无论面对任何强敌,我们一直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楚阳点点头,断然道:“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左丘运筹默然说道:“今时非比往昔,贸然平白牺牲,实在非是明智之举。”

        楚阳淡淡道:“心之所安,义之所在!”

        左丘运筹不再说话,只是叹息了一声。

        楚阳却径自改了话题,沉声说道:“最亲的,莫过于父母;最近的,莫过于夫妻;最可靠的,莫过于兄弟。”

        这段话并没有用传音。

        是以声量虽然不高,但所有人都听到了,无不转头循声看来。

        左丘运筹哑然道:“哦?”

        “我听说经常有这种事情。”楚阳安然说道:“一个孩子,在外面被人打骂,被人欺负了,无论如何的痛楚、侮辱,他都能撑得下去;但是有一天,就在他自己家里,被他的父母狠狠地骂了一顿;却因此而对父母产生了无边恨意,甚至愤然离家出走,数年不回家。”

        左丘运筹苦笑,众人亦尽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对别人尚且能够逆来顺受,奋起反击,不屈不挠;但对自己至亲,却只为一席话就能引起无边恨意,这是为何?”

        楚阳轻声道:“所谓爱之深,责之切,父母对孩子如是,而反过来却也同样如是,因为对方是自己最亲的人;所以来自最亲的人的伤害,最最让人难以忍受、难以忘记,难以磨灭。”

        左丘运筹仍旧苦笑着,眼中有着许多复杂的神采。

        “所以,当初……有些事情;本应是你们这些兄弟,最低限度也是你们这些智囊都能很快反应过来的东西,却始终都没有想明白……因为,那份伤害是最深的,所谓痛彻心扉亦不外如是。”

        楚阳说道:“大战之前,本不该说这一席话,不过,与其让你们带着这样的心结去战斗,面对的又是几乎不能匹敌的敌人,凶多吉少不在话下,索姓将之道破,让你们真正认清当初的那事,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

        “就如父母,他们生了你,含辛茹苦把你养大,就算是口头说要扔掉你,后悔生出你,却有如何,而他们实际上又是如何对待你的呢?”楚阳淡淡的一笑:“兄弟岂非亦如是。”

        “既然曾经长久的在一起同生共死,长久在一起火海刀山……那么……”

        “之所以有误会,有恨,骨子里不外就是因为……他们才是你最在乎的人!”

        “因为在乎,所以误会;因为在乎,所以恨。因为在乎,所以不会原谅,不会想到原谅……”楚阳缓缓的说着。

        所有人尽都齐声长叹,脸色只得黯然。

        而看着楚阳的目光,却又倍显复杂。

        是的,这么说确实不错,但,误会已经形成,人却已经不见。

        “世事无绝对,他们或者没有死也说不定。”楚阳目光静静地看着山顶上的天魔,似有意似无意地说道。

        对面无数的天魔大军,正在两位王者的率领之下,气势沉凝的缓缓下降!

        就像是一片遮蔽天际的无边乌云,正自从空中沉了下来,气氛更形紧张!

        然而楚阳的那一句话,却像是完全能够轰碎这一片无边乌云的雷霆闪电,在众人心中轰然炸响,震耳欲聋!

        这一刻,那么多的高阶圣人,同时感觉到自己如同被天雷击中,一阵阵的晕眩!

        或者没有死也说不定?

        这句话什么意思?

        或者、也许、大概……是说——

        老大没死?!

        老大没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