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七十六章 勃然震怒!

第八部 第六百七十六章 勃然震怒!

        楚阳心中一怒。.

        我带着老婆出来放松一次容易么我……居然一个不认识的人就这么自来熟的前来打扰了……这家伙不会是雪泪寒派来的人吧?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呢?回头可得跟那老小子好好的掰扯掰扯!

        转念一想,雪泪寒派来的人不应该这么不懂事吧?但若此人不是东皇派来的……

        那此人是谁?目的又为何呢?!

        “这位公子,呵呵……”中年文士含蓄的微笑,带着一份居高临下的口气:“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乃是白大少府中幕僚,这一次前来乃是要与公子商量些事情,不知道公子方便还是不方便?”

        “白大少?何许人也?”楚阳皱眉:“不认识,不方便,阁下请便吧!”

        这话在楚阳说来,已经很给面子了,都搭“请”字了,那还不是很给面子,很有台阶么?

        可是在这位中年文士听来,却是满心的不快,脸上即时露出了怒色,在东皇天居然敢说没听说过白大少?你是个傻逼吧?至少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乡巴佬,还要是半点世面都没见过的那种!

        勉力强行压制一腔怒火,阴笑说道:“咱们白大少……乃是白大将军的嫡系后人……恩,在下这么说,公子应该知道了吧?”

        “还是不知道。”楚阳一皱眉,同样压抑着火气:“他是什么人的后人关我什么事?痛快说找我有什么事吧?”

        “恩,公子倒也是识趣之人……”中年文士眼睛在莫轻舞和铁补天三人身上一瞥,含笑道:“那我就说清楚明白一些……主要是白大少想要认识认识公子身边……恩,这三位女眷。呵呵……”

        他微笑起来:“公子……这可是一份从天而降的天大富贵正在等着你哦~~~”

        说话间,那种意味深长、不言而喻的味道油然而出。

        “哦?嗯?”楚阳闻言就是一愣,随即又好气又好笑的摇了摇头,真真是没想到,这么狗血的事情,居然会让自己给碰上了……

        强抢民女?欺男霸女?

        而且,实得惠地连欺带抢到自己头上来了!

        这……真真是有些好笑了……

        自己是该配合一下,还是配合一下呢?

        “真真是红颜祸水啊……”楚阳摇摇头,一脸苦涩的看着莫轻舞:“你们说,这可怎么办才是好?”

        莫轻舞凑趣一般的故作花颜失色,凄然道:“夫君你要保护我们才好啊……你千万不要抛弃我们呀……你可不要再做那种见利忘义的卑鄙小人了,我可不想你再狼心狗肺一回,伤不起啊……”

        楚阳一头黑线。

        这妞在说什么?

        再?……做那种见利忘义的卑鄙小人?

        再?……狼心狗肺一回?

        ‘再’是啥意思?

        貌似我已经狼心狗肺、卑鄙无耻、见利忘义……过了?

        这也太尴尬了?!

        不能再闹了,否则我的小心肝就不能要了!

        当下脸色就是一沉,沉声向着这个中年文士说道:“滚出去!”

        楚御座心下已经是很不愉快了……这货,居然让莫轻舞又想起了我前世的狼心狗肺……我已经尽力在弥补了好不好……

        只是,我啥时候见利忘义了呢?我很卑鄙么?怎么就小人了呢?!

        “给你一点颜色就想要开染坊?敬酒不吃……吃罚酒可不好受呢。”中年文士脸色从容:“呵呵呵……公子,有些事,不能做,有些人,不能惹;公子,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左右也不是第一次了,斟酌,斟酌啊!”

        滚你么个淡,老子怎么就不是第一次了,你瞎琢磨什么呢……

        “呵呵呵……”楚阳大是怪异的笑了起来,摇着头叹息道:“本来……我来到这东皇天,心底是很开怀的,压根就没想过要杀人的,真的没想过,尤其是……杀的人还要是东皇天高级官员的……嫡系后人,但,你们怎么就非得要逼我杀人呢……看得出来,你们已经很尽力了,那也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就这样吧!”

        说话间,一股沛然杀气凛然而现。

        对面的中年文士本以为楚阳也就是一个新晋暴发户家族的纨绔公子,身上完全就没有半点的修为波动;哪想到突然间对面泛起滔天杀气滚滚扑面而来。

        这一瞬,中年文士眼前如同一下子出现了万鬼同时涌出鬼门关,鲜血成海,白骨如山,鬼声啾啾,如同无垠地狱相仿。

        这文士虽也有几分修为,却是有限得很,面对如斯景象惊骇欲死,下意识的大叫一声,一个翻身仓皇而出,边跑边叫:“鬼啊……”声音凄厉万状。

        楚阳的一缕神识早已锁定这家伙的身上,倒要看看他是往那边跑的。

        胆敢觊觎自己的女人?

        不光是这人,还有他背后之人,全部都不能放过!

        本剑主倒是要看看,谁有这么泼天的胆子!

        貌似这种事可是连雪泪寒都不敢尝试的事,在东皇天居然真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行事……这样的奇葩,肯定是要见一见滴。

        楚阳没有等很久,很快就如愿了。

        因为,一个声音已经骤然响了起来:“没用的废物!”

        随即,从对面的房间里,一个白衣青年已经施施然站起、走过来,来人面貌英俊身材挺拔,很有几分翩翩佳公子的范,身上自然而然的萦绕着一种颐指气使的上位者气息,貌似很有来头的款。

        只不过一伸手,就止住了中年文士的慌乱奔逃状况,嘴角兀自倒着充满玩味的轻蔑笑容,看着楚阳这边:“倒是没看出来,阁下居然还是一位练家子,处处深藏不露,只不过……就这么肆意地玩弄我的手下人,这么做只怕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他淡淡的笑了笑,无所谓的说道:“俗话不是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么……”

        楚阳叹了口气,淡淡的道:“你就是那个什么白大少?这条白狗的主人?”

        对面,白衣青年眼神一厉,淡淡道:“怎么,你对此有意见么?”

        楚阳只觉得肚子里无名火起,眼前白衣青年修为不怎么样,架子却是大大的,不知道还不得以为是东皇的儿子啊,正要出手教训之际,却见那边已经飞一般的掠出几个人,一个个神完气凝,飞身挡在了那位白大少身前。

        而且貌似还没完,别的房间里也陆续有人出来观看,一看到竟是白大少在这里,一个个的瞬时就明白了;一个个鼓噪起来:“什么人,居然敢惹白大少生气?还不赶紧跪地求饶!哀求得白大少心慈面软,饶了一条小命!”

        “就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如此的胆大妄为……”

        “少爷,怎么办?”一位随行高手请示。

        “首要不得惊扰了美人,其他的不需留意。”那位白大少淡淡的嘱咐着。

        貌似话外的意思便是,只要不动女的,这男的你们爱咋地就咋地吧,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干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貌似不仅仅是楚阳不耐烦了,连这位白大少,竟也明显地不耐烦了。

        那几位高手得了命令,厉喝一声,同时扑上前来。在这东天第一楼里,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出手!

        “你们慢慢吃,不用搭理这些个烦心事,免得败了兴致。”楚阳冷着脸站了起来。

        这一次,楚阳显然是动了真火。

        自己两世为人,貌似阅历不浅,可就还真没这么不开眼的人;没想到自家几口子兴冲冲的来到东皇天,还以为到家了,居然会遇到这样的奇葩存在。若是在别的天地,遇到这种事也就罢了,虽然也会动手杀人却没这么生气!

        但这东皇天……可是雪泪寒的地盘啊……

        “看来我有必要帮东皇整顿一下这东皇天!”楚阳黑着脸,分明有些怒不可遏:“若是他不想干了,干脆换个人来做东皇好了。”

        这句话貌似真不是随便说说,现在楚阳算计着,自己兄弟们还有八个人,除了谢丹琼占据了墨云天,顾独行占据了中极天之外,东皇天和妖皇天原本自己是不打算动的,而紫霄天乃是紫邪情的。那么算起来,正好缺一天才够让一干弟兄们一人一个,全部不落空。

        若是把雪泪寒那厮给拉下来……还可不就刚刚好了……

        “拿下这个胆敢亵渎东皇陛下的狂徒,胆敢反抗者,杀无赦!”

        正愁着没理由,楚阳这句话正是给了对面的人出手的理由。

        刹那间人人都是精神一震!

        出手更见犀利,更加的不留余地!

        但下一刻,突然间风云变色,面目全非。

        楚阳两眼一瞪之下,沛然杀气全无征兆地汹涌而出,瞬时已经将整个东天第一楼全面锁定!

        但凡在东天第一楼范畴之内的所有人,无一例外全部体会到了这股惊天杀气!

        正在对面的一个雅间里喝酒的两位公子,对外面事情本来不闻不问的。此刻突然间毛骨悚然。

        顿时一动也不能动了。

        “这是怎么回事?”青衣青年大惊失色。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能有这样的气势,最少应该是高级圣人,甚至之上!

        这样的人物怎么会突然在东天第一楼发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