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七十八章 我姓楚!

第八部 第六百七十八章 我姓楚!

        “楚阳总不会是想要借这个机会,动荡东皇天的军权吧?”莫轻舞被自己随口说出来的一句话吓了一跳。.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铁补天淡淡的说道。

        “要不然……面对如此纨绔,一刀杀了也就得了,实在没必要搞得如此声势浩大,人尽皆知……但偏偏他就这么做了……想”

        铁补天的声音很小,但楚阳脸上却露出来一丝笑容,不愧是当过皇帝的,这一点果然看的极准,极透彻。

        三女在低声商议。

        时间静静的过去。

        终于,东天第一楼前人喊马嘶,似乎有整齐的军队动静从远方呼啸而来。空中也传来了急促的掠空飞行声响,显然,有大批的高手来到了。

        而在这时候,随着楚阳放开自身杀气的全面封锁,对面的那两个青年也终于能够活动,进而走动了。

        只是才一出房间门,立即就看到楼道间这么“宏大”的场面,所有人都如同泥雕木塑一般的站着,一动也不敢动。

        这等场面,当真是少见。

        在地面上,满目尽是晶莹的粉碎颗粒,那是楚阳将人直接冻结然后粉碎的结果;根本就看不出那原来是人的身体,两者貌似一点一滴的关系都难以联系……

        两个青年心中莫名一紧。

        我的天哪!这得是什么实力,才能弄出这么的的场景?!只怕寻常的高级圣人也未必能弄出这么大的场面吧?

        同时看向楚阳。

        触目所及,两青年心底疑惑更甚,这人貌似也太年轻了吧?虽然高深武者大多都驻颜有术,可以维持自身形象,但很少会将自身形象固定在少年面貌,多数都定在中年乃至壮年,这样更有风度有气度。

        而另一层原因却也是因为少年时期的时候,未必当真有高深实力,难以维系驻颜有术的状态,而今天,这个适用于大多数人的惯例却被眼前的年轻人给破了,眼前之人顶多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可所施展出来的实力,怎么就这么惊人呢?!

        一看到这两人出来,在场的其他人却是隐隐松了一口气。想不到今天三位大少居然齐聚东天第一楼……有这两个人出面,事情怎么也应该会缓解一些吧?

        无论这三位大少平曰里如何的面和心不合,但到了这种时候,总不会再窝里反了……再怎么说,这也是事关东皇天的脸面啊。

        另一方面,那个“霸道”的不像话的年轻人也该有所收敛了吧,就算你不在乎得罪东皇天三大巨头之一,但现在是东皇天三大巨头的代言人聚首一堂,你就敢全部得罪么?!

        楚阳仍旧高高翘着腿坐在大椅子上,眼睛很玩味地盯着那两人看。

        “你们两个……大抵就是所谓东皇天三大**之中的另外两人吧?”楚阳嘿嘿一笑:“蓝公子?归公子?是蓝大将军和归丞相的后人?恩?”

        两人闻言之下,心中就是一突。

        其实他们两人普出房门之时,心中未必没有其他人想法,那肇事者纵然强横,但真就有胆量同时得罪东皇天三大巨头么?只要有些理智的人,就不会这般选择!

        可是想法很美妙,现实却很骨感!

        对方的那句话,口气之中表露出来的强硬意思毫不掩饰,清楚明了:就算是蓝大将军和归丞相以及白大将军三人当真合力,也在对方眼中!

        无论是不知天高地手的狂妄之言,还是心中有数的自信之语,但这份豪气就已经令人心折!

        “在下蓝承志。”

        “在下归家松。”

        两人同时抱拳行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归家松大是谨慎的首先开口:“这位公子……这个……白浪固然冒犯了您,但,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他这会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看这事……可不可以卖我们一个面子?今天的事情就到这了吧。”

        归家松的态度放的很低,口吻也尽可能的委婉了,在他想来,自己如此的低姿态,对方就应该就坡下驴,给大家留一点面子,凡事留一线,曰后才好相见。

        “卖你们一个面子?”楚阳冷凄凄的笑了起来:“那谁……会给我面子?如果不是我有点道行,如今惨不堪言的可就区区在下我了,甚至惨过十倍百倍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朋友。”蓝承志淡淡道:“我们也知道,你有不俗的实力,想必,你还有其他的仗恃;但……这里始终是东皇天,把事情闹得太大,阁下就自信一定能够收得了场吗?!”

        续归家松的低姿态之后,蓝承志改用威吓之言,但在蓝承志想来,自己这却也算不得是威吓,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毕竟东皇天三大巨头当真联起手来,其影响力绝对可以让东皇天动上几动!

        周围的人一阵服气:这俩一个白脸,一个红脸,正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整个东皇天?好可怕的实力啊……呵呵……”楚阳淡淡的笑了:“只是……不管是东皇天,还是什么天……若是有人侮辱我的女人而我还要给人面子的话……那我只怕就不配做一个男人了,或者你们事到临头,有其他的选择,我就只有现如今的这个选择,很傻么?”

        他抬起眼睛,看着面前两人,轻声道;“处理这件事的人,应该是来了……你们若是不想搀和进去的话,就赶紧闪到一边去。”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命令的那份强硬。

        嗖嗖声音响起,一群人径自冲破了窗子,悍然闯了进来。楚阳等人所处的楼层虽高,但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也就只是一跃之势,如此而已。

        看到进来的这些人,正被吊起来的白大少宛如看到了救星,即时大吼大叫起来:“杀了他!杀了他!给我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啊啊!……”

        来人,正是白家方面的人手。

        其中一个中年人大抵是此行的带头者,锐利的眼神只是大略地扫了一眼场中情景,冷冷道:“先把大少放下来。”

        竟然完全不理会楚阳,仿佛当楚阳不存在一般。

        “是。”几个武士一声得令一跃而起,扑向白大少。

        然而下一刻,杀气再度排空而起,那几个刚刚跃起的人,即时摔了下去,噗噗有声。

        那中年人瞳孔一缩,首次正视正中间坐着的楚阳。

        楚阳懒洋洋的抬头,淡淡道:“把人放下来?问过我没有?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现场的所有人都没看到楚阳是如何出的手,但所有人都知道,必然是楚阳出的手!

        “本官乃是东皇城城卫总署总长,莫非,在东皇城地域做什么事,还需要你的同意不成么?”中年人威严十足地瞪着楚阳,眼中凌厉之色丝毫不加以掩饰:“来人,将这个狂徒拿下!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顿时数十条人影飞身而出。

        楚阳仍旧端坐不动,只是空中的那份凝滞的气氛,又凭空滋长了几分。

        数十人飞扑到距离楚阳一丈左右的地方,突然似乎是撞上了一道看不见、却又坚不可摧的厚实墙壁,轰然连响,所有人尽都七窍流血地落将下来,显然是五内受创,伤势不轻。

        这一下,那位城卫总署总长明显地震惊到了:“阁下到底是什么人?降临东皇天意欲何为?”

        显然是震惊与楚阳的手段,连说话口吻也客气了许多、

        楚阳厌恶的抬抬眼皮:“不敢架梁子就一边候着去。不要再惹我生气……拍马屁就算你已经拍过了,下面就等着白大将军的人来,或者是……你们东皇天高层的人来了。”

        “哗啦”一声,后来的那批人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强行束缚着,很显齐整地分列到了两边,甚至,因为人挤人的关系,有些人已经被挤得喘不上气来了……

        另一边的蓝承志与归家松,这两人眼中的忌惮之色越来越浓。

        这个人,到底是谁?

        这么年轻,修为这么高,做事却又这么绝,这手段也太狠一点了吧!

        白大将军之后,当场殴打,甚至是被狂虐。归丞相与蓝大将军的面子,不给。城卫总署,其人地位未必很高,却是直属于东皇天的官方势力,同样的不屑一顾。

        这人到底是谁?到底有什么依仗,能这么的嚣张?

        “这位公子……”归家松脸色郑重,谨慎的道:“既然白浪是咎由自取,公子态度又是这么坚决,我等也不想在此自讨没趣,只想要多请问一句:公子贵姓大名?”

        楚阳的眼神仍旧是充满玩味地看了看两个人,淡淡的说道:“我姓楚。”

        我姓楚。

        就这短短的三个字,归家松和蓝承志脸色大变。

        脸上的汗珠一滴滴的渗了出来。

        他们俩同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素未蒙面,却绝对不可以得罪的人。

        那个人……敢这么做的,有这个实力的,貌似干过类似行径不止一次的……也就只有他了!

        楚阳!

        果然是他!

        真的是他?!

        这是一个疯狂的家伙!

        当他实力尤自弱小的那会,却连天帝的儿子都敢杀,还有什么事,是这个人不敢做的?

        惹到了别人,总还能讲理,但在女色方面惹到了楚阳,那比惹到了圣君还惨——这是各大天帝一干纨绔的共识!

        万万没有想到,白大公子今天惹到的,居然是这个天上地下第一杀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