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七十九章 天纵奇才!

第八部 第六百七十九章 天纵奇才!

        归家送和蓝承志两个人本来还想要出出头,显示一下自家的根基,自家的与众不同,更彰显一下:白浪做不到的,咱们能做到!

        以此事,在今后将白浪彻底的压下一头去。但此际猜到楚阳的身份的这一刻,这种念头瞬时便打消得无影无踪。乖乖的站在一边,面如土色,连离开这是非之地都不敢。

        若是不知道楚阳身份之前,一切都好说,离开此地也无不可,现在知道了楚阳的身份,再想避开此事的漩涡就不是那么的容易了!

        心中无限后悔:我们两个就在那雅间里坐着装着不知道不是蛮好的么?还能看个热闹!非得出来干什么?

        这一下可好,被卷进了这蹚浑水……眼下却是骑虎难下,抽身不得,这可是难受的要死了。

        若是被家里知道,一顿实得惠的责罚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若单纯只是惩罚还好说,顶多是皮肉受苦,要是还有其他的……

        两人不敢再想下了去!

        至于压下白浪一头去……这更加是不用考虑了。这货正面惹到了楚阳,必死无疑!自己和一个死人较什么劲儿?

        ……

        东皇宫之中。

        东皇雪泪寒高高在上,有些疲倦外加百无聊赖地斜着身子半躺在龙椅上,意态却是极尽悠闲。

        在他对面的,正是白大将军,正在说着什么。

        看得出来,雪泪寒很有些心不在焉。往往,在白大将军低头汇报的时候,眼神中闪出来意味深长的光芒,还有些挣扎……

        便在这时……

        “启禀陛下,丞相求见。”

        “启禀陛下,蓝大将军求见。”

        雪泪寒与白大将军同时一怔:什么事儿能够让两位大佬一起跑来了?

        东皇天暴动了?!错非这等大事,也不至于能惊动这两位吧?

        “传。”

        “是。”

        话音未落,归丞相和蓝大将军一起冲了进来。

        看到白大将军在场,两人均是一阵意外。

        “什么事?”雪泪寒淡淡问道。

        “陛下……他来了。”蓝大将军一个抱拳,说了一句也就他能懂,其他人能听见,却多数听不明白的话。

        这件事……白大将军貌似还不知道呢……所以只能含糊着说。万一陛下不想让白大将军知道那件事,却由我嘴里给说了出来,岂不又是一个错误?

        “谁来了啊?你说什么呢?”雪泪寒大惑不解。

        蓝大将军平素里虽然也是个言简意赅的人,可说话也没有这么言简意赅的,连点头尾都没有啊!

        “是那谁,就是那个剑主来了。”归丞相很是隐晦的说道。

        雪泪寒闻言即时“嗯”了一声,喜形于色,哈哈大笑:“这混蛋,终于舍得来了么。”

        白大将军对眼前种种大惑不解,很显然对三个人都知道,只有自己不知道的状况很不适应,顺口问道:“陛下,敢问这位剑主……是什么人?臣下怎么……一头雾水呢?啥也不明白……”

        雪泪寒此刻心情极是舒畅,而此间又没有外人,正打算要解说上几句,却听见外面一阵嘈杂,有人正以一种亡命奔驰的速度前来,似乎有什么要紧事发生了。

        随即,内侍进来禀报:“陛下……是白大将军府上有人前来禀告,说是白大公子被一强横歹人扣住,生命垂危,正自等待解救……对方至少也是一位圣人巅峰层次的大高手……”

        白大将军身躯一震:“竟有此事?”

        雪泪寒对这个意外也是很有些诧异:在东皇天敢这么做的……貌似一共也没几个人吧。就算是蓝大将军和归丞相,貌似也不敢光明正大地做出这等事请,什么人居然如此的肆无忌惮?太嚣张了吧?

        这简直就是在挑衅本东皇的权威啊!

        白大将军脸上阵青阵红,终于转身:“陛下,容微臣前去处理一下家事。”

        不得不承认,白大将军这会还是很有理智,很有头脑,说出了很有智慧的场面话。一句“家事”将这个变故定义成了私人事件,周全了东皇陛下的脸面。

        只是现在事件既然发展到了让家人找到了皇宫来,说明其他人出面肯定是完全不管用的了。想要救场,就只有自己亲自出马了,白大将军这一刻心中的怒火可谓是烧到了半天云里。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如此大胆,如此的下我面子!

        “恩,左右无事,倒不如咱们一起去看看。”雪泪寒突然怪异的笑了笑。

        某皇肯亲身去到现场,倒也不是因为白大将军那句“家事”的投桃报李,而是隐约感到了制造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应该是自己的熟人而已。

        蓝大将军和归丞相心领神会,道:“确实左右无事,咱们一起去看看。果然最好!”

        这会轮到白大将军有些踌躇了,这三人一起到场,这个……貌似有点不大妥当吧。自己刚才一句家事,本意也是拒绝围观的意思……

        但东皇陛下怎么突然有这么大的兴致?

        若是陛下去了,若是事情掰扯明白了,自己的那位后代占着理还好说,若是不占理……那自家的面子可就难看了。

        但根据自己的猜测来说……自己家这边,多半是不占理的……这么多年了,难道连自己家什么家风也不知道?

        但白大将军却又没有任何的立场反对,只好捏着鼻子答应下来。心底只能摸摸祈祷:那家伙千万不要做得太离谱才好,之前听到的那些个风声,千万都要是谣传哪……

        这四人都是绝世高手,连文官之首的归丞相也是如此,自然不需要什么随从,直接轻车简从,安步当车,施施然地出了皇宫。

        白家那位来报讯的高手惊见这一幕几乎吓得屁滚尿流:天地良心哪,我就只是很单纯地向要请出自家的白大将军而已,怎么连东皇陛下也被我请了出来……

        这事儿可真正的大条了,坏菜了……

        “究竟是谁这么的狂妄,在东皇天,在东皇城,正面挑衅白大将军的权威?”蓝大将军似乎是无意的皱着眉头。

        “难说……”归丞相也皱着眉头。

        雪泪寒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但归丞相和蓝大将军两个人心中,却隐隐地有了一个猜测。

        应该…可能…或许…就是……那个人吧?

        东皇陛下应该也是猜到了,否则他也不会亲自出动,主动提出来要前去参与这么一件小事。

        没道理这么巧的,前脚接到消息,说是那个人进了城,后脚白大将军的人就出了事……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今天的场面可就太热闹了。

        也不得不佩服白大将军的后人,真真是太牛逼了。

        人家前脚才刚刚进城,估计屁股还没坐稳呢,你就惹了上去……

        这得多么机敏,多么具备得天独厚的坑爹条件才能做到这样的珠联璧合、恰到好处啊。

        归丞相和蓝大将军隐秘的对了对眼,心中均是有些幸灾乐祸:若是自己猜测无误的话,那么今天白大将军可是真的要倒大霉了……

        不过这货一向阴阳怪气,大家都看他不顺眼,倒霉就倒霉吧)两人心中都在想:只要我俩不倒霉就行啊……

        幸亏惹到那位爷的乃是白大将军后人,若是自己的后人……恐怕真的哭也哭不出来了——两人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对自己的家人严加管教!

        这帮惹是生非的小兔崽子真的说不定啥时候就能坑死人啊。此事不得不防!

        白大将军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脸色很非常相当难看。

        白大将军认为,这已经不是什么后代生死的问题,而是白大将军自个脸面的重大问题。在东皇城,如此不给白大将军脸面……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白大将军根本没注意到,归丞相和蓝大将军脸上那一闪而逝的奇异表情。

        ……

        随着往前走,慢慢的,丞相和蓝大将军这两位的脸色也都有些怪异起来。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油然而现。

        真真是太让老夫幸灾乐祸……果然是嘿嘿嘿了……

        “陛下,这个……往前,就是东天第一楼……”归丞相脸上似笑非笑:“看来就是在这儿出的事儿……”

        “东天第一楼?”雪泪寒不解的说道:“那又如何?”

        归丞相叹了口气:“那位剑主大人……进入东皇城之后,落脚的地方,就是此间东天第一楼啊。”

        雪泪寒脸色也顿时变得格外的精彩,险些迎风呛了一口;缓缓吐出一口气才说道:“这么说来,那个……白大将军的那个后人还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啊,深藏不露啊……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就能办出来如此大事……”

        归丞相险些就笑了出来,佝偻着身子说道:“不错,白大将军的后代,的确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才。”

        蓝大将军由衷感叹:“真乃天纵奇才也!”

        白大将军在前方飞驰,风声呼呼,更兼心事重重,心急如焚,竟没听清楚后面说什么,但,隐隐约约的听到,东皇陛下似乎好像大概在夸赞自己的后人是个难得的人才?

        心下就是一喜,刻意地放慢了脚步,等雪泪寒三人追上来,道:“小孩子家家的胡闹,那里算得上什么人才,陛下您太过奖了……”

        “噗……咳咳……”

        归丞相和蓝大将军仰天喷了一下,随即连声咳嗽,咳得一个脸红脖子粗,好半天才缓过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