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八十五章 有情道!

第八部 第六百八十五章 有情道!

        当然,这些家族前来,礼物肯定是准备得足足滴……

        可以这么说,只是那些还在路上的礼物组成的财力,就足以完整地重建当年的九大主宰家族,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话说,楚阳这一次回家,可是带来了不少的好处。

        楚阳本人固然不在乎这些礼物,某人的眼界现如今可不是一般二般的高,但……楚家却是切切实实的在乎滴……这一次真真正正地发了!

        而且还是发大了!

        当夜,几番安抚,终于服侍母亲睡下,楚阳悄悄的走出来,沿着当年那条小路,去到了后院。

        后院,满目凄清清的树林子,孤零零的小院子,楚阳踩着落叶枯枝,走向楚家老祖宗楚笑心的所在。

        似乎耳边又响起来当初老祖宗淡漠的声音:“踩青草,不要踩我的枯草。”

        楚阳心中一声叹息。

        院门还是如当曰一般的腐朽紧闭;显然,楚笑心不允许任何人来打破他的平静。

        敲了敲门,没人应声。

        楚阳用力一推,“吱呀”一声,院门上早已积了不少的灰尘,随之纷散。

        触目所及,院子里有厚厚的枯草,也有茂密的青草。

        楚阳身子飘起,已经站在了长满了青苔的石阶上。

        “来的是楚阳吧。”淡漠的声音响起。

        “是,正是孙儿回来了,参见老祖宗。”楚阳恭敬地说道。

        这一声却是发自心底,并不因为自身实力早已超过祖辈太多太多而有任何一点的怠慢。

        “很好……”那淡漠的声音带着一种难言的疲倦和喟叹感悟,悠悠的说道:“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正好能够赶得及……送我一程。”

        楚阳一惊:“老祖宗您怎么了?”

        青影一闪,楚笑心瘦削的身躯、清癯面容出现在楚阳面前,淡淡的一笑:“我没怎么,只不过……这些天里老是感觉到,你那位老祖母,她想我想得紧要了……”

        他和煦的笑了笑,带着憧憬:“我也想她了,是时候过去陪陪她了。”

        楚阳一阵无言。

        面对楚笑心这样完全看破了生死的超然心态,一时间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原本,我早就应该去的,当初你冲上九重天阙的时候,我就想要过去的。”楚笑心招呼楚阳坐下,从容的说道:“只是,你登临未知境遇,于九重天是一个结束,于彼方却只是一个开始,不知道你能不能立住脚,心中始终放心不下,如今终于等到你能回来,就知道你已经站得稳了……我下去见到你的老祖母,也有话说,可是得好好炫耀一番,呵呵……”

        楚阳尊敬的坐下,道:“说不定老祖母还是希望您能留下来,替她看着后世子孙们健康成长……您老未必就真的领会了老祖母真正的意思。”

        楚笑心呵呵笑了:“你这孩子……鬼心眼儿还是这么多。你老祖母或许不想让我过去,但我这个老头子,却已经很累了,很疲倦了,也真的想她了。”

        楚阳默然,只觉得一股由衷的心酸之意猛地升了起来。

        楚笑心怅然道:“他们都去了……这里就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每一天,就只能自己与自己说话,连个能陪我解解闷的都没有……你们都不错,都想要来陪我,但每次看到你们,却总感觉到自己距离这人世间,又更远了一步……”

        “毕竟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了……”

        楚笑心淡淡的笑着:“心已然枯竭……勉强再活着,又有何意义?”

        楚阳深深的叹息,道:“当初,老祖母可是说了……让你喝完了那些茶叶……”

        楚笑心怀念万分地看着面前那一罐茶叶,眸子中洋溢着无限柔情,终于起身,徐徐拿出茶叶,又为自己和楚阳每人泡了一杯,怅惘的说道:“楚阳……你知道,每一次打开这茶,喝进嘴里的那一瞬,我心中其实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楚阳心中一震。

        “这是我妻子亲手为我焙制的茶,而我妻子……已经离我逝去千多年了。”楚笑心悠悠叹息:“茶香还依旧,人却在何方?””

        “当初那个扎着羊角辫,为我采摘茶叶的少女……如今在何方?当初那个陪我风雨兼程,一生苦难不离不弃的妻子,此刻在那里?当初那个为我生儿育女,与我相濡以沫的女子,现在在何地?”

        楚阳缓缓垂下头,看着茶杯中漂浮起落的碧绿茶叶,只感觉心头沉甸甸的,那是一种难言的感伤。茶叶漂浮沉落中,千年岁月逝去……那种寂寞与凄凉,非是当事人又有谁能真正知晓?

        “楚家有了你,我很放心,可以走得安然。”楚笑心轻声道:“相信她也很放心。”

        “可是老祖宗您走的始终是有情道。”楚阳竭力的说道:“就如此撒手而去,终究还是狭隘了……”

        楚笑心和煦的看着楚阳,轻声道:“真的狭隘么?什么是有情道?楚阳,情到深处无怨尤……情到深处,并不是有情道,而,无怨尤,才是有情道。生死亦然。”

        楚阳闻言心头一震,半晌无语。

        这一老一少两人许久许久都没有再说话。

        夜已深。

        外面风声起,如泣如诉。

        树叶哗啦啦作响。

        一片寂静中,楚笑心轻声说道:“你去吧。”

        ……

        当夜,楚笑心在那处残破的小院中,溘然辞世。面容安详,嘴角兀自带着微笑。

        眉梢眼底,带着真正的喜悦与向往。

        这千多年以来,这是他唯一一件真正想要做到的事情,终于真正的做到了的。

        这位守护了楚家一辈子的可敬老人,终于可以放下自己肩头上的担子;他走得很安详,很欣慰,很放松。

        这一天,是他后半生的最大期待。

        或者说,自从他的妻子和一干兄弟们逐一逝去之后,他活着的,就只不过是一具能够喘气的躯体,在背负着那守护子孙后代的那一份责任。

        如今,他终于可以全数放下。

        老人家的后事艹办得非常盛大。

        守护了楚家一世人的守护神,终于得以入土为安,与他的妻子,合葬在一起。

        楚阳站在坟前,久久伫立。

        这是个千多年前的旧坟,如今终又翻开,再埋起来,一片新鲜泥土中,却还夹杂凄凄枯草的痕迹。跨越了千多年岁月的相隔,夫妻二人终究还是葬在一起。

        那一罐茶叶,被楚阳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墓室。

        若是早些找到了老祖母,您自然可以不用喝这个;但若是暂时找不到,在这个寻觅的过程中,还有老祖母的茶陪着您……

        有情不孤!有心不孤!

        夕阳西下。

        楚阳的身影被拉得长长的。

        脑海中,还在回想着楚笑心的话。

        “楚阳,什么是有情道?”

        “情到深处无怨尤……而无怨尤这三个字,就是有情道。”

        “这就是有情道。”

        恍惚间,明悟于心——“原来,竟是我狭隘了!”

        “原来,这才是有情道。”

        “原来,这就是有情道!”

        楚阳似乎听到了什么断裂的声音。这种声音,在心中升起。似乎是很飘渺,却又是那样的明显。

        接下来的几天里,整个楚家大院都在忙碌中渡过。

        楚阳却是沉寂了很多。

        心境,在不断的变化。

        有时候,他只是静静的坐着,静静地看着莫轻舞三人在快乐的聊天,一看就是一下午,一晚上,而没有半点不耐,仿佛是三人之外的局外人。

        这般的沉静,无疑是非常反常的。

        楚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丹田中那九个金色的小人在发生变化,整个过程虽然缓慢的,但却是实在异常,虽然徐徐,却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观测到。

        金色的小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毫无杂质的眼睛,纯净得俨如初生婴儿。

        然后,自凝婴以来从来没有有体型变化的金色小人,整具身躯竟在缓慢的长大,而且,颜色在渐次的加深,前后只得三天的时间,竟然蜕变成为了淡淡的紫金色,那是与之前迥然有异的色泽。

        另外,楚阳还感觉到,自己本身的力量也在渐次增长,似乎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相当幅度的增长!对于这种变化,这样的快速,楚阳都感觉有些诧异。

        修为这个东西,本身实力越高,增长起来就越困难,如楚阳目前高级圣人的实力层次,想要再有所增长,没有无数岁月的积累根本就没可能有任何的增长,寻常武者,往往会因一个瓶颈而从此止步,永无进境,楚阳现在的情况,几乎就是难以想象的。

        唯一的一个解释就只有,心境的突破!

        事实也是如此,那一曰与老爷子楚笑心的一席对谈,竟让楚阳停止已久的心灵境界有了大幅度的增长。

        直接一步登天,立地成佛一般,达到了一个奇妙的境界之中!

        就武者而言,本身境界的构成,大抵包括自身修为、功力,以及本身的心灵境界,而所谓心灵境界,乃是以心境之变化而产生一种层次,这种境界非言语能形容,只能意会难以言传。

        而武者想要突破心灵境界的界限,都源于“顿悟”,一朝顿悟,立地成圣,绝非虚妄,而想要达成“顿悟”却是可遇而不可求,唯有机缘到了,“顿悟”便得。

        而楚阳现在,就可以说……这个机缘,到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