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八十八章 又到亡命湖【又到亡命湖】

第八部 第六百八十八章 又到亡命湖【又到亡命湖】

        一直到师徒二人喝酒喝到半夜,孟超然才问了一句:“谈昙……还是那副老样子吧?”

        楚阳点头,孟超然抚须而笑。

        “我这一生,最骄傲的事情,就是能够调教出来你们两个徒弟。”

        “而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与初初共携白头。”

        “至于最欣慰的事情,则是有凌寒舞这样一个朋友。”

        孟超然如此说道。

        “天外楼那边……我不会再回去了。”谈到下三天,孟超然有一股淡淡的怅惘。非是没有想念,但,可以明显的看得出,这世间,任何事情他都已经不想理会。

        没有功夫,没有耐心,没有心情去理会了!

        虽然仍有挂念,虽然偶尔还会时常想起,但……孟超然真的已经不想去再做任何事情了。

        这不是一种消极的避世,而是……孟超然对现在生活的一份珍惜。

        这是一种至极的平淡,由心底而滋生的无尽快乐。

        对此,楚阳有些感伤,但更多的却是为孟超然高兴。

        因为楚阳明白,现在这种曰子,这种心态,才是孟超然真正的梦寐以求的。

        而让楚阳感觉到最高兴的是,孟超然再也不会吟诵他那首时常挂在嘴边的小词了。

        风雨难洗心痕,沧桑不灭情殇,莫要轻言亘古,离散才看荒凉……

        以往以前每次听到,总觉得师父心里压抑得要命。

        现在,那种压抑,总算是没有了……

        “楚阳,为师的最后送你几句话。”

        在楚阳临走的那一天,孟超然看着自己的徒弟,很淡漠的说道。

        “人生,很难得的是超然。但更加难得的,却是淡然。”

        “真正的淡然,是心态,并不是姿态。”

        “真正的超然,是姿态,绝不是心态。”

        “天下太平,可以超然淡然。但,若逢乱世,难得超脱,纵然是再淡然的人也得奋起一怒,流血江湖!”

        “人生有可为,有不可为。”

        “你这一生的路还长,慢慢去体会。”

        “告诉谈昙,不用特意回来看我。心中有师父,就足够了。你也是。”

        ……

        从孟超然那里回来,楚阳沉默了好久。

        不期然地想起,自己最初从天外楼走出来的那一刻。那份誓要逆苍天的决然,铁云烽烟万里,大赵步步惊魂,疆场运筹帷幄,中天笑傲江湖,上三天快意恩仇……

        这一步步走过来,多少悲欢离合,多少生死离别,多少可歌可泣……但现在想起来,却只是恍如一梦。

        黄粱一梦今终醒,却见明心已惘然。

        这似梦非梦的感觉,竟然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

        在这样有些怅惘,有些超脱的特异心境中……

        楚阳能够感觉到的是,自己的思想,在进一步的升华……

        ……

        这几天回家的曰子,过得温馨又快乐。

        楚阳也终于找到由头,好好地体现了一把做父亲的尊严:找了个机会,将铁杨小屁股蛋啪啪啪的打了好几顿。

        只是……被打的儿子没有哭,反而是在一边看热闹的小儿媳妇哭了……

        然后,还要面对老娘的雷霆霹雳,如果不是实在不好意思,估计某人的屁股也得被老娘给“啪啪啪”的响动几回!

        ……

        二十天之后,楚阳总算是彻底地消化了这一次的成果,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境界,再度去到了一个临界点,一个全新的临界点!

        或许,再往前一步,就能够去到了东皇雪泪寒达到的那种层次了。

        楚阳很自信,自己再遇到天魔王,例如曰前遇到的那两个,目前的自己纵然无能制胜,但说到单纯全身而退的话,还是有相当把握的!

        进步就是这么的巨大,真正的难以想象!

        楚阳四人再度起程,下一站自然是前往中三天;到各个兄弟们的家族去看看,第一个目的地乃是莫轻舞和莫天机的莫氏家族,然后是顾氏家族,罗氏家族,纪氏家族,傲氏家族,董氏家族,谢氏家族逐一拜访一方……

        以往曾经战过斗的极北荒原等地方也都大略地浏览了一遍。

        黑魔家族的老黑魔现在就在莫天机家族里住着,倒是省了一番折腾。只是让楚阳有些遗憾的,就是没有找到芮不通的师父,神偷鬼盗。

        一圈拜访之后,中三天的旅程告一段落,楚阳带着铁补天乌倩倩和儿子,嗯,还有准儿媳妇小萝莉月小蝶,去了下三天。

        铁云帝国。

        儿子统治下的帝国!

        走在久违的铁云街道上,越发感觉往事如梦如烟,不过数年前亲身经历的事情,却仿佛已经过了许久许久。

        看着一片繁华景象,铁补天也终于可以放心。帝国在儿子治下,并不比自己逊色。

        楚阳又去了好多地方,原本大赵旧址,还有楚阳自己的出身之地天外楼。似乎将自己曾经走过的脚印,又一个个的拾起来一般。

        乌云凉对于女儿和楚阳的意外归来,自然是高兴之极;更得知了女儿现在已经与楚阳结成夫妇,大感老怀大慰,当晚酒宴上喝的酩酊大醉,笑不合口。

        离开天外楼的时候,楚阳想要再一次高歌一曲江湖行,但却发现,竟然唱不出来了。

        只是在心中默默地念诵。却是将整首歌都补全了。

        “天欲倾,地将覆;谁可见天涯自有英雄怒;

        英雄怒,江湖路,仗剑长歌千里万里红颜不负;

        四海五湖做战场,谁将君临天下?

        八荒[***]起战歌,我来中流砥柱!

        战天下,何吝此身铁骨?

        热血燃,且让我仗剑而去。

        冷眼江湖,这一生,岂忍虚度?

        这一去,便是刀山火海不回顾;

        这一去,便是九死一生江湖路;

        这一去,便是傲笑天下从此始,

        这一去,便要直上九霄莫回头。

        这一去,管叫苍天从此逆;

        这一去,定让命运再轮回!

        这一去,伴你轻舞笑红尘,

        这一去,必将掀翻九重天!”

        楚阳如是轻轻的吟哦着,一袭黑衣如墨,在风中肆意飘扬;铁补天一身鹅黄,飘逸潇洒堂皇大气;莫轻舞红衣如血,翩翩而行;乌倩倩白衣如雪,黑发如瀑。

        随着迎面而来的山风,四人衣袂飘扬,发丝飘舞,翩然若仙,飘然而去。

        亡命湖!

        这一路行来,楚阳刻意地忽略了这个最终目的地。

        一直等到将所有的繁琐事情全部办完之后,这才轻装上阵,来到这个晨风流云两位主宰特意提醒过的特殊所在地方。

        而这个地方,也正是楚阳当初第一次遭遇到历代九劫剑主残魂的地方!

        就是那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成就了楚阳,让他在神魂意识神念的领域之中,所向无敌!

        “这里到底有什么呢?”楚阳看着面前的那一片平静湖水,苦苦思索。

        从表面上看,这里就是一个平静的湖。

        无风无浪,波澜不兴。

        真正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因为貌似就没有异常。

        然而诸多的提醒都指向了这里,无疑说明这里乃是一个相当关键的所在。

        但,这个关键到底在何方?

        “我要亲身下去看个究竟。”楚阳严肃地说道。

        “我们陪你一起下去。”莫轻舞铁补天同时说道。

        楚阳看了一眼三女,终于点点头,道:“也好。”

        以自己四个人的综合能力,就算是在九重天阙,也绝对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更何况,这里是在比九重天阙差了千万倍不止的九重天大陆?

        甚至不是最高层次的上三天,只是中三天!

        所以楚阳并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下来。

        下一刻,楚阳伸手,修为高速运转,随即信手一按。

        “轰”的一声巨响,亡命湖中波澜不兴的湖水突然间猛地形成一个漩涡,随即急速的向上冲了起来,就像是一个极大的喷泉,直直的冲向天际!

        显然,楚阳是想要用自己的强横修为,直接将湖水抽干,如此就能一目了然地看清楚下面到底有什么玄虚了。

        但,楚阳运功已经去到极限,湖水升腾上天的高度也已经达到不下千万丈高的高度,而那亡命湖中的水存量……居然连三分之一的水位都没有落下去。

        甚至,水位的落差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的降低之中!

        这什么情况?

        这下面简直就好像是有一个直接连通着某个世界所有大海的泉眼一般,无穷无尽的水流!

        根本就抽不干。

        错非如此,以楚阳目前的修为而论,莫说是一个湖,就算真是一片大海,也能顷刻抽干!

        楚阳这下可傻眼了,自己已经倾尽全力,竟然徒劳无功?

        只好试探着将控制着上空的水流放落下来……

        楚阳完全能够确定,自己现在抽出去狂卷上天的水,按照亡命湖肉眼观测到的容量来说,至少已经超出来了百八十倍,甚至还多!

        楚阳甚至担心,这些水放下来,会不会把这片地界给淹没了,亡命湖会否更名成为亡命海呢?!

        楚阳的担心显然是多余,亡命湖就只会是亡命湖,这么多的水很顺利的落下来,不停奔流重归亡命湖之中,而亡命湖的水位从恢复到了最初的样子之后,纵然再灌入多少的水,也只是波澜稍起,涟漪几多之后,最终归于平静。

        仿佛刚才的水起水落并不曾发生过一般!

        “果然有古怪!”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