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九十章 第一关!

第八部 第六百九十章 第一关!

        以楚阳等人目前的修为,飘行移动自然不算什么,可是能够飘行的,至少也有得至尊层次的修为,才能短暂为之,这个实力层次,在九重天可是相当高的水准了。

        而且,还不止那管家,貌似来来往往所能够看到的所有人……走路全部都是……飘着走!

        而这些人分明就没啥修为,莫说至尊,只怕比之最寻常的武者也多有不及,甚至比一班人还要弱上几分,这就透着古怪了……

        看着看着,莫轻舞突然灵机一闪,想到了这是什么,刹那间毛骨悚然,一声惊叫,抱住了铁补天,浑身颤抖的说道:“这些不会就是……那东西吧?”

        铁补天和乌倩倩两女较之莫轻舞自然要略沉稳一些,听得轻舞一言,瞬时也想到了什么,也告脸色发白,勉强道:“不会……吧?”

        楚阳无奈的摇头:“晨**云本就是十方地下世界之主……在他麾下的,不是这个,又是什么?”

        那位管家闻声回头,貌似略有些惭愧的说道:“是啊,我们就是鬼了……哎。”

        又是一声尖叫。

        楚阳饶有兴趣:“有何证明?”

        那位管家苦笑一声,随即一伸手,居然把自己的脑袋揪了下来,拎在手中,无头的身躯继续大踏步前行。

        这位,居然无巧不巧乃是一个掉头鬼,上演了如此活灵活现的一幕。

        当真是……拎着脑袋去玩命!

        这句话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莫轻舞铁补天乌倩倩三人同时尖叫一声。

        楚阳**一声:“您还是把脑袋装上去吧,我怕她们再叫几声,这里的许多鬼只怕还得多死一次……”

        女人就是女人,以三女的实力而论,都不用动手,吹口气乃至一个眼神,就可以令到此间无数“这个”灰飞烟灭,魂飞魄散,居然能吓成这样,不愧是女人哪!

        不说别的,就她们的叫声,只要有意无意的掺杂几分真气,绝对可以秒杀群“这个”无数!

        “是。”

        那位管家带着楚阳等人穿过了不知道多少弯弯绕绕,终于来到了一个隐秘山谷之前。

        一扇黑色的大门紧闭。

        “这里就是第一关了。”管家说道:“这是主宰大人给您准备的,三关守关人的资料,小人就只能送到这里……其他后续的,小人实在无能为力了。”

        楚阳点点头:“送到这里已是多谢,您忙您的去吧。”

        “小人这便告退了。”那管家恭敬的行礼。

        “嗯,且慢。”楚阳从怀中取出来一个玉瓶,道:“有劳您一路相送,这是一点淬魂泉……或许对你们能有用,收下吧。多谢你带路。”

        那管家突然间呆住了。

        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的那小瓶,脸上露出来不可遏制的狂喜,突然跪下,砰砰砰大力磕头:“多谢剑主大人!多谢剑主大人!”

        说着说着,声音居然有些哽咽了。

        淬魂泉,对于楚阳来说也只是一个滋养神魂的泉水,实在不算什么,但,对于这些已经失去了肉身的灵魂来说,却是天上地下第一等天材地宝!

        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比拟!

        哪怕是楚阳九劫空间里所有财富,所有天材地宝加起来,在一个灵魂眼中,也绝对不如一瓶淬魂泉来得珍贵!

        管家绝对想不到自己就只是带个路,居然就能得到这等天地奇宝!

        那管家貌似犹豫了一下,小声道:“剑主大人……注意反其道而行之……”

        楚阳目光一闪,轻轻点头:“多谢了。”

        这位管家拿着玉瓶,又再千恩万谢之后,几乎是以一种雀跃的姿态离开了这里。

        楚阳转过头,望着面前那扇黑色的大门,然后,打开了晨**云留下的第一关守关人的资料。

        第一关。

        守关人:沉默。姓格孤僻,素来言简意赅,无论方式方法,只要让他打开了大门,就算过关。

        莫轻舞三人也偏着头看过来。

        “为什么非要过关呢?”铁补天疑问的看着楚阳:“过了关之后,又要做什么?或者,你想要得到什么?有什么具体好处?”

        楚阳揉揉鼻子,一脸苦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过关。更加不知道过关后会看到什么……至于好处或者得到什么……更加的没有半点头绪……”

        “啊?”三女同时大是惊讶的看着他。

        “但我有个预感,这一关……必须要过,而且一定要闯过去。”楚阳深沉的说道。

        “那……好吧……”铁补天沉思着:“这么一个人,怎么能让他打开门呢?无论方式方法?这个说法貌似太笼统了吧?”

        楚阳也不禁皱起眉头,一脸的苦恼。

        “守关人沉默,今曰在下楚阳前来闯关,还请出来一会。”楚阳扬声叫道,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相信只要守关人在,就一定能听到。

        良久良久之后,里面终于传出来一个冷硬的声音:“闯?”

        居然只得一个字。

        而且只是听那个声音,就充满了不近人情的味道。

        楚阳昂然道:“既然来到这里,当然是要闯关的。”

        不意这次那冷硬的声音反应十分的迅速,仍是只得一个字:“滚!”

        楚阳不禁为之愕然。

        你丫的在这里守关,不就是为了等待九劫剑主的到来?如今九劫剑剑主来了,你就算不大开大门,热烈欢迎,也不该出言不逊,张口就是一个“滚”吧?

        “我若真个走了,你在此守关的意义又在何处?”楚阳哼了一声,语气更显居高临下。

        “烦!”那人仍是只得一个字。

        真真是无语了。

        楚阳瞅着面前的这道黑色的大门,宛如老虎吃天无处下口。

        这等奇葩,每次搭话就只得一个字,连两个字都不肯说。还能指望跟他沟通什么呢?

        “那个谁,咱们打个商量如何?”楚阳忍住心头的不耐,再度开口。

        “毛!”那人哼了一声。

        楚阳一时冷然,想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这个“毛”大抵应该就是‘商量个毛’的意思。一时间不由得啼笑皆非。

        这啥人啊,所谓言简意赅也没这么省略的吧?

        这何止是言简意赅,简直话少的好像死人,顶多也就是比死人多一口气!

        “你在此守关,目的不外就是为了等待闯关人,有闯关人,你才有存在的意义,若是闯关人就这么被你给赶走了,你还有存在必要么?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吧?相信阁下亦是明理之人,这么浅显的道理不会不明白吧?”楚阳说道:“身为守关之人的你,总该让我试着闯一闯,若是我最终闯不过去的话,也算是有个说辞,但若是连闯关的起始都不曾开始……那也太……那啥了吧?”

        那沉默沉默了好久,道:“给。”

        给?

        给什么?

        是“给”机会?!

        你妹的——你丫的总算松口了。多说一个字会死啊?……

        楚阳感觉自己快要憋得大小便都出来了。

        随即,就看到一张纸条从门里面飘飘忽忽的飞了出来。

        闯关守则。

        写一封信,只要能让守关人看得顺眼,则即时开门。

        闯关若是开始,则不能停止,一旦停止,后退无路。闯不过去,就一直重复闯……

        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楚阳心中苦笑:“他么的,这他么的什么狗屁守则,这要求似易实难,若是写出信来,这货死活就是看不顺眼,那么老子这辈子啥也不用干了,就在这里周而复始的写信吧。”

        楚阳等四个人商量了一下,却没有太好的对策。

        然后楚阳执笔写信,拿出一张纸,想了想,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我是九劫剑主楚阳!”

        折了折就扔了进去。

        这是很必要的尝试,没有开始就没有进步,只有开始尝试,才有破关的可能。

        那封信投入关内,里面却如泥牛入海,毫无动静。

        片刻之后,一片飞灰飘了出来,显然,对方不认账。

        “我是九劫剑主楚阳,前来闯关,久闻阁下名为沉默,姓情沉默,姓情中人,无限向往……”楚阳又写了一封信,这次却是无限大拍马屁,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大肆吹捧,一挥而就。扔了进去。

        仍是片刻之后,又见一片纸灰飞了起来。

        还是不行?

        楚阳挠挠头:“为什么不行?”

        说实话,楚阳这次没指望对方能回答,只是下意识的问道。

        不意里面的这位沉默,居然回答了,虽然语气仍旧冷森森,却回答道:“简!”

        楚阳心中怒骂一句:简你妹!

        口中却道:“简?是写得太繁琐了么?”

        不想里面这次却直接不出声了。

        “是要写得简单一些。”铁补天提醒。

        楚阳又写了一封信,有或者说是字条,字条内容——九劫剑主前来闯关。

        还是不行。

        又写:楚阳闯关。

        仍是不行。

        再写,干脆只写:楚阳。

        就是不行。

        再次简化:闯!

        始终不行。

        对方到底什么意思?还能再怎么简单啊?这都一个字了,还能更加的简单么?

        里面,那位沉默冷笑着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外面雪花一般的往里面飘进来信笺,每一封,都只是一打眼,随即就是用手一捏,即时化作飞灰。

        没有任何一个字,能够让他多抬一下眼皮。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