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九十一章 补天闯关!【第一更!】

第八部 第六百九十一章 补天闯关!【第一更!】

        眨眼间,已经有不下四五十封信被化作飞灰了。

        “想要从我这里过关,哪里有那么容易!”沉默的姿势表情,分明表露了这样的一个意思。

        连续几十封各种类型、内容各异,包罗万有、绞尽脑汁写成的信送进去,却尽数都被化作飞灰,楚阳真心的怒了!

        “这混蛋分明就是故意为难,耍我玩呢!!”楚阳怒不可遏:“他自己说要简单,我就给他简单地,结果却是不行。那么简单了都不行。一共只写一个字还不够简单么!”

        “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楚阳愤愤然。自己两世为人,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当真就从来没有遭到这样的窘境。

        太囧了!

        “对了,刚才那管家不是说……”铁补天传音提醒。

        楚阳愤怒道:“这混蛋摆明了软硬不吃,第二封信,我都把他说成什么样了,都夸成了仅次于我的存在,还得怎么赞美了……”

        三女同时无语……你那第二封信,我看了都得吐,拍马屁拍的太明显了,太恶心了……

        “我再试一次。”楚阳恶狠狠的又写了一封信。

        只有一个字:草!

        随即信笺就扔了进去。

        里面传来一声冷哼:“**!”

        楚阳几乎崩溃了……莫轻舞和乌倩倩虽然明知道这时候不该笑,但还是笑的死去活来。

        铁补天想了想:“这次我来试试。”

        说罢就从楚阳手中接过笔墨纸砚。

        当即开始书写。

        刷刷刷……铁补天笔走龙蛇,居然半天都没有写完。

        楚阳对此很有点诧异,伸头过去看,却见铁补天折了起来;仍旧继续往下写,前后足足写了五六页,密密麻麻的全是字,这字码得相当的速度,相当的有效率,相当的多啊。

        “这些差不多了,送进去吧。”铁补天一挥而就,交给楚阳。

        “这么多啊?这跟‘简’沾边么?”楚阳拿着手里的‘信’,厚厚的沉甸甸的,在手里居然觉得颇有分量。

        这还是信么?貌似有点像“书”了吧?!

        “试试吧。”

        铁补天微笑:“面对这样的人,咱们真的没什么把握,就只能多次尝试。就算这次仍是不行,再尝试也就是了。”

        楚阳无可奈何,接过来就扔了进去。

        不意这下子居然真有反应了。

        就只过了不到片刻,就听见里面传来“咔嚓“一声,啪的一声响……牛一般的喘息响了起来。似乎反应极为强烈。

        楚阳不由大奇!

        ……

        回到片刻之前,沉默稳如大山地坐在椅子上,信手一招之下,那沉甸甸的信就飞到了手中。

        打开一看,第一页的内容就几乎令其气炸了肺。

        开篇第一段:“你是叫沉默吧?是守关人?我不知道你是真的还是冒充地,姑且就当做你是真的好了……”

        沉默心中怒骂一句:在这种地方,能冒充?你冒充一个我看看?!

        接下来的第二段:“你守的这是第一关么?真的是第一关吗?为什么连个提示都没有?我们来到这里,根本不知道这里是第几关,你要否应该确定一下,这里真的是第一关么?怎么连个牌子都没有,就算是没牌子,大略地写几个字也行,就算是不想写太多,简简单单地写一个‘一’也行啊,这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我们咋知道这是那一关?万一这就是最后一关呢?……”

        以下还有洋洋洒洒的好多字,通篇充满了质疑的味道。就一个是不是第一关的问题,居然扯了好几百字出去,颠过来倒过去的质疑,怀疑,不可置信,难以置信,反正就是不信。

        沉默看到这里,有些忍受不了地全身发抖了。

        沉默本身乃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啰嗦。而这封信的啰嗦程度,显然已经到了相当的境界了……

        但,确实有规定,他必须认认真真地看完闯关人的一封信,一个字不能放过,一个字也不能漏过。

        这才可以算是守关。

        若是有所遗漏,可是会被取消资格,从此后打入幽暗之地……这是十分残酷的也是十分严苛的要求,所以他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仔细的看,认真的看。

        但越看越是火大。

        就没见过这么啰嗦的……

        第三段。

        “你叫沉默,你是叫沉默吧?嗯,不知道你是那个陈那个魔?是叫沉没?还是沉默?还是陈默?还是陈墨?还是……到底是沉还是陈还是趁还是臣还是晨或者是尘也许是辰……魔是摸?还是莫?还是末或者是陌亦或是漠难道是寞……”

        看到这里,沉默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我靠啊……这个写信的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前前后后罗嗦了一千多字……居然就只是在讨论我名字的具体字目……

        后面还在讨论沉默的名字,具体到底是哪个字?哪两个字?到底是哪一种组合?然后则是疑问:“……我就不明白,真的很好奇,说实话是有些诧异……不知道是**爸还是**妈又或者是你的哪个长辈怎么会给你取这个名字呢?不管是沉默还是陈默还是沉没……貌似都有些那啥……嗯,咱们来讨论一下,不知道**爸还是**妈又或者是你的哪个长辈给你取名字的时候那种心理活动……心理变化……是希望你沉默呢,还是希望你沉没呢或者是希望你……”

        “天哪……”一贯沉默无语至极的扬天长叹,无声的号啕……我爸爸还是我妈妈又或者是我的哪个长辈给我取名字的时候什么心情也需要对你解释么,恩,到底谁给我取得名字来着……

        “你的名字太费解,没个三五天根本说不分明,就先不说你了,咱们接下来再说来说说我……嗯,你可不要不耐顿,你是守关人对不对?你肯定是不能发火的对不对?至于不耐烦那啥那啥,这些都不重要,是吧,肯定是的……”

        又是一顿至极的啰嗦。

        沉默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眼珠子已经充满了血丝。

        这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他么的到底是什么人?!

        现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将外面写信的那家伙抓进来暴揍一顿!一边打一边问:你还能更啰嗦一些么?还能么?还能么?

        信上内容远远没有到终章之时,还在继续:“……刚才说到哪里了?对,我刚才说要说我了。我叫楚阳,嗯,请你不要误会,我会详细解释我的名字滴,我姓楚,楚是楚楚动人的楚,是楚国的楚,但不是处,也不是出,也不是初,更不是除,就是楚,清楚的楚,清楚没有,如果不清楚,我再用另一个种方式方法解释得更清楚一点,就是……”

        好吧,等解释完楚阳这俩字,居然又是千多字过去了,这还就只是解释楚阳这两字……

        沉默不再沉默,疯狂抓头,连声**,喘息粗重如牛!

        受不了了!

        真心的受不了了!

        这到底是啥人,啥人能写出这种信出来?

        这根本就是在谋杀,还是用软刀子一点点的磨死人!

        救命啊!

        沉默现在所有的情绪都归结于这三个字上!

        暂时只是看到这里,他已经有无数次的想要抓狂的冲动。

        可是他还得继续承受磨死人的软刀子,因为这是第一关守关者的义务!

        于是,令沉默这位守关人更加抓狂的事情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这次陪着我前来闯关的,是我的老婆们,所谓老婆者,就是妻子,又或者说,媳妇,这么说你懂得吧?要是你才疏学浅,闻弦音却不知雅意,我可以进一步详细解释,天地间有男必有女,有女必有男,就好像是天地阴阳乾坤的区别,对,说到天地阴阳,这里我要详细解释一下……天地就是……阴阳便为……至于乾坤,又有多重解释……”

        数千字过去:“……对了,您有老婆么?也就是说……如果你有……如果你没有……”

        “刚才有提到,这次陪我前来闯关的,是我的老婆们,为什么说‘们’呢,是因为我不止一个老婆,这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本人的形象很出众,面如冠玉,目若朗星,眉清目秀,玉树凌风……当然,这只是其中一小方面的原因,更主要的原因是我的为人,侠骨柔肠、剑胆琴心、侠肝义胆……所以她们尽都垂青于我……我的老婆其中一个姓莫,莫不是墨,不是魔不是摸不是末不是……”

        还没有看完对这些个关于老婆的介绍,沉默彻底的发疯了!

        他狂叫一声,将这打信一下子扔在地上,呼哧呼哧喘气,只觉得心跳如擂鼓、头疼欲爆裂,肝胆将裂,痛不欲生。

        受不了了!我他么的真受不了了……没这么折腾人地……

        他大吼一声,全无征兆地跳将起来,须发直竖的冲出去,一脚就将黑色大门踢开,睚眦欲裂地看着对面的一男三女四个人,用一种极度抓狂的声音竭斯底里的问道:“是谁写的信?这是谁**的写的信!这他么到底是谁写的信……”

        他狂叫一声,突然一把揪下来自己几缕头发,愤怒的咆哮道:“写这样的信,你们还有人姓么……你们这不是纯粹的折磨人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