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世间最难是爱情!

第八部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世间最难是爱情!

        “我不知道怎么做,真的。”乌倩倩低声的说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去爱的人,却又不惜一切代价的爱上了别人……这本就是一个无解的局。但若是强行要求她执行婚约,最终结果决计不会圆满,也许是两个人痛苦一生,也许是三个人痛苦一生,但若是放手让她去,或者只有你一个人痛苦而已。”

        “为了你爱的人,为了能够在一起你已经付出了所有,纵然再付出多一点又有何妨……”乌倩倩说道:“……为了你爱的人,纵然不公平,纵然不舒服,到放手之曰仍要放手。就只是为了你爱的那人!”

        她抬起头,看着红衣人,道:“此为晚辈的一家之言,前辈见笑了。不知道晚辈这么回答,前辈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红衣人黯然一声长叹,沉默了良久良久,缓缓地背转过身,不让四个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喃喃低声似乎叹息一般的道:“过关!”

        听到这一声过关,楚阳四个人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很不舒服。

        想到乌倩倩当年暗地里付出的许多辛酸,想到这红衣人牺牲了一切想要得到却最终要被迫主动放手的那种绝望、无奈……

        人人心中都是感觉到了一阵莫名酸楚,久久难以平息,全然没有顺利过关的喜悦与快意。

        之前一直紧闭的那道红色大门豁然洞开,露出一条闪光的小路,蜿蜿蜒蜒,直到远方。

        红衣人始终背对着他们,再也没有回头,但,身形已经在慢慢的变淡,渐渐若隐若现。

        四个人默然走上那条小路,走了几步,楚阳终于回头,开口问道:“敢问前辈当初……你自己是如何选择的?”

        这无疑是四人共同的疑问,若是此刻不问,只怕一生都不会忘却这个疑问。

        红衣人怆然的声音低低的说道:“自始至终,她从来没有对我不起。自始至终,秀秀始终认为,跟我在一起乃是最放松的,最轻松,最舒心的时刻,而且也是最最不需要顾忌的时刻,所以,自始至终,她都将我的身份定位在她的父亲,又或者是把我当成她的亲哥哥一般……但却从来没有想过,把我当成她的爱人,就是如此而已。”

        他的身影慢慢的越来越淡,这会已经快要看不清楚,整个身影恍惚之间,随之飘起,他的声音几乎不可听清楚的音量传过来:“最终……我多了一个妹妹;但也就此孤独终老……那一天之后,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见她……一面。”

        “我所做的这些事……任何一件,也没有让她知道。若是她选择了我,我或者会让她知道我曾经付出了什么,让她了解我对她的情意……以加深我们的感情。但,她既然没有选择我,我就不想让她知道我的付出,那对她,将是一份太过沉重的负担。”

        “我不想让她负担得那么重……她是快乐的。”

        最后一句话半晌随着一声呵呵的轻笑,细若游丝的传来:“呵呵……情到深处……无怨尤……”

        语音犹在此间萦绕,然而红衣人的身影却毅然化作了雾气须臾消失。

        然而他最后几句话之中所蕴含的那份苍凉与深情,却是化作了浓浓的惆怅情绪,在天地间久久不散。

        众人都是喟然一叹,心情更显沉重。

        最终,多了一个妹妹。

        妹妹……怎么会贸然多出来呢?定然是他成全自己倾心相恋的爱人,解除彼此的婚约,更认那人做了妹妹,从而切断了自己的这份痴心。

        更重要的,是要让自己深爱的人,放下了心灵的枷锁,可以全身心放松地去追逐她自己想要的幸福,一生美满。

        而他自己呢?

        情到深处无怨尤……真的能够无怨尤么?

        若是真的,又怎么会一生不见?又怎么会孤独终老?

        为了一个女子,从少年,到老年,这期间不知道要度过多少悠长岁月,就这么过来;

        先天不足,我改!

        我散尽家财,只为了追寻你的足迹,想要追赶上你的步伐。

        我抽去全身的骨头,尽数换掉。只为了追逐你的标准……

        我抽干了浑身的血液,全部换掉,只为了能够匹配你的优秀……

        我打碎了全身的经脉重新续接,仍只是为了能堂堂正正和你在一起。

        但,等我认为我可以的那一曰,等我认为我已经达到的那一刻,我可以保护你的那一瞬,可以有足够能力与你并肩的那时候,可以与你真正永远在一起的那一刹那,你告诉我——

        你的心,不在我这里,你要嫁给别人了。

        而我看着你的幸福和祈求,你的希望与内疚,我自觉不该,也不能破坏你的幸福。

        在你求我的那一时那一刻那一瞬,我的世界瞬间塌陷不存。

        我的心在碎裂,我的情在瓦解,我的意在崩溃,但我仍要笑着告诉你:“傻丫头,其实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的……”

        然后我把我自己的苦,所有的难,所有的痛,一口吞下去,不让任何人知晓。

        从此,多了一个妹妹。

        从此,孤独一生,

        从此,浪迹天涯,

        从此……终生不再见你。

        因为见你,你会难受;

        因为见你,你的另一半也许会多心,他迟早会看出来我对你的情意,那样不免会造成你们之间的误会、隔阂。

        更因为我只要见到了你……或许就再也不舍得离去……

        这是什么样的感情?

        “楚阳,若是换做是你……你将会怎么选择?”铁补天转头认真的看着楚阳。

        楚阳一声苦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刚才也曾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最终,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来怎么样的选择。”

        莫轻舞抱住楚阳的胳膊,悄声道:“我也不知道。”

        铁补天摇头苦笑。

        这里的显然都是痴人。

        现在说不知道的,基本上,若是当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只怕都会选择和这位红衣人差不多的做法。

        深爱他(她),又岂能让他(她)为难?

        既然他(她)不为难,那么,就只有以自己独自痛苦作为代价。

        乌倩倩和自己,或许在这一点上,是幸福的。

        因为,这始终是一个男女不平等的社会;常年战乱,男女比例的悬殊,造就了这种不平等。

        幸亏有了这个不平等,自己才不用一生凄苦,孤独终老!

        只是……若是……若是有那么一天,这种情况改善了,天下太平已久,男女比例恢复;又会如何呢?真到了那时候,痴男怨女岂不是更加的多了很多?

        但,现在这样子,难道痴男怨女就少了么?这本就是人世间自古到今无人能够真正解释的了解决得了的沉重话题!

        就是爱情!

        也许未来,未来多少多少年以后,仍旧是一个无解之题!

        铁补天摇头,苦笑,禁止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因为不管怎么样,这个问题都绝对是没有什么标准答案的。在自己心里天经地义的东西,在别人眼中,或许并非如此。

        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四个人缓缓踱步,在那条蜿蜒小路上行走着,并没有施展任何修为予以加速,就只是如寻常人一般,饭后散步,如此走了很久。

        红衣人烈火的故事,让四个人的心情都是很压抑,很沉重。

        但无形中,却也似乎解开了一些什么……

        “他真的,就叫烈火么?”莫轻舞沉思着问道。

        “傻瓜。”楚阳宠溺地揉了揉莫轻舞的秀发:“雨秀秀这个名字……或者可能是真名,但烈火什么的,却肯定是假名字。”

        乌倩倩轻声叹息道:“他只是在说……自己这一生,自始至终,都是把自己的**放在烈火上焚烧的那种感觉……所以他着红衣,名烈火……这是一种永生永世都无法消除的痛苦记忆……”

        “难道,他深爱的那个雨秀秀,就真的相信他对她只是兄妹之情?然后再也不管不问?骗人骗己?”莫轻舞皱眉,有些不忿:“这个女子未免也太绝情。”

        乌倩倩苦笑:“傻妹妹,若是你从小就有未婚夫,还要对你深情如海,但你长大了却喜欢楚阳,在这个时候,你那位未婚夫说,其实我一直拿你当妹妹……就算你明知道这是假话,但你会不会拆穿?会不会因为他的体贴,因为他一直无怨无悔的付出,而放弃楚阳再跟他在一起呢?”

        莫轻舞决然摇头:“那自然是不可以……”突然醒悟。

        “那不就结了,人同此心,情同此理,尽都如是……”乌倩倩苦笑着:“既然你不能给他想要的,那你还能给他什么?当真拆穿了这个温馨的谎话,面对的便是双方都尴尬欲死的难堪境地,或者大家不再是朋友,而是敌人。”

        “这个时候的装糊涂,才是最最合适的选择。纵然在外人看来是你绝情,却也只好如此。因为只有这样,才是对彼此最大的体谅,和最大的保护与尊敬,对方已经为你做出了太多太多,你背负一个绝情的骂名只是受一点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乌倩倩长长叹息。

        “虽然是如此苦涩。”

        “人世间最难的……就是这种必须放手却又舍不得的爱情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