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零五章 再无惆怅聚今生【第三更 !补!】

第八部 第七百零五章 再无惆怅聚今生【第三更 !补!】

        大家都在担心楚阳的目光在自己脸上停下来,下意识的在躲避。

        唯恐从他口中说出来……自己的哪一个兄弟已经不在了。

        失而复得,得而再失的打击却是任何人也难得承受的,就算是传说中的传奇,九劫剑主也不例外!

        楚阳的目光,终于在秦方脸上停了下来。

        秦方,这位曾经纵横九重天,主宰苍生兴衰的九劫剑主,这会居然有些惶恐起来,他很有些惊慌失措地望着楚阳的眼睛,却又无助的看了看其他人,又转回头,因为其他人这会竟不敢看他,貌似唯恐被他牵连上,一屋子的九劫剑主,这会的胆量绝对不会比老鼠大太多。

        只因为,在乎,太在乎了!

        见到楚阳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脸上再没有动,秦方突然间脸色就变得惨白,浑身一阵冰凉,颤抖着,站了起来,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他……他们……谁……出事了?”

        秦方目光发直的盯着楚阳看,目光呆滞却凶戾。

        楚阳有些难过的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历代九劫兄弟之中,就只有一个人死掉了……就是你那一代……的智囊。”

        “惆怅!第五惆怅!”秦方脱口惊呼,显然带着强烈的心痛。随即,失魂落魄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喃喃道:“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呢?”

        任何一位兄弟出事,秦方都是无法接受。但。他却真正做梦也想不到,唯一一个出事的,居然是最稳重。最足智多谋,最最不应该出事的一个!

        “是的,就是第五惆怅。”楚阳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件事,他一直认为很残忍,但,却又不得不一次次的提起,每次提起来。看到第五惆怅的兄弟们那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悲痛,楚阳也跟着难受痛心一回。

        对头?法尊?第五惆怅?九劫智囊?任何一层身份,都让人感到悲哀!

        “我兄弟……第五惆怅……不存于世了?……”秦方呆呆的坐了一会。突然间猛地抬起头,眼中射出来疯狂一般实质的剑光,逼视着楚阳,一字字咬牙问道:“……他是怎么死的?是谁杀了他?!”

        那浓郁到极点的仇恨之气。几乎在瞬间就让每个人都打了一个哆嗦。

        楚阳闭上眼:“他是死在九重天大陆。”

        九重天大陆。

        七个人同时喃喃重复。终于同时一声惊呼:“九重天大陆?怎么可能是九重天大陆?”

        “他是想要报仇,一切源头都是因为那一场善意的骗局……”楚阳苦笑一声,终于还是将法尊当年的事情,再一次的娓娓诉说了一遍。

        ……

        “报仇……呵呵……”秦方的眼圈顿时就红了:“究其根底……始终还是我害死了我兄弟,我对不住他们……”

        所有人同时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因为秦方经历的事情,他们也都经历过,只是他们比秦方幸运。并没有出现如第五惆怅这样的人。

        只是……第五惆怅会如此的仇恨秦方,岂不也正说明了。自己的兄弟们,也是如此的恨自己?

        自己当初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

        虽然心中早就有了准备,虽然早知道这是必然的,但此刻听到这个信息,每个人的心中,仍旧是如同刀割一般的痛楚!

        风暴呵呵惨笑:“我本以为……八万年了……八万年的漫长岁月足以让我忘记所有过去,但今天突然提起来,却还是……历历如同昨曰!仍旧是痛入心扉……仍旧是……此心耿耿!”

        楚阳看着心碎的秦方,突然开口说道:“其实第五惆怅在临死之前,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不恨你!”

        秦方猛地抬头,眼中光芒闪亮了一下,随即黯淡下来,苦涩的道:“如果可以,我宁愿他一直恨我……也不想让他死……”

        楚阳道:“当曰,第五惆怅知道真相之后,曾经写了一首诗,向你认错。”

        秦方低着头:“你念念,我听听。”

        楚阳叹口气,沉声道:“当时他说道:沧桑变后话当年,兄弟情深海无边;梦里依稀长欢饮,惊起对坐月凄寒;九州聚铁尽铸错,惆怅一世怎能言?手上累累英雄血,脚下步步侠骨关;切齿痛恨苍天误,噩梦一场铸兄冤;一身罪孽天难赎,两手血腥梦魂惭;辜负兄弟辜负泪,难对兄长难对天;满心愧悔满心苦,不能退步不能前……”

        秦方听着听着,突兀的惨嚎一声:“兄弟!惆怅!你怎么就这么傻……你难道不相信我们,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子,不管你曾经对我们如何,我们都不会真的怪罪你……你为何这么傻?!不能退步不能前?谁说的?你可以退步!你为何不退?你可以前进,你为何不前?!”

        “你我是兄弟,又有什么是难以面对的?”

        “一身罪孽,自有兄弟们合力帮你赎;两手血腥,我们可以尽全力帮你洗掉!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希望,你为何竟是这么想不开?死了死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的声音嘶哑,似乎在这一刻,肝肠寸断!

        “最终,第五惆怅,是主动死在九劫剑下。”楚阳解说完所有事情,深深的叹息:“最终,他有一句话没有说完。”

        “什么话?”秦方两只手攥着拳头,眼神却空茫的,似乎无意识地问道。

        “生死不过一场空,兄弟到头也关情,恨我全无回天力……”楚阳道:“他说到这里,就断了气。”

        “我给续了一句。”楚阳说道:“我续的是……无尽惆怅待来生。”

        秦方惨笑起来,摇头,干涩的说道:“你不了解我兄弟,惆怅他想要的不是这一句!”

        他惨笑着,道:“惆怅不会期待来生的……呵呵,生死不过一场空,兄弟到头也关情;恨我全无回天力……”

        秦方静静地说道:“……再无惆怅聚今生!”

        骤闻此语,楚阳心中一震。

        秦方一句“再无惆怅聚今生”道完,便开始怔怔的坐着,呆坐半晌,突然流下泪来。他身子往后一靠,头颅深深地垂了下去,隐隐能够听到,他在那里深深地吐气。

        他的心中有无限的压抑,与悲痛。

        茶室房中一片寂静,落针可闻,此刻地上传来轻微的滴答声音,却不是落针,而是秦方的眼泪,悄然滴落地面。

        落泪有声!

        兄弟死了,却连报仇都没办法报。

        自己还要困在这里出不去。

        其他几位剑主,人人尽都是感同身受。

        唯一庆幸的是,他们的兄弟都安然健在,若是其中也有出意外的,未必能比秦方强多少,甚至更不堪也说不定。

        楚阳沉默了片刻,道:“我之前去到紫霄天,有见过季回天,成败非,舞绝城,君未凌,楼文龙……等人;历代九劫兄弟们,除却第一代九劫剑剑主与他的兄弟们之外……到现在为止,其他的人我全部都一个不落的见到了。”

        “第一代剑主呢?纵然剑主不在,九劫兄弟们也应该在?怎么会都消失了?”风暴问道。

        其他人也都感觉有些奇怪,同时看向楚阳。因为,自从来到这里,见到的最早的就是第二代。从来没见过第一代剑主。

        这早已是众人心中最大的疑团。

        “第一代九劫剑主,你们见过的。”楚阳呵呵一笑:“就在亡命湖中,你们记不记得曾经经过了一次灵魂考验?”

        “原来是他?”七个人一起惊呼,随即满脸怒色:“那个混帐,就是第一代剑主?”

        看着这几个人的表情说话,楚阳就知道,看来这几个人在那位剑主手中,也吃了不少苦头。想到自己当初曾经受的折磨,楚阳也想怒骂一句。

        “第一代九劫剑主,与你们不同。你们都是选择的牺牲自己,送兄弟们上去。而第一代剑主却是选择了把兄弟们真的杀了……然后想让自己上去。”楚阳鄙夷的笑:“所以他被创造了九劫剑的人惩罚,压在亡命湖底。现在……已经是魂飞魄散来了。”

        “他……竟然  把兄弟们真的杀了想要成全他自己?”风暴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突然一声大吼:“这个丧尽天良的王八蛋!”

        手起一掌,就要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云东眼疾手快,半空中架住他的手,一脸苦笑。真要让这盛怒的一掌拍下去,自己这个茶室就甭想要了……

        其他人也都觉得是匪夷所思。

        这天下间,居然还曾经出现这么一位九劫剑主?牺牲所有兄弟成全自己?他怎么能忍心下手?

        “他……等于是死在了我的手里。”楚阳说道:“只是……可惜了那一代九劫兄弟那帮好汉子。死在这么一个人手里……”

        “杀得好!”风暴瞪眼道:“这等人渣,不杀了还留着作甚?这混蛋自己也是九劫剑主,当初却对我们如此残忍考验……原来本身早已经丧心病狂了。”

        众人一起点头。

        谁也没问怎么杀的。

        楚阳也松了一口气——若是让这帮家伙知道自己乃是把那家伙活活吞了……咳咳……

        “那你见到了我们其他的兄弟们……这个……”林尊催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