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零七章 楚阳的苦难日子【第五更!】

第八部 第七百零七章 楚阳的苦难日子【第五更!】

        “现在……我们又岂会不想见到他们?但,正如他们知道误会了我们一样,我们心中,又怎会没有半点疙瘩呢?就算是初心如何,但自己亲手毁灭兄弟的**,怎么可能会不难受?没有半点阴影存在?于我等而言,那就是难以忘记的梦魇,痛彻心扉的回忆!”

        “兄弟们渴望再度见到我们,但,他们心中未必不怕见到我们。.而我们也是如此。”云东深深的无力长叹。

        众人一阵黯然。

        楚阳心中叹了口气,一直以来,他也不是没有想过,但却绝对没有把这个问题想得这么深入。

        历代九劫剑主与九劫之间的因果纠缠,似简实繁,太难理清,剪不断理还乱,非外人能够明了,纵然如楚阳这般,同为九劫剑主,同样有一班生死兄弟,只因为没有经历过那一遭,纵然对事情了然于胸,却仍是无法真正体会个中辛酸。

        如今听这么一说,这才真个醒悟:双方都在内疚,都在想念,却也都在害怕,盼望重见的同时心底未必不曾恐惧再见……

        这却是必然的结果!

        “当初……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当有一天,九劫聚,金光耀;金身成……就算是我们出去的时候。”风暴怆然的摇摇头:“不过咱们再出去做什么呢?”

        七个人一道叹息,一时间恍如英雄气短,兄弟情长。

        “曾经的英雄壮志,烈士情怀……”云东静静地说道:“在深埋了数万年之后。还剩下多少?别人不知道,我的只怕已是寥寥无几。”

        秦方嘿嘿冷笑:“现如今,除了第一代九劫剑主之外。已经尽数聚集在这里。九劫聚,已经达到……然后便是所谓的金光耀。这金光耀……只怕也不远了。但,金身成……”

        他呵呵一笑:“说的应该就是咱们那一班兄弟们的金身大成……”

        铸我兄弟,成不死之金身,域外战天魔,成不朽之功业,享至高无上荣华……

        一时间。七个人的眼中,都有些晶莹之意。

        云东飞身而出。

        前后只不过片刻光景,就已经回来。道:“屏障还是与以往一样,出不去。”

        其他几个人都是‘早就知道’的表情。

        “这些年里,我们这些人在这个得天独厚的环境里潜修修炼练功,修为以惊人的速度飞速增长。自觉打破了一个又一个的瓶颈。但到现在。却也忘记这几个到底是个甚么修为……不过,比之九重天大陆时候的修为,已经增长了不知道多少倍……”

        林尊淡淡的笑着:“兄弟们在屠杀天魔,修为无疑增长极多,我们虽然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步,却也自信不会落后太多。”

        楚阳点点头。

        心道,或许就是这份心态,让他们这些人在如此安逸的情况下。还是在拼命练功,还在飞一般的增长修为……

        “而且还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不练功的时候。也会感觉到修为增长……甚至会自然而然、自动的突破瓶颈。”君烈皱着眉头,显然对这个状况百思不得其解。

        他这么一说,其他几个人也是纷纷附和:“不错,的确有这种情况,还是不止一次的发生。”

        楚阳心中一动,道:“大家的这个情况,莫不是……莫不是跟你们的兄弟们有关?”

        “我也是这么想过,也只有这样才比较合理。”风暴说道:“若不然,出关的条件也不会有‘金身成’这一条件。我猜想着,会不会是咱们的兄弟们在域外战场上每杀死多少天魔,或者做出多少贡献,就能带动我们几个的修为同步增长?除此之外,真正难能有更合理的解释了。”

        七个人同时沉默,随即,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其实,兄弟同命。”楚阳欣然道:“纵然身不在一起,心又何曾分开过?至少,大家的情谊总不会变,你们早已经将彼此的命运都连在了一起,将来,想要不出去,只怕也是不可得。”

        七个人尽都纷纷苦笑。

        “难道你们真不想出去,再次与自己的兄弟们一起奋战,纵横在域外战场,重光我紫霄天阙?”楚阳凝重的问道:“那种生死顷刻,血火交加的曰子,你们真正的忘记了么?”

        “真正的忘记了么?”七位九劫剑主,同时目光一亮。

        怎能忘记?

        谁能忘记?

        少年子弟江湖老,白首谁能忘江湖?

        云东端起一杯茶,轻轻摇动,茶色碧波荡漾着飞起,口中轻声吟哦道:“想当年……欢乐时,一起纵歌长啸;风起处,一起策马江湖;对强敌,一起出生入死;临危难,一起火海刀山……兄有事,弟拔刀即往;弟有难,兄九死不回;兄弟在侧,我即天下无敌!”

        如是吟哦着,声音突然尽显激烈铿锵,如金铁交鸣。

        而其他六个人静静地听着,眼中,每一个都在散发着光彩。

        那曾经的岁月峥嵘,那曾经的铁血江湖,那曾经的兄弟战友……那曾经拥有的一切!

        都是那么鲜活。

        恍如昨曰一般。

        “若是有朝一曰,能够与兄弟们再一次携手并肩、纵意江湖,再一次驰骋纵横、醉卧沙场……”风暴轻轻地说道:“虽死……而无憾!”

        其他几个人重重的点头!

        在以后的几天里,楚阳和莫轻舞三女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楚阳可不是不想走的。

        因为,在这里,他其实并不是很自在的。

        并不是说这些人不好,正相反,这七个人,每一个都是重情重义的好汉子,绝对不愧九劫剑主这四个字的称号!

        楚阳自觉能够与他们并称,绝对是一份荣幸!

        但真正的问题却在于——

        在云东这里住了十天之后,接着就被风暴拉走了。自去到风暴那里的第一晚开始,就是一夜一夜的彻夜长谈。

        人还是之前聚首的那些人,一个也不少。

        风暴都因此翻脸,想要把其他六位剑主赶出去,但却一个个的都是死皮赖脸、任打不还手的留了下来,陪吃陪喝,外加陪聊,标准的“三陪”招待。

        风暴把自己九位兄弟的生平,结识经过,每个人的姓情脾气,都一一详细介绍。分明都已经八万年漫长岁月过去了,但风暴说起来却是有条不紊,思路异常清晰,点滴无疑。

        显然,他的兄弟们就在他的记忆中,始终都是形象异常鲜明地活着。

        从下三天相识开始,到冲上中三天,再去到上三天,每个人都做了什么说了什么经历了多少事多少战斗……每一战具体怎么打的,等等等等……

        哪位兄弟曾经为我挡刀,哪位兄弟曾经为我怎么地怎么地……

        风暴脸上带着一种久违的‘享受’的表情,娓娓道来。

        在风暴家里的时候,其他人只是扮演听众;只有风暴和楚阳两个人交谈,当然,主要是风暴说,楚阳听,只有偶尔插上一句半句,至于其他人则全程倾听,尽都听得津津有味。

        在风暴家中这一住,就是足足有半月。

        然后就被孟苍拉到了他家,很顺理成章地大吃大喝大摆龙门阵,接着又是彻夜长谈……风暴等人又成了听众……

        到了第四位,又回到了云东家里……

        然后最终,到了君烈家中的时候……

        楚阳感觉自己要晕了,随时可能真晕倒在地……

        “我现在真的很恐惧,这都什么人哪,真正是传说中的传奇,九劫剑主么,这也太能聊了……”楚阳忙里偷闲在自己住的房间里哭丧着脸唉声叹气:“要不咱们走……真的。”

        莫轻舞和铁补天闻言一怔,随即三女哄堂大笑。

        第一次见到楚阳如此无奈。

        “真的,虽然这些人都是名副其实的英雄好汉;他们之间的情谊,我也确实都很感动,但……什么事都得有点限度不是,就这么轮流的轰炸下去,我我……就算是感情再丰富……也挺不住啊。”楚阳哭丧着脸,把自己抛在床上,摊成一个大字型,连声叹气:“我已经服了……真的。痛不欲生……”

        是的,这等谈话,风暴等人在此之前数万年相处在一起,也是没有谈论过任何一次。

        因为,兄弟,始终是众人解不开的心结。也是不能提及的痛。

        但随着楚阳的到来,却将这种局面完全打破。

        一开始便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微妙感觉,骤然面对现实现状,当真有些害怕、有些恐惧,不敢面对,但,随着那种惶恐过去之后,已经压抑了几万年的记忆猛然喷涌。

        却正是老房子着火:没救!

        人人都想一吐为快!

        而当先倾吐的最佳对象、不二人选,当然就是这个新来的九劫剑主楚阳了。

        虽然不说,但几位剑主大人其实每个人心中都很嫉妒:你小子倒是爽,我们都没做到的事情,你小子居然做到了……我们都不够条件,偏偏就你够了……我们都需要用那种残忍到家、痛彻心扉的方式送兄弟们上去,而你居然轻轻松松的带着你的兄弟就飞了上去……我们都在这里坐牢似的一住几万年,你在外面可是潇洒自在、风流快活了……

        凭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