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一十一章 董无伤,来吧!

第八部 第七百一十一章 董无伤,来吧!

        醉无情的脸容极度扭曲,肌肉在一阵一阵疯狂的跳动,狰狞疯狂的说道:“既然穷途末路,还活着做什么?”

        “与其活着受辱,不如杀了干脆!”

        “哈哈哈哈……今朝死在我的手里,总比死在别人的手里要好!满目一道共走九泉,省得幽冥路陌,凄凉寂寞!”

        “早晚都是死,早死早超生!”

        这等极端无情的话语,让听到这席话的侍卫首领浑身激灵灵的打哆嗦。这话是没错,可是……你杀的都是你至亲的人啊!

        “把他们都拉去城外乱葬场,不用送入皇陵了!”醉无情哈哈大笑,已经疯狂迷乱:“左右迟早都是死,与其被人挖出来,再被抛到乱葬场,索姓咱们自己先办了,多省事啊……哈哈哈哈……完了,完啦……中极天,倾颓啦……哈哈哈……好过瘾!”

        这是……

        中级天帝,疯了!

        这是侍卫首领心中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

        “还不快去!你也想一道陪葬么?”醉无情一瞪眼,两眼通红,如同厉鬼一般!

        “是……臣下这就办。”

        侍卫首领浑身冷汗的倒退着退出,唯恐慢上一步半步,真个陪葬了……

        天帝纵然疯了,实力却仍是等同死神,而疯了的死神其实比清醒的死神更加可怕!

        ……

        无情天帝醉无情疯了!

        辣手无情,不过一时三刻之间。自己亲手将皇族上下所有人等屠戮一空!

        遇难者每个人的死状,都是惨不忍睹!

        这其中,甚至包括与他夫妻情深相濡以沫百万年的结发妻子。数十位嫔妃在内……连同太子皇孙等等等等……

        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几乎在第一时间里,就迅速传遍了皇城!

        人人都是感觉头顶上焦雷轰鸣: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情况?

        皇室马车拉着尸体走出来的时候,数十万人围观,人人都是不可置信!

        但,却又不得不接受,因为。这……就是事实!

        “真不愧是无情天帝啊,还真对得起‘无情’这两个字。居然连自己老婆孩子都杀……这真是‘无情’到了相当的境界了……”

        “他本来名字就叫‘最无情’,人如其名。自然是天下最最无情的人……”

        “所谓丧心病狂,莫过于此!”

        “穷途末路突然发疯,这其实很好理解啊……”

        ……

        乱葬场。

        侍卫头领叹了口气,虽然皇命不可违。这些人至死也没有进入皇陵。

        但。总不能暴尸荒野?

        “全都埋了。”他黯然的挥挥手:“入土为安。”

        尘土飞扬中……所有人都葬身到一个大坑之中……

        ……

        就在那一曰的晚上,突然狂风暴雨笼罩皇城全境,暴雨如同发疯发狂一般的倾泄,几乎将整个皇城尽数淹没,对面不见人,伸手不见五指……

        一道身影,在一片漆黑中闪了闪,消失了。

        没有任何人发现。

        但。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有人意外发现。之前在乱葬场刚刚埋葬妥善的一干皇族众人尸体,居然全部下落不明不翼而飞;嗯,倒也不算下落不明,因为貌似有人将坟墓给掘了,那些个原本还保持人样的尸身,如今都变成了一堆一堆的烂肉……

        场面之残忍程度,无以复加,令人发指!

        然而当这个消息传到直接被害者醉无情耳朵里的时候,这位无情天帝居然表现得一如既往的无情无义。

        醉无情,果然是醉无情!

        最无情!

        面对前来报讯的侍卫首领,他漠然地睁着眼睛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如此郑重其事的禀报!人都已经死了,死了死了,死了便了,尸体还不迟早都要变成肉渣的么?被人掘了坟墓,算得了什么大事,他们有陪葬品么……缉拿凶手?为什么要缉拿凶手?对死人下手算什么凶手?现在中极天正值多事之秋,值得为这些微末小事浪费人力物力么?没事找事!”

        侍卫首领浑身冰凉,满眼的不能置信。

        他以看怪物的眼神望着自己效忠了一生的天帝陛下,平生第一次,这样面对面的望着他!

        就是这个人,让自己效忠了一辈子!

        原来这个人,竟是如此的无情无义,天姓凉薄!

        这一辈子,自己简直瞎了眼睛,居然没始终有看出来,骨子里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醉无情瞪眼道:“再看我杀了你你信不信?”

        侍卫首领归于沉默、一言不发的躬身退了出去。

        强行忍住了即将爆炸的胸膛。

        他默默地走出皇宫,自己一个人来到了乱葬场。面对着尸山血海,郑重其事地磕了九个响头,然后,他开始着手的将这些散碎的血肉全部都收集了起来,一拳,就在乱葬场打出来深深地大洞!

        他跳下大洞,不断地用自己的强横修为往下狂猛的轰击!

        似乎,他要将脚下的这片大地完全轰穿!

        不知道到底有多深了。

        最起码,数千丈的深度……绝对已经有了!

        他连续几个纵跃跳上来,将刚才收集起来的散碎血肉全数都埋进了这个深深地大洞之中。

        接着,周围许多的泥土,都被他搬运过来,甚至是几座大山,也被他直接拎了过来。狠狠地砸了进去!最后,他又以强横的修为,将这里变成了一片平地!

        接着,他再度跪了下来。

        “皇后,贵妃。太子殿下……自此之后,你们可以安息了。”

        “这个陵墓,很深。很安全。再也不会有人打搅到你们的安宁了。”

        “我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了。希望你们来生……不要再认识那个没有心的人。祝福你们。”

        他再度狠狠地磕了九个响头,没有用任何修为护体,将自己的额头上磕的鲜血淋漓。

        “这一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效忠于他的。我要走了……希望你们安息!”

        他站起来,孤零零的身影飞身而起。只是一闪之间,就已经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这位高级圣人的护卫首领。

        他甚至。对即将到来的王对王的世纪之战都失去了兴趣!

        距离月圆之夜,还有两天时间!

        如今整个中极天,充满了一种山雨欲来的味道。

        那份压力,让所有人都感到沉沉的喘不上气来。那是一种随时可能崩溃的感觉。

        城外。无伤大帝大兵压境如期而至。

        城内,皇城之巅的战场,已经准备就绪。

        这一战,无法避免!

        这一天,终于到来。

        最后一夜的夜幕即将来临。

        明月已经露出了半个身躯,清冷的光辉,开始洒遍大地。

        董无伤魁梧的身影,出现在月光下。他大踏步的走出了自己的营帐。

        向着目标皇城,坚决地走去!

        沉重的墨刀。一如既往地在他的肩头。

        闪烁着森冷的光辉。

        陪同的随行人员就只有三个人。墨泪儿,厉雄图,纪墨。

        到了这时候,纪墨也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存在。但,他仍是使用了另一种形貌,以董无伤护卫的身份出现。

        无数的人,甚至从前几天就开始占据了较好的观战方位,准备观看这一场巅峰之战!

        明月缓缓升起。

        决战时刻渐进!

        一声长啸,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浑身似乎散发着万道金光,率先出现在明月下,皇城最高的宫殿顶上!

        整个人,竟如同太阳一般,散发着君临天下的光芒!

        无情天帝醉无情!

        他已经准备好,正在等待挑战者的到来!

        只是,此刻的醉无情若仍是如太阳一般,却也只如夕阳、残阳!

        残阳如血,却是迟暮在即!

        在看到醉无情的伟岸身影出现的那一刻,在城外,某一个不起眼的阴暗角落里,几个衣衫褴楼的妇人一眨不眨的看着空中的无情天帝,突然间泪流满面。

        哪怕是暴露在人前,相信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这几个丑陋的妇人,身材臃肿毫无美感的女人,居然……就是无情天帝醉无情的皇后,和几位嫔妃。

        她们已经将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

        虽然醉无情严格的要求,但她们还是放心不下。一定要看完这一战!

        这是我们这一生之中最后的……唯一一次能看到你的机会!

        我们不会放过!

        一定不会放过!

        皇城之巅!

        醉无情孑然而立。

        他背负着双手,以一种施施然的潇洒姿态立足在长空中,月光下!

        眼神,就那么平淡地望着远方的一片夜色空濛。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能清晰感觉到了一点,那就是:这天下纷争,这血染江湖,这强仇大敌,这充斥于人间的爱恨情仇……统统与他再没有半点关系!

        他就这么独自一个人站在象征着中极天权力的巅峰之处,静静地站立着。

        负手而立。

        远方,渐次接近的董无伤,他的眼神在接触到醉无情身影的瞬间,身子竟自忍不住顿了一顿!

        这个情况本来绝不该出现,只因为目光所及的彼端那人,实在太奇怪了!

        眼前的那个人,恍如已经不再属于人间。

        也不属于天上!

        而只属于一片空白。

        绝对的空,绝对的无,绝对的虚幻,却又是否是绝对的不存在呢?!

        而便在这时,醉无情的声音遥遥传来:“董无伤,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