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二十四章 雌雄狼皇!

第八部 第七百二十四章 雌雄狼皇!

        谁是色狼啊?谁看到美女就会口花花?谁会对你老婆有觊觎之心?

        这才几天没见,怎么罗克敌这家伙都不会说话了,这说的都是什么混账话啊,不说别的,就冲刚才那一嗓子,我们能有什么觊觎之心呢,把我们当什么人了……

        “好。.”嘶哑的声音答应一声,随即,就拿下了面罩。

        楚阳等人同时看了过去——

        弟妹么,让看还不大大方方的看。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美女!而且还是出类拔萃级数的美女。

        单就级数上,绝对是上上之乘,这点不容置疑!

        只不过……这位弟妹貌似与一般的美女还是有一定分别。

        就是……太英气勃勃了!

        方正的脸颊,冷锐的目光,飒爽的站姿,倔强的五官,扎得异常整齐的头发……与其说这是一个美女,倒不如说乃是一个长得过分漂亮的美男!

        居然是一位极度中姓化的美女!

        与其说漂亮,莫不如说是很非常相当特别的帅气!

        “各位兄弟大家好!”这位美女祀娘一抱拳,当真是豪气干云,英姿飒爽:“我是祀娘!请多多指教!”这一抱拳,一开口,真真是气概凌霄,雄壮威武,一副铁血真汉子的款!

        楚阳干笑一声:“不客气不客气,祀娘你好。”

        莫天机的眼神也有些呆滞,连连点头:“咳咳……呵呵呵……罗克敌真是好福气,居然找到了这么好的弟妹……”

        “咳!”他话刚说了一半。就听到背后纪墨咳嗽一声,呻吟道:“我好痒……”

        “你们大家都不用说违心的话,太假了!”祀娘打大咧咧的一挥手:“都是自家兄弟。别整得那么虚伪。咱们江湖好汉,就讲究一个意气相投!我长得虽然不难看,却也不是美女,这一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不过……作为江湖好汉,我想我还是蛮够格的!”

        “姑娘!好汉子!真汉子!”董无伤翘起大拇指:“我喜欢你这姓格。”

        祀娘张开嘴,哈哈大笑。

        真是豪爽啊。太他娘的爷们了,不对,应该太他爷的娘们了……楚阳和莫天机嘴角同时抽搐了一下。随即便热情万分地让着这位兄弟媳妇坐下。

        “祀娘……”一边躺着的纪墨突然发出一声忧愁的、充满了思念的叹息:“我一看到你,一听到你说话,突然就想到了我媳妇……”

        “噗!”董无伤和芮不通集体喷了出来。

        “你滚一边!”罗克敌气哼哼的道:“你以为我是你啊……哼,我这媳妇。可是大有来历的大人物!知道在这九重天阙有个‘天阙一群狼’的组织吗?”

        众人连连点头。

        这个绝对不是装相。真正的如雷贯耳,这个“天阙一群狼”绝对是九重天阕久负盛名的土著组织,大家都是消息灵通人士,对于这个恶名昭彰却又强悍万分的强盗组织,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我媳妇呢,就是天阙一群狼的头狼!”罗克敌很非常骄傲的一句话,直接把大家全部震翻了,震了个五迷三道。

        这么一位美女。居然是……头狼?

        “现在我们的外号也换了,但是更贴切了。”罗克敌得意洋洋:“我们俩并称为……雌雄狼皇!”

        “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咳咳咳……”

        帐篷里。一阵接二连三的咳嗽声音。兄弟几人同时把手捂在了小肚子上,毕竟在新弟妹面前,不好弄得太过分,实在不好意思笑出声来,但……

        实在是太搞笑了,顶不住了……

        “奥哟……我痒死了……”纪墨发出一声貌似不怎么痛苦的呻吟。

        其实现在虽然还痒,却已经好了很多很多,但,若是不用这个借口出声的话,纪墨恐怕自己会被爆炸一般的笑意憋得自己旧伤复发,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还是做做一次……

        介绍完毕之后,祀娘大大方方的就坐了下来,当真不见半点小家子气,洋洋大度。

        “我说,你们俩是咋认识的呢?”莫天机没话找话。

        “当初咱们的天兵阁四处打劫,有意无意地抢了天阙一群狼的好几桩买卖,于是乎他们不服气了,总是来找我麻烦。”罗克敌眉飞色舞:“以前打不过那没的说,但从墨云天回去之后,她就不是我的对手了……”

        “被我一顿好打,然后两个人同时滚落了悬崖……”罗克敌连连比划。

        “你咋不实话实说呢?谁不是你的对手了?”祀娘反唇相讥:“你也说了这里都是自己兄弟,有啥话不能实说的,明明是你打不过我,干脆在咱们打得快要两败俱亡的时候抱着我跳了悬崖……”

        罗克敌连连点头:“不错不错,确实是这样……然后在悬崖下,俩人都受了伤,暂时上不去了,挺寂寞的……”说着看了纪墨一眼。

        “擦!”纪墨大怒:“你们俩寂寞看我做什么?你们寂寞关我事么?”

        “咳咳……”罗克敌干咳两声,道:“然后在悬崖底下过了几天之后,却发现不知道咋回事……居然睡到了一起……当时真不知道是咋回事……哎唷……”

        罗克敌一声痛叫。祀娘已经接过话头,道:“大家在那时候百无聊赖,就彼此了解了一下,觉得大家还挺对眼的,于是就定了终身,就是这么回事,没有什么其他的了。”

        楚阳和莫天机等人同时‘哦~~~~’了一声,很是意味深长。

        听到这一声‘哦~~~’就连自诩乃是铁血真汉子的祀娘也不由得红了脸,就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涨红的。毫不掩饰,狠狠地瞪了楚阳和莫天机一眼。

        不说别的,就这一眼,真是爷们啊!

        “于是从那以后,俺们俩就在一起了。”罗克敌理所当然的说道:“反正她没老公,我没老婆,大家在一起,正是佳偶天成,天作之合。再说了,我的第一次,她的第一次……”

        说到这里,一声惨叫,却是被羞臊交加的祀娘一脚踹了出去。

        楚阳等人想笑又不好意思,吭哧吭哧的生生憋着,实在是辛苦极了……

        董无伤终于忍不住,竟强撑病体站了起来,他修为未复,忍笑的能力自然不及其他人,纪墨虽然比他伤得更重,却还有那股痒劲抵消笑意,反而是在场众人中最具续战能力之人。

        董无伤站是挣扎站起来了,可是挪动实在费力,正好墨泪儿走进来,急忙过去搀扶他。

        “你们商量……我得去休息下。泪儿这几天也很累了,反正你们在这里,俺们可以放松下,等你们商量完了,怎么说我就怎么打,动脑筋的事儿,实在也不是我的活。”

        董无伤一脸憨笑着说道。

        一定得避开这里,然后找个地方把心中笑意发泄一下才行,要不然,真的被这‘雌雄狼皇’给笑疯了……

        “对。”楚阳猛然醒悟,拿出一瓶生命之泉:“你等会把这个喝了,然后和泪儿睡一觉,伤势应该就好得差不多了……”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墨泪儿一张脸突然变得通红,恨恨的啐了一口。

        旁边的纪墨罗克敌貌似再也忍不住径自疯狂大笑起来。

        显然楚阳的一句话,彻底引爆了众人的笑点,

        楚阳不禁愣住,一念回想,这才发现,貌似自己刚才话中真正有着明显的歧义……很难不被人想歪啊。

        先给董无伤一瓶药,然后又告诫了‘然后和泪儿睡一觉……’的这句话,貌似……真心有些不大妥当啊?

        一时间  ,纵然以楚阳那么厚的脸皮,也不由得满脸通红了,尴尬的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个就是一瓶生命泉水,可不是……可不是那啥啊……无伤咋也用不到那啥啊……你们俩千万别误会……大家都别误会……”

        “呸!”墨泪儿哪里还敢听下去,一把抢过楚阳手中的生命之泉,又狠狠地啐了一口,拉着董无伤“嗖”的一声就消失在帐篷里……

        只留下一堆笑得见眉不见眼的可恶家伙!

        罗克敌等人笑得直抽抽;拍着肚子拍着大腿拍着屁股乐不可支;纪墨笑得身上刚刚续接好的骨头咔咔作响,一阵阵的钻心疼痛,却还是忍不住,继续笑个痛快。

        楚阳无辜至极,冤枉的说道:“……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啊……”

        ……

        第二曰凌晨。

        当那些个杀手的尸体被抛出营地的时候,对面的军队明显的搔动了起来。一夜的不归,本就已经有了预测,而现在的许多尸体,更加证实了之前的预测!

        他们都已经遭了毒手!

        “全军注意!”一声高亢的大叫,响了起来:“全员准备进攻!为天帝陛下复仇!为死去的同袍报仇!”

        轰!

        百万军队,整齐的应诺,声震寰宇!

        正如墨泪儿所料;这些杀手的陨落,成为了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极天的勤王军,终于忍不住了!

        刀剑出鞘,箭亦上弦!

        这一战,看来已经是注定无法避免的了。

        此事,一个魁梧的身躯,赫然出现在天兵阁大军的营寨前,无伤大帝!

        董无伤站出来,负手而立,睥睨百万大军,直如不见。

        冷冷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密密麻麻的军队,如同看着土鸡瓦狗,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