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主动出击!

第八部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主动出击!

        当然,这其中也有其他的天才出现,而不是从楚阳哪里出来的门派天才、也就是那些个没有那根线、没有标志着天兵牌子的人出现的时候,与之对战的小家伙就会突然间变成了饿狼!

        绝不留情,吞噬人命的饿狼!

        我只要把他打下去,又或者杀了他,残了他,废了他,他所在的门派里面我的兄弟姐妹们就会多了很多资源、还有机会!

        也唯有这样的少数十来场战斗,场面才算是凶险四出,血花四溅。.

        仅有的十几名“土著”少年天才,尽数丧命于此。

        让这些门派都是心疼的直嘬牙花子。

        而这十几场战斗,也充分证明了,这帮小家伙绝对不是什么素食动物!

        只是,没有人会指责他们凶残,许多的老家伙反而对这些个见过血、残了敌,杀死人的小家伙更加青睐,赞赏有加,这么小小年纪就能够如此的杀伐果决,正是我辈中人,吾道不孤啊,门派后继有人,老怀大慰!

        ……

        中极天在进行权力交替的同时;各大超级门派则在进行论武名次**;

        但,大西天和青霄天,战事却是进行得如火如荼,战况更是空前激烈。目前已经严重到了是数百万大军团层次的决战。

        整个天地,都在颤栗。

        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

        在这一晚上,中极天皇宫中,迎来一个很意外的访客。

        但绝对不算是不速之客!

        因为到来的访客是妖后。

        对于妖后的突然到来,除了楚阳之外,其他人都是震惊莫名。

        “墨泪儿,这几天本后没地方住,冒昧前来借宿,就与你住一起,你不介意吧。”妖后微笑。

        墨泪儿连忙说道:“那正是晚辈求之不得的莫大机缘。”

        墨泪儿的这个说法绝对不夸张,也不是恭维,!

        开玩笑,堂堂一代妖后前来,那里还找不出住的地方?就算是到域外天魔那边去,只要妖后说一句,那也是随便住!甚至,包括天魔皇的皇宫在内!

        她怎么可能会没有地方住?

        眼下既然前来,内中就必有深意。

        看着妖后与墨泪儿出去,楚阳等人都是面面相觑。

        莫天机终于舒了一口气:“我终于放心了。”

        随着众家兄弟的陆续回援,莫天机自觉虽然还不足以与云上人正面放对,但双方的实力对比已经不再是一面倒了,而妖后此刻的到来,更令双方的实力渐趋于同一水平,纵然还是没有胜算,但争取平手的希望已经可期。

        第一天,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第二天,仍旧一派祥和。

        但,第三天。

        中极天的皇宫盯上,突然被轰然一声整个的掀了起来,整个冲上云霄,瞬时化作齑粉。

        随即,妖后一声长啸响彻碧空:“鼠辈!不要跑!”

        楚阳等人一惊而觉,纷纷冲上皇宫之顶,却只看到妖后一个人站在那里,脸色苍白,微微喘气。

        众人见妖后如此模样,不禁骇然。

        要知妖后的实力,已经是除了云上人、雪泪寒之外的最强高手,竟有人能在如此短暂的光景之间,令妖后出现如许负面状况,对方实力之恐怖,可见一斑。

        还是由楚阳开口,问起来刚才发生的始末,妖后轻轻吐了一口气,脸色恢复正常,淡淡道:“我原本还以为是雪泪寒危言耸听,但现在看来,这个天下,是当真的已经乌烟瘴气了……尤其是这个中极天,的确是糜烂到家而论。”

        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是有些摸不到头脑。

        唯有楚阳和莫天机互相打了个眼色。

        两人眼中,都是若有所悟。

        ……

        一个黑衣人有如流星一般的冲出去不下数千里路程,这才停下来松了一口气,嘴角竟然有鲜血流出。

        “失算了!”

        黑衣人头罩一掀,圣君清雅的相貌出现。

        尤自一脸的心有余悸!

        他的衣袍刷刷的落下掌印大小的布片,几乎连成一片。在外袍里面,一件**的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背心,也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缝。

        圣君倒抽一口冷气。

        “没有想到妖心儿,居然也在那里住着……这一次可真是……幸亏没暴露面目,总算还有转圜的余地。”

        圣君本想在这天晚上悄无声息的潜进去,无声无息地控制墨泪儿,展开他针对董无伤的傀儡打击,却万万没有想到,妖后正整就在里面,而且还是隐蔽了所有气息。

        自己刚刚接近,墨泪儿即时警觉,刚要反应的瞬间,以有心算无心的妖后突然间暴起发难!

        那几乎是以全部生命灵魂的倾力一击!

        瞬间三千九百掌!

        那一刻的威势,几乎连晴天也在瞬间倾颓!

        圣君猝不及防之下,哪曾想到在那里面居然隐藏了这么一位大高手?更没想到以妖后的身份地位,居然会真的屈尊住在这里!

        一时措手不及之下,顿时吃了大亏。

        妖后此次出手可谓是蓄力以待,全力以赴,更几乎是将全身修为尽数化作了这一击之中!而圣君却是仓促应战,完全没有对付这等强敌的心理准备,这一次亏,吃得真是不瞑目!

        三千九百掌,居然只挡住了三千七百多。

        足足一百多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身上。

        虽然云上人的反击也让妖后受了伤,但,云上人的伤,却绝对要比妖后沉重得多!!

        最让云上人心痛的,就是……自己身上这件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能够抵御一切外力攻击的乾坤宝衣,竟然也被妖后生生打废了一半!

        “若是妖心儿始终在这里,那可真是一件麻烦事了……不过,她越是如此,越是证明,这个董无伤,有着极大的利用价值!”云上人眼中闪着光芒。

        ……

        “泪儿……尽快的强大起来吧。”妖后回到寝殿,对着一身劲装的墨泪儿,轻轻喟叹了一句。

        “你现在的修为,还远远不足以应付超级高手之间的对战。”

        墨泪儿轻轻点头。

        “我不可能一直保护你。”妖后沉重道:“只要是在这中极天,他的机会太多了,这一次,他没有显露面目,留下了后手……”

        “一旦你被控制,那结果将会是万劫不复,你的夫君和他的所有兄弟们,以往的所有努力,所有艰难困苦,都只会变成一个笑话。”

        墨泪儿紧紧地咬着嘴唇,深深点头。

        她这次算是切实地认识到了危机。外面一次,皇宫一次,这两次危机,一次是由纪墨拼命,自己夫妻才得以逃出生天;但也险些就永远地失去了纪墨这个兄弟。

        而这一次却是由妖后帮忙,才侥幸脱出毒手。

        这样的曰子,难道真的要一直持续下去吗?

        一直要靠人保护吗??

        “这是最巅峰的恩怨是非,没的逃避,只有面对!”妖后似乎看出来她在想什么,沉重的说道:“只是你也不需要自责,自卑,你终有一天,也会到这个层次。但现在……在相比来说还弱小的时候,你们一定要更加留心注意。”

        “千万不要给人留下任何的可趁之机,一次的疏忽,就可能造就永不可挽回的后果!”

        妖后一句话,让墨泪儿沉默了许久。

        自己一旦出事,夫君即时崩溃还是其次,最害怕的是,所有的兄弟,都会因此卷进来,一起遭殃!

        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一个人了……

        到了第二天,墨泪儿和董无伤脸色平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却邀请了楚阳和莫天机等人,秘密的深谈了一次。

        期间,妖后列席。

        全部过程,都只是莫天机在介绍,董无伤补充。

        最终,楚阳一锤定音。

        “主动出击!消除后患!”

        所有人尽都轰然赞同。

        第三天,大西天和青霄天战报传来,各大门派**的结果也传到了中极天。

        只是,对这一切,莫天机与楚阳等人却已经无暇去管,无暇理会。

        这一切,对他们而言,已经不重要!

        因为,他们已经出发了。

        连同董无伤,墨泪儿,这新任的天帝天后,也一道秘密改装,悄然出城,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中极天的练兵任务,被董无伤极为不负责任的交给了自己的手下,只规定了一个目标就走人了:“半年时间!我只给你半年时间!”

        “半年之后,我需要看到千万大军,打出去能战,一战就能胜!不管是面对任何敌人!”

        “我就只有这一个目标,至于你具体怎么练兵,那是你的事!我只要结果,只需要看到一支百战雄师,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做不到,统统杀头!诛灭九族!”

        ……

        董无伤说完话,就很不负责任地离开了军部。

        军部几位大佬这边刚刚上任,貌似**还没坐稳呢,还没有来得及从突然升职的喜悦中抽身出来,就挨了这么当头的一棒!

        每个人都是头晕目眩。

        陛下……这是练兵,可不是请客吃饭啊……半年时间……是您在做梦呢还是我们在做梦呢?

        但,王命已下,言出法随,岂可收回?

        再说了……陛下这会都已经走得没影了,就算想要反应一下都做不到了。

        下一刻,军部几位新上任的大佬顿时火烧**一般冲了出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