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三十九章 偷袭的雏儿

第八部 第七百三十九章 偷袭的雏儿

        每一波,看到无数的种子涌出去,洒向江湖大地,曲友峰总是感觉到一阵由衷的快意。这些人,将会在未来的数万年间把这个江湖搞得天翻地覆!

        我也是始作俑者之一!

        只要一想到江湖纷乱生灵涂炭鲜血横流尸骨如山的画面,曲友峰就感觉到快意。

        不管什么人,只要是倒霉了,而且是因为曲友峰的守护而倒霉,曲友峰就会感觉到很开心很快乐!

        这无疑是一种很**的心理,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曲友峰也知道自己很**,他从来不曾否认他这种**的嗜好,但他却沉迷于这种**之中,无法自拔。

        无能自拔。

        又或者根本就不想自拔!

        曲友峰肆意地吞吐着云气,他能感觉到这些东西对自己早已无用;自从晋身成为圣人巅峰高手之后,他就对自己亲自出手失去了兴趣。

        面对的对手太弱小了,自己亲自出手根本就没什么**了。而面对同级数的敌人,却又担心自己会失手、会陨落,太得不偿失了……

        所以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在这里守护。

        圣君选择他在这里,正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以云上人的个姓,若非曲友峰是这样的人,有这样的心态,又岂会如此放心将如此重要驻地交托给这个人!

        “再有三年,就又是放一批出去的时候了。”曲友峰目光垂下,看着万丈深渊之下,嘴角露出残酷的微笑:“小崽子们,你们就出去放心大胆的干吧,不管是你们杀人,还是别人杀你们,我都会很快乐哈哈……”

        然而便在这时,他突然隐约感觉到,似乎……在云气之外,正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

        他漫不经心地转头看去。

        对于曲友峰来说,这个地方,除了自己和那个人之外,至少已经有数万年的岁月没有人来过了。

        真是很**啊。

        大抵在十几万年前,还曾经有冒险者来到这里,但无一例外的,被曲友峰彻头彻尾地玩弄了几个月之后,尽都残忍地处死了。

        如今,终于又有新鲜货色前来么?

        看来是老天爷也不忍让我太**,送一些玩具让我派遣**啊!

        然而就在曲友峰转头的这一刹那,他突然感觉到,远方的云雾深处,有一点亮光闪动,他兀自端坐不动,带着残酷的眼神看着那边,如同看到了尸体的兀鹰。

        下一刻,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人,黑衣如墨,少年挺拔,目光锐利,仗剑而立,正自有些迷惘的看着自己,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曲友峰有趣的笑了:“我是谁,桀桀,你过来,我跟你说。”

        这个玩具还不错,看起来修为不低的样子?难得还这么年轻,细皮嫩肉的样子。

        现在的曲友峰真的很有趣,发自心底开怀、心花怒放的人在这一刻简直就好像是完全无害的一般!

        那黑衣少年满脸困惑的说道:“在这里说不可以吗?非要过去?”

        曲友峰舔着嘴唇笑了:“走得近了听得清楚。”咕嘟咽了一口口水。

        看起来这小子是个雏啊,虽然没太多的江湖经验,却还有几分机灵劲,这样的雏,更可爱,更有玩的价值,或者这次可以玩得很尽兴也说不定!

        黑衣少年有些害怕道:“可是你那边是深渊,你怎么在那么危险的地方打坐啊……”

        “你误会了,这上面其实是可以走的,跟脚踏实地没有分别的。”曲友峰眼中闪着**贪婪的光彩。

        黑衣少年想了想,说道:“真的么……那…过去就过去,我又不怕你。”说着,居然真的走了过来。

        曲友峰看着这家伙,就像是一头饥渴了数万年的饿狼突然看到了一头油光水滑****的小绵羊。不仅能吃,还能玩,想想都过瘾……嘎嘎嘎……

        一侧,远方。

        莫天机等在旁观望的人险些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老大真不愧是老大啊,就单只是这份装模作样、故意扮邻家少年的款,真真是九重天阙范畴内最强的演技派,让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看看,这表情,多纯真,多单纯啊。

        还有……多么的不谙世事,多么的像雏啊。

        谁知道这家伙骨子里其实就是一个可以长时间杀人不眨眼,要命的屠夫呢!

        哎,要不人家怎么是老大呢,想要篡位什么的这辈子看来是没希望了,莫天机等兄弟尽都如是哀叹……

        一时间,所有人无一例外的都有些可怜起曲友峰来,你说你面对着这么一个无限恐怖、做事还没有下限的极端人物,居然还能够做出这么一副垂涎欲滴、迫不及待的样子……到底谁吃谁,谁搞谁、谁干谁……那还真是说不定的事情呢!

        就在众人充满期待的目光中,纯真少年楚阳一步步走了过来,走三步退两步,不过大体总算还是前进着。

        眼看已经走过了差不多一半的路,曲友峰终于忍不住,闪身而出,一把抓去,怪笑道:“你就给我过来吧……小乖乖……让老爷爷疼你……”

        然而,就在这时,就在曲友峰意气风发,以为可以手到擒来的一瞬,楚阳突然两眼一翻,锐利的目光电射而出。与此同时,一道宏大剑光似乎凌驾古今一般的辉煌而见!

        屠尽天下又何妨!

        曲友峰正自满心充盈着极度的残虐**之中,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骤临,惊变之下,本能的手腕一翻,大刀出手。

        “当”的一声,那口大刀几近全无抗衡余地,瞬时粉碎,随即那剑光就到了胸前。

        所幸几近全无抗衡余地,并非是绝对没有抗衡余地,虽然是瞬时粉碎,却还是帮曲友峰争取到了一点点,一些些一微微的间隙,凭着那一点点的间隙,曲友峰闪身而退,脸都吓白了。

        自己的这把刀已经陪伴自己已近百万年岁月,可说是世间一等一的神兵利器,而且更是已经具备了刀魂的绝世魔刀,不意在对方剑下,居然不堪一击,全无争锋之余地?

        对方剑光如同长虹贯曰,当胸追袭而至,一如跗骨之疽。

        曲友峰闪电般后退,可是在楚阳的极速追击之下,竟然来不及转过身子,甚至来不及说出半个字,长剑始终在心窝前闪烁,如同跗骨之蛆,居然距离还有越来越近的趋势。

        一个追,一个退,刹那间数千丈空间已经出去。

        楚阳剑势不衰,剑速不减,,曲友峰颓势已成!

        曲友峰心知不妙,眼前的少年人竟然是与自己同级的圣人巅峰层次强者,甚至……甚至在综合实力方面比自己还要优胜一筹!

        曲友峰登临顶峰实在太久了,久到他已经忘记了顶峰强者应有的威能,从来不敢于同级强者交手,退避、退缩,渐渐变成退步。

        正如此刻,曲友峰面对楚阳突如其来一击之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如果不是抵挡、闪避,而是强势反击的话,楚阳的那一剑固然能重创曲友峰,但也必然要受到相当的反扑,以圣人巅峰层次强者的修为、功力、**的承受负荷极限而论,纵然以九劫剑的锋锐,也无能一招毁去曲友峰的全部肉身,纵然变生肘腋,曲友峰仍有极大的脱身余地。

        可是现在,一切尽成画饼!

        曲友峰眼见自己身处绝对的下风,动辄有陨落之机,百般无计,咬咬牙想要使出破釜沉舟、两败俱伤拼命打法的瞬间,突然间感觉眼前竟自浮现某种梦幻一般的扭曲,一朵花,一朵美轮美奂的花,在自己面前突兀绽放!

        那一份极致的美丽,纵然心姓极端扭曲的曲友峰竟也为之迷失了那么一瞬……

        一瞬光景,已经足以决定太多事情了!

        曲友峰惊觉胸前一阵剧痛,瞬时回神。

        却见一把剑贯胸而入,随即抽出,又刺入,再抽出,再刺入!

        一共就只得这么瞬息的短暂时间,那把剑已经在曲友峰的心窝进出了十几次,然后那朵无比绚烂的花亦在间不容发的空隙中钻进了伤口,随即轰然爆炸!

        血雾爆散中,曲友峰惨嚎一声,突然身子一阵诡异扭曲,残影一般“刷”的一声冲起。

        夹杂着一身早已模糊的血肉。

        就只是那么一瞬间,一个先机失去,居然差点被楚阳和谢丹琼凌迟分尸!差不多付出了半个肉身的代价,才终于从两大高手锁定之中逃逸而出。

        这份代价,不能说不惨重。

        曲友峰发出充满恐惧的尖啸声冲向高空,全身心的逃逸。

        前后数十万年没有与同等级的强者对战,仅有的些微对阵,也只是以超强手段凌虐弱小,这个现实让他几乎忘记了所谓的战斗本能,此刻剧烈的疼痛,让他意识到,就算自己隔得再远,但,自己也始终还是身在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是江湖。

        他心中愤怒的想着,只要自己能得到一点点的喘息余地,就一定要将这两个人干掉!让这两个人受尽无数酷刑折磨蹂躏才能泄自己的心中怨恨!

        只是在这一刻,他真的很迷惘:这俩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来的?为什么要设下陷阱对付自己,而且一出手就这么狠辣,这么的不留余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