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四十四章 唯有死战!

第八部 第七百四十四章 唯有死战!

        “你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乖乖的投降吧,只要乖乖听话,也许还有机会存活,存活很久很久。.”云上人的分身的眼中流露出极其强烈、且丝毫不曾掩饰的魅惑之意,惑人心智,同时却还夹杂着至极的残忍。

        就像是一只健康的猫,在看着一群走投无路的小老鼠。

        它在享受玩弄到手猎物的乐趣,作弄、蹂躏、折磨,至死方休,不死不休!

        而且,在这一击之后,他负手而立,眼中乃是完全的睥睨之色,他能够感觉到,现在的局势,完全在自己掌握之中!!

        莫天机伸出手,拦住了就要冲上去的众人,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七星护卫各自成阵!九劫列阵!祀娘泪儿补缺!”

        所有人同时动作起来。

        每个人的眼中都是完全的戒备,强烈的慎重!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一战,恐怕真真正正的是生死存亡之战!这一战若是败了,大家,恐怕就从此烟消云散!

        绝对不会有第二个可能!

        一声剑鸣再起,楚阳整个人闪电一般地冲了回来;虽然嘴角仍有鲜红,却仍是站在了兄弟们之前,渐渐闪烁,狂猛的战意冲霄而起。

        黑色的刀气同告升腾,董无伤拔刀在楚阳左边侧身而立。

        在美艳的琼花飞舞中,谢丹琼站到了楚阳的右侧。

        在董无伤和谢丹琼两人身边分列左右的,乃是芮不通和罗克敌;红影一闪,莫轻舞凌空而起,如同梦幻一般的舞姿轻灵曼妙的一展,站在楚阳身后三步的位置。

        莫天机的白衣身影居于中间,紫玉箫熠熠闪光。

        祀娘和墨泪儿则在最后的位置,往中间收缩,却是翼护住后方。

        楚阳。

        芮不通,董无伤,莫谢丹琼,罗克敌。

        轻

        舞

        莫天机

        祀娘墨泪儿

        整支队伍的队形,就是按照这个样子排列——九劫战阵成形!

        纵然有祀娘和墨泪儿补缺,但对于真正的九劫战阵而言,却还是缺少一个人,在祀娘和墨泪儿身后,应该还有一人做收尾护卫的,此际却已经没有了人选。

        如果留在山谷外的纪墨不曾重伤,他正是合适人选,但此刻莫说他不在,就算他在,众人也不放心让他上阵。

        所以,只好使用最原始的九劫剑阵对敌。

        对付面前这个空前强大的敌人,已经不需要再留任何的退路!

        这一战若不胜,大家是一个也跑不了,退路不退路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

        若是最终胜了,自然什么都好说,更加不需要退路。

        此战,正是破釜沉舟的一战!

        墨云天三大护卫置身在另一侧,自行组成一个小型的三角战阵,与楚阳的九劫剑阵城犄角之型,彼此呼应,尖端正对准云上人的分身!

        一股惨烈的杀伐之气,渐次滋生,愈演愈烈。

        “大伙一定要全力以赴!”楚阳这会的目光如同凝成了实质的剑光,盯着对面的云上人,口中轻声嘱咐。

        “必然同生共死,生死同路!”莫天机,董无伤,谢丹琼等人齐声说道。

        楚阳九劫剑剑尖缓缓抬起,剑尖上,那一点明亮至极的光芒似乎变成了穿破苍穹宇宙的寒光,蓄势待发。

        他沉声道:“九重天!”

        众兄弟齐声接道:“我为王!”

        楚阳的声音渐渐变得嘶哑,铿锵坚决,眼中剑芒电闪:“兄弟在!”

        “我无敌!”九个人一起大吼一声。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爆吼,就像万千霹雳在晴空同时炸响!

        声响过处,整个山谷,似乎也因之摇晃了几下。

        旁边三大护卫乍听此声,突然间热泪盈眶!

        前后只得短短的二十四个字,却是如同曰月恒久一般表露了九劫兄弟的战意与骄傲,以及,存在于众人之间的那无与伦比、不可磨灭的深厚情谊!

        “一定全力以赴!”

        “必然生死与共!”

        “九重天!”

        “我为王!”

        “兄弟在!”

        “我无敌!””

        这是什么样的气魄!!

        楚阳哈哈大笑,并无半点惧色,目光锐利异常地盯着云上人的分身,剑尖似乎是坠着百万斤的重物,一点点的抬起。

        云上人的分身在空中负手而立,脸上带着淡淡的不屑的笑容,看着楚阳等人。

        他有绝对的信心,把楚阳等人这最强的一击,完全击溃!

        从而将他们的信心,完全瓦解,为以后自己控制他们的精神,从这一刻就打下深深地烙印!!

        随着九劫剑的抬升,气势也渐次攀升,剑芒闪烁着,竟然让这整个空间现出忽明忽灭的景象!

        这一刻,楚阳感觉到自己的心中,自信竟是全无征兆地空前膨胀起来,一时间万丈豪情冲霄起。也许是许久,也许只是一瞬,随着剑尖终于对准云上人的前胸,楚阳仰天长啸!

        一啸未终,半空中风起云涌,天地动容!

        一句话一个字也没有分说,楚阳的身子已然动了!

        一动,就飘上空中!

        与云上人的分身对面而立,分庭抗礼、毫不退让!

        身后的八个人根本不用用力,就已随同楚阳一道升起在空中。

        下一刻,剑光突兀爆射!

        这一刻,连对面的云上人,甚至,下面的三大护卫,都是猜错了事情的后续发展,大大的出乎预料之外。

        他们几个人每个人都以为,楚阳这么升起,站在云上人分身的对面,毫不退让的对峙,定然是在交战之前,先有话要说。

        俗话说,不管怎么打,事先,总要先走个过门、说几句场面话吧。上来就拼生死,那种事情可是很少见,就算是最简洁的流氓打架,也要一方先骂一句:你麻痹!

        然后双方才会真正动手吧?

        但楚御座这次显然是打破了这个不成文的“惯例”!

        这一刻刚刚摆出十足的交谈姿势,却是就此一声不吭悍然动手!

        而且剑光在这一刻的华丽,竟已是超越了古往今来所有的能够让人想象得到的奇异瑰丽!

        一点寒光爆射,万丈寒芒迸出!

        一道长龙星光璀璨的迷离而出,带着周身斑斑点点明明灭灭的光泽。带着屠尽天下的气势,一往无前的直射。

        隐隐然,在整个长空之中,有一道娇艳的红色,在漫空起舞。似乎在三十三天之外,还有那缥缈的歌声传来,让人听不清楚,却又不禁为之神往。

        而这歌声与舞姿,每一声,都为这一剑添上许多力气,每一动,都催动剑光更加的绮丽梦幻无坚不摧!

        席卷天地的剑光之中,再现一口狂霸的墨刀,刀气横空而出,又有千万朵绚烂琼花缤纷相伴,一只紫玉箫随后而见,清越悠扬的箫声悄然响起,紫玉箫上,还可以看到淡紫色的穗子微微漂抚……

        间不容发之际,一声清越之际的凤鸣直冲天际,一只通体五彩斑斓的凤凰自一片剑光笼罩的虚无之中凌空飞出。霞光闪烁之间,全然融入了九劫剑。

        又有一颗巨大的青狼头颅,也蓦然闪现,那是祀娘这位狼王的手段,被楚阳用九劫剑发挥;一片黑雾,代表着墨泪儿的杀手手段,飘散无定!

        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带着森然的强烈杀机!

        但,偏偏这里所有的一切,最终又全都完美地融合在一体!

        这本是根本无能实现的奇迹!

        所有的完全不同属姓的兵器,技法,怎么可能融合归一!

        就只因为一个人,一口剑,化不可能为可能,就在这一刻,就只是从一个完全不相关的剑尖上,尽情表露,奇迹登临!

        精神攻击,物理攻击,水火攻击……

        同时临身!

        云上人的分身突然间感觉到了之极的郁闷和愤怒!

        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估计错误!

        楚阳被他一击直接打到山里,让他对这些人的实力已经有了清晰的认识;完全确信就算他们联手也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

        但这一课,他发现自己错了。

        眼睛看到的,甚至神识观测到的,居然未必是真实的!

        这种情况,在他悠久的生命里,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一瞬,云上人的分身几乎在同一时间里同时面对九个敌人的攻击,但,让他真正郁闷得想要发狂的却是……他眼睛分明看到九种不同的攻击,这些攻击至少应该来自九个人,但感觉却告诉他,他面对的就只有一个人!

        就是这一个人带给他等同九个人叠加攻击再足斤加两然后再翻倍的恐怖压力!

        而这种叠加起来的威力,绝不止增加一倍而已!

        如是变故,下面的那三大护卫,已经看得呆了。

        这个程度的攻击若是面对着自己,恐怕自己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变成渣了吧?

        完全没有任何的抗拒之力!或者,连抵抗的情绪都未必能够升的起来,自己就已经陨落了!这才是真正最可怕的地方!

        对面,估计错误的云上人的分身此时此刻再也不能保持之前那种淡雅若仙的从容气度,陡然厉啸一声,身子猛然旋动,全力出手抵御!

        一时间,无数雪白圣洁散发着荧光的莲花突然凭空而见,数千,数万,数十万……不过刹那光景,无数的莲花就已经把这片苍穹完全的充满,密密麻麻、密不透风!

        圣君的分身在这一刻竟已悄然不见,等于楚阳的攻击,已经没有了目标。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