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四十八章 灭杀分身!

第八部 第七百四十八章 灭杀分身!

        这三道真实的身影,此刻却又全是虚幻的,任何神兵利器也无能对其造成太大伤损!

        这无疑是圣君分身的最后保命绝招,圣君分身自信,此招一出,就算重创不免,姓命一定可保!

        可是,接下来的变化大大超出圣君分身的预料!

        九劫剑突然光芒大盛!

        三个虚影分明都已经奔了出去,却似乎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拉扯着,虚影因为这股无形力量而成为奇形怪状的样子,极力的想要摆脱那拉扯的力量却始终摆脱不了!

        三道化身的面目尽都被扯扁、扯得变形了,口中一起发出凄厉的惨叫。

        空中,一片片的空间渐次塌陷,一道道空间裂缝,突然浮现。

        三个化神不约而同地想要逃进空间裂缝,却还是被那股无形的拉扯力量极力的拉扯着,纵然变成了一道道的细长丝线一般的存在,终究还是一点一点被往回拉回来!

        他绝对不情愿,不甘愿,但就是摆脱不了!只能一步步被拉着后退,一寸一寸的,接近他自己的身体!

        九劫剑颤鸣着,隐隐然有一种冷静逾恒的冷酷散发出来。一道道淡淡的血色光圈,快速的逸散,范围与幅度越来越大。

        似乎是遇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美食,在迫不及待的张口大嚼!

        绝不容许这美食逃出自己口中!

        圣君的分身绝望的尖啸着,终于,似乎是下了一个艰难万分的决定!

        三个幻影化神再度冲回自己的身体,

        下一刻,整个身体突然间爆炸开来!整个肉身,化作了齑粉!

        无数的残留碎屑在空中四散飞扬!

        与此同时,数十道淡淡的血光,夹杂着分身的灵魂力量,分成数十个方向极速飞窜。

        这是圣君分身绝不愿意实行的下下策脱身之法,非但自我爆碎肉身,还要将自身神魂强行分裂成数十份,这样的分魂极难复聚,代价不可谓不惨重,但只要是能逃出生天,那就值得!

        九劫剑剑芒猛然疯狂地闪烁了起来,似乎对这家伙在最后关头居然耍出这么一手大为不满,非常恼怒!

        剑芒随即四散飞射!

        无数细小剑芒对那些爆炸散开逃逸的灵魂力量展开围追堵截!

        圣君分身分裂出来的七八十道灵魂力量,被九劫剑忙足足被拦截下来绝大多数,至多也就只有一两道,最终逃逸出去了。

        九劫剑在空中孤独的矗立,闪烁着光芒,似乎有些懊恼,但终于折身飞下来,剑光闪烁中,飞也似地钻进了楚阳的眉心。

        消失不见。

        这些事情,说来话长,其实过程非常短暂,前后几乎就是在一刹那、几个弹指之间发生!

        而这个时候,楚阳等人从数千丈的高空落下,已经快要接触到地面。

        以他们现在的状态,这么自由落体下来,结果绝无例外,全数都会粉身碎骨,肝脑涂地。

        直至此刻,三大护卫终于如梦初醒,飞速动作,抖手发出一连串的劲气,将下坠的众人托住,缓缓放下地面,这才发现,九个人,无一例外的都已经昏迷不醒!

        相信无论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这一战最后的结果吧!

        将众人妥善安置好,放平躺下,三大护卫竟还没有从刚才那一战之中回过神来!

        一直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这些人居然真的消灭了一个圣君的分身!

        貌似这个分身的实力,只怕比起九帝一后其中的许多人都要强得很多了……

        “这一战……”其中一位护卫深深的叹息。

        看着现在还躺在地上的几个少男少女,眼神中只余下浓浓的佩服。

        “是啊……这一战,战况变化之繁复,历时却又如此之短,几乎是接战片刻就分出胜负!”另一位护卫心有戚戚焉,道:“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多少变化,各自动用了多少威能,却又是何等的可惊可怖……”

        最后一位护卫苦笑:“是啊……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双方变幻过的位置次数……至少也要超过十万次之数!其他的根本没法计算。”

        “楚阳和天帝陛下他们,在一开始,就是动了拼命地心思。要不然,也不会拼得这么尽、这么的绝然。”

        “是的。”

        “但我总感觉到……这其中,有一些想不通的地方。”

        “我也是觉得奇怪,具体是什么却又一时间说不上来。”

        “若是按招常理来说,这一战,断然是没有可能获胜的。”

        三人谈起刚才的一战,心中尤有余悸,目眩神迷之余,更有一肚子的不解。

        “此战第一疑点就是,咱们都是认识圣君的,虽然圣君不一定认识咱们……但那位莫天机在第一时间就表现出来陌生,并无做作之处,是有什么地方咱们忽略了么……”

        其中一人皱眉道:“这个现象,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纵然咱们装得天衣无缝,这个圣君的分身也不会这么傻,认识不到他本体的地位吧?这么说的话,岂不是都白装了?”

        另外两人连连点头:“不错,这件事……确实是想不透内中用意。”

        “其二,楚御座的修为,是咱们这一群人中最高的,虽然肯定不是这位圣君的分身的对手,但,也应该不至于被圣君一个照面就打进了山里吧……这个貌似有点假,或者是轻敌之计也说不定。”另一人沉思着。

        “我看多半是这样的。”另一人说道:“若是没有这一出,恐怕这个圣君的分身也绝对不会等到他们兄弟的战阵成型……而战阵若是不成型,那么,一切都是空谈。也许咱们早死几百回了!”

        “不过此战最关键的还是这个战阵!生生把圣君逼到了一个特异的劣势状态中,而就是战阵成型的那一刻,楚御座他们就稳稳的抓住了先手,掌握住了先机!”

        三人一头。

        “但圣君的分身为何会允许战阵成型才出手?”其中一位护卫道:“那样岂不是多费一番手脚?换做我,早就在第一时间就出手了。”

        另外两人齐声嗤之以鼻:“所以你这一辈子也到不了圣君那种高度!”

        他们却不知道。

        莫天机在一瞬间,就察觉了不对,所以问出来‘你到底是谁’那句话。这句话,会让圣君的分身觉得:他不认识我?或者……他为什么不认识我?

        而楚阳玲珑剔透。紧接着一句:这是圣君……

        就让圣君的分身有了一种‘被看破’的感觉。不认识圣君,非常不合理。但认出来了,却有一种秘密泄露的意味。

        两句话,就让这个分身在短短的时间里,心情起伏两次。从而有一种坚定信念:一定不能让这些人逃出去。

        既然这样,那么他自己首先就不能走。

        这是一个死战的氛围;最根本目的,却是杜绝了圣君一旦形势不利,立即脱身而走的那种可能。

        随即楚阳率先出战,以他的修为,纵然绝对不是圣君对手,却也不可能一招之内败得那么惨。更何况被人抓住九劫剑……更加是故意为之。

        圣君一招建功,以此类推,对楚阳等人实力完全有估算。所以有恃无恐,才给了楚阳等人布阵的时间。因为他也想要一网打尽,怕有人逃出去泄露消息。

        这些人缠住自己,逃走几个还是蛮有把握的。

        这是一个微妙的心理战术……而等到九劫剑阵成型,这一切,也就是顺理成章,对于楚阳等人来说,一直到那一刻,才有了真正拼命的机会!

        这其中,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表情,每一件事,都是缺一不可!

        ……

        三个人焦急的等待着,顺便,将这片山谷打扫了一下,将满地尸骸统一处理掉。

        虽然这里可谓尸体堆积如山,残肢断臂随处可见,血流成河,但对于圣人层次的强者来说,搬山填海都易如反掌,处理这些东西也就是等闲事,小小一个沧海桑田也就都完事了!

        处理完这些个碍眼事,然后就是等着楚阳等人醒来。

        “不得不说……云上人选择培育万圣真灵的这种地方,还真不错,满目尽是秀色。”三人打扫完,都对此地的环境有些啧啧称奇,很有几分赞叹。

        “确实不错,等我们以后从天庭退休了,完全也可以搞这么一处地方,颐养天年,打发时光。”其中一人眼中流露出憧憬的意味。

        可是这有意无意的几句话,却让另外两人都沉默下来。

        良久良久,才苦笑一声:“颐养天年……咱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天年可颐养?长生不死,未必就是一种幸福啊!”

        “咱们的后代子孙,一个个都在数十万年前就化作了一片枯骨,挚爱的红颜,也早已经烟消云灭,不复存在。颐养天年,这句话对我们来说……太奢侈了。”

        “是的,有时候我自己都在迷惘,天天修炼,忽略了周遭的一切,难道就只是为了求一个自己的长生不死么?”另一人叹息一声:“如此孤独的长生不死,又有什么意义?”

        “是啊……哎,这样的长生不死,要忍受多少的孤独寂寞,要忍受多少的生离死别……”

        “其实,我感觉……追求长生,说白了不外就是怕死!”这位护卫的话,让另外两人一起翻起了白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