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五十章 奇怪的世界奇怪的人

第八部 第七百五十章 奇怪的世界奇怪的人

        怪不得,罗克敌口口声声就是他兄弟,他老大。.

        怪不得,大家对彼此都是如此……

        原来如此,原来他们每个人都在这样的付出!

        作为老大的楚阳,为了兄弟们的安全,不惜行走极端,自爆丹田!

        祀娘很清楚,在那个时候,若是楚阳有那么一点点自私的话,以他那时候完全掌控大家的状态,随便让谁自爆丹田,都是轻而易举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理,武者尤甚!

        甚至于,豁出去令出自己之外的所有人尽数自爆丹田,只留下楚阳自己一个人,也不过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做到。

        但,在这个注定要有牺牲,才能够保证其他人安全的时候,作为老大的楚阳却毫不犹疑的选择了牺牲自己!

        原来,在这人世间,竟然真的有……这样的真挚感情!

        真的有这样为了朋友可以无私奉献的朋友!

        这一刻,祀娘受到的震撼,当真无与伦比。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家都围绕在昏迷的楚阳身边,一动不动的守候着他。莫轻舞早已经将楚阳的脸上细心地擦拭得干干净净。

        此刻的楚阳依旧昏迷着,大家也一直在旁边守候着,等待着老大的醒来……

        每个人都是一脸沉重,泪水连连,都是百战余生的男人,但,这一刻的表现,却是脆弱到了极点。

        楚阳沉静的昏迷着,一动不动。

        每看一眼,兄弟们就是悲从心来,不可断绝。

        老大,你为何这么傻?

        …

        楚阳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其妙的世界里。

        在昏迷之前,他就知道,自己恐怕是真的完了。而且,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传来的那种如同千刀万剐的极致痛苦!

        但,就在自己九个丹田同时爆炸的那一瞬间,那种痛苦刚刚升起,刚刚让他忍受不了的时候,却突然间就全部消失了。

        似乎所有的痛苦,被全部抽离!也似乎是自己的灵魂,离开了那个充满创伤的**。

        随即,就是咻的一声,被裹在了一个发光的通道里,瞬间冲破了星云。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感觉自己分明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而且,他随即就自然而然的进入了这个世界!

        楚阳原本一度以为自己死了,去了所谓的天国、地府,又或者是冥地,但触目所及,却又觉得这里不该是死之国度,在那个世界里,苍穹无极,大地无边,星云密布,曰月仿佛就在自己身边升起降落。

        再看看面前比自己大了无数倍的太阳,却又丝毫感觉不到热力。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此地似是包罗天地宇宙,自身只为太仓一粟,可此地究竟为何?!

        楚阳纳闷的问自己,百思不得其解。

        对于那一瞬的决定,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自爆了丹田,就算侥幸保住姓命,恐怕以后也是武道无望了,但绝不后悔……

        保护你们,这是我的责任。

        老大不付出,谁来付出?这是天经地义!

        此外,楚阳也还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是没有死,也还应该在深度的昏迷之中。而现在这样的世界,不管是幽冥阳关,都是绝对不应该出现的。

        那眼前这些,其实是自己在做梦?

        梦中的幻境!?

        但这个幻境……未免也太逼真了一些吧!

        恍然间,楚阳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貌似在缓缓飘起,在长空徜徉,虽非尽如己愿,倒也怡然。

        在这片世界之中,唯有在最上方,有一座发光的宫殿。宫殿门口上方,似乎有三个字,熠熠发光。

        就在这一片光芒中,楚阳努力想要看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字,却只感觉到眼睛一阵刺痛。

        竟是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只隐约的记得,中间一个字,好像是……‘天’字。

        看到这宫殿的第一时间,楚阳就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高处不胜寒!

        苍天在下,唯我在上!

        这座宫殿,俨然凌驾于天地之上,凌驾于万物之上!

        或者已经没有人,可以与这所宫殿并肩!没有任何的……可以并肩,就连天地,也不行!

        那么,居住在这所宫殿中的,又会是什么人呢?

        远方龙吟凤鸣,几条足有数万丈的金龙凤凰震撼的飞来,遮天蔽地,连太阳光,也被他们巨大的身躯挡住,便如乌云罩顶,天地间只见一片灰暗。

        楚阳曾经多次亲眼目睹傲邪云、芮不通化身神龙、火凤,楚阳不止一次的赞叹其身型巨大,蔚为壮观,尤其是傲邪云所化之龙,由头至尾不下数百丈,然而如今再看到此境中的金龙凤凰,才觉傲邪云与芮不通化身充其量也就是小龙小凤,实难足道!

        但,那金龙凤凰却似在缩小一般,随着靠近宫殿而缩小,距离宫殿越近,体积也就越小,极致飞到宫殿正门前的时候,原本目测不下数万丈的龙凤,变得也就只得数丈长短。

        经过楚阳身边,看也不看一眼,无视的径直飞了过去。

        然后却见那金龙身子一个盘旋,已然附身在一根大柱子上,那凤凰兜转地飞了一圈,也到另外的柱子上栖身。

        然后,得龙凤栖身的两根柱子已然变成了雕龙刻凤的精美艺术品。

        楚阳看着四周几乎能够撑起天地的圆柱子,忍不住震惊的眨了眨眼。在这些柱子上,金龙凤凰数不胜数,貌似还有其他的各种神兽,有的认识但多半不认识……

        难道,都是……刚才那种恐怖的存在?

        这座凌驾于天地之上的宫殿就这么漂浮在空中,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堂皇大气上档次,渊渟岳峙,无限雄伟!似乎,无论任何人,也无法让这个宫殿改变,哪怕一丝一毫!

        似乎是……从有了天地,这所宫殿就已经存在了!

        又或者是在有这天地之前,这所宫殿,也早已存在!

        它,就代表着永恒!

        楚阳尝试着,向宫殿门口那边走了几步,眼看即将接近的当口,突然感觉到面前一阵恐怖的威压传来。柱子上雕刻着的龙凤以及各种神兽之中,居然有一只蓦然睁开了眼睛,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

        没有任何言语,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就只是这么一睁眼;但楚阳却明明白白的感觉到:自己若是再敢往前走一步,那就是魂飞魄散!

        化作这神兽腹中的美食!

        这个信号清晰之极,不妙已极。

        楚阳一震之下,停住了脚步。

        那头神兽冷冷的看着他,也是一动不动。

        但那种铺天盖地的威压,却已经成型,化作了一团实质的风暴,就在楚阳身前不住的盘旋。

        楚阳心中升起来强烈的震撼感觉!

        天下间,竟然有如此神兽?

        这些个龙啊,凤啊,兽啊,给自己的威压感觉太强烈了,又或者应该说太恐怖了,无以复加!楚阳一生之中,从未见过。

        应该是这些个龙凤兽本身的实力太恐怖,貌似随便一条、一只、一头就已经超过了那个云上人的**,甚至于,就算是楚阳所识众人中,实力最强的东皇雪泪寒,只怕也未必能够如此!

        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里任何一个龙凤兽,都有雪泪寒同一层次的实力,注意,是任何一个!甚至是超出雪泪寒的巅峰修为!

        而这些龙凤兽不过是这座宫殿的一个装饰,只是装饰,连护卫都算不上!

        那这座宫殿的真正护卫,乃至主人得到什么程度!

        这还不够恐怖么?!

        楚阳下意识地停了下来,他抬起头,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座威严肃穆到了极点的宫殿,目光冷静,平静。

        经历惯了大风大浪的他,已经不会再有轻易的震惊,或者是,被震慑。

        纵然实力如何的恐怖又如何,除死无大事!

        一念了然,生死经历得多了,自然而然,身上那一种睥睨生死的气概,就已经形成。

        良久良久之后,宫殿仍旧是宫殿。

        楚阳也仍旧是楚阳。

        他甚至背着手,在这里缓缓地踱步起来;似乎眼前这巍峨的宫殿,代表的不是天地间至高无上的权威,而仅仅是一件值得赞赏的艺术品。

        那些个龙啊,凤啊,兽啊,就只是单纯的装饰。

        而这里,自然也就是一个旅游胜地。

        自己也只有一个身份——游客。

        仅此而已。

        又过了良久良久之后,一个声音轻轻的笑了笑,道:“不错。”

        随着这一声音的响起,身前那恐怖的威压蓦然消除,似乎什么都没有,天地间一片清明。

        柱子上的神兽,眼睛微微的闭了起来。老老实实一动不动。

        楚阳抬头。

        然后他发现,自己面前,不知道何时已经凭空出现了一位白衣青年。

        这位白衣青年身长玉立,面容英俊,一双眼睛,如同星空一般无痕无际,但,整张面容给人的感觉,却是有些本能的冷酷味道。

        就只是被这双眼睛略略一扫,楚阳就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赤身**地站在数九寒天的山顶上,甚至,自己内心中在想什么,也被人一眼看穿,自己一切的一切在这个眼中,没有遮掩。

        “您是谁?”楚阳眯起了眼睛,罕见地以一种很客气,甚至是很恭敬的语气问道。

        白衣青年看着他,笑容很温煦:“你总有一天,会知道我是谁,但却不是现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