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五十一章 允许你两本书【第一更!】

第八部 第七百五十一章 允许你两本书【第一更!】

        楚阳“哦”了一声,道:“那我为什么来到这里?”

        白衣青年有趣的看着他:“你刚才不是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楚阳笑道:“但我现在能肯定不是了。”

        白衣青年很有兴趣的问:“为何?”

        “因为如果是我自己做梦,暂时的我,只怕还做不出这种梦。”楚阳嘿嘿一笑,坦然说道。

        “梦非真实,一念起而一念生,你怎知你做不出这样的梦?”白衣青年也呵呵笑道,就像是和老朋友在聊天,随意随和,声音温煦。

        “梦中所见,若非人为,当为自身眼界所限,以我所历所见所知,断断无能恢弘至此,嗯……跟您商量个事呗?”楚阳奇峰突起、

        “怎么说得好好地,突然来这么一句,什么事啊?”白衣少年有趣的问道。

        “您能别那么看我么?”楚阳说出一句貌似很耐人寻味的话。

        “嗯?看你!我怎么看你了?”白衣少年这次是真正有些不明白楚阳的话了。

        “你的目光实在太犀利了,仿佛能看穿我的一切,一切啊,那个五脏六腑元灵元神什么也就罢了,我的那个啥也都被您看光了,老爷们看老爷们虽然不算什么,但也是很那啥不好意思的,您看您是不是收敛点……我毕竟不是女人……”

        楚阳嘿嘿一笑:“我这人一向很害羞的……”

        白衣青年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笑得欢愉之极:“你这孩子,的确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此言之前,竟不知你是这么有趣的孩子!”

        孩子……?

        楚阳一头黑线。

        看这家伙的面貌,貌似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居然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对自己称呼……孩子?

        看面貌的话,我比你还大些好的吧?

        “咳咳……回归原问题,我怎么会来到这里?”楚阳忽略了被人叫‘孩子’的问题;锲而不舍问道。

        他知道,这话题不能讨论,眼前这家伙虽然看着年轻,但却绝对是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老怪物……

        一旦论起来,自己这个‘孩子’的身份可就彻底的落实了……那样就太伤自尊了。要是你变个白胡子的形象,还能接受一些,但……这么嫩的脸,叫我孩子……

        “因为,我想看看你。”白衣青年淡淡道:“所以,你就在这里了。”

        楚阳:“呃……”

        这话说的,貌似越来越那啥了……

        你想看我,我就得来?不管什么时候?

        似乎看透了楚阳在想什么,白衣青年微笑:“是的,我想看谁……他就会出现在这里。不管他生,还是死,也不管他在什么世界……只要在这片天地之间存在,就是我心念一动。”

        楚阳咂舌。

        这句话更**了……

        “这几天,听人说你这孩子很不错。”白衣青年淡淡的说道:“就有些兴趣想要看看,今曰看到了,果然不错。”

        “有人说我很不错?”楚阳有些诧异:“是谁啊?我的熟人么?”

        “貌似不算是你的熟人,只能说……说你很不错的那人,是一个眼高于顶的家伙……”白衣青年温和的笑了笑:“能从他口中说出不错的评语……这在这么长久的世界里,你是第一个。嗯,更准确的一点说,应该是唯一的一个。”

        楚阳苦笑:“没想到我这么厉害。”

        “厉害不厉害的见仁见智,只是今曰相见,便是有缘。”白衣青年悠然举步,道:“来,我带你四处去看看。”

        然后楚阳就感觉到自己进入了这座雄伟的宫殿在进门的那一刻,他分明看到,在那些柱子上的龙凤雕刻,各种神兽,同时低下了头。

        那是一种五体投地的朝拜。

        瞬间,场景一闪,面前出现了一个花园,一个白衣少女,正在花园中缓缓行走,似乎要往那盛开的花树下走去。

        这个白衣少女,浑身的圣洁温柔,面貌之美,举世无双,身上那种气质,也是让人一看到就感觉自己的一颗心也恬静了起来。

        只要在她的身边,就能感觉到一种天地间自然而然的安静祥和。

        一看到两人过来,白衣少女瞬间就来到身边,温柔的问道:“公子,这是谁?”

        白衣青年有些宠溺的拍拍她的头,道:“你说说这么多少年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公子了……你都是做过皇后的人,怎么还这么叫。”

        白衣少女温柔地笑笑:“不管过多少年……你就是我的公子啊。”

        白衣青年呵呵一笑,不再勉强,道:“一个很有趣的小朋友,我带他四处溜达看看。”

        白衣少女乖巧的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开,突然道:“对了公子,阿剑这几天又出去打架去了,据说还是跟那个老黑,总也不消停。”

        她皱着鼻子,居然好像是一个小女孩在告状一般。楚阳都险些笑了起来。

        白衣青年无奈的摇头:“消停下来的话,他就不是阿剑了,这家伙也是,一次一次去打那家伙有意思么……人家也不是不尊敬咱们,就是不愿意叫我师傅罢了……这也算是理由,亏他还不依不饶,兴致勃勃的打了人家这么多年……”

        “阿剑那脾气,公子您又不是不知道,也就是咱们俩说了话他多少还能听听,其他人,他服过谁?难得有个对手,也不容易啊!”白衣少女也有些苦恼的揉了揉眉心。

        “这么说的也是……让他去打吧。”白衣青年居然就这么把这话题略过了:“反正也打不坏。对了,这几天那家伙没来吧?”

        “没来啊。”白衣少女显然很清楚的知道自家公子说的是谁,娇笑道:“那家伙上次联手老黑,把阿剑打了一个狠的,从那之后就再也不敢来了……”

        “他那是怕挨揍!”白衣青年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漫漫人生路,如此悠久的岁月,比那家伙更滑头的还真的一个也没见过!”

        楚阳心中腹诽。

        您这是还没看到纪墨,罗克敌,谈昙……要是看到,您就会感觉,这个世界上无耻滑头的人……还是挺多滴……

        说了几句,白衣少女就走了。

        楚阳继续跟着白衣青年在这宫殿中乱逛。

        心中在猜测:这白衣少女看样子貌似是个侍女……阿剑是他们的儿子?老黑是他们儿子的同学?又或者是朋友、对手什么?

        终于忍不住问道:“这位是?”

        白衣青年道:“嗯,刚才这个,是我老婆啊。”

        楚阳张了张嘴,心道真是稀奇,自己老婆叫自己公子……小心翼翼问道:“那……那位阿剑是您儿子吧?”

        白衣青年满脸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道:“别瞎说,阿剑那是我兄弟。”

        楚阳又张了张嘴,刹那间很有些风中凌乱的感觉。

        这家人的称呼,貌似不是一般的古怪,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那个老黑是?……”楚阳总觉得这个名字自己貌似听某人说过,可是就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听过。

        “那个老黑啊……”白衣青年微笑地看着他:“你小子的好奇心,还真不少。”

        楚阳揉了揉鼻子,居然没有感到不好意思,道:“求知欲,人之常情也,谁还没有点好奇心呢。”

        白衣青年哈哈大笑。

        “既然如此,看你还顺眼的份上,我就来满足一下你的求知欲。跟我来吧。”他率先举步而去。

        “这个…那个…我这么长时间魂魄离体,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楚阳有些迟疑。

        楚阳也是修行的大行家,自己自爆丹田,此刻却仍能行动自如,只有一个解释,就是魂魄离体,进入到某种特殊的境地之中,但魂魄长时间离体,尤其自己现在状况极度不妙,只怕有碍,这才有此一问。

        “放心好了,有我在这里,怎么会出问题。”白衣青年淡然说着。

        这只是淡淡的一句话,但不知为何,在从这白衣青年口中说出来的那一刹那,楚阳明显的感觉到,整个苍穹宇宙,都在颤栗!

        似乎,这位白衣青年这一句话,充满了言出法随,令行禁止,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那简直就是至高无上的天意!甚至于,是凌驾于天意之上!

        楚阳仔细咀嚼着这句话意思的同时,耳边听到白衣青年说道:“你感觉在这里过得很久么?其实,在你的世界里,时间还没有动!”

        “这是时间相对静止的一种应用,只是目前的你暂时还无法理解。”白衣青年淡淡道:“但火候到了的时候,你自然就会明了。”

        “时间相对静止的一种应用?”楚阳有些震惊了:“就是同样一个人,在这边时间与一般情况一样,而另一边的身体却感觉不到时光流逝?”

        “可以这么说,虽然你说的有些狭隘。”白衣青年微微颔首。

        “狭隘,那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假如在这里的灵魂已经几千万年前就老死了,时间相对静止的另一边却还是青春年少?”楚阳瞪大了眼睛。

        “虽然还是狭隘的认知,但理论上是这么说没错。”白衣青年有些有趣的看着他:“这就只是一个小手段罢了,不值得那么认真的研究了。其他的应用,还有很多呢,比如,时光倒流,一眼看千年之后,纳沧海为滴水,聚乾坤为一粟,不外就是时间空间的转换变异……实在算不得什么,我都懒得说,就一句话,火候到了你也就明了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