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大道之门【第六更!】

第八部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大道之门【第六更!】

        那就是,当初在亡命湖底,楚阳隐隐感觉到自己将要突破了,但那时候始终忍着没有做出突破。而出来之后,又紧跟着就听说了董无伤的事情,披星戴月的赶过来,更加没有任何空闲,来进行自己的突破。

        那股因突破为获得的庞大力量,一直都在隐藏,就隐藏在自己的身体之内。

        而正是那股庞大的隐藏力量,在最危急的时刻,险之又险地挽救了自己的生命……

        并且让自己拥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若是当时战斗的时候就已经突破了,仍旧未必有机会战胜云上人的分身,极有可能是自己坚持的时间略长一些,但最终还是要选择这条极端的道路。

        但那样的话,自己只怕就真的完了,彻底的完了,再没有任何的转圜余地。

        总算是天道常佑良人,天不绝我!

        楚阳脸上露出一个微笑;真好,有希望真好!

        当时没有即时突破,一来在地下担心破坏了地下世界,二来,也是为了不要让自己的修为与兄弟们拉开那么远……那样,会打击兄弟们的自信的……

        一时的选择,影响意义深远,造就了现在可以卷土重来的机会。

        楚阳真正的感叹:人,还是多为别人想一想,才有好报啊。

        努力的归拢灵气进入残破的丹田,开始重造的过程。

        办法是有的没错,只是,这个时间可能会很漫长。

        这个也没所谓,只要有希望就好!

        在点滴修复丹田的过程时间里,元神无事可做,正可识海中打开那本书,一点点的参详。

        楚阳越看越是觉得其中奥妙无穷,天地宇宙之间一切妙谛仿佛尽在其中,随处可见!

        终于,在有意无意见看到某一句话的瞬间,楚阳突然间浑身一震!

        这一震动,让始终守在旁边的铁补天莫轻舞和乌倩倩等三女都是吓了一跳。

        楚阳此刻可是受了重伤的,再这么震动,未必是什么好兆头啊……

        正自担心,却又不敢妄动的时候,竟见楚阳猛地睁开眼,欢呼一声:“终于有办法了!真正有办法了!原来还能如此!造化之玄奇当真包罗无尽,只有想不到的,绝没有做不到的!”

        三女面面相觑,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根本不明白,正要问话,然后就发现楚阳早已经迫不及待的闭上了眼睛……

        ……

        “道,何为道?道就是路。”

        “气,何为气?世间气,莫不是水所化,气,即为水,即为生。是故,气,游走于空,于地,于水,于山,乃至于生灵,乃普天之下万物生存之脉也!”

        气,乃普天之下万物生存之脉也!

        这句话,只震的楚阳头皮猛地一阵发麻!!

        这几句话,浅意很好理解:气,每个人都要呼吸。但,深层次的意思,却是生存。万物都是生命,包括草木,包括山石,包括苍穹天地,包括一切生灵,有气则有脉,才能开始修炼。

        这句话,把天地万物都放在了平等的位置!

        而这一点,是楚阳之前根本没有想到的。

        “人有身体,然后有道。体内有道,体外有道。体内之道,无非血脉经脉也。然体外之道,才是世间行走之道,前进之道。”

        “人能修炼,山川河岳可否?可!曰月星辰可否?可!天地万物可否?可!一草一木可否?可!”

        四个可,当真让楚阳如同醍醐灌顶一般。

        “山有山之道,天有天之道;地有地之道,花草树木有花草树木之道。”

        “正如人先有体而后有道,但体内之道,却是先有道而后有体。”

        “山川有泥土沙石为体,有泉水流过为脉,故可长生也。此理,与人同。”

        “地亦如此。”

        “天之道,则是浩瀚星空为脉,苍穹无极为体,故可长生也。”

        “天,未尝不是生命也,山水亦同。”

        “是故,无处不存在生气,无处不存在死气……”看到这里,楚阳回想到了劫难神魂在落花城吸取鲜花死气的事情,此刻,与这本书之中这几句话一对照,才真的是茅塞顿开!

        “人之修炼,最最大谬不然者,乃是修炼体内之气;此为下下之修;阴阳二气调和者,下者修;能吞吐身周灵气者;中下者修;能呼吸曰月精华者,中者修,能吞吐天地灵气者,上者修;能够无物不可修炼者,才为上上修炼,无上坦途。”

        “山可收其厚重;水则收其灵秀;天可收其浩渺,地可收其无垠,草木可收其清华,禽兽可收其命气……如此,则无物不可入我体,无物不可助我修,天地尽与我同,曰月尽与我庚……”

        “此便是真正之玄之又玄,大道之门。”

        “进此门者,举凡伤患尽为等闲事也……”

        楚阳一瞬间,就看到了一条快速痊愈的光明大道,甚至于,再有任何伤患,尽为等闲事也!

        是的,自己之前的想法做法,委实是太狭隘了。

        单纯用自己体内之气疗伤,做法单一而效率极低,哪里能比得上用整个天地万物的灵气为己疗伤?那可是万物无不包容的真正的生命菁华之气!!

        以此为疗伤途径,何伤不可愈,何伤不速愈!

        楚阳一念及此,瞬时心领神会,付诸行动,沉下心,用自己的心,释放自己的神魂,释放自己的意念,去感受自身周遭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床,自己接触的空气,这身下的大地,这经过百万年凝聚灵气的山脉,这长天星空,花花草草,亿万生灵……

        一切一切,他都用心的去体会。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楚阳突然感觉自己莫名间竟欢愉了起来……似乎就在自己的身边,无数的生命都在欢呼雀跃。

        他充满了新奇地感受着自己身边着无数生命的力量,有的轻灵,有的厚重,有的敦实,有的灵秀……

        这是一段前所未有的奇妙旅程……

        楚阳瞬间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这种欢愉的感觉。

        然后,他对这本书里出现的自己曾经很嗤之以鼻的一句话,真正有了自己的理解,也真正的认同了。

        “俗人修炼,步步维艰;痛苦万状,万箭穿心,苦苦忍受,自诩为‘大毅力’也……吾嗤之以鼻……不知修炼之乐,自身制造苦痛,其蠢如猪,谈何毅力?愚不可及,此为甚也!……”

        当时楚阳看到这句话,想到自己一路艰辛走来,对这句话格外的看不顺眼:这世上,有谁的修炼乃是充满了乐趣,充满了快感?谁不是一路磕磕绊绊,一路挣扎求存?其中艰辛,难以言状。

        这家伙居然在这里冷嘲热讽,真真是岂有此理。

        但,当他真正领悟了这些生命力量,全身心融入进去的时候,才蓦然发现:这几句话,真乃至理!

        原来这世间,真正存在这这种无限享受的修炼……

        自己之前的做法果然是……其蠢如猪。

        但,谁又能知道竟存在着这样玄妙的修炼方式呢?

        对此,楚阳唯有苦笑了。

        世间事,果然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这帮混账东西怎地下这么重地手?!”楚乐儿有些心疼的给莫天机处理着脸上伤势,一边抱怨:“刚进来的时候,做梦也没想到被那么摁在地上揍的,居然会是你。怎么弄的啊……”

        莫天机咧咧嘴,道:“其实我就是逗着他们玩玩,让他们开心一下,要是我不情愿,那他们怎么能……”

        莫天机在那里死鸭子嘴硬,让楚乐儿顿时感觉到莫名的喜感,笑呵呵的道:“都被打的跟猪头一般了,居然还在这里嘴硬,你这张嘴啊……”

        “嘿嘿……”莫天机一脸满足:“我要是不被打,你也不会对我这么温柔,现如今能得佳人开心一笑……这一顿打挨得还是挺值的。”

        楚乐儿顿时一斜眼:“挺值的?想不想让我更开心一点?如果在你的猪头之上,再多添一对熊猫眼,我会更开心的,你肯定不介意的吧?!”

        卖口乖的莫天机即时傻眼,急忙求饶:“乐儿,我现在就好痛了,熊猫眼什么的能不能等下回啊……”

        楚乐儿翩然一笑:“就知道你没诚意,算了……”

        莫天机眼见美人又笑,魂都飞了:“你要是实在想看,那就招呼,我顶得住!”

        楚乐儿呵呵笑道:“算了算了,你现在的德行就已经很完美了,按你说的,留着下次吧……对了,我大哥现在不知道咋样了,我得过去看看。”

        莫天机叫起来:“半刻钟之前你不是刚去看过,其实都没半刻钟啊……”

        “这不都好一会儿没过去么?”楚乐儿嗔道:“差不多半刻钟,时间还不算长么?”说着,翩然而去,嘀咕道:“你们男人啊,就是太自私了……”

        莫天机叹了口气,一时间只觉得无限悲催。我这就自私了?

        正在惆怅,莫轻舞过来了:“二哥你现在怎么样了?”

        顿时感觉到了安慰的莫天机满脸微笑:“我没事,真没事!”

        “你真没事啊?那我就去楚阳那儿守着了,他那需要人……”莫轻舞只露了露头,就又缩了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