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七百九十七章 第一高手的实力!

第八部 第七百九十七章 第一高手的实力!

        这一圈,竟仿佛将身后的无尽空间山河苍穹,也全部都带了过来,全数携带在这一刀的力量之中,搂头盖顶,猛然砸下去!

        砸在那道追击而来的长虹之上!

        一刀之后,又是一声大喝;又是一刀!

        董无伤身在半空,急速后退中,如此接连不断的出刀;每一刀都是抡圆了,一刀之末却又是下一刀的,再度蓄势,再度劈出,每一刀都是一个完整的圆圈,终点也是,亦是终点!

        源源不断,源源不绝!

        轰!

        轰轰轰!

        下方湖泊中水流被上方流溢下来的气劲激起无数水波,直冲上高空千万丈,持久不落。.远远看去,这里,就好像是有一块接天连地的巨大翡翠!

        就那么在空中凝聚不散!

        九十九刀!

        接连九十九道完整的弧形刀轮!

        董无伤身在半空,接连劈出去九十九道刀轮,身子终于在急退中越过湖面,去到了另一片陆地的上空,这一轮硬拼之下,五官七窍,尽都有鲜血汨汨流出,但那双眼神,仍旧是充满了坚决地战意,决绝的杀意!

        砰!

        沙沙沙……

        某种彷如细碎的声音骤然响起。

        那声音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普天之下,所有的鲜花,都在那一瞬同时开放!

        绽放开花蕊!

        “苍穹大地尽飞花!”

        谢丹琼轻啸一声,紧接着,在圣君与董无伤之间,全无征兆地盛开了如梦如幻的琼花,琼花无穷无尽,似乎要一直连绵到天涯海角,天地尽头。

        天宇之间无处不飞花!

        甚至,还接连着璀璨星空。

        满目尽是梦幻迷离。

        无边无际的琼花猛然爆出,

        在半空中起起伏伏,沉沉浮浮,竟是将圣君对董无伤的追杀攻势,完全接了下来。

        谢丹琼的颀长身影,在一闪之间消失在弥漫天地的琼花之中,**纵着在九重天阙绝对独一份的琼花,展开最疯狂地攻击!

        可是,不管是如何的疯狂,竟始终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优雅从容,梦幻迷离!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琼华大帝!”

        圣君一声嘶哑的长笑:“好一朵琼花!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只可惜,这一朵至绝琼花,注定要在这里凋零了!”

        谢丹琼的声音似乎从千千万万朵琼花中传来:“纵然琼花凋零,能拉唯我圣君陪葬,那也值得了!”

        矮胖子形象的圣君嘿嘿一笑:“死到临头却有满心不甘的人,总会充满了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琼花很美艳,很迷离,对于别人或者还很致命,但对我而言,却很脆弱,看我破你琼花海!咄!”

        随着那一声断喝,圣君的身体蓦然消失,化为一片白云。

        下一刻!

        “轰”的一声巨响!

        整片花海的中心突然爆炸而开!

        流溢在天地之间的无数琼花,随着巨爆,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谢丹琼亦发出一声闷哼,身子在半空中从无到有的显露出来,歪歪斜斜的徐徐坠落。

        矮胖的身形再度出现,稳稳地站立在高空;正要说话,却有一柄透明的剑,在间不容发之际,已经到了咽喉。

        这一剑突如其来!

        这个敌人,应该是已经隐身许久了!猝不及防之下,圣君居然也吃了一惊,看下面,董无伤的妻子已经消失了影子。

        看来,这个出手的人应该就是董无伤的妻子了?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不仅是一个绝顶高手,同时,还是一个最最出色的杀手!

        在杀手界,能够暗算到圣君的杀手,便足以暗算到任何人!只是这一点,就足以威慑天下!

        虽然剑至咽喉,圣君仍能闪避。

        然而随着圣君的躲闪,长剑亦随之消失。

        下一刻,长剑已经去到了背心!

        圣君再闪,长剑转到前胸。

        这把剑走势极快,快到了恍如流光一般的速度!

        这一次,圣君虽然仍旧做出了闪避的动作,却终于没能避开,一道血槽,在胸口被划开。

        圣君恼羞成怒,自当年与东皇那一战之后,自己已经多少年没受过伤了?没想到竟在此地被人所伤,还是被一个女人所伤?!愤而伸手抓剑,却没有抓到。

        流光再闪之间,长剑再次将目标锁定到了圣君的咽喉!

        可是,圣君周身气机勃然爆发,四周空间,同时被震成空间裂缝!

        只听一声惨哼,一道纤细的身影从虚无中被震了出来。

        墨泪儿。

        圣君的身影仍自稳立在长空,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鲜血早已经止住,肌肉亦在迅速愈合,几乎在刹那间,伤痕就已消失不见。

        但那一剑的痛楚,却还保留在记忆里。

        今天真是惊喜连连,除去拥有剑心刀心的顾独行、董无伤固然势在必行,琼花大帝还有这个女人也在必杀之列。

        杀手之心!

        轰!

        直到这个时候,飞退中的董无伤才落下地面,接连踉跄后退;每一步退出,地面上都会裂开数条不知道多深的裂痕。

        他的身躯,就像一座高山凝聚,砸在哪里,哪里就裂开!

        如是连续退出了三四十步,这才稳住身子,口角早已经鲜血淋漓,一双眼睛,也几乎崩裂。浑身肌肉中,道道血线激射而出。

        刚才,虽然成功挡住了圣君的攻击,刀心未悔;但,董无伤所受的伤势却已经很严重。

        纵然心态未输,精神未输,修为功力肉身始终是大有差距的!

        董无伤长长吸气,努力让自己的心跳缓慢下来,目光看着长空中的战斗,战意竟再度熊熊燃起。

        击溃我的刀心?

        圣君,你还做不到!

        遇挫越强,战意愈高!

        空中,谢丹琼与墨泪儿两人退而复上,三大护卫,也在此刻全力出手!在空中,五个人围住了圣君现在这个矮胖的身影,拼命发动攻势。

        大地上,一片一片的在塌陷,不远处的高山,不断地被震动,已经呈现出崩毁的态势,无数的大石,疯狂一般从山顶滚落,轰轰隆隆的声音,震动天地。

        终于,四周的多座高山同时发出一声巨响,哗啦啦的散落下来。

        其中一座山的顶部,全无征兆地爆出来黑烟。

        下一刻,一股通红的岩浆就此冲天而起,无数火红色的石头,直冲高空……

        这一战的影响之下,直接震动了地脉,在这里,居然爆发了火山!

        周围的温度在一瞬间就上升到了一般人难以忍受的地步,各种呛人的气味,也足以让人昏厥。

        火山在不断的喷发,越来越猛!逐渐的,在第一波冲上天的岩浆落下来的时候,那火红的喷发力量,也已经达到了千丈之高!

        滚滚浓烟弥漫苍穹;整个场景,恍如世界末曰降临。

        在大战地域的周遭区域,一些个不明真相的高手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要过来看看,但一个个将将冲到半路上,就被大战余波活活震死!

        随着第一座火山的爆发,彷如一个信号弹的初燃,又有不下数十座火山接连爆发,无数的岩浆、火石笼罩了不下方圆千里地域!

        在这一片混乱,恍如天地末曰一般的情境之下,几道身影就在这足以熔金化石的高温中持续展开激战,纵横如梭,飞掠如电。

        虽然就只得几个人在战斗,但,这一场大战的声势却如同是万马千军尽都在参战一般。甚至,犹有过之。

        天空中,不时地突然间冒出来许多密密麻麻的相同人影,那是不经意之间极速掠动中幻化出来的一排排残影。

        无数的碎石,夹杂着火山红色和炙热的高温,不分敌我的落将下来,但,这些足以让常人粉身碎骨的家伙,却被战斗中的人随手拍掉,或者干脆一口气吹走!

        恍如灭世一般的天灾,根本不能对这些人形成半点伤害。

        或者因为,这次的天灾其实就是由这些人引发的[***]而已!

        董无伤一声长啸,纵身而起,墨刀再度化作了霹雳雷霆,悍然出手!

        谢丹琼琼花亦告出手,只是这一次却是化繁为简,威力聚焦,花海不复,只得一点璀璨!

        三大护卫,毫不顾忌消耗自身威能,每一拳每一掌都是全力出击,尽都由摧山毁岳之能。

        还有墨泪儿,再度隐匿踪迹的她,随时寻觅下手的机会。

        六个人,彷如走马灯一般围住圣君,拼命展开攻势!

        双方修为功力相差太远,此际唯有以攻为守,才有一线胜机,一线生机!

        圣君处在正中央的位置,剑出如风,每一剑,都夹杂着凛冽的剑气,将空中活生生劈出来一道久久不会消散的空间裂缝。

        同时面对六大高手排山倒海的攻势,他竟然仍旧显得很轻松。

        一派犹有余力。

        “顾独行,一起上来啊!”圣君嘶哑的声音冷笑着:“让我好好看看,你们所谓的兄弟感情,是否比得过绝对的实力!”

        下面,顾独行闭着眼睛,沉着脸,在抓紧一切时间调息。

        刚才的火山爆发,固然是危害很大,几已难以用言语形容,但火山真正爆发的这一瞬间,顾独行却清晰地感觉到,这一刻随之喷出来的厚土之力,大地之力,竟也是浓密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

        这或许是一个机会,一个死里求活的机会,为大伙争取一线生机的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