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一十五章 东皇、箭神【第二更!】

第八部 第八百一十五章 东皇、箭神【第二更!】

        纵然是心中狂怒如沸,恨意如潮,箭神也是不由得心中暗赞一声!

        这份气势,委实无愧于东皇的盖世名声!

        若有选择,当真未必愿与眼前之人不死不休!

        “你要与我一战?不死不休?”雪泪寒负手而立,眼神如同划破夜空的闪电。

        “雪泪寒。”箭神持弓而立,目光若亘古玄冰,犀利而绝寒,死死地盯着雪泪寒,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雪泪寒冷笑:“面对挑衅在前,纵然要说,也要战过之后再说!”

        “说得好!”箭神冷笑:“说不说,都要一战,那说不说,又有什么不同!”

        到了这等地步,无论谁也损失不起自己的尊严!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纵然现在一切误会皆已冰释,但这一战,却也已经注定是不可避免!

        无论谁退让,都将面对从此之后,在九重天阙名声扫地的后果!

        这等绝大的耻辱,无论两人之中任何一人都是注定无法承受的。

        纵然我本无辜,其中别有误会,另有阴谋;但我也要在打胜你之后,再解释个中原委!在战斗之前,我不解释、不屑解释,不予解释!——这是属于东皇的骄傲!

        纵然我恨你,纵然我知道你所有罪恶,但,我也要在打败你之后,才昭告天下!更祭拜亡灵:我,已经为你等报仇、雪恨!——这是属于箭神的骄傲!

        是与非,就当下而已,已不再重要。

        重要的,始终是这一战的实力!

        这个不算道理的道理,大家都懂,都明白,都清楚,都了然。

        拳头大,就是道理大,这本就是九重天阙亘古不变的至理!

        从未稍易!

        “久闻精灵一族自傲自负,眼空天地,目无余子,今曰,总算是见识到了,委实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雪泪寒负手而立,冰冷的看着箭神:“精灵四神,本皇早就有心想要领教!箭神,索姓叫其他三人都出来吧。”

        箭神狂啸一声:“对付你,我一人足矣!”

        雪泪寒眯起眼,截口说道:“你不是人!你是精灵!”

        不是人,是精灵!

        箭神突然一阵心灵震动,无边恨意疯狂涌出,似乎在那刹那间明悟了什么,咬牙切齿的说道:“当初,你就是用这样的理由,害了琼霄吧?”

        雪泪寒心中烦躁更甚,恨声道:“要战就战!啰嗦什么?一战之后,我自然会告诉你,所有真相!但是现在,面对你,我无论什么,都是无可奉告!”

        箭神却是发出了一声凄怆的大笑,睚眦欲裂:“雪泪寒,好好好!就让我们用一战,公告天下!论清这百万年的是是非非!这百万年的恩怨情仇!一双手岂能永蔽青天!”

        “嗖!”

        妖后终于赶至,白衣飘然,猛然落在场中,正好站在两人中间,黛眉微蹙,道:“怎么?三句话还没说完,就要开打?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妖后!”箭神猛转头,看着面前这个妖娆绝世,国色天香的女子,惊觉眼前一亮,随即眼中愤火更胜之前,恨声道:“你也来了!”

        妖后冷冷的说道:“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来你很奇怪吗?”

        箭神缓缓点头,一字字说道:“好!好!好!”

        看着这个明艳无比的女子,箭神仿佛看到了,自己最最宠爱的琼霄,是如何败在这女子手下,黯然神伤!又是如何被追杀,亡命天涯,竟连精灵之森也回不去。

        最终由是如何心伤魂断,香殒玉消,陨落尘寰!

        箭神长啸一声,声音厉烈,冲破苍穹,却是强行打断自己的思绪,克制自己不再想下去,一声暴喝:“东皇!来战吧!”

        整个身子飘摇而起,却在空中突然化作了爆炸的烟火!

        漫天烟火过后,原本屹立在半空中,属于精灵箭神的身影,消失不见!

        唯整个苍穹却自突然出现了数不清的绿色长弓,密密麻麻……一直到天地尽头,尤未止息!

        转眼间,苍穹中风云涌动,宛如苍天动容。。

        如此声势,令到所有察觉到这一战的巅峰高手,把他们的目光,全部都投注到了这里!

        箭神对东皇!

        对于九重天阙而言,这将是一场最巅峰的世纪之战!

        不管是精灵族,还是妖皇天,又或者是天兵阁,还是圣皇宫……都注意到这里的天地异象,自然而然地将所有注意力聚焦在此地。

        箭神并不担心妖后会与东皇联手。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东皇当场被杀,妖后也不能出手!

        一出手,则名声尽毁!

        所以箭神完全没有这层顾忌。

        一出手,就是倾尽全力的出手!

        东皇往前跨了一步,猛然抬头。

        这一刻,两人的战意,弥漫天地,更在空中猛地相撞;还有杀气,也在同一时间冲击在一处!排空激荡!

        “轰”的一声巨响。

        两人脚下的数千里山河,竟在同一时间里燃起冲天大火!

        两人的战意杀气,直接将脚下数千里大地完全引燃!

        漫天大火之中,雪泪寒孤立长空,与蔓延到天际尽头的无边长弓对峙,负手而立!

        所有人在这一刻,尽数都摒住了呼吸。

        就在大家什么都还没有看到的时候,东皇动了,慢慢跨出一步,随手一掌,劈在身前。

        咔嚓一声,一支箭虚空浮现,却已断成了两截!

        原来,箭神已经出手!

        一箭疾袭,无声无息!

        而东皇,却也已经化解了对方无声无息的这一击。

        空中的长弓实在排列得太过密集,众人竟然没有人看到到底是哪一张弓射出的箭!更没有人看到箭神到底在御使哪一张弓!

        空中,雪泪寒彷如信步闲游,只是一支又一支箭,在他的掌中逐一粉碎。

        但空中的长弓丝毫不见减少,而箭羽出现的频率,却是越来越快!

        雪泪寒却是始终不急不躁,似乎已经掌握了箭神射击的节奏;纵然满空箭矢如雨,他却只是轻轻举手投足,就全部避开,又或者是,将之击碎。

        “箭神!”雪泪寒悠然停步,三支箭在他身前再度化作齑粉:“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若只是这般阵仗的话,今天这一战,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空中隐隐响起一声清啸。

        箭神的声音传来:“东皇果然不愧是东皇,确实有值得卖狂的实力!”

        随即,空中尤自密集的亿万长弓竟同时拉弓如满月,下一瞬,亿万箭矢同时离弦!

        这一刻,箭雨密集得比暴雨更甚!

        雪泪寒面带微笑,竟自不闪不避,在空中卓然而立,任由亿万箭雨袭身。

        所有人见状都是诧异之极:对方已经要全力出手了,你怎地反而不动了?难道是看到人家的大范围无差别攻势,吓得不会动了!?

        肯定不会是吓得不会动了,因为在下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

        只见那些恍如闪电般的箭矢在飞速前进!

        但实际上,却又是在飞速后退!

        似乎整个苍穹宇宙,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着往后退去,完全不可抗拒!

        奇异的力量,将这片天地彻底抽成了真空,形成了一个特异的漏斗!

        而漏斗的尖端,正在远方的某处!

        所有分明闪电般飞射的箭矢,最终的落点其实质是向着那漏斗尖倒退过去而已!

        这种强烈的视觉差别,让所有注意到这一幕的人,心中如同被大锤猛地砸了一记!

        其中有不少人难过无比,“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竟不敢再行观战!

        实力不足的人,就算想观看这场世纪之战都不够资格!

        果然是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的世界!

        箭矢疾速后退,长弓亦渐次消失不见,终于全然消失。所有的密密麻麻的一切,一瞬间肉眼可见的远去,化作了天边的星辰!

        而箭神的身影,仍旧没有出现,丝毫踪迹也不曾显现。

        天地之间,空空荡荡!

        两个人的战场上,竟似就只有雪泪寒一个人!

        除了东皇还在之外,空中的那个真空漏斗也在。

        雪泪寒此刻就站在漏斗边缘,眯起眼睛,注视着那漏斗尖处!

        神情淡然中,带着慎重,却绝不紧张!

        精灵箭神确实是空前劲敌!

        这一点,雪泪寒并不否认。

        但,却丝毫不惧!

        一箭还未出手,却已经将射出的箭全部收拢回归,牵引过去。

        更将之前所有的离弦之箭,尽数化作还未出手的气势!

        这些箭,都是他自己已经射出去的!

        这是何等惊天动地的修为、匪夷所思的能为!

        还有资格、还有能力在这里观战的所有人,都是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等待着,那惊天动地一刻的到来!

        却不知,会否还有更加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

        长空亘古!

        风云,似乎也完全的停滞了!

        终于……

        天空还是天空,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只是,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了然了一点,箭神出手了!

        虽然完全看不到箭矢到底在哪里,但,大家都很清晰的意识到了!

        因为,大家的心,在那一瞬间,突然地震动了一下,所有人都是如此!

        那是一种强烈到极点的心悸感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