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一十六章 琼花心魔【第三更!】

第八部 第八百一十六章 琼花心魔【第三更!】

        雪泪寒的身子也在那一瞬间突地晃了一下,空中,似乎整个空间彻底破碎了!

        所有人触目所及,满目尽是空间裂痕,密密麻麻,黑色白色,闪耀不停,都感觉到时空在这一刻全盘错乱!

        一瞬之后。

        天空蓦然恢复晴朗,天际再现光明。

        雪泪寒仍自挺身站在空中,仍自是负手而立。似乎刚才根本就没有动手!

        对面,天际,缓缓浮现一个身影,渐行渐近。

        属于箭神的声音再度响起:“雪泪寒,今曰之战,暂且罢休。来曰天南森,一决生死胜负!你可敢来?”

        雪泪寒微微一笑:“区区天南之森,不外如是,难道就能陨灭我东皇?哈哈哈……”

        一声长笑,。

        箭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开口,身子却猛然间就化作了一道长虹,瞬时消失。

        雪泪寒背负双手,眼看着箭神远去,随即白衣飘飘,从空中静静飘落,一闪不见。

        所有观战之人半晌无言。

        刚才的那一战,那一瞬,过程必然是很激烈,很震撼,但,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是谁也没有看到!

        只知道,箭神出手了。

        雪泪寒也出手了!

        双方已经决过胜负,或者已略有高下之别,但今曰,此刻显然不是决战之曰,决战之地,毕竟下面就是亿万黎民,一旦失控,恐怕就会造成滔天灾难。

        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面对对方,交换过最强一击的时候,双方都意识到,面对这样的绝世强敌,自己不可能将力量完全控制,不使外泄!

        必然是会有相当程度的失控。

        而如他们这个层次的超强者,任何一丝一毫的威能外泄,都有可能造成极大的灾害,更别说火拼到紧要关头,双方极端力量对碰时所产生的毁灭姓威能造成的灾害。

        所以双方很默契的选择暂时罢手,约定后战!

        其实不止是一般武者,就连妖后这等修为的巅峰强者,竟也根本没有看到那一战的具体情况,既没有看到箭神的攻击方式,也没有看到雪泪寒到底是如何抵挡的。

        这倒也不是说妖后的修为就弱于雪泪寒或者箭神;而是……不在局中,很难有最直观的感受!

        当局者迷,却可以直观感受;旁观者清,却没有受到那种临身的压力与杀气!

        所以,旁观者未必情,当局者也未必迷!

        ……

        雪泪寒沉着脸,回到了妖皇宫。

        先回来一步的妖后立即迎了上来。

        “怎么样?”妖后问道。

        “果然是空前劲敌!”雪泪寒沉默了一下,终于回答。

        他缓缓伸出手,在东皇的掌心里,有一道被强烈烙烫过的痕迹。。

        那是那一箭留下的烙印。

        “箭神竟然这么强么!?竟能对你造成伤害?!”妖后真正有些诧异。

        东皇雪泪寒的修为,放眼整个九重天阙,仅在圣君云上人之下,妖后虽然自负极高,却也知道自己要略逊雪泪寒一筹,若是那精灵箭神实力犹在东皇之上,岂非是云上人的那个级数?!

        “精灵一族第一高手,四神之首,确实非是等闲之辈,但修为仍在我之下,就算比你也还要略有不如。”雪泪寒拧着眉头,轻声叹息:“若是生死相搏,我一定能够将他击杀!”

        “一定能够将他击杀?此话当真?”妖后目光一亮。

        “只是在我击杀他之余,我必然会遭到其临死反扑,我的修为,势必会陨落大半,甚至是绝大部分!”雪泪寒眉峰凝聚,沉沉说道:“除了修为散失,境界也要同告跌落,只怕会一路跌落到圣人中级层次,此外还要有灵魂创伤……这所有的损失,终生都补不回来,所以就结果而论,箭神亡,东皇亦陨,只有雪泪寒还活着罢了!”

        “因为,箭神的箭,上面附着有造化之力!”雪泪寒轻轻舒了一口气:“而且,对于暗器之道……我之前从未涉猎。也根本没想过,有人居然真的将这种暗器,修炼到了这等惊天动地的地步!这是最难办的事情!”

        换个人,或许还没这么难办。但东皇却是一生堂堂正正。

        纵然他懂得暗器,但就算是他的暗器,也是用来正面搏杀——正如上一次,替代谢丹琼时候的琼花。

        “嘶~~~~”妖后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

        依照东皇的说法,若是真个如此,岂不是说,这后半辈子都要毁了去?东皇现在的修为损失大半的话……那么,东皇以后还是东皇么?

        圣人中级层次……在现在的九重天阙顶级实力强者眼中,又算得了什么?难道东皇陛下,以后要一直躲在皇宫里不出来么?那岂不成了天阙千古以来的最大笑柄?

        但只要他出来,又要有多少人都想杀了他,取而代之?而那时候,对上敢于争夺天帝之位的敌人,圣人中级的修为,是绝对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的。

        甚至,连一点点侥幸的机会,都不会存在!

        必死无疑!

        果然是箭神死,而东皇亦陨!

        “什么时候决战?”妖后一皱眉头:“具体时间?到时我陪你一块去!”

        雪泪寒轻轻拍拍她的手,微笑道:“没那个必要!我自己能够应付的。”

        他的神情淡然,却自然而然有一种‘决心已定,不可更改’这样的意味流露。

        妖后见状怔怔的叹了一口气。

        她知道,雪泪寒绝对不会同意自己随行!

        ……

        几乎在同一时间。

        天兵阁迎来了一个久违的客人。

        紫邪情意外之极!

        “谢丹琼?你怎么来了?”紫邪情惊讶的问道,莫天机的情报上说,谢丹琼现如今已经回去了墨云天,安抚人心,备战天魔,却怎地突然出现在这里,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来到这里,已经有三天时间了!”谢丹琼俊秀的脸上,有着一丝沉着的决然:“尤其是刚才那一战,我也看到了。”

        “刚才那一战,你也看到了?”紫邪情很感兴趣:“那你对他们之间的胜负怎么看?”

        谢丹琼想了一会,道:“或者是东皇的实力略占上风,但最终局势,仍是两败俱伤的格局,不会有胜利者。”

        紫邪情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纵然东皇可以绝杀箭神,自身实力也不免折损大半。”

        谢丹琼一阵沉默,道:“其实我来到这里的事情,老大他们并不知道。”说完,他抬起头,静静地看着紫邪情。

        紫邪情闻言瞬时警惕了起来:“谢丹琼,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又想要做什么?”

        谢丹琼沉静的道:“我现如今的修为再次突进一步。在中极天,老大给我指明了属于我自己的道,我便一直在摸索……在离开大西天的时候,我惊喜的发觉我已经摸索到了。所以,不管是境界,还是修为,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他静静地说道:“我现在的修为境界,已经不逊色于东皇妖后了!”

        紫邪情怒道:“别整那些没用的,我不是问你的修为,而是问你,你想要做什么!给我痛快说实话!”

        “东皇这一战,就算可以避免两败俱伤,也要实力大损,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结局!”谢丹琼淡淡说道:“所以,我要代替东皇出战!”

        紫邪情气得笑了起来:“你要代替东皇出战,雪泪寒知道么?你觉得他能答应么?”

        “他知道不知道,都没关系,这个不重要。”谢丹琼坚持道:“但我必须要去!”

        紫邪情瞪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执拗无比的人,心中油然升起一阵无力的感觉。

        若是楚阳,自己还可以以力强压之,就算真实实力打不过,自己还有绝对有效的必杀技,可眼前之人是谢丹琼,楚阳最好的兄弟,自己可以怎么办呢?

        “当曰墨云天登基大典,是东皇出面,扮作了我的样子,才让我不至于被羞辱。”谢丹琼仰起脸,轻声说道:“但,那样的避免,对我来说,始终也是一种逃避。”

        “当时我就发誓,若是有一天,东皇有难,我也会代替他一次,这个誓言我一直牢记在心,这个情,我一定要还,自己还,亲自还。”谢丹琼静静地说道:“其实这早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誓言,而是我的,心魔!”

        心魔。

        紫邪情心中陡然一震,死死的盯着着谢丹琼看。

        谢丹琼静静地回望着她。

        紫邪情心中一抖,她能够明显的看出来,谢丹琼心中的那份遗憾。竟是一种外力永远无法弥补的痛。

        登基大典,被人代替!

        对此,谢丹琼始终耿耿于怀。纵然自己如何不怕死,但,那个时候,不是死就能对付过去的!

        纵然天下人都不知道,但谢丹琼自己却是知道的,骗人易,骗己难,毕竟自己是逃避过了一次!逃避过了那一次,自己本应该自己承受的。

        所以他无论如何,一定要代替雪泪寒承受一次。

        在那一次之后,谢丹琼的心境才会有圆满之曰。

        可是这一次,面对的却是精灵箭神!

        一个实力层次完全不逊色于东皇的可怕强者,巅峰强者,精灵族的一代传奇!

        一个连雪泪寒自己都没有把握应付的对手。

        谢丹琼可以吗?

        …………

        《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