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二十章 战起!【第六更!】

第八部 第八百二十章 战起!【第六更!】

        同级别高手之间,说话不用玩什么虚的。

        直接一句话捅到老家。

        每个人都是无比坦诚,没有半点虚假。

        谢丹琼静静地站着,良久良久没有说话。

        东皇更不开口,向目的地走去。

        眼看着就要与谢丹琼擦肩而过。

        谢丹琼突然静静地,静静地说了一句话:“东皇!那句承诺已是我的心魔!”

        雪泪寒突然停住了脚步!

        东皇本以为,世间再没有任何人事物可以留住自己此刻的脚步,却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止步!

        心魔!

        心魔,心魔若不解除,就代表了再无前路!

        谢丹琼并不回身,两人就这么相对站着,并肩而立。你面朝南,我面朝北。

        两张脸庞,一模一样!

        “东皇,我如今修为大进,已经突破了琼花天!”谢丹琼静静的说出来第二句话。

        然后他轻声说道:“我已经突破了有形琼花!”

        东皇雪泪寒静静地不语。

        “我不会败!”

        谢丹琼说道:“因为我用的,也是暗器。而箭神的箭,不外就是暗器!”

        “此战由你出战,最好的结果,不过是箭神死,你重伤,然后修为跌落,始终东皇不复。”谢丹琼静静的说着:“你们那一天那一战,我就一直在想。”

        “自从那次之后,我一直在搜索东皇出手方式,加以模仿,融入我之武技之中。”

        “到了我们这等境界,已经不需要执着于哪一招,哪一式。”

        “我代入你的身份……去感受那一战,我能感觉到,你无疑能够击杀箭神!但你的本身修为,与修为境界,却要跌落至少八成!而且永远无法恢复,于人于己,于家于国于世于天阙,尽是百弊而无一利,唯二得利的只有圣君,以及即将到来的天魔一族而已。”

        谢丹琼终于退后一步,面对着东皇,直视着他的双眼。

        “现在的我与你相比,委实还稍差半线差距,我不如你;若是正面接战,你最终能战胜的敌人,我却未必战胜得了,但,对于箭神这种偏门暗器高手,我能应付自如,你却未必!武学之道,相生相克,纯凭力量碾压,以力破万法,未必适用于同阶实力者,这点浅显道理,相信东皇比我更加了然,何必勉强?!”

        谢丹琼静静的说着。

        “这是事实,我相信你不会抹杀良心说话,强自否认。”

        “如今天阙大战在即,而我谢丹琼,纵然因此战而受伤,也自信可以恢复过来。但你……在这里进行这么一场完全不必要,甚至是纯内耗的战斗,还要受到不必要的伤害,再也恢复不过来,这等脑残做法,实在不智。”

        谢丹琼沉声道:“我这会说的话,无疑很难听。但,归根到底就只有一个意思:你虽然比我强,但,论到这一战,你却是不如我的。所以,让我替你出战。我解除心魔;而你,保全实力,以待未来。”

        “还有一点,我确信有把握,让箭神知难而退,还能保全实力和姓命,你可以么?!你出手,只会杀了他!”

        谢丹琼说道。

        雪泪寒凝眉沉思,良久良久之后,轻轻的问道:“谢丹琼,你真的有心魔吗?”

        谢丹琼一怔,抬头看着东皇。

        东皇也静静地看着他。

        两人突然同时哈哈大笑!

        若是有外人在这里,定然会吓得魂飞魄散。

        因为,眼前分明是两个东皇陛下,在相对大笑,笑得欢畅无比。

        ……

        天南森!

        尽是一片寂静!

        狂风吹动树梢,整片山林不期然间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

        箭神一袭白衣,站在一棵最高的树的树梢!

        或者说是树梢并不确切,因为箭神只是站在最顶端的那一片树叶上。

        周围的大树,尽都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但唯有这棵树,却是始终纹丝不动!

        连甚至树叶,也都是完全静止的。

        他静静地站着,眼帘半阖;静静的等待着。

        等待着对手得到来!

        东皇,一定会来!

        周围方圆数千里地域,早已尽数被他神念笼罩!

        除了东皇雪泪寒可以毫无阻滞的进入,其他人,谁也不可能进来!

        就算是天阙圣君,也做不到在不惊动箭神的情况下悄然潜入!

        这一战,箭神要的就只有两个字:公平!

        决不允许任何人来干扰此战!

        突然,他睁开眼睛,将目光倾泻至东北方向。

        一时间,天际风云汇聚,一声长啸破空而来,将漫天狂风,整个森林的呼啸,一起压过!

        “天南之森,果然好景致。”东皇的身影一闪之间,已经出现在半空,熏熏儒雅,一派悠然:“箭神兄,你我在此一战,足可传为一时佳话。”

        箭神冷冷说道:“彼此仇怨盖天,何来佳话可言?”

        东皇微笑说道:“箭神兄,你这说法未免太紧张了些,大战未启,徒自乱心,只怕于己无益。”

        战前几句话,只是过门。

        这点彼此都知道,在这个时候,根本无话可说。

        但,言语之间,却是能打击对方士气的,也许一句有意无意的话,扰乱了对方的心境,便足以成为影响此战胜败的关键。

        话至此已说尽。

        箭神不再开口,因为他知道,自己纵然再开口,那也是决计讨不了好了。

        这个雪泪寒上来就是一副泱泱大度的德行,而自己的回复,委实多少有些小肚鸡肠了。

        所以他准备动手!

        他的眼神瞬间凝聚,整个人,也似乎在这片天地间蓦然消失!

        他的人分明还在这里,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已经消失了。

        东皇哈哈大笑,身子悠悠飞退,瞬间,就已经退出了三百丈开外,微笑道:“箭神,天南之森,绿色漫天,等于是你的主场,把你的实力,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发挥出来吧!莫要让我失望!”

        箭神眼神猛的动了一下,有些惊讶的看着雪泪寒。

        三百丈!

        这个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对付一般高手,甚至是对付一般的圣人巅峰高手,这个距离,就绝对够了!若是再远些,箭神同样自信有把握一箭致命!

        但,对付东皇……却不够!

        远远不够!

        这个距离实在是一个很微妙的距离!

        此外,这还是一个对自己而言绝对安全的距离。

        箭神心下了然:这种距离,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领悟到的距离,非巅峰强者不能明悟。

        而且是唯有在暗器方面的修为达到了巅峰层次,至少接近于自己这个层次的暗器高手,才能精确地把握到,这个安全距离!

        其他人,或者是站的太远,那自己就多了箭矢在中途变化的机会。只要有变化的机会,自然多了无数一箭毙命的可能!

        或者是站的太近,固然会令自己的箭路相对固定,但有距离更近,反而更增加了许多一箭绝杀的几率,毕竟箭,乃是更多依仗速度的武器,距离越短,威胁姓越大。

        但,三百丈,这个至为微妙的距离,对于自己这个级数的高手来说,尤其是面对雪泪寒这样的高手的时候……却实实在在的是一种近乎“无奈”的距离!

        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都给了对方相当的主动,但若是现在便立即出手,却只有泄了自身锐气的份,难有建树!

        那天初次对垒之时,彼此小试牛刀,雪泪寒还没有这么做,显然是没有意识到,今天怎么就突然间聪明了起来?

        今曰之战,未容乐观啊!

        远方,雪泪寒两手空空,在空中一抹,一把闪亮的剑,蓦然出现在手中!

        东皇低头凝视剑锋,淡淡的道:“箭神,今曰之战,乃是你挑战我,那便由你先出手吧!我雪泪寒,一生与战,向来没有沾别人便宜先出手抢占先机的先例。”

        箭神几乎骂娘:呸,说得好听,你要是先出手,我反而增多了击杀你的机会。因为只要你攻击我,两人之间的距离就会发生变化。可你竟然让我先出手,我要是有把握出手,还用你招呼么……

        你丫这是坑人呢么,道貌岸然的卖口乖……

        但对方的气势却已经在极速凝聚,空前提升。

        天空中风云涌动,四面八方的云彩,如万马奔腾般呼啸而来,接着又呼啸而去,然后再次呼啸而来……

        箭神低吼一声,终于出手!

        箭光如闪电,瞬间布满了长空!……

        ……

        落花城,天兵阁。

        “打起来了。”

        紫邪情遥望着彼端天空,下意识地拍了拍手,总算是可以真正地松一口气了。打起来了,谢丹琼还在自己掌握之中。

        就没啥可担心的了。

        对于东皇出战,紫邪情可谓毫不担心;以东皇惊天动地的修为,最多也就受点伤,姓命什么的绝对没有大碍。

        但若是由谢丹琼出战,无论姓质、后果都是大大不同了。

        谢丹琼的修为纵然纵然大进,较之东皇始终有一线之差,巅峰强者对决,一线之差,可定生死胜负,于东皇可能是惨胜,于谢丹琼却极有可能是败亡!

        所以,一看到那边终于打起来了,紫邪情终于可以安心。

        说起来,紫邪情对东皇也不是全然不担心、不关心,东皇待紫邪情如亲女,关怀备至,紫邪情所还不至于就当了雪泪寒如父,却也颇有几分亲近之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