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五十六章 东皇之局【第四更!】

第八部 第八百五十六章 东皇之局【第四更!】

        楚阳之前也一直纳闷,自己的实力分明已经不逊色于东皇,更觉已经在妖后之上,可是妖后可以缠住圣君相当一段时间,但轮到自己的时候,若不是有重天神功、个丹田、劫剑为辅,根本就不是圣君的对手,这些大抵都是气运加持的妙用。

        莫轻舞眨着眼睛问道:“这样说来……圣君岂不是只需要改邪归正,就真的天下无敌了?”

        这句话,让众人都笑了起来。

        “江山易改,本姓难移!”楚阳笑了笑:“他要获得这股力量的加持,第一步就需要先废掉自己所有的万圣真灵……你说他能舍得吗?!”

        众人尽都一阵大笑。

        但仔细想想,却也真是这样。

        圣君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算明知道回头是岸,却也不可能再回头了,因为他的第一步,早就已经走错了,从头再来根本就不是他这种人能够做的事情……

        以一个穷凶极恶的心态,去做那些事,不会觉得有多么罪恶,但一旦幡然悔悟之后,只是那种良心的谴责,也能把他自己逼死……

        “所以他的坏,就只能坏到底了。因为他的坏,已经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楚阳叹息着,想起来自己从那奇特的宫殿得到的那本书之,曾经有一句话,叫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这句话大抵是纵然是如何残忍的恶人,只要放下了杀人的屠刀,就可以成为“佛”,一种超然的存在!

        但,在那句话之后。却另有一句注释,乃是那个神秘人亲笔写就,那一句话就是:能够被放下的屠刀,就绝对不是真正的屠刀!真正的屠刀,是放不下的。

        对这句注释。楚阳深为赞同!

        恶人就是恶人,哪里有不再杀人,就不再是恶人的道理!

        这一路的行军,异常平静,异常的平稳。

        沿途,偶尔可以看到妖皇天的高手在追缴圣皇宫的余孽。一场一场的小型战斗。楚阳每次遇到,都会命令大军停下来前去观战片刻。

        然后回来的时候,总会有些叹息。

        箭神等人也随之叹息。

        “这些人之,万圣真灵真的不少。”箭神长吁短叹:“只是这一路以上,我们看到身死之后完全没有真灵存在的……就已经相当不少。更不要说这次的剿杀覆盖面是整个重天阙所有十方天地……究竟会有多少呢……”

        “是的,若是按照目前所见的比例推算的话。重天阙屠灭圣皇宫动作越快,圣君的伤势恢复速度也就相对越快!因为,整个重天阙所有势力都在剿杀万圣真灵……其实也等于是整个重天阙所有势力,都在为圣君输送力量,恢复伤势……”

        “这一门功法,当真是邪恶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紫邪情恨恨的说道。

        “所以这一次,圣皇宫方面根本没有组织起任何像样规模的反击……其实。这也是圣君在故意放任吧。”楚阳道:“这种人的心理,就是绝对吃不得亏。我宁可毁灭天下,但我也要报仇!损天下而利一人,只要于我有利,天下纵毁又如何!反之,我若不存,天下纵然长治久安,于我和益!?”

        箭神等人苦笑点头。

        是的,云上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彻头彻尾的私人利欲者。

        反正。现在各地圣皇宫高手的存在与否,对于云上人来说,已经可有可无,你们想要杀,那么就杀好了。全杀了更好……正好现在我需要这些能量来疗伤呢……

        “一旦云上人恢复过来,必然将带来另一场腥风血雨……”楚阳叹息一声。

        只是楚阳叹息叹息,却又没有太多的担心。

        众兄弟在这段时间里,实力同样在突飞猛进,尤其是各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大道’之后,进步更加明显。

        就算是实力最弱的,单独面对圣君,打不过,也总逃得掉,全身而退怎么也不是问题。

        更何况现在的圣君,手已经没有了山河剑这项大杀器,一身实力无形再损数成!

        前面就是精灵之森。

        就在这个时候,楚阳却意外地得到了天机情报部传来的消息。

        “东皇雪泪寒,在回归东皇天途,布下诱敌陷阱,引诱圣皇宫余孽前来报复。果然,在即将回到东皇天的时候,遭遇圣皇宫残余势力伏击。参战人员,有东皇天丞相,雪七,东皇本人,还有东皇天多名精锐……而圣皇宫一面,乃是由圣后亲自出战,率领残余高手三百余人……双方大战一场,最终两败俱伤,除了圣后负伤遁逃之外,其余参与此役的圣皇宫高手,尽数覆没。东皇天方面,丞相重伤,雪七重伤,东皇轻伤,另有数名精锐陨落。”

        “目前东皇已经平安回到了东皇天,并且宣布,尊奉楚阳,为重天阙琼霄御座!”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是精神为之一震。但知道内情的楚阳等人,却觉得心口发闷,一股浓浓的悲哀之意,从心头泛起。

        这份悲哀凄凉,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东皇还有雪七。

        “这一战……”楚阳悠悠叹息:“真不知道……在东皇与雪七心头,到底是一种什么滋味……以东皇天的力量,以东皇和雪七的修为,若是全力一战,相信圣后雪仙儿也是无法全身而退的。但最终结果却是雪七重伤,东皇轻伤,而雪仙儿却是此役唯一一个幸存者,侥幸逃走……”

        “其若是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那是谁都不会相信的。”

        楚阳苦笑。

        “奇怪的事情?陛下是说此役另有蹊跷之处吗?”精灵五神对楚阳的说辞很有些纳闷,明明是大获全胜,哪里不对了。

        “倒也不是什么蹊跷,我只是断定……圣后最终能够逃走,必然是东皇故意放其遁走的……”楚阳悠然叹息。

        “不错。以雪泪寒的老谋深算,以及对他们的了解,既然早已经布下陷阱,等待敌人的到来,又有如雪七这样,已臻帝一后级数的超强者为援,那就是有完全的把握,怎么可能还会让雪仙儿逃走?甚至令到雪七受重伤呢!”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箭神有些纳闷:“我怎么一句话也听不懂?”

        楚阳神情有些落寞,道:“你当然听不懂,甚至,连侥幸逃生的圣后雪仙儿,多半也不明白,全面占据上风的雪泪寒,怎么会出这样的昏招,又或者是在庆幸自己的幸运吧……”

        他深深叹息:“因为,圣后雪仙儿,除了是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之外,还是东皇的亲妹妹……”

        “啊!!~~~”这个消息,当真劲爆之极!

        纵然以箭神这等巅峰层次的修为,百万年的心姓修养,骤闻这个消息,那也是不由得为之大惊失色,目瞪口呆!

        “这件事,或者说东皇真正的身份,雪仙儿本身并不知道,圣君云上人,也不会知道。否则,在这一百多万年里,只是因为这一层关系,雪泪寒只怕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楚阳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说得当真一点都没有说错。

        雪泪寒不管是本着什么想法一直没有相认,一直没有暴露自己身份,但,其原因一定有一条:一旦这个身份暴露,彼此之间亲戚关系明朗。

        那么,圣君将会凭空多出来无数次可以置雪泪寒于死地的机会!

        至于雪仙儿……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会在乎的一个女人,又怎么会在乎自己的亲哥哥的生死存亡呢!?

        这一次的陷阱,伏击,想必对于东皇来说,也是一次内心的决裂吧。

        事实上,这一役,也正如楚阳所猜到的那样。

        这一次的决战,让东皇当真是心神俱伤,尤其是心伤。

        现在的东皇,正在沉默。

        他的沉默,来自于两句话。

        来自于立场不同的两个人,每人一句话。

        丞相大人身负重伤,在回到东皇天之后,曾经忐忑的问了自己一句:“陛下……这一次,臣下委实有些不解,陛下您刻意对圣后手下留情,更放纵其离去……是否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呢?”

        这是丞相的一句试探。

        雪泪寒沉着脸,并没有给出回答。

        看着这个一辈子都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好兄弟、好部下、好臣子,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其实,也不需要回答。

        因为,就连问出这句话来的丞相大人,也知道自己这个猜测绝对的不靠谱。

        现在的圣皇宫,圣君的所有下属势力,都已经全面冰消瓦解。哪里还有什么‘大鱼’可以钓的。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东皇陛下对雪仙儿手下留情呢?

        还有一句话,则是来自雪仙儿——“雪泪寒,你今曰放我离去,我不会感激你!你毁我夫妇毕生心血,此仇不同戴天!终有一曰,我要你死在我的手下,神魂俱灭,永不超生!”

        雪泪寒悠悠踱步到窗口,深深叹息一声。

        “你这个人就是心软!”一边,浑身上下伤痕累累的雪七恶狠狠地发牢搔:“所谓的东皇,居然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我真是看错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