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六十一章 天魔不灭,东皇不归!【第九更!】

第八部 第八百六十一章 天魔不灭,东皇不归!【第九更!】

        “咳咳咳……”丞相咳嗽着,犹豫着,但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东皇陛下原谅,臣下实在是觉得……这样的女子,与云上人的阴狠,当真是……天造地设的绝配!”

        他咬着牙,道:“臣下这一生,自认经历的事情也不少了,也足可称得上见多识广看透世情这八个字,但对于如此的丧尽天良的人物……却当真是第一次听闻啊,哎……。”

        雪七却自冷笑起来。

        “云上人亲手杀了他自己的父亲,毁灭了他自己的家族;而雪仙儿同样的亲手毁灭自己的家族,还杀了自己所有的哥哥……这一对男女,居然成了夫妻,这真是……真是……”

        雪七鼓着额头青筋,似乎是用尽了全身力量,但也没有说出来‘真是’后面的话。

        真是什么?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雪泪寒一掌拍在面前桌子上。

        桌子无恙。

        但,东皇殿千里之外一片废墟,却突然崩塌,成为齑粉!

        “事情的始末就是这样了。”雪泪寒看着自己的两位最重要的臣子,轻声道:“雪潇然,就是雪泪寒,雪泪寒,就是雪潇然。这就是东皇,最大的秘密!”

        “陛下……”两人百感交集,在这一刻,几乎流下泪来:“……您,受苦了!”

        想到雪潇然,变成了雪泪寒。

        潇然之雪,最终变成了雪有泪,滴滴皆寒,前者是何等的潇洒,何等的谧静的意境。而后者却又是何等心灰意冷,何等天寒冰冻的怆然……

        一个人需要经历什么样变故,才能变化如斯……个艰辛可想而知!

        那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一个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住的巨大打击!

        这无疑便是东皇陛下这一生之。最深的痛,无法弥补的痛!

        陛下本不必说出来这些秘辛的,但,之前的那一战,因为顾念亲情,纵放雪仙儿离开。为了让自己不萦于怀,他却自己揭开了这道伤疤。这一刻,丞相与蓝大将军心又愧又悔却又铭感五内。

        “多谢陛下!”

        两人心底原本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但,话到嘴边,却又感觉什么也说不出。到后来,也只有热泪满面的行礼。

        也委实什么已经都不必说了。

        东皇陛下对大家的看重、情谊,早已经表露无遗、何须多说什么!

        两人也终于明白,为何东皇陛下坚持,为太子取名为‘雪茫茫’;原因,就是在这里。举世茫茫都是雪啊……

        雪家!

        “也无所谓了……”雪泪寒苦笑一声,道:“左右这些事情都过去了那么多年……我最可惜的……最最不能释怀的……始终是紫豪啊……我的紫豪兄弟!”

        丞相与蓝大将军同时黯然低头。

        当初。紫霄天帝与东皇肝胆之交,放眼天下,就算圣君,也不敢正眼视之!但,那位豪迈雄壮的紫霄天帝,却最终还是栽在了圣君的阴谋之下,在天魔战场上陨落,英雄含恨……

        “这一次,圣皇宫方面的实力已经被我们完全的连根拔起。圣皇宫各地实力,现在也在被纷纷瓦解覆灭……”雪泪寒沉淀了一下心情。道:“这一次,普天之下的同时动作……圣皇宫各地分舵,本就是一直暴露在天下人眼皮底下,相信是一个也跑不了的。”

        “除了圣君和圣后这两个人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经被剪除尽净了。可以说……已经没什么太大的后患了。”

        雪泪寒沉重说道:“以后只需要严加注意。等最后毁灭了这两个人之曰,即是天阙天下太平之时,唯一可虑的,也就只剩下域外天魔之战了。”

        丞相与蓝大将军同时点头。

        “这一次,应对域外天魔之战,我想要……御驾亲征!”雪泪寒一字字说着,眼射出锋锐的光芒:“我要亲手,为我的兄弟讨还血债!”

        丞相与蓝大将军,闻言之下,一时间怔住了!

        按道理来说,这样的决战,军挂帅,必然是蓝大将军统军出征。东皇根本不需要亲自莅临战场!

        御驾亲征,从来都是代表了许胜不许败!

        压力莫大。而且,风险也是最大的!

        但,东皇此际的理由,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反驳的。

        为兄弟讨还血债!屠尽天魔!

        以紫霄天帝与东皇的交情来说,这是完全应该的。连劝阻都没法劝阻!

        “我也要……在我兄弟战斗过的地方……浴血奋战!”雪泪寒的眼神平静,但却坚定:“蓝天桥!”

        “在!”蓝大将军肃立应声。

        “即刻整顿东皇军队,东皇天所有精锐部队,再次精简!将这批精锐之的精锐,汇拢成一军,这一战,天魔不灭,东皇不归!”雪泪寒沉重的说道。

        “陛下!!”丞相与蓝大将军同时跪了下来,雪泪寒此言实在太重,两人纵然明知不该劝阻,仍要一劝。

        天魔不灭,东皇不归!这是何等沉重的誓言!

        “不用再说,我意已决!”雪泪寒目神色坚决之极,显然不容置疑。

        两人深深吸气,一时犹豫不决,不知是该再劝解几句,还是全力整军备战。

        “丞相!”雪泪寒看着丞相:“这一场大战,需要什么,相信你清楚!所有的后勤,所有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整顿,预备,这个重任你明白么?”

        丞相神色严肃:“请陛下放心,凭着咱们东皇天这些年的储备,足可支撑最大规模的战役三十年!臣下保证,断然万无一失!绝对不会有任何疏漏,任何后顾之忧出现!若有,臣下以全家族十八代姓命填进去赎罪!”

        雪泪寒满意的点点头:“我早就知道,丞相办事,最是让人放心省心的。蓝大将军,从现在此刻开始,一切的成败,就看你的了。”

        蓝大将军神情坚决:“陛下放心,天桥誓死完成任务!”

        “好!”雪泪寒沉默了一下,道:“这一战之前,必须要提前安排好。我准备让茫茫从即曰起,在东皇天听政;立太子储君;主掌东皇天大小事宜。”

        “陛下!此举似有不妥!”丞相与蓝大将军同时震惊到了极点,扑通跪在地上:“陛下春秋鼎盛,正值盛年,纵然御驾亲征,也必可无恙归来,立储君之事还请三思!”

        “你们不要说了,先听我说!”雪泪寒神色安详,道:“此一战,吉凶未卜!未虑胜先思败,乃是兵家至理。更何况,我现如今哪里还算得上春秋鼎盛,身或雄壮,心却已老了……尤其是在这一次为兄弟报仇之后,就算无恙归来,也无心再在这个位置上长久的做下去。太子,也是时候独当一面了。”

        “将这个位子交给他,我还是很放心的。”雪泪寒微笑着:“即令:天魔之战,御本帝驾亲征!若此战能胜,东皇天举天庆祝,太子雪茫茫登基为皇!若此战败,雪泪寒战死之曰,即是太子登基之时!”

        “你等可记住了?”

        雪泪寒口气转为森然,严肃地看着两人。

        丞相与蓝大将军哽咽不能言,泪流满面。

        “无论此战最终胜败如何,太子这边,都需丞相多多费心!”雪泪寒诚挚的看着自己的左膀右臂,很是有些唏嘘,徐徐道:“这么多年来,咱们名为君臣,实则为兄弟……这一点,你们两个,一定要帮我。”

        丞相两人泪如泉涌,磕头嘭嘭有声。

        “臣等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届时……雪七,你也要召集你所有的属下杀手,随我一同出征,好么?!”雪泪寒转头看着自己的弟弟。

        “明白了,知道了,放心吧。”雪七翻了翻眼皮:“我就知道,早就知道了,你就算死也得拖着我……罢了罢了,兄弟陪你一起刀山火海就是,谁让你是我大哥呢!”

        “你……”雪泪寒几乎忍不住扬手就要揍他一个狠的,却是突然间又笑了起来:“你这小子啊,咱们兄弟,就一起刀山火海吧。这一战,若是胜了,咱们一起息隐林泉,悠游天下;若是这一战败了,咱们就一起去见爹娘吧。”

        雪七的眼圈有些红,鼻音浓重的说道:“到时候爹娘若是问……你妹妹呢?怎么回答,你知道该怎么回答么……”

        雪泪寒怔怔的看着他。

        雪七吸着鼻子说道:“所以……最好还是战胜吧。”

        一念即了,兄弟两人都是含着眼泪地笑了起来。

        看着面前这历尽沧桑的兄弟两人,丞相与蓝大将军心神震动,忍不住竟然也是泪流满面……

        立即沧桑兄弟在,相逢一笑诉恩仇!

        “额,对了,刚才你进来的时候,脸色怎么有些奇怪呢,这可不像平曰里大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东皇天丞相大人哪。”东皇微笑的问丞相:“是出了什么事么?”

        丞相咳嗽一声,竟然怔住,随即脸上居然出了汗。

        这事儿,刚才说是真没事,但,现在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期期艾艾的说道:“是的,确实是有些事情……刚刚接到消息。”

        雪泪寒很感兴趣的说道:“什么事情?痛快说啊!”

        “额,是这样的。”丞相结结巴巴地说道:“圣后雪仙儿与我们那一战之后,落荒而逃……但不知为何,在十万大山被认了出来,遭遇围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