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两帝联手 【第十一更】!

第八部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两帝联手 【第十一更】!

        “哈哈哈哈……”数万人同时快活的大笑:“东皇陛下放心,别的酒可以不喝,但是庆功酒,送行酒,尤其是您东皇敬的酒,咱们一定要喝!倒是东皇陛下您自己反而要小心点,说道实力修为,我们绑一块可能都不是您的个,但喝酒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别到时候反而被我们灌翻了!那可丢人哪!哈哈哈……”

        一阵豪迈的笑声,这些人尽都跟随蓝大将军而去了。

        去往各自的军营,各行其是,蓝大将军与这些人大部分也都是老相识,自然是人尽其用,绝对不会有半点浪费。

        欢声笑语声,绝大多数的人一轰而散。

        “陌兄,请!”雪泪寒肃手引领陌青青进入东皇殿。

        “好。”陌青青一片洒脱,带着身边的青年,潇洒走了进去。

        “这位是?”雪泪寒问道。

        “这是犬子,陌路。”陌青青微微一笑,有些爱怜的拍了拍身边青年的头。

        “这是小弟几个孩子之,还算是成器的一个。”陌青青说道。

        “陌路,听说过,不错不错。”东皇雪泪寒目光有些复杂,道:“之前杀了云上人的儿子云天的那个……就是你小子吧?”

        丞相还在这里伺候着,一听这句话,心不由一阵哆嗦。想到东皇和雪仙儿的兄妹关系,虽然对东皇绝对有信心,但,也在心里嘀咕起来:您老人家该不会是在这时候……又开始哥哥妹妹了吧?

        “是的。”陌路的脸上的神色突然间有些痉挛起来,声音沙哑,精神,居然也有些恍惚,紧紧地攥着拳头说道:“其实我……我不想杀他的!”

        “放肆!”陌青青大怒。

        当代万圣真魔的儿子。有什么不可杀?

        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在东皇面前你还说这种话,岂不是在给老子塌台?

        “是真的不想杀。”陌路有些委屈,却仍是如是说道。

        陌青青大怒,就想上前揍人。

        “说说是怎么回事?”雪泪寒急忙阻止陌青青。

        “是他……想要杀我……哎……”陌路悲哀的叹了口气:“我们原本是竞争对手。但却也是一直惺惺相惜的朋友,私交还是不错的,至少我是真心拿他当朋友……这一次,他被追杀,找到了我……”

        “是我把他藏了起来;可是,他喘息一定之余。竟然想要杀死我,冒充我的样子,躲过这一劫……他对我的一切都很熟悉,若是他真的冒充了我,真的未必能有人发现得了……但,他唯一漏算了的。却是我身上带着我父皇的神念。”

        “他一动手,就遭到了反噬。”陌路长叹:“但我那一刻也愣了……我万万也没有想到,我一向视之为兄的好朋友,居然在那个时候,在我冒着天大风险收留他之后,居然还要杀我……”

        “口口声声的好兄弟,但一刀却已经扎到了我的背心!若不是父皇神念即时打动。恐怕我到死……都是一个糊涂鬼!”陌路笑的有些凄惨:“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我真是瞎了眼了!”

        “笨蛋,人家一直就是在利用你!你当人家是兄弟,人家当你是秀逗!”陌青青恨铁不成钢的大骂:“你就是个笨蛋!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

        陌路垂着头,一脸尽是失落。

        “陌兄,年轻人重情重义,乃是好事。这种事,你可不能斥责。”东皇心叹了口气。安慰说道。

        原本心还有些多少的怪异滋味,现在一看到这样的情况,听到这样的事情。真真是彻底的无话可说了。

        原来……云上人和雪仙儿他们的儿子,竟也是这般货色而已。这样的人,还说什么公道不公道?一念及此,不禁更对陌路更加顺眼了许多,还有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触。

        一边的丞相。见到眼前的这个情况也是在心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要知云天虽然是圣君的亲生儿子,却也是圣后雪仙儿的唯一儿子,也就是东皇雪泪寒的亲外甥,若是没有刚才的那段插曲,他命丧好友陌路之手,对于任何人而言,都只会拍手称快,顶多也就是说陌路妇人之仁,见到就应该直接灭杀才是。

        但对于雪泪寒来说,纵然未必会存芥蒂,却始终会有一点不舒服,至少不会看陌路很顺眼,但是此刻,陌路的选择或者不入其父之眼,却必然会入雪泪寒的眼,甚至是解开了雪泪寒的一重心结,只是个情由却又不足想陌青青父子道破,只能说天意莫测,令一切歪打正着!

        当天晚上,东皇设宴,为陌青青接风。

        在座的,只有雪泪寒,东皇天太子雪茫茫,陌青青和陌路父子。

        两对父子,一桌子喝酒。尤其两位父亲还都是天帝之尊,他们固然可以谈笑自若,但这两个儿子坐在这里简直是压力山大,如坐针毡。

        这是纯粹的折磨啊。

        不过慢慢的,两人也攀谈起来。这乃是家宴的形式,与邦交无关;尤其是陌青青现在已经不是天帝,这就更加的轻松了许多。

        两位帝君酒酣耳热之际,难免会谈起眼前天阙局势。

        “陌兄,其实我的感觉……你别在意,我没有别的意思,就单纯只是为了之后的灭魔之战而言。”雪泪寒借着酒意,道:“能够发挥出你最大的能量的地方……始终还是青霄天。若是你回去青霄天的话,作用一定会更大一些。”

        陌青青郁闷的说道:“这一点吾何尝不知,但问题却在于……雪兄,若是你是我,你会丢得起这个脸么?”

        雪泪寒叹了口气,这话倒真是实话。

        陌青青就算是再大公无私,也不可能再去傲邪云帐下效力。所以他宁可来找雪泪寒,他的面子可以塌给雪泪寒,但却绝不能塌给傲邪云。

        虽然两人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而且还是陌青青主动退让。

        但,一个脸面问题,就足以阻碍两人之间成为朋友的所有可能!更何况是帐下效力?那,天下人会怎么看?

        陌青青就算是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儿子部下考虑的。

        “这事的源头还不是圣君那个混蛋……”陌青青提起来,气的满脸通红:“可真是把人坑死了……麻痹的!”青霄天帝罕见的骂出来一句脏话。

        显然心的愤怒,已经去到无与伦比的地步了。

        “如此卑鄙小人,窃据高位,居然招摇撞骗了整整一百万年!如果不是近来天兵阁势力的崛起,我们只怕还要被其长久的蒙蔽下去,甚至更糟,也许我辈会一个个的全部都变成他的万圣真灵种子。”陌青青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这么多年来,咱们始终没发现他的真面目,说起来,也真是惭愧得要死要活的。”

        “一样的惭愧。”雪泪寒也是仰头,一饮而尽。

        “说起来,这事情也是爆发得晚了些。”陌青青郁闷到极点的说道:“若是早一段时间爆发出来,我怎么会那么干脆地让位给傲邪云呢?我自己充当青霄天大元帅,率军冲进紫霄天多好?如今可倒好……位子这边才让出去了,战争就爆发了……”

        “这一出整得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好像是个逃兵一般……这般的脸上无光!”陌青青端起酒坛子狂灌,一边大骂:“该死的云上人!还有那个杀千刀的傲邪云!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这有什么,该上战场的,还不一样都得上去?”一个声音里面就带着些歪歪扭扭意味的人贸贸然地走了出来,身上兀自还缠绕着一圈一圈绷带,包得比粽子也好不了多少,血迹宛然。

        来人居然大刺刺的走到东皇桌子前面,一拍桌子说道:“我要喝酒!”

        “呸,喝你个死人头,都伤成这德行了还要喝酒,想死就去自断经脉,别在这里碍我的眼!”雪泪寒一脚踹出去,恨铁不成钢的怒骂:“没看到老子这里有客人么,如此的没有礼数,没有家教,真真不成体统!还不给老子坐下,老实些!”

        陌青青愕然:“雪兄,这是你令郎啊?”

        能让东皇如此声色俱厉的教育,还要自称老子的,想必就是他的某个儿子,两相比较,顿时感觉到还是自己的儿子乖巧懂事,霎时间有些骄傲。

        一侧,陌路看着雪茫茫。

        东皇天太子也是一脸迷惘,看着这位突然钻出来的家伙……雪七在东皇天好久,但向来神出鬼没,雪茫茫还真没见过他。

        “陌青青!你丫的睁大了眼睛看看老子!”雪七顿时就不干了:“我靠,你没见识也要有点常识……上次干架我还没找你算账,如今你居然污蔑我是别人的令郎!令郎你个死人头!当我老子?他雪泪寒远远不够资格,我老子当他老子还差不多!”

        “你……你是天下第一杀手?血契!”陌青青顿时认出来人,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雪兄……这……这是怎么回事?”

        当初雪七在青霄天杀人,曾经被陌青青制止过。两人也算是老相识。

        此刻一见到这位天下第一杀手竟然在东皇宫里,陌青青真真是大吃一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