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七十一章 无所不用其极【第十九更!】

第八部 第八百七十一章 无所不用其极【第十九更!】

        哪有在人家的婚礼上这么说话的?

        这段话还没说完,陌青青就被妖皇妖后东皇紫霄天帝等人联手暴揍!

        那一次,几乎将这位青霄天帝直接在婚礼上打的魂飞魄散……

        妖皇天帝后成亲;青霄天天帝挨揍!——这件事,在当初的重天阙传为笑谈。

        这样的一个家伙,与雪泪寒如今对上,绝对的是好戏连台。

        “那是当然,可以预见的。”白衣美妇哈哈一笑。

        “咦……”妖后诧异的一皱眉:“宁儿,你的玉佩呢?”

        “这不在这呢么……”妖宁宁习惯姓的往自己脖子上一摸,将脖子上玉佩取了下来,随即就一声惊叫:“这不是我的玉佩……这,这是谁的玉佩?啊?我的玉佩呢?这什么情况?”

        只见一块玉,通体通明剔透,肯定是好东西来着。这一点,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但却又不是自己原来那块。

        这一块形状虽然和自己的那块差不多,但这块上面居然还有东皇雪泪寒的名字,以及,那种熟悉的天地威压,东皇神念!

        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上判断,这断然不会是自己原本那块!

        妖宁宁在这一刻直接的迷蒙了:“这……这是咋回事?到底咋回事呢?这玉佩咋就变了呢?!”

        “你个蠢~~~~”妖后瞪着眼睛,想要骂一句自己儿子,却终究没有骂完,咆哮道:“自己的贴身玉佩被人家掉了包,还不知道,居然到现在我问才知道。你说你还能做什么?这可是挂在脖子上的东西!你咋不连挂在你脖子上的脑袋也掉了?”

        妖太子一脸迷惘,两眼委屈。

        白衣美妇适时的劝解到:“姐姐,您这就有点过了,下手可是东皇啊,别说宁儿了。就算当事人是我,也未必就能有所察觉,何况是宁儿了……

        是啊,阿姨说的对啊,那玉佩显然就是让东皇给拿走了……以他老人家的身手,想要从我这里拿什么东西。我有什么办法?我防备得了么?

        但面对盛怒的母亲,就算有阿姨帮忙劝解,妖太子只有低下头连声认错。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丢了你给我的玉佩……我应该奋起反击,殊死搏斗……就算那是东皇,我也要明知不敌。奋勇保护我的玉佩……”

        妖后极度无语的一翻白眼:“你别在这里气我了,滚出去!”

        妖宁宁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落荒而出

        走到门口才想起来问道:“母后,那这枚玉佩……扔了?”

        “扔了?你琢磨什么呢?”妖后咆哮起来:“那是你东皇伯伯给你做的护身符!整个重天阙都是罕见罕闻的好东西,你想扔了?你居然说你想扔了?”

        “不扔不扔,我开玩笑的……”妖宁宁可是吓坏了,转头就跑:“我当祖宗供起来还不行吗……”

        “这个混球小子!”妖后咆哮一会。突然自己都笑了起来:“你说,我咋就养了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儿子,真是太不省心了……”

        白衣美妇抿嘴微笑。

        这个话题,还真不好说什么……

        你自己的儿子,你自己怎么骂可以,可别人要是多说半个字不好,立马就拼命的节奏,我可不讨人厌……

        随即,妖后拿出一枚玉佩,对着吼道:“雪泪寒!你拿着我的玉佩想要干什么?不告而取谓之贼!没想到你堂堂东皇。居然干出来这等事!”

        被东皇取走的那枚玉佩,以及此刻妖后手的这枚玉佩,都附有妖后自己的神念,自然是可以实现即时通话的。

        这个时候,位在东皇天的雪泪寒正在与陌青青静坐喝茶。

        突然间感觉到怀玉佩颤动。传出消息。雪泪寒摇头一笑,很无奈的说道:“女人哪女人哪,这才几天不见面,就开始传消息找我说话,哎,真是烦人啊。”

        陌青青闻言顿时脸色铁青,两眼喷火一般地望着雪泪寒一脸幸福的拿出妖后玉佩,某人一边摇头晃脑,一边查看来自另一边的消息,自己虽然心急如焚,却是什么都听不到,不由得心怒火万丈,怒道:“你嫌烦就放下玉佩,我不嫌烦,我乐意听。”

        “凭什么?”雪泪寒一脸诧异地看着他:“我们两口子的私房话,你跟着瞎掺合什么?我嫌烦那是我的事,你乐意听怎么了,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么?堂堂一方天帝,就算是已经过气了,也不能这么下作不是!”

        陌青青“啪“的一声,就将手的茶杯摔得粉碎,满肚子恶气无处发泄。

        这时候,雪泪寒已经将妖后的咆哮全听完了,心头不禁抽搐了一下,顿时感觉小腿有点发软,可是转过头,却依然是面不改色,轻轻的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陌青青果然被勾起好奇心:“她说什么了?”

        雪泪寒一阵苦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重要事情呢,要知道给你听听也无妨,就是问我今天上午吃的什么……哎,这女人的想法真是令人无语啊。”

        陌青青瞠目结舌,满心的不悦却又欲说无从。

        “你说说……陌兄,咱们都是堂堂的一代天帝之尊,难道还能在吃喝上为难了自己不成么?”雪泪寒一脸无奈的得瑟:“女人啊女人,真不知道她们天天都在想些什么,真那么无聊么,想我就直接说想我就是了,至于拿那么无稽的话题没话找话么……”

        陌青青的脸色变得青青。

        “好了好了,咱们不理她,来来来,陌兄,刚才咱们说到哪了?”雪泪寒一脸淡然将玉佩放进怀里。

        “忘记了……”陌青青一脸颓然。看着雪泪寒一脸志得意满的得瑟脸庞,突然间感到一阵无力。妈的,刚才说到哪里了?我跟你还有他么的什么可说的……

        “我现在出去看看军队的训练情况,这个耽误不得……”陌青青垂头丧气的站起来,走了出去。真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陌兄慢走!陌兄辛苦啦,全都依仗陌兄了……”雪泪寒得意地望着陌青青走出去,确定走远了,立即急不可待的掏出玉佩:“心心,你听我解释,我刚才不是故意不理你,这是这么回事,你可得听我说啊,这事是有缘由的……”

        东皇一脸焦急。

        玉佩那边传来妖后的咆哮声音。

        雪泪寒一头大汗,压低了声音:“息怒……息怒……真不是故意……对,我的错,是,是……你生气?当然应该啊……换成我是你也会生气,这有啥。放心放心……这真不能怪我……你不知道这个陌青青多可气……”

        “他竟然说你年老珠黄鸡皮鹤发了……我是气不过……这个混蛋!怎么能这么说捏……我当时我就怒了。这不才刚和他吵完么……要是你在面前我自然不会多事,你知道我的心儿,我是见不得别人说你一点不好……更何况陌青青这么过分……”

        一通解释下来,东皇陛下脸上大汗淋漓,却是浑身轻松了下来。

        将玉佩放回原位,居然又翘起了二郎腿:“陌青青……嘿嘿……你完蛋啦哈哈哈……”

        居然哼起了小调。

        一直在身后房间里旁听的雪七鄙夷的啐了一口唾沫。草,忒不要脸了……

        为了对付情敌,居然开始污蔑了……你还是东皇么……出去别说认识我……

        丢不起那人啊。

        我真为陌青青抱屈啊……遇到这样的情敌。

        正在腹诽,雪泪寒满面春风的走进来,一看到雪七,顿时勃然大怒:“怎么,你脸上这是什么表情?你还好像很不以为然了?嗯?”

        面对兄长的凶神恶煞,雪七就急忙满脸赔笑:“哪有?我大哥英明神武,光明正大,与大嫂两情相悦……那陌青青直接就是个捣乱的,忒没礼貌;亏他还曾经是一代天帝,居然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由衷的鄙视他!”

        雪泪寒道貌岸然的点头:“你能如此深明大义,也不枉了为兄多年教导。为兄心甚慰;记得再接再厉,继续努力弘扬。知道么?”

        背负双手,施施然而去。

        雪七满脸赔笑,看着兄长终于远去,背影消失;才终于吐了一口唾沫,喃喃道:“擦,就这么跟你学,恐怕早就坑蒙拐骗偷,吃喝瓢赌抽十毒俱全了……”

        ……

        “最新消息,圣后雪仙儿,在极天被人发现,即时引发一场激战。董无伤亲身赶去与之交手,雪仙儿不敌无伤大帝,又脱身不得,迫于无奈之下,勉力召唤出另外一个分身,但,依然不敌无伤大帝和墨泪儿以及七星护卫等人的默契联手,危急时刻,圣君云上人现身,救出了雪仙儿,就此不知所踪。”

        看着这一则最新消息,楚阳不禁长叹一声。

        众人也是一阵沉默。

        消息到了这里,基本上就可以宣布,圣君与雪仙儿百万年以来积蓄的实力,尽都已经毁于一旦了!

        现在,还属于他们的力量,充其量也就只剩下了雪仙儿的两个分身,还有云上人本人而已!

        再有也就是,现在还隐藏在江湖之的,没被发现的万圣真灵。只是,这些个力量,显然已经不足为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