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八十二章 这是担负,这是守护!

第八部 第八百八十二章 这是担负,这是守护!

        丞相正在身边随行,提醒道:“陛下,昨天的那情报您好似没看完……咱们公主殿下,现在同样身具圣人巅峰极限,更进一步的修为……与琼霄御座楚阳亦是不分伯仲……”

        丞相的话,很有点余韵未尽,意味深长。

        言下之意就是:这么高的修为,谁敢欺负她?谁能欺负她?

        貌似她欺负别人还差不多吧?这样的修为……哪怕是对上云上人,恐怕也足够了!估计您这个做叔叔的,已经不是侄女的对手了!

        紫无极呆了一呆,随即朗声大笑:“果然是虎父无犬女!紫霄天帝的女儿,愣是要得!我的侄女,愣是要得!真不愧是我的侄女!给我们老紫家长脸!”

        飞舟升空。

        紫无极坐在舟内王座上闭目养神,突然想起来雪泪寒貌似送来一封信,自己当时火遮眼就没来得及看,这会急忙取出来,心道,雪泪寒那家伙貌似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吧……他这会突然来这一封信,干什么?听说他跟楚阳那小子交情不错,几已兄弟相称,这次老子可是占了他的大便宜了。

        拆开一看,只见那上面就只得一句话。

        楚阳的媳妇紫邪情,是你大哥和凌飘萍的亲生女儿!你不能不去!

        就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但却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问题。

        紫无极愣愣的看着这封信,竟然呆住了;良久良久之后,才喃喃的说道:“怪不得,怪不得……”

        往昔许多不解的疑窦,都在这一句话之间尽数了然!

        原来雪泪寒,竟是一早就知道自己和大哥的关系……原本自己与雪泪寒也就只得泛泛之交,当年紫豪战死之后,雪泪寒以东皇之尊,不惜放下身份。前来大罗天守护自己。并耗损自身修为为自己治疗伤势。

        怪不得从那之后每次见到雪泪寒,总感觉他明明就想要与自己结交,但却又有些犹豫之后刻意的保持距离,甚至自己主动与其交好。他仍是若即若离……

        怪不得自己数次想要出兵紫霄天,都被雪泪寒阻止。

        每每告诉自己,现在还不到时候。

        记得当时,自己还曾经暴怒难抑地与雪泪寒打过好几场……

        我知道你与我哥哥的关系乃是生死弟兄。

        但,为何你自己也不去报仇,还要阻止我去报仇?

        但事后想起,却总发觉雪泪寒的选择是对的,是正确的。

        徒逞匹夫之勇,只有白白牺牲,于事无补!

        怪不得只要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难以作出决策的时候,只需要看看东皇天怎么做的……自己再跟着照做就对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雪泪寒在刻意指引自己。

        而且,圣君权倾天下,威压天阙。雪泪寒若是当真露出来什么异常,被圣君发现的话,恐怕自己也早已经……

        这么说来,这么多年来,雪泪寒其实都在暗暗的保护自己。

        他将所有的真相,都埋藏在心底,只给自己一个假象。以及太多太多的默默帮助……

        那么,这么多年来,雪泪寒独自承受了多少巨大压力?多少辛酸苦楚?

        想到这里,紫无极心中就是一酸。

        相信若不是这一次,雪泪寒摸准了自己脾气一定不会去的话,又怕自己错过了大哥女儿的婚礼。才特意提醒的话……

        恐怕,他还是不会来这一封信。

        紫无极黯然叹了一口气,心中惭愧莫名。

        这么多年来,雪泪寒被自己明里暗里骂了多少次?真是数也数不清了。

        就为了哥哥的死,自己毫无道理地迁怒他最好的朋友雪泪寒。毫无道理的责怪他为何没有出兵救援……但,自己那时候不也是被严密封锁消息……来不及出兵?

        自己又有什么立场责怪雪泪寒呢?

        想到这里,紫无极不禁满脸通红。突然又想起一件事,道:“丞相,你看那雪泪寒与我大哥乃是生死之交……很可能也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

        “我对他有成见,有心结……这个我承认我错了,但他既然什么都知道,却始终不与我相认?这是为什么?雪泪寒不应该是这么记仇的人啊,记仇也不会帮助我……但他他始终都在帮我,却始终不和我相认,也始终不和我结交。这是何故?”

        紫无极最最想不通的,就是这件事。

        丞相睿智的眼神深邃地看着他,轻轻地说道:“陛下,换位处之,我若是东皇陛下……恐怕也不会与你相认的。”

        “为什么,我知道他想保护我。但也不至于不相认吧,任由我误会他无数岁月啊……”紫无极大惑不得其解。

        “呵呵,大概是因为陛下的脾气,性格……与你大哥太相似了。一样的英雄气概,一样的刚猛无俦,一样的雄壮盖世,一样的宁折不弯……”丞相深深的长叹:“所以雪泪寒不敢与你相认啊。”

        “这是什么说法?你别卖关子,说重点!”紫无极更奇怪了。

        “因为他怕你,怕你会取代你大哥在他心中的地位。”丞相叹息:“雪泪寒一生,生死兄弟就只得你大哥紫豪一人。不管生死,就只有那一个。”

        “所以他只承认紫豪!绝不会承认其他人,就算你是紫豪的亲兄弟也一样!”

        “你的性格脾气风格,都与你大哥那么相像……一旦与雪泪寒接触得久了,随着彼此认可越来越深,他怕你大哥在他心中的印象渐渐淡去。”

        “他不想淡去,纵然这只是一个可能。所以,他可以跟天下任何人交朋友,可以为了你去做任何事,但,却绝对不会与你深交,论兄弟!”

        “那样,他帮你,他保护你,不管为你做什么,初衷都是因为紫豪。而不是因为你紫无极!”丞相看透世情的眸子充满了感叹,轻轻道:“雪泪寒……当真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

        他看着呆若木鸡的紫无极,道:“就算是这一次揭开了……但,等到楚御座婚礼过后。雪泪寒仍旧还会回复到原本的样子,可以为你做事情,帮助你保护你,但却会与你逐渐疏远……而且,你不能去找他。”

        “我明白了……”紫无极长长的一声叹息:“但若是这样的话,我岂不是……连一句对不起,都不能对他说?”

        “是的。”丞相在这一刻看着紫无极,不是看着无极天帝,而是在看自己的女婿,语重心长的说道:“这句抱歉。我知道你若是不说,你肯定会很不舒服……但,再不舒服,你也只能忍下去。万万不能说出来。”

        “虽然只是轻飘飘的三个字……但,一定不要去说。”

        “这不是逃避。而是担负!”老人轻轻地拍了拍紫无极的肩膀。

        “我知道了。”紫无极的声音,在这一刻的无极天帝真的很无力,他挺直了背脊,淡淡道:“我会担负!”

        老人点点头,转身而去。

        紫无极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呆呆的怔了好久。良久良久之后,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喃喃的说道:“大哥,我真的很羡慕你。你能交到这样的兄弟,我却没有。”

        原来,对自己大哥最重者,并非是自己,而是因爱屋可以及乌的雪泪寒!

        这份生死不渝的兄弟之情。兄弟身死百万年依然竭尽一切能力在维护这份兄弟感情!

        紫无极仰天长叹,心中默默地道:“雪大哥……为了你的守护,我以后也会疏远你,但……一旦你有事,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保护你。你能为我做的,我同样,能为你做!”

        大罗天的飞舟,在空中平稳高速的前进着。

        目标,直指妖皇天。

        每在空中前进一段路程,紫无极就会感觉自己的心,跳得更厉害了一些。大哥的女儿,自己从未谋面的侄女……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呢?是像大哥多一点,还是像嫂子多一点?

        她这些年,又是怎么过来的?

        没有人照料,她的实力,却已经成长到了超出了自己的地步……为了这份成就,她,到底吃了多少苦呢?

        这么一想,紫无极就觉得心如刀绞,万分难过。

        ……

        楚阳大婚的消息,这会也已经传到了紫霄天。

        历代九劫兄弟闻讯人人都是喜笑颜开;简直比自己成亲还要高兴。

        虽然他们责任重大,断断不能前往道贺,但已经彼此约定,到了十月初十那一天,纵然是没有时间,哪怕是轮班,大家也要喝个一醉方休!

        九劫剑主的婚礼!

        咱们这班九劫兄弟不为其庆祝,谁来庆祝?

        “也不知道他找到了老大没有……”舞绝城此刻已经回到了自己兄弟们的队列之中,虽然实力不免稍弱,但,却已经相差不远,相信不久时间,就能迎头赶上来。

        “他现在都已经成为了琼霄御座,就算暂时没找到,以后也肯定会找到的。”君未凌微笑着。

        “真没有想到,现在的琼霄御座,掌控整个九重天阙的人,居然是一位九劫剑主!”

        “只是为了这件事,咱们也要喝上一杯!更何况,还是这样的大婚之喜。”

        正在说着,只见第一桥的彼岸方向,一个人长发飘飘,浑身带着冲天杀气,一路走了过来。

        魔尊!

        谈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