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八十四章 御座婚礼(二)

第八部 第八百八十四章 御座婚礼(二)

        离得较近的妖皇天许多高手,早已经来到这里,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有无数的新的面孔出现。一天比一天热闹。

        唐家三少唐阳伟作为总理这一切的主持人,这些天里每一天忙得都是焦头烂额,连上厕所,都有人在外面拿着钱等着……

        这让唐阳伟怒火万丈,直接就爆发了:“连拉个屎你们都不让了……这还有点道理吗……”

        有人阿谀的笑:“咳,三少……这个拉屎您可以天天拉……但我们赚钱的机会却不多啊……您就多担待担待……”

        唐阳伟瞠目结舌,突然间就是暴跳如雷:“放你那啥的罗圈屁,什么叫做我天天可以那啥……草!你才天天……那啥呢!”

        ……

        楚阳这边才回到妖皇天,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顿拳头。

        一众兄弟一个不缺,全员聚首。

        顾独行,董无伤,傲邪云,谢丹琼,莫天机,芮不通,纪墨,罗克敌,妖宁宁;墨泪儿,呼延傲波,梅夫人,祀娘;楚乐儿,顾妙龄……等等……

        大家都是笑着跳着,看到楚阳,就是一拥而上,将这位琼霄御座掀翻在地,然后一个个纵身而上,开始叠罗汉,撂下南北打东西。

        女人们在一边笑着看着,然后一窝蜂地进去找莫轻舞等人去了……在场不少有经验的,自然是进去传授经验去了……

        楚阳被众人压在最下面,笑着叫着求饶::“饶命,饶命……这可是我大喜的日子……兄弟们给点面子,给点面子……”

        “如果真是你大喜的日子,肯定给你面子,只不过你大喜的日子可不是今天!哈哈哈……”众兄弟一阵大笑,蹦的更欢。

        如是闹过一阵之后,众人才围坐在一起商量。

        听楚阳说了不能下去之后,众人尽都一阵沉默。莫天机说道:“既然如此,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回去禀报也是一样,眼下的当务之急却是……你看,四个新娘子总不能还呆在这里;出嫁出嫁嘛。不能从自己家嫁入自己家,咱们先分一分,轻舞当然是我这边的……”

        “我送妹妹出嫁。这个天经地义。”莫天机得意洋洋说道:“我是大舅子,一会喝酒我要坐首席!”

        这个理由天经地义。大家根本说不出别的。

        “美得你!”顾独行说道:“我们大西天负责送补天嫂子出嫁;就这么定了,谁也不许和我抢。谁敢抢,就来问问我的黑龙剑!”

        “好,我们墨云天这边负责送倩倩嫂子。倩倩嫂子喜欢穿黑衣,我们墨云天正好最尚黑色的,正是珠联璧合,顺理成章。”谢丹琼抢了进来。

        “为了抢这个名额。连天都是黑的了,墨可不是比黑还黑么……”众人一起大笑。

        “我们青霄天……”

        “我们中极天……”

        董无伤和傲邪云一起出口,显然不甘人后,而其他兄弟也纷纷争了起来。

        “我的!”

        “我的!”

        “你算个屁,你那边啥都没有。想让嫂子嫁得寒碜么……滚粗!”

        “你那边有啥?速度滚是正经!”

        眼看着前三个名额转眼就被抢走,其他人都急了,眼看着就要摩拳擦掌的打起来。

        “咳哼!咳哼!我说!……咳哼……”妖宁宁大声咳嗽,众人却是完全不予理会,太子爷气极,“噗”地一声跳在了桌子上,居高临下大吼一声:“都住手。听我说!”

        声如霹雳。

        众人一时愕然,随即转头看来,人人眼中都充满了玩味。

        “哟,不错啊,你小子居然敢吼我们……你小子知道我是谁吗?”董无伤斜着眼。

        “不错呀小子,居然敢站在桌子上跟咱们说话……你咋这么高捏?”傲邪云歪着头。

        “下来!老实实的趴下做俯卧撑!要不然。哥几个将你拔光了扔粪坑里!”纪墨和罗克敌芮不通大声叫嚷。

        “我还没说完话,等我把话说完,你们再说你们想怎么样。”妖宁宁脖子一梗:“我跟你们说,紫邪情,乃是我们家的……”

        众人顿时起哄。但妖宁宁大声说了下去:“紫大嫂,乃是紫霄天帝之女,也是我母亲的闺蜜凌飘萍阿姨的女儿,妖族正是她之母族;东皇伯伯亦是紫豪天帝的结义兄弟,他们两人正是紫大嫂现世最亲近的长辈……他俩可是交代过了,无论从哪算,紫大嫂也得从我们妖皇天出发;就从妖皇宫出嫁,嫁入楚家!这几件事,我母后让我通知你们,没得商量了!”

        妖太子有东皇妖后做后盾,此刻底气显然极硬,说话的声音也粗了,气场十足。

        不意众人齐声叫嚷反对:“不行!我们的大嫂,就该由我们来送嫁!不管谁要抢,都不行,东皇妖后也不行!”

        “你这小混蛋居然敢拿东皇妖后来压我们!大伙揍他!”董无伤一声大喝,在场众人摩拳擦掌,将妖宁宁拉下来就打了一顿。

        妖宁宁叫苦连天。

        一边的白诗璇叹了口气,我的这位未婚夫可真是脑袋打结了,说话怎地都不看看场面状况呢……

        在场的这些人,好几个都有正牌的天帝身份,每一个都是巅峰修为,毫不逊色于东皇妖后。

        若是好好商量,讲事实摆道理或许还会有希望,一开始说得就很好,以母族、长辈为切入点,分明占据大义,任谁也反驳不了,可是坏就坏在最后一句话,通知?没得商量了?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些人又是谁!

        你这么**裸地拿着东皇妖后的名头来压他们,那不是自己找难看、不自在么?这个天下,除了他们兄弟共同的老大楚阳之外,还有谁能压得住他们?

        ……

        无数的大旗,在落花城四处迎风飘扬,若是从高空看,下面似乎就是一片由旗帜构成的海洋!

        “陪你琼霄舞风云!”

        “伴君傲世九重天!”

        “御座婚宴,普天同庆!”

        “出征天魔,热血誓师!”

        “今朝欢饮御座酒。明日血洒紫霄天!”

        “天长地久,海枯石烂!”

        “男儿必饮御座酒,男儿必战紫霄天!”

        “此生饮过御座酒,身为男儿已无憾;此去域外战天魔。何惧埋骨紫霄天!”

        最中间的位置上,一杆耸天巨旗高高直立,一面不下数百丈长宽的旗帜,哗啦啦的迎风招展!

        旗帜上面,十二个大字,分外醒目!

        “今夜欢呼痛饮!明日决战紫霄!”

        ……

        各种书写恭贺新婚的大旗,还有誓师出征的大旗,彼此交杂在一起;却是那样的和谐!

        因为,人人都知道,琼霄御座的婚礼。其实也是九重天阙决战域外天魔的誓师大会!

        琼霄御座将在这一天,对天下宣布,决战天魔!

        琼霄御座,等于是将自己的婚礼,自己的喜酒。作为十方天地聚首会师、决战天魔的壮行酒!

        如此婚宴,古今唯一!

        如此壮行酒,天下独一份!

        人人都想喝到这杯酒!

        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这杯酒,能够让自己今生的男儿热血,燃烧到极致!

        ……

        欢乐的时间总是过得格外得快!

        转眼间,时间已经去到了十月初七。还有三天,便是楚阳迎娶四位佳人的正日子。

        九劫一众兄弟在这几天中陆续离开,回去做准备工作。额,当然不是回去各自的天地,而是回到自己那方天地的营地,准备送嫁新娘的大小事宜。

        因为各方天地的代表团。陆续抵达了。

        不务正业的大帝们一个个都提前跑了出来,仪仗团随后而来,紧赶慢赶还是慢了十几天时间,当然,对于偌大的仪仗队伍而言。这个速度,这个距离,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从十月初七开始,似乎时间突然缓慢得仿佛停止了一般,每个人都觉得时间过得实在是太缓慢了。所有人都有些迫不及待地等到初十那一天的到来。

        落花城,人山人海!

        貌似已经没什么形容词,能够具体形容这里的热烈程度。

        天南海北,四面八方十大天地的高手,尽数在这里聚集!

        有无数多年不见的,彼此没有音讯的老朋友,在这里突然重逢,执手相看,恍如隔世。然后便是狂喜的欢饮……

        同时,亦有无数彼此乃是死仇的江湖人,也在这里意外碰头。

        但,却没有当场动手,而是彼此之间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你我之仇,不共戴天!”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但让你死在我手里,未免太便宜你了!”

        “我也是这样想。”

        “即将出战天魔,咱们战场见个高低。你若死在天魔手里,我必放过你的家人,前仇了了!”

        “你也一样,你若死在天魔手中,我也不会追究你的家人!”

        “若是你我此役侥幸未死,就以,以屠戮天魔的功劳大小定输赢论高低。功劳低的一个,自刎谢罪!也算是了此恩仇!”

        “不错!功劳低的那人,果然是不配活在世上的,我若不如你杀敌多,死也应该!你若是不如我,也不要抱怨!”

        “彼此彼此、死而无怨。”

        “彼此彼此、死而无怨!”

        “御座喜酒,到时共饮一杯,仇前一醉!”

        “好!天魔决战战场见,江湖生涯一杯酒,生死恩怨谈笑中!”

        “好!”

        点点头,不共戴天的仇敌,就此各自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