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八十七章 御座婚礼(五,两更合一,六千字)

第八部 第八百八十七章 御座婚礼(五,两更合一,六千字)

        十月初十!

        这一天,终于到了!

        就在黎明前的那段黑暗刚刚要结束,第一线曙光即将露出的时候,突然有十八道力量从地上猛的砸向天空!

        轰!

        在空中同时爆炸!

        整个山河大地,剧烈的一阵颤抖!天空中,猛然间变得明亮!便在此刻,一线阳光,从遥远的地平线,跳跃而出!

        随即整个天地之间,突然间炮声齐鸣!

        震耳欲聋!

        万众欢呼声,随之而起!

        晨风呼呼而来,浩荡于天地!千万大旗,同时呼啦啦飘起。!.!雄壮的号角声,在这一刻,鼓荡天下,扑面而来。

        不管是多么睡意惺送的人,在这一刻都是全然没有半点睡意,滚身而起,神情振奋!

        接下来开始的,便是九重天阙有史以来,最最宏大的一场婚礼!也是有史以来,意义最大,最深远的一场婚礼!

        无数的人潮,远的近的,向着中间的高台方向蜂拥而来。但,每个人都很克制,四面八方人潮如沸,却是很有秩序,丝毫不乱。

        万众瞩目之中。

        一道人影冲天而起!

        梦无涯!

        只是一个人冲起,但在刻意的修为鼓荡之下,却是发出呼啦啦的声音震天动地。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琼霄御座婚礼仪式,现在开始!”梦无涯感觉自己此生最风光的,就是今天了。扯开喉咙大吼道:“在下梦无涯。乃是本场婚礼的司仪!”

        下面一阵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

        “下面,我为各位朋友介绍一下本场婚礼……”梦无涯扯着嗓子:“大家都是江湖人,也没有那些繁文缛节……我就这么一说。大家就这么一听……”

        远远地地方,莫天机一头黑线。

        这货,是来说书的还是来唱戏的?反正,就是不像个婚礼司仪。要不是我今天乃是大舅子,早就窜了上去。

        “今天,乃是琼霄御座楚御座婚礼的大好日子,天南海北的兄弟们都赶到这里来贺喜。在这里,本人谨代表天兵阁上下的老少爷们感谢大家啦!”梦无涯提着嗓子,一声大吼。

        下面无数人山呼海啸:“不客气啦哈哈……有好酒就行!”

        “就是就是。能够参加楚御座的婚礼,是我们的荣幸才对。”

        这一次婚礼,由于意义格外不同,而且还要在婚礼上宣战誓师。

        所以。这一次楚阳等人商量,也就不会按照原本的传统形式进行。而是采用一些,比较江湖,比较热血的方式。

        所以当下,可说是完全不按照常规方式走。

        梦无涯面对大众兴高采烈的欢呼,在半空中哈哈一笑,道:“下面,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本次前来恭贺的嘉宾,每一个都是大人物。实实在在的大人物来着……”

        “东皇天,东皇陛下;妖皇天,妖后陛下;中极天无伤大帝陛下,大西天,独行大帝陛下,青霄天,邪云大帝陛下……”

        名单一共也就只是念了比较靠前的几个,很快就被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给打断!

        这个阵容,可谓强大到了极点,甚至单只是最前面的东皇妖后,就已经是很足够的了,下面居然跟上了一连串的大帝名头,貌似九重天阙的诸位大帝十之**都到了此间吧……

        梦无涯只好安抚一下众人,再继续念下去,一直念到“赤北天炎阳天帝龙影幻大人”结束的时候,下面的人简直已经激动得快要疯了!

        原来不是十之**,而是十之十一。

        非但九帝一后,一个不落!

        还有一个更据分量的天机大帝莫天机!

        “好教大家得知,除了上述观礼嘉宾之外,寂寞大帝纪墨,神偷大帝芮不通,狼剑大帝罗克敌,乃是本次婚礼的伴郎人选……”

        梦无涯刚说到这里,突然间有人叫道:“我也是伴郎!”

        另一边,一个满肚子气的沉闷声音说道:“还有我,我也是伴郎!”

        话音未落,一条金龙,一柄墨刀骇然出现在半空,大家一愣之下,瞬间也就都明白了。

        貌似无伤大帝和邪云大帝也要当伴郎……

        梦无涯一下子愣住,这次是真的愣住了!

        哥们,剧本上可不是这么写的。你们俩不是作为送嫁一方的代表么?肿么现在却跑过来来抢着当伴郎?你们不按剧本上的情节走,你让我怎么继续下去?!

        其他的兄弟们见到这一幕也都愣住了。

        这俩人到底啥情况,这是闹得哪一出啊!

        但,看到这俩家伙浑身压抑的似乎要爆炸一般,简直就想要和人干一架的意思,大伙都是很识趣地没问。

        “呃……还有,无伤大帝董无伤,和邪云大帝傲邪云……也是本场婚礼的特邀伴郎……”梦无涯脑筋有些打结,显然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就算是剧本发生了畸变,还是继续下去不是。

        而下面的欢呼声音,却是更大了!显然大家都不清楚这后来的二位是原剧本中没有的,反而见到这两位的气势汹汹,弄得气氛愈趋热烈。

        至此,这一段小插曲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一切尽都回归正轨

        各个节目开始轮番上阵。

        首先,自然是介绍新郎,介绍新娘,楚阳,莫轻舞,铁补天,乌倩倩等人的,不过也就是几句话,就如此这般的介绍了过去。

        但,最后介绍到紫邪情的时候,原本烦嚣异常的场面却在煞那间鸦雀无声。

        原因只得一句话。

        “新娘,紫邪情紫姑娘。乃是,天阙传说、传奇英雄紫霄天帝之女!”

        就是这一句话,让所有人尽都陷入一阵前所未有的沉默之中!

        梦无涯的声音在空中激荡:“……当初。紫霄天帝紫豪大人,在紫霄天以一天之力独御天魔,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始终未曾后退一步!直到最终时刻,更是慷慨战死紫霄天!”

        “英雄之慷慨豪迈,莫过于此!百万年后,犹自振聋发聩;震撼人心!如今。他老人家的女儿,也在今日出嫁!请天下英雄,向英雄的紫霄天帝致敬!向我们今天美丽的新娘。致以最诚挚的祝福!”

        梦无涯话音未落,轰的一声!

        场下瞬时沸腾了起来。

        紫霄天帝的女儿!

        将九重天阙第一英雄,第一传奇的后人!

        这个身份,让紫邪情瞬间变成了今天的焦点。

        这会还只是介绍。还没有新娘子正式出面。

        但已经有无数热血汉子。在扬声大呼!

        “紫姑娘,祝您和御座大人白头偕老,幸福一生!”

        “紫姑娘,请您放心,天阙覆灭天魔之战即将开始,咱们一定为紫霄天帝陛下报仇!英雄不寂寞!”

        “收复紫霄天,告慰无数在天英灵!”有人振臂大呼,万众刹那间响应。

        “收复紫霄天!为紫姑娘和御座送上我们的贺礼!”

        “收复紫霄天。斩尽天魔!向英雄致敬!”

        ……

        如是狂呼的声音,远远地传入已经准备停当的紫邪情耳朵里。本来已经上好了妆的紫邪情,再一次热泪盈眶,泪流满面!

        一边,紫无极双拳紧握,魁梧的身子轻轻地颤抖着。眼中,隐隐然有水光怏然。

        “这就是我的父亲,为我留下的遗产!”

        紫邪情眼中肆意的流淌着泪花,唇角却是一丝充满骄傲紫豪的笑容:“这,所有的荣耀,所有的祝福,所有的崇仰……都是我父亲留下的遗产!身为紫霄天帝之女,我,只感到骄傲!只感到自豪!”

        “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断断不会污染了我父亲母亲的英名!”

        紫邪情轻轻轻轻说道:“天魔之战,我这位紫霄天公主,当为前锋!”

        “这是我的荣耀,也是我的责任!”

        紫邪情此刻声音音量虽轻,但却是说得斩钉截铁,不容更改!

        紫无极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不错,我们紫家人,当为前锋!紫霄天帝的名字,需要在我们手中,发扬光大,紫霄天,也需要在我们手中,重光!”

        紫邪情咬着嘴唇,默默点头,这是她第一认同与回应自己的叔叔,紫无极。

        一袭红布,缓缓地罩上了紫邪情的头。将她的眼睛,也尽都遮盖在红盖头下面。

        但在这一刻,紫邪情分明似乎看到面前有两人,在对自己微微而笑,面容充满了无微不至的慈爱。

        一人一袭紫衣,身材魁梧,直如顶天立地,一人白衣胜雪,秀发如云,眼波温柔,带着怜惜。

        两人一般亲切地注视着自己。

        恍惚中,紫邪情闭上眼睛,心中喃喃道:“爹,娘!谢谢你们……请你们放心,女儿,一定会幸福。女儿,也绝不会辱没了爹娘的威名……”

        ……

        外面的仪式,仍旧在持续进行着。

        接下来的环节,乃是各大天帝送上的贺礼;一波接一波的贺礼,争奇斗艳,包罗万有,让众人眼花缭乱。答案,大家也都已经失去了震惊的力量——已经从一开始,就被震得七荤八素。

        随后就是各大天帝上台讲话,表示恭贺之意。

        莫天机始终在远方微笑着注视这边发生的一切。现在,还没有轮到他出场的时刻。他一边看着,一边仔仔细细地思索着,考虑什么地方还存在遗漏。

        这是他的一向以来的习惯,找出自己的缺点,加以修正,将隐患尽量消弭在未出现之前,这是莫天机终生,都在进行的工作,孜孜不倦,从来没有片刻懈怠过。

        头顶上,大旗哗啦啦作响,化作了卷天云彩,似乎一切如常,全无任何的异样。

        但渐渐的,莫天机却偶然发现。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虽然暂时还搞不清楚到底是哪里的问题,却真的有问题存在!。

        这会。楚乐儿正在里面陪着莫轻舞,纵然在这个关口,这对一向不合拢的两女仍旧在口角。

        “今天之后,你就得叫我嫂子了。”

        “哼,那以后你叫我什么?”

        “我自然跟着楚阳叫你妹妹,这岂不是天经地义?”

        “少来,你没听到我问的话。我说的是以后,难道我跟着莫天机叫你妹妹,就不是顺理成章?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这么做!”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反正你很快就得叫我嫂子了!很快啊!你敢不叫?”

        “我的确不敢不叫你嫂子,但你敢叫我一声弟妹你试试看?”

        两女同时撅着嘴,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胜了。却也都感觉自己输了。

        自己嫁给了对方的哥哥。对方哥哥的妻子是自己,这一句说起来颠三倒四,很操蛋的话,却是正是此女此刻的心境写照!

        便在这时,外面传来莫天机的声音:“乐儿。”声音居然一片沉重,隐隐然有些忧虑。

        楚乐儿急忙走出去:“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不对劲,今天的风,很不对劲。”莫天机看着头顶飘扬的旗帜。

        “不会吧?”楚乐儿道:“今天这边本来是没有风的。还不是你自己安排的……让不少高手躲在上风口,以自身修为摧谷出来的风势。借此无休无止地吹拂旗帜的?从五千里外开始吹风,一路接力,旗帜飞扬,片刻不允许耷拉下来……怎么现在却变成了不对劲?”

        “你说的那些固然是我安排的。但这其中,却存在着以个漏洞。”莫天机皱着眉头:“一个很容易被人利用的漏洞……”

        “利用?”楚乐儿聪明绝顶:“你是说……毒?”

        “不错,就是毒。”莫天机踱着步子:“这么大的场面,圣君与雪仙儿若是想要进来捣乱,实在是太容易,只需要随便改换一下形貌,咱们就没可能认得出……”

        “所以,他们现在定然在下方的人群里面,伺机而动!”

        莫天机眉头紧皱,一点点推理下去:“不管怎么说,自圣君圣后的眼中,就是楚阳和我们这些人,毁掉了圣君百万年以来打下的基业;圣君现在最恨的,肯定就是我们。如今又是核心人物楚阳成亲,我若是圣君,也不会任由这样的美事让楚阳办得顺顺利利,肯定会来锦上添花的……”

        “否则,那就太憋气了。”

        “以你描述,雪仙儿未必是用毒高手,却亦是此道行家,尤其手上应该有一些很稀罕毒物……只要配合得宜,在这种场合下是最容易发挥作用的。所以他们必然不会放弃这样的大好机会……”

        “而我若是要捣乱,从远方下手效果有限,而且容易打草惊蛇。更何况,毒死几个无关痛痒的……对楚阳打击根本微乎其微……”

        “所以我一定要混入最核心的这个层次里……然后才开始下手,这样才能造成最有效的伤害,至少能令相当一部分人不舒服。”

        莫天机目光闪动,一层层推理剖析下去。

        身边的楚乐儿脸色却已经变了。

        “雪仙儿虽然不如乐儿你毒功的渊博纯正,但,以她的手段,配出无影之毒,问题应该还是不大的……”

        “圣君这百多万以年来搜集的天材地宝,其中,定然有一部分是剧毒之物,但在之前收获中,剧毒方面的东西,咱们基本就没有看到……说明那些都已经被利用,改造成了某种,或者某几种特殊效果的毒素。”

        “而若是有那样的储备,只要在今天这种场合拿出来,委实是最合适,亦是最能发挥作用!”

        “而今天,只怕连老天爷都在帮他们,敌方的那个天机大帝莫天机居然很配合地命令圣人级别高手鼓风,令到毒素的散播,更加有力,当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啊,他们肯定是这么想的。。”莫天机喃喃自语:“而且人多骚乱,乃是天赐良机。就算是不成功,也能让楚阳恶心一回!”

        “我若是圣君,若是放过这样有利的报复机会。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跟猪一般的蠢!”

        莫天机自言自语的说到这里:“所以,今天圣君和圣后,必然会有行动!”

        楚乐儿已经被他自言自语的一番推测吓得目瞪口呆。突然灵机一触。笑道:“你又吓我,你都猜到对方的可能手段,还以鼓风为饵,想必已经是有了周全的对策,却又来跟我说这些,显示你智慧如海,世事无能脱出天机之手么?”

        莫天机闻言一愣。随即苦笑道:“乐儿,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哪里是一早就猜测到了对方的动向。今天鼓风的初衷真的就只是为了作秀,却也多亏了这股风,让我在巨变之前,洞悉了一线先机。希望不会太迟!

        “啊?那怎么办?”楚乐儿问道。她一听莫天机其实没洞烛机先,也没有事先布置,不禁又急了。

        “还不要紧。”莫天机脸色变得岩石一般冷酷沉稳,道:“想要报复,最佳的时刻就只有在……拜天地的时候。才是众人防范心理最低的时候,也是最是容易,最能造成最大伤害的关键时刻……”

        “最起码……来自于九重天大陆的亲人……他们是断断抵御不了无影之毒的,只要有任何一人死掉。今天的报复,就已经可以算是成功的……”

        “而拜天地的时候……”莫天机看着楚乐儿:“乐儿……你是伴娘。”

        楚乐儿悚然动容:“你的意思是……”

        莫天机道:“所有有色有味的毒药。在这种场合用出来只是一个笑话。唯一能用的,就只有无影之毒而已,无形之毒,无色之毒,无味之毒。”

        他眼睛深深看进楚乐儿眼中:“乐儿,这样的毒,具体要怎么配,相信你是最清楚明白的。”

        楚乐儿咬着嘴唇,点点头。

        “凡是这样的毒素配方,虽然是千变万化,但,万变总是不离其宗……其中那伤人性命的毒,和令人麻痹的毒。而能够做到这种效果的毒药,普天之下,大抵也就那么几种,只要你有心,相信一定能化解得了。”

        莫天机道:“所以,你要在拜天地的那一刻,尤其是刚刚开始的时候,就要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洒出相与制衡的解药。”

        “一定要成功啊!”

        楚乐儿松了一口气:“这个完全没问题。就像你的那样,之前不知道,或者会被打个猝不及防,事后补救起来可能会很麻烦。但有了准备之后,令到众人不会中毒,这反而不成为其问题了。”

        “对了,你还要尽量的改变一下容貌,以防他们认出来,相信圣后对一定是印象深刻的。”莫天机道。

        “好。还有别的什么要嘱咐的么?”

        “基本没有了,你的辩毒解毒已经是重中之重,至关紧要,只要把这个环节处理好,其他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那我立即去准备。时间貌似不多了。”

        “好,快去吧。”

        莫天机点点头,看着楚乐儿急匆匆而去。然后他就挥手叫来几个人。

        “你们立即去找独行大帝,无伤大帝,琼花大帝,邪云大帝,还有楚御座……告诉他们,拜天地时,小心圣君。就只跟他们说这八个字,就好。”

        “是!”

        至于纪墨和罗克敌芮不通,莫天机反而不想通知他们。这几个人个性不够沉稳,脸色方面万一若是露出一些个破绽,那才是真正的坏了。

        至于雪泪寒妖后等人,则根本不用通知。只要顾独行他们首先一动,这些老江湖就能瞬间反应过来。

        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这世上再绝顶的聪明人,恐怕也会松一口气。

        但莫天机仍旧在再三的考虑,思来想去,然后又叫来几个人如此这般吩咐了一下,再次反复找破绽,发现实在是已经想不出了,居然还是松不了那一口气。

        今天是老大与自己妹妹成亲的日子,哪怕是有一点点不舒服,莫天机也不会原谅自己。

        “或许……这一次婚礼,不仅仅是成亲典礼和决战宣言,或许可以一举三得,还能够一举……彻底除掉圣后和圣君?”莫天机皱着眉头,心中喃喃的说道::“若是那样,结果未免就太美好了……据我的经验与天道安排来看……大抵是不会允许如此称心如意的事情发生的……”

        “所以这其中定然还会有漏洞,还有变故……。”莫天机皱着眉,苦苦思索却是根本想不出,终于拿出来九枚铜钱,沉吟着想道:“人力有时穷,我的极限大抵就在这里了,看来……只有再次动用一次这个东西了……看看具体那里还有漏洞……”

        莫天机的谨慎小心,未雨绸缪,在这一刻简直是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