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一章 追杀云上人(二)

第八百九十一章 追杀云上人(二)

        第八百九十一章追杀云上人(二)

        “为什么?!为什么你让我的分冇身自爆,我的分冇身就自动自爆了?这是为什么?”逃逸之中,雪仙儿的俏脸变得异常的难看:“云上人,你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云上人全力飞逃,淡淡道:“说清楚什么?!若是不用这种办法,我们谁都走不了。难道,你还有什么别的脱困方法吗?”

        雪仙儿怒道:“少跟我岔开话题,你分明知道我跟你说的是什么,为什么不说,不敢说么?!”

        云上人沉默了一下,道:“什么?”

        雪仙儿暴怒的说道:“你以为我没看出来么?我的分冇身竟然成了你的万圣真灵!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那么多万圣真灵,为何还要来控制我的分冇身?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又将我置于何地?!”

        云上人有些烦躁,道:“眼下这个时候还未确定已经脱离险境,你却还在追究这些细枝末节,这有意思么?”

        雪仙儿冷笑道:“为什么没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想要在我本体毁灭之后,遁入分冇身,对我也是这么的控制?”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云上人怒道:“咱们可是百万年的夫妻,我有什么事瞒过你,同心共德,同富贵亦同患难,我怎么会对你做出这等事?再说了,你的分冇身我就只是控制了一个,不过就是为了预防万一?但我的分冇身我还全部都控制了呢……”

        他声音急促,怒道:“万一的情况,不就是为了应对刚才那种情况?若是只是那样单独灵魂的分冇身,你让她自爆她去么?就算去,效果能有刚才那么好?现在固然是毁灭了一个分冇身,但,这与敌人之间的数千里距离,不也拉出来了?起码,你我脱身的机会大大增加了吧?”

        至此,雪仙儿脸色才见稍霁。

        “再说了,面对现在的那些个对手……你我若是当真正常与之对战,都不要说能不能取胜,就算只是逃,你有信心逃得掉么?”云上人长叹一声:“我刚才那也是无奈之举,如果我的分冇身还在,刚才引爆的一定是我的分冇身。仙儿,百万年夫妻,这一点你也不相信我吗?”

        雪仙儿哼了一声,却没有搭话,继续埋头狂奔。

        此事,两人已经进入到了一片草木茂密的崇山峻岭之中,地形繁复至极,但两人仍旧一路狂奔,后面的追兵似乎是已经摆脱了……

        直到此刻,雪仙儿才算是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可是这两人当真是小心至极,仍旧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再次提住一口气展开疾奔,过程中间更是改变了无数次行进方向,进而改变了无数次形貌,这才确定已经甩掉了追兵,两人才终于有时间,在一处极为隐蔽的山泉旁边,稍事休息。

        喝了几口水之后,喘息稍定的两个人坐了下来冇。

        纵然拥有的通天修为,此刻也是累得够呛。

        雪仙儿呆呆地看着溪水中自己的容颜,那是一张枯槁的妇人容颜。

        看着看着,雪仙儿心中一酸,终于流下泪来。

        云上人却是有些烦躁,道:“这个时候,还哭什么?”

        雪仙儿显然是惆怅莫名,喃喃说道:“云云,在此之前你能想到,有朝一日,我们竟会被这样追杀么?”

        她侧过头,目光注视着云上人。

        声音虽然惆怅,却自悠悠,余韵无尽。

        是的,相信不仅是他们两人想不到,包括整个九重天阙所有的人都包含在内,都想不到,这样惨淡的日子,圣君云上人和雪仙儿居然也会有机会尝受到,也会有这样狼狈的经历!

        东皇妖后紫无极自然设想过,自己一干人费尽千辛万苦,消耗无数人力物力心力,终于击败击溃圣君势力,乃至将其击杀,却也绝不曾设想,竟能将其逼至如斯境地,因为能够将其击败击杀,就已经是莫大的奢望了.

        圣君一派势力,历百多万年岁月,始终是天阙之冠,素来无人能撄其锋,又岂能料到,不过自元天限身冇份曝露、伏诛、墨云天帝易主以来,不过短短两年余岁月,整个势力渐次土崩瓦解,终至如斯穷途末路的境地。

        这一切,来得就像是一场光怪陆离一般的幻梦,人人心中都是感觉到不可思议。

        云上人闻言不禁沉默了一下,苦笑一声,道:“遥想当年,万圣真魔不就是这样被追杀的,一生都是如此。”

        雪仙儿声音讥诮起来:“万圣真魔?那可是你爹啊!”

        “当然是。”云上人淡淡道:“我从来就没有否认过,那是我爹,尤其是在你面前。”

        雪仙儿道:“但你终究还是杀了他,甚至说那整个杀局都是你处心积虑设计布下的。”

        “确实是我干的,因为我不杀他,我如何能够有足够的资本、底蕴,成就日后的唯我圣君?”云上人轻声的说道:“人生在世,总有些事情很无奈,也总有些人,需要去牺牲的。这,就是江湖。”

        “云云,你知道么,我最喜欢你的就是这一点。”雪仙儿的声音有些不阴不阳:“因为,你就连你自己杀了你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件事,居然也能够说得如此充满了哲理;充满了人生的感悟。”

        云上人目光看着溪水,淡淡道:“是么?那么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雪仙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压低了声音说道:“云上人,你这是要逼我和你动手么?”

        云上人轻轻哼了一声,道:“何必动怒,大家彼此彼此,你与我,纵然光辉了这么久,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大家彼此的过往究竟都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你也不需要刺冇激我。因为你根本就刺冇激不了我,但我却可以激怒你!”

        “因为我是完全全不在乎,而你,却有一些在乎!”

        雪仙儿有些陌生地看着他,一字字道:“云上人,你说这句话,还有良心么?”

        “良心是什么东西,这种东西你有么?我有么?我若是有良心这种东西……”云上人英俊的脸上一片木然,淡然的说道:“我还会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亲么?”

        “说得好!有道理!太有道理了!”雪仙儿缓缓点头:“你这句话说得实在是……太他冇妈的有道理了!”

        “仙儿,你怎地说脏话了。”云上人皱起眉头:“虽然大家都是没有良心的人,但彼此心知即可,何必宣之于口,我们要有修养,不能说脏话。”

        雪仙儿讽刺的笑起来:“云上人,你直到现在还这么认为?!”

        “这是当然的!”云上人说道:“一个人有没有良心,从其谈吐之中是看不出来的。但,一个人有没有修养,却可以从表面就看得出来,这个并不该随着环境、立场而发生变化,恒久如是。”

        “让我再多告诉你一遍,就算你没有一丁点的良心,良心全都被狗给吃了……”云上人悠然道:“但你人前一言一行的优雅,仍旧可以吸引无数人。让他们认为你可靠。让他们为你卖命。”

        “而一旦一个没有良心的人,能够做到如此,且一直如是,恒久如是,那他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将是无往而不利的。”云上人轻声说道:“雪仙儿,我这么多年的冇成功,不就证明了这一点。”

        雪仙儿讥诮的道:“但你如今还不是失败了,败得近乎一无所有了。”

        云上人洒然道:“未必就是失败。或许等我再度卷土重来的时候,这整个的天下,都将重归你我掌中,甚至,连原来的东皇妖后,都不会再复存在!彻底的干干净净,再无碍眼物事。”

        “凭什么?好大的口气!”雪仙儿惊诧的看着他:“在现在这等穷途末路的时候,你凭什么还有如此自信?这么的雄心壮志!”

        云上人不答,却站了起来:“走吧,我们去紫霄天!”

        “等去到了那里,你就会明白一切!”

        “紫霄天?”雪仙儿目光一亮:“难道说,你在那边尚留下了后手?狡兔三窟?”

        圣君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即时回答,眸子中突然闪现出一道难以言喻的邪恶黑芒,这才道:“……去了,你就会明白的,完全明白的!”

        两人飞身而起。

        ……

        楚阳等人一路追踪,却始终没有寻觅到任何可供追踪的蛛丝马迹。

        众人在连绵山林前停下了追踪的脚步。

        四面八方的人群,开始在这里汇拢;在这等时刻,谁也不敢有任何一点的怠慢,一点点的时间都浪费不起。

        “西面没有任何痕迹。”董无伤,墨泪儿,谢丹琼。

        真心不得不佩服董无伤体魄的强悍,之前硬接下雪仙儿分冇身的自爆主力,伤势极重,可是在服下一颗九重丹之后,都没有如何调息,就与墨泪儿、谢丹琼随后赶来,基本没有与追踪大部队拉开太大的距离,之后三人有包揽了西面的追查,真心的强悍!

        “东面也没有。”顾独行,布留情和芮不通。

        芮不通等三人,以速度而论算是追踪的第一阶梯,他们原本距离圣君两人距离最近,可是经过巨爆拦阻之后,失去了对两人的神识锁定,仅拼一点直觉在后猛追,追到此地,仍自坚持往东面追下,却仍是一无所获。

        “北面也没有。”

        往北面追踪的乃是楚阳雪泪寒莫轻舞等人,楚阳等人赶到此地在芮不通等之后,却在董无伤一行之前,见芮不通等人向东追下,他们则向北追下,在如此地貌环境之下,一东一北无疑是最常遁走方向。

        可是三个方向竟是全无圣君两人的任何一点痕迹。

        南面,是众人忽略的方向,因为大家本就是从南面追杀而来,虽然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南面,现在的圣君打死也不敢去。

        就算不会碰到九劫兄弟,却也会有更大机会遭遇其他的围剿之人,比如之前受伤的紫无极、梦景回,只要再被察觉,那就真正是太无脱身可能。

        可为什么一点痕迹都没有呢?!就算刚才的那场自爆攻势,造成了一点点追踪的断层,可是历时极其短暂,不该完全找不到蛛丝马迹啊!

        楚阳等人尽都是眉头紧蹙,百思不得其解。

        以圣君的经验心机,一旦被他真正拉开距离、摆脱了追踪,再想要追上,那就是比登天还难了。

        这一次的布局,本意就是断断不容他再逃脱!天魔大战在即,好不容易成功把圣君引了出来,若是再被他脱身,以后可就是麻烦无穷。

        若是决战天魔的关键时刻圣君冒出来捣乱,甚至会一举颠覆战局!这个险,众人谁也冒不起。

        可是现在人追丢了,没了踪迹,越是拖延,就意味着离敌人越远,可是现在却完全没有头绪,不知道该如何进行。

        不过踌躇片刻光景,后面的更多人也已陆续赶到,这也意味着,他们距离圣君更远了一步!

        “分兵!”楚阳雪泪寒彼此对望一眼,同时说出来这两个字。

        这个是眼下没有办法的办法,唯一的办法!

        “分兵三路。”莫天机几乎累吐血一般的急疾赶来,他起步最迟,前面的人又在拼命追赶,能够在这里就追上,已经是极限透支的结果了。

        “三路?为何是三路?”众人皱眉疑问。

        “是的,就是三路,东北方向一路,西北方向一路,正北方向一路。”莫天机喘息着,甚至来不及调匀呼吸,即时给出指示:“每一路的人手,都不得低于六个人,以天机情报网随时保持联络,如果发现敌迹,这一路尽最大可能缠住对方,不求杀敌,只求围堵;不管多少牺牲;一定要支撑到我们大队人马赶过去。如果始终没有发现,那么,大家最终在紫霄天碰头!”

        “紫霄天!哪里?!”楚阳和雪泪寒闻言同时心中一震,他们两人瞬间生起一个念头,如果大家追踪无果的话,情况就可能会演变至极端恶劣的地步。

        其他人心中也是巨浪滔天!

        是的,最后的聚集地点就是现在九重天阙的要害之地,紫霄天!

        兵贵神速,事不宜迟,众人立即兵分三路。

        雪泪寒,陌青青,妖心儿,紫无极,龙影幻,梦景回,墨回尘,一队,闪电般往东北而去。七个人,扇面排开的搜索过去。

        楚阳,莫轻舞,紫邪情,虎哥,劫难神魂,楚乐儿,莫天机,纪墨,八个人一组,往正北方向,等于是直奔紫霄天的方向而去。

        顾独行,董无伤,谢丹琼,傲邪云,罗克敌,祀娘,芮不通,七个人向着西北方向而去。

        三组人马,可谓是切切实实地集中了现今九重天阙全部的巅峰级别高手!

        沿途的各大天地亦随之动员,这一次追杀规模,绝对的史无前例,空前绝后!

        同时,也可以算是一次新旧天帝之间,一次别开生面的别苗头竞争。

        三路人马,有如青烟一般汇入山林,所过之处,无声无息。

        “天机,你认为圣君前往紫霄天的可能,有多大?”楚阳一边飞速前进,一边沉声问道。

        “百分之一百!”莫天机沉着脸,道:“圣君的目的地,绝对就是紫霄天,因为现在在九重天阙,他已经被连根刨起,再无立足之地,唯一能够让他拥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就只有域外天魔那边了……”

        “而以云上人的脾气性格,哪怕是天阙所有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心疼半点,照样要达成他自己的目标,所以……紫霄天他是一定会去的。”

        “这件事,不存在任何的怀疑余地。差别仅仅在与,他究竟要走哪一条路,前去紫霄天!而我们,能不能赶在他的前面,将他拦截下来。”

        莫天机深深吸了一口气。

        “如此说来……谈昙和历代九劫兄弟那边,岂不是有了莫大的危机……”楚阳皱起眉头。

        “现在的情况还有回旋余地,我已经在第一时间,通知了谈昙那边,有了提防。”莫天机道:“并且叮嘱他们,若是看到圣君和圣后两人,一定要尽一切努力,不惜代价地将之拦截!务须要坚持到咱们前去。千万千万不能让圣君与天魔汇合!否则,那才是大事不好!”

        “那咱们就再加快一些速度,就算拦截不到圣君,也希望可以在他之前赶到紫霄天!”楚阳深吸一口气,目光闪闪。

        一听这句话,莫天机都开始翻白眼了。

        “现在速度已经够快了好不好?”纪墨抱怨的说道:“老大,你就算不体谅我们,最少也要体谅一下两位新大嫂嘛,人家还是新娘子呢,就被你这么折腾……”

        楚阳“噗”的一声在纪墨头上响了个爆栗,骂道:“你咋这么多话呢?到底说啥呢?会不会措辞!?”

        莫天机一边飞奔,一边说道:“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楚阳,咱们现在不仅是结义兄弟了,还是实在亲戚呢,以后别老是叫我名字,你该改口叫大舅哥了。对了,觐见大舅哥的礼仪,你还没对我做呢,这个可是标准的成亲礼仪,不可免的哦!”

        楚阳似笑非笑:“莫天机,你确定你让我叫你大舅哥?还有,你确定,你要这个礼仪?如果你坚持,那没问题,真的,我现在就可以全部做到,全部做足,我的大舅哥!”

        莫天机闻言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本能地感到了危机潜生,想起楚阳现在是无所顾忌,老婆都娶到手了,而自己还在水深火热中挣扎追求当中。

        楚阳这句话,摆明了就是威胁,红果果的威胁!

        终究……自己还是想要娶人家的妹妹滴,今天若是占了这个还不知道能不能占到的“便宜。”以后,等到自己倒了要叫某人大舅哥的时候,那时候……一念及此,不寒而栗,赶紧打了个哈哈,干笑着说道:“算了算了,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一切随意就是……现在更值覆灭圣君、靖平魔患的关头,我就不计较了。”

        “你不计较,我还计较呢,今天的事我记住你了!等之后肯定就没有什么覆灭圣君、靖平魔患关头的时候,咱们再好好的计较。”楚阳斜着眼,阴测测的道。

        莫天机仰天长叹:“这日子没法过了,苍天啊,大地啊,你咋不开开眼呢……”

        莫轻舞和紫邪情翻着白眼,看着这一对活宝哥哥斗嘴,纵然是如此辛苦的追杀,却也每人都是笑容满面,丝毫不见倦怠。

        万里长途,就在脚下一闪而过。

        ……

        雪泪寒一路追踪,急如星火。

        在他的身边,还有雪七。雪七是从后面赶上来的,雪七的一身真冇实修为在九帝一后之中,只属末流,殊不足道,但一身轻功却是委实高明,几乎可以与最擅身法的精灵箭神并驾齐驱,不负天阙第一杀手的名头。

        他们两兄弟之间别有联络方式,直接联系到了自己大哥,兄弟两人几乎是以一种拼命一般的态势往前追,超出了其他的人好远。

        其他的多位天帝们对他们都感觉奇怪:这俩人怎地这么拼命?做什么?

        不只是他们,雪泪寒和雪七两人也都感觉自己的心里很奇怪,很迷惘。

        为什么要这么追?

        真正追上之后,又能做什么?

        能够怎么办?

        就算是追上之后,要说话,要问话,又能说一些什么呢?

        还不是无话可说么!

        不管说什么,雪仙儿和云上人这一次,都是注定难逃一死!

        无论如何都得死!

        那么,说些什么又有什么用?又有什么意义!

        兄弟俩人心情复杂难言,但却始终也没有丝毫减缓速度。如是连续数天的追逐,已经将其他人远远地抛在身后数千里。

        前面,乃是一个小村。

        黄沙漫漫中,一个孤零零的小村映入眼帘,此地至多也就只有五六十户人家的样子。

        “下去休息片刻,顺便吃点东西,喝点水。”这一次出来的匆忙,楚阳的婚礼,又耗费了两人的库存一多半。

        而且这一路竭力飞行,也的确是需要换换气了。

        两人“刷”的一声落下来,直接落在了村里一家酒铺门前。

        在空中就早已经看好了,完全没有半点误差。

        两人大踏步就往酒铺里走。

        但,正有两个人迎面走出来。

        四个人,正好走了一个对正,可是彼此目光接触的一刹那,四个人的身体突然间一起僵硬了起来!

        雪仙儿!

        云上人!

        ………………

        首先要感谢一下37游戏,他们携手龙泉大师——龙泉沈广隆剑铺,打造出成本昂贵的1:1真冇实比例九劫剑。

        (以下是广告,简单介绍一下,毕竟人家给咱们圆了一个真冇实铸造九劫剑的梦)

        龙泉沈广隆剑铺创始于1885年(清光绪)位于浙江省龙泉市,是当地唯一一家“子承父业”一脉相承的中华老字号宝剑生产企业,并以“天下第一剑”闻名于海内外。从1942年至今,沈广隆剑铺所铸宝剑先后被国内外名人所收藏(给蒋介石,尼克松、金庸,甚至习大大铸造过宝剑。)

        ————————————

        实体九劫剑预计将在9月初完成,大家也可以通过as.37游戏官网了解九劫剑锻造的进度,让大家了解九劫剑是怎样铸成的。

        九劫剑,你想要么?(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