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四章 殇!(三更合一)

第八百九十四章 殇!(三更合一)

        第八百九十四章殇!(三更合一)

        云上人身子一震。

        突然厉声道:“动手!杀了雪泪寒!杀了雪七!”

        雪仙儿的身子猛地一颤,纯真的绝美笑意尤在唇边,整个人却突然凌空飞起,以凤舞九天,肆虐众生之势,向着雪泪寒这边狂冲而至,杀招迭出!

        脸上眼中,早已是珠泪滚滚而下,但出手却是绝不留情,招招必杀!

        雪泪寒见状一声叹息之余,亦是全力出手!

        云上人哈哈狂笑,纵身转向冲向雪七,一掌化作霹雳雷霆,竟然将垂天雪花凝成了一只硕大无朋的手掌,猛然盖下!

        云上人的目的显而易见,此地就只有雪泪寒、雪七两人,只要自己能够在雪泪寒击杀雪仙儿之前,杀死雪七,那么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无论进退都有十足的回旋余地。

        雪七的实力虽也可入九帝一后级数,但至多不过其中末流,比之东皇妖后相差多多,此际又受了严重的外伤,还有心伤,云上人自信,自己收拾他绝不用花太大的力气,太多的时间。

        反之,雪泪寒那边,纵然是全力出手,但在最后关头能否放下心防真个亲手斩杀自己的亲妹,却是才两可之间,这不就有情人的莫大牵绊么?自己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云上人很自信,是以出手一派从容不迫,气态十足!

        雪七却是不见半点怯懦之色,长啸一声,手中剑闪出一点寒光,随即,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闪电,向上冲起!

        这一场龙争虎斗,终于全面爆发!

        云上人根本不关心雪仙儿那边的战况,只是一味的压着雪七猛打,一意击杀!

        雪七的本身实力比起云上人相差了不止一筹,此刻又值受伤之后,再加上情绪异常激动,心神不稳,只有杀仇之心却是于事无补,被云上人逼得节节后退,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动辄有陨落之危!

        雪仙儿疯狂舞动,招招夺命,式式拼命!

        口中却是在恍如搏命一般的嘶吼:“大哥!杀了我,快杀了我!去救七哥!快些杀了我!”

        雪泪寒在这一时间却纠结得几乎要自杀了!

        一个神志清楚,但,神智身体却完全不受她自己操控的妹妹,一个岌岌可危,随时都可能丧命的弟弟。

        自己想要去救自己的弟弟,就要尽快杀死自己的妹妹,如果不能尽快杀死妹妹,就只有眼看着弟弟陨落。

        如果说雪仙儿还是之前残毒的圣后,雪泪寒此刻或者还能下杀手,可是眼前的人却是恢复本性却被奸人操控的妹妹,这杀手如能下得了。

        我已经误会了妹妹百万年,如何能下手杀她?

        这种混乱残忍残酷的局势,让一代东皇也几乎崩溃,心乱如麻。根本无能全力对敌,面对雪仙儿招招拼命的攻势,一时间反而是他被逼落了下风。

        “噗”地一声,雪七一声惨叫,接连踉跄后退,云上人狞笑着,丝毫不肯放松,加速追击,两掌接连不断地在雪七身上打了三掌。

        雪七一声惨叫之余,长剑亦在云上人身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自己口中鲜血却是喷泉一般直喷出来。

        雪泪寒心急如焚,手中东皇剑脱手而出,闪电般飞刺云上人,剑光在空中化作了无尽风雷,风雪,挟裹着会用剑光,一起霹雳炸响!

        云上人眼见如斯杀招临头,不敢怠慢,身子诡异的一退,一脚踢在剑柄,东皇剑滴溜溜转了个方向,竟然往回飞去。但,他始终来不及再去追杀雪七!

        因为……

        便在此时,一道黑光远远飞来,流星一般加入战场,一个冷淡的声音说道:“云上人,山河剑都因为你而羞愧自爆;妖王钩依然健在!”

        黑光一闪,妖王钩散做了漫天星云一般罩向云上人。

        几乎在同时,又有一道青色的剑气凌空而至:“云上人,不要走!”

        却是陌青青和妖心儿两人同时赶到。

        有这两大天帝同时来到,战局瞬时急转直下。

        云上人长啸一声,竟不接战,凌空一个跟头,随即两脚就在空中一踩,直直的往上拔高,淡淡笑道:“我乃是云上之人,尔等又能奈我何?”

        便在此时,雪仙儿发出一声尖锐到极点的催促:“还不杀我!”

        不过片刻,后面的紫无极等人也已陆续来到,乍见到眼前这一幕,尽都是惊诧莫名。

        云上人眼中莫名的神色一闪,道:“走!”

        雪仙儿拼命攻出十几道宏大气劲,便即抽身后退,云上人见状恍如松了一口气,身子闪出无数残影,意图接应雪仙儿,只要双方一旦接触到了,就能够在瞬间远去,重新恢复到长久的被追杀的境地!

        纵然对手是东皇妖后,在一定时间之内也是无能奈何他们的。

        然而就在此刻,雪仙儿口中却突然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疾呼:“大哥……”

        催促之意,明显至极,几乎肝肠也急得寸断了。

        她笔直的双腿,暴露在空中。

        身子流星一般飞起。

        雪泪寒蓦然发出近乎竭斯底里的一声狂吼,闪电般追上,双掌凝聚了全身修为,暴喝道:“不要走!”

        与其让自己妹妹继续被奸人控制,倒不如就现在留下她,哪怕,使用最极端的方式——而这,也是妹妹的最后期望。

        雪泪寒心中滴着血,眼中流着泪,出手,全力出手!

        在出手的那一刻,分明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剧烈的哆嗦。

        轰!

        东皇全力一击!

        终极一击既出,一路的空间纷纷破碎,颤栗!

        一连串的空间黑洞,出现在空中,漫天白茫茫的大雪,都不能将之掩盖。

        雪仙儿正在空中漂浮抽身电射的娇美身形突然一顿,脸上表露出来一个凄迷的笑意,却也是绝美的笑意。

        原来,往昔天阙第一美女的一颦一笑,竟是这等的迷醉!

        云上人大喝道:“反击啊!”

        雪仙儿身子应声一旋,手中光芒爆射,厉行反击雪泪寒。

        妖后等人看着眼前一幕满头雾水。

        这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雪仙儿分明就是自己主动放弃了抵抗?

        仿佛甘心情愿地承受东皇的全力一击,那可足以毁灭雪仙儿肉身神魂的一击,她为何不抵抗?这怎么可能?!

        而在圣君的那一声大吼之后,才如梦初醒的又开始反击!

        这接连的变故是为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难道雪仙儿自己都不知道反击?非得要圣君提醒才知道?这太不应该了吧?

        再说,她仓促的反击,如何能接得下来自东皇的全力一击?

        之前,她本来是有时间准备的,却好似甘心承受,转瞬间,却又为什么会仓促反击?

        众人心中一刹那间掠过了无数的疑问,想不通,想不明白……

        就在众人满心疑窦之际,空中已经响起一声轰然爆响!

        说时迟那时快,雪仙儿的厉行反击与东皇的终极一击对在了一起!

        一个全力施为,一个仓促迎击,而两个人的修为,还相差不少。后果可想而知。

        一声惨哼,雪仙儿的整个身躯高高的飞起,有如飘零落叶一般的在空中向着远方飞去。

        无助,且无力。

        在她的身形飞过之处,口中喷出的漫天鲜红,将飘飘落下的雪花,也都染得通红。

        “仙儿!”

        “仙儿!”

        两声大吼同时响起,空中的云上人,与地面上的雪泪寒同时向着那边抢过去。紫无极等人虽然不知所以,却也本能的跟随而去,无论是为了围剿云上人,还是襄助东皇,众人齐齐动作。

        噗!

        雪仙儿的娇躯坠落在地上,地面上积雪此际已经很厚,她的身躯冲开了雪层,往前滑了出去。

        雪泪寒在第一时间赶到,将她的身子抱在了怀里,泪水簌簌而下。

        而空中的云上人却终究是没敢下来,地面上强敌林立,自己一旦下去,只怕就再也走不了了。身在空中,总还有主动权。

        但他也没有就此离开,而是焦灼地看着这里。注视着雪泪寒怀中的雪仙儿。

        稍远处,重伤的雪七一边咳血,一边挣扎着飞速跑了过来,陌青青急忙搀扶住他,不由大吃一惊。

        雪七现在内外俱伤,伤势之重,几乎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却还是这么拼命跑动,为什么?

        雪仙儿艰难地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正是自己大哥那焦急而愧疚的眼神,其中,还有久违的,那份属于至亲之人的怜爱。

        重伤将死的她竟然满足地笑了起来,抿着嘴,就像是在跟自己的哥哥撒娇的小女孩一般,眼泪汪汪的娇声道:“哥哥……我好痛。”

        “乖,哥哥帮你揉揉……就不痛了。”雪泪寒泪水飞溅,伸手帮自己妹妹揉着胳膊,轻柔的让她倚在自己怀里,唯恐碰痛了她什么地方。

        心中封锁多时的久远记忆突然在此时重启,一时间,雪泪寒肝肠寸断。

        记得多年之前,那时候我还小,妹妹也还小,才两三岁,就像个粉妆玉琢的粉娃娃,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偶尔就一个大马趴摔倒了,自己就过去扶起来。

        那时候,妹妹总是眼泪汪汪的抱着自己,撒娇说道:“哥哥……我好痛……”

        自己总是说:“乖,哥哥帮你揉揉,就不痛了……”

        如今,此时此刻,多像小时候的重现……

        雪泪寒心中也在无限的渴望:这就是小时候,妹妹,只是摔倒了,揉揉就好了,就不疼了……

        雪仙儿满足的笑着,纯真的笑意当真就好像是个小孩子,在雪泪寒怀中拱了拱自己的脑袋,感叹道:“好幸福……”

        好幸福。

        就只得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将雪泪寒一颗心完全撕裂了。

        自己刚才一击,是何等的沉重,自己心知肚明。

        雪仙儿现在应该有多么的痛苦,自己也能体会。

        但她,这个傻丫头,却在自己的怀中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那样,憨笑着说:“好幸福……”

        “仙儿!”雪泪寒紧紧地抱着她:“对不起……你痛不痛?痛就哭出来……”

        “我不痛,真的一点都不痛……”雪仙儿贪婪的呼吸着雪泪寒身上的气息,央求道:“我已经一百多万年都没有这样的幸福了……大哥,你让我多抱一会儿……”

        雪泪寒浑身颤抖,声音哽咽:“好,大哥让你抱,你想抱到什么时候,就抱到什么时候!”

        雪仙儿满足的哼了一声,闭上眼睛,却是轻声道:“云云……我快要死了…放过我吧…放开我吧……”

        半空中。

        云上人呆呆地望着雪泪寒怀中的雪仙儿,遍地白雪,天空大雪仍旧茫茫;如今的雪仙儿,就像当初少年时初遇的那个雪中仙子,安静,恬静,单纯,一尘不染……

        他咬着牙,终于深深地吐出来一口气,紧紧攥着的双手,悄然松开。

        一点朦胧的灵光,瞬间闪烁了一下,悄然回归了雪仙儿的身体。

        云上人黯然垂首,深深地吸气,深深地吐气。

        仙儿,我是真的喜欢你。

        可是我这样的人,不该有爱,也不配有爱。

        若是你还健康,我会一直让你就这么下去……

        但你现在即将撒手人寰,我必然会满足你最后的要求。

        雪仙儿也深深吐出来一口气,像小女孩一般快活地笑起来:“大哥,我真没想到,我还能在你怀里,被你抱着,苍天待我不薄……”

        雪泪寒心如刀绞。

        该怎么办?

        这么多年来,这么多错事,都是她亲手造就。所有的恶名,都是她在背;

        但,今日才知道,自己的妹妹,根本就不能自己做主!

        所有的事情,都是被人一手操控。

        但,整个九重天阙谁会在乎这一点?

        他们只知道,雪仙儿,制造了这一切。

        还有,雪家!自己的雪氏家族!爹,娘,爷爷,奶奶,叔叔……等等,那么多的亲人,又要如何交代?

        “我好想爹娘……”雪仙儿的眼神忧虑地望着雪泪寒:“大哥……你说我能找到他们吗?你说,爹娘会原谅我吗?”

        雪泪寒张嘴吸气,仰脸向天,迎接着天空密密麻麻的雪花,感受着脸上滴滴寒意,轻轻点头,雪花在他脸上融化成水,与泪水一起落下。

        “我本来,我也没脸面去见爹娘的……我原本想让你把我粉碎,魂飞魄散,永远消失在天地之间……”雪仙儿突然凄迷的笑起来:“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去见爹娘,我要去向爹娘忏悔,我跪在他们面前,生生世世,向他们赔罪……”

        说到这里,她骄傲的扬起脸,带着一脸等待被夸奖的娇憨,骄傲地说道:“因为,我是雪家的女儿,雪家的人,犯了错误,就要认!就要承担!”

        “绝不能一味的逃避!”雪仙儿歪了歪头,道:“大哥,这是你教我的。”

        雪泪寒一颗心碎成了片片,哽咽着说道:“是的,雪家的人,犯了错,就要承认,就要承担!绝不能逃避!”

        “大哥,仙儿……”雪七终于赶来,踉跄着,来到雪泪寒面前,一跤跌倒,却是急急地问道:“仙儿怎么样了?”

        “七哥……”雪仙儿嘴角一扁,就像个受尽委屈突然见到亲人的小女孩,竟然就要哭出来。

        七哥终于还是关心我的。

        百万年的负面经历被抹去,现在雪仙儿虽然也明知道自己犯下的错,无数的大错早已铸成,但,现在的心情心性,却如同一百多万年前,那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无异。

        “仙儿,七哥在这里,就在这里。”雪七凑上来,两只手在自己身上衣服上擦了擦,擦掉了血污,小心翼翼的握住了雪仙儿的手。

        他的五脏六腑,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的痛,脸上却是一片洋洋然不在意,安慰道:“七哥就在这里呢……仙儿,今天我们一家团聚了,再也不分开了……”

        “一家团聚,再也不分开了……”喃喃的念叨着这句话,雪仙儿突然放声大哭,浑身颤抖,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哪里还有什么脸面奢求一家团聚……若是真的能一家团聚,哪怕把我粉身碎骨挫骨扬灰一千万遍,我也乐意……只求团聚的时候让我看一眼爹娘,我想向他们二老赔罪,认错……”

        雪七和雪泪寒浑身颤抖,泪流满面。

        “这不是你的错,小妹。”雪泪寒艰难的说道,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垂危的妹妹。

        是的,若是就其本源,或者当真不是雪仙儿的错,他从一开始,从豆蔻年华的少女时代,就被控制,从最美好的年龄,就被控制。

        一切的事情,都与她的本性无关!一切都与她的本心、本意无关!

        但,所有的事情却又的的确确就是在她手里做出来的……

        事情早已定论,纵然不是出自本心、本性、本意又如何!

        “是我们的错。”雪七无限的自责:“我们为什么就没有看出来……为什么当年就没有去杀了云上人那个畜生呢,为什么……我们会如此的疏忽?让我们最爱的妹妹,遭受这等苦楚,甚至,误解百多万年……”

        雪仙儿眼中盈盈的发着光,浑身似乎散发出一阵圣洁的光辉,她轻轻说道:“大哥,七哥,你们放开我,然后退后几步……我想跟他说几句话。”

        “他”是谁,雪泪寒和雪七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两个人的脸上表情都有些难以掩饰的矛盾。

        但,两人挣扎了片刻,还是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遵从了妹妹的意思,这或许是小妹最后的愿望了,无论如何都要玉成。

        两人放开雪仙儿,雪泪寒搀扶着雪七,缓缓后退。虽然身形在不断后退,但两人的眼神,却一直都锁定在妹妹身上,没有片刻稍离。

        雪仙儿的身子在雪地上平躺着,天空中大雪飘飞。

        她的眼神闪亮,在这一刻竟然充满了梦幻的色彩,喃喃道:“云云……”

        空中,圣君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低头看来。

        皑皑白雪中,雪仙儿恬静地躺在雪地上,就像一个雪中的精灵仙子;云上人在这一刻,突然感觉自己心中很柔软。

        似乎又看到当年那个对自己含羞一笑的雪家小公主。

        就是那一笑一颦,便已经让自己魂牵梦萦,难以忘怀……

        雪仙儿的眼神痴痴地望着半空中近乎模糊的人影,嘴角,慢慢的露出来一丝苦涩至极的笑,此时此刻,她的眼神已然渐渐涣散,快要看不清楚物事了。

        但云上人,始终没有下来。

        只是在上面站着,并没有离开远遁。

        能够不远遁,就已经是云上人能够做到的极限了,雪仙儿所在之地,对于云上人而言,几乎就是一处死地,自己真个下去了,只怕动辄有性命之危。

        “云云……”雪仙儿在轻声的呼唤着,秀丽的眸子中隐含着无限的回忆与缅怀、追思,轻声说道:“我只想说一句话……我后悔嫁给了你,做了那么多错事……但你知道么……直到现在,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爱你……”

        “我现在知道,我爱错了人……我恨你,恨你到无以复加……但,仍旧不后悔曾经爱你……女人的心,女人的情……真的好奇怪啊……”

        半空中,云上人的身体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

        他整个人颤抖着,恍如痉挛一般,突然间就是泪水狂流,他仰脸向天,无声的嘶吼着,突然间发出了一声痛彻心扉的狂啸,身子旋风般卷起,疯狂的长啸着,疯狂地向着天地的远方,急速的狂奔而去。

        他此刻狂奔的速度之快,大大超出了在场所有人能够理解的范畴。

        他迎着风,迎着茫茫大雪,狂啸声如九天狂龙蔓延而过,他的人却在一瞬间,就彻底消失了身影。

        曾经的天阙第一人,在这一刻,激发了他自己所有的生命潜能,在极速狂奔!

        这一刻的速度,莫说是雪泪寒等人追不上,恐怕就算是楚阳全力催发了屠尽天下又何妨……仍旧要瞠乎其后。

        唯有他的声音自茫茫大雪中遥遥传来,夹杂着撕心裂肺的痛楚。

        “仙儿,我这一生,对不住你!”

        这一刻,没有人追赶。

        但大家却都知道一件事,那就云上人这次竟是将自身生命潜力都已经极限燃烧了,当真已经是去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再一次追上云上人的时候,就绝对是他的死期。

        雪仙儿安静的躺着,微微侧头,痴痴地望着云上人离开的方向,明眸中,带着一丝浅笑,两滴泪珠,从高空坠下,落在她白玉一般透明的脸上。

        那是云上人的泪!

        她珍惜的用手抚摸着,喃喃道:“我恨你……我爱你!”

        雪泪寒与雪七缓缓走近,担忧地看着雪仙儿。

        “大哥……不要说什么值不值,对不对……”雪仙儿安静的笑着:“我知道不值,也知道不对,事实上,我也很疯狂的恨他,但,我真的很爱他,发自心底的爱……”

        “女人真奇怪啊……”这是雪仙儿第二次发出这样的感叹,道:“恨,可以有理由,没有没理由的恨;但是爱……真的是没有理由的……大哥……您原谅您不争气的妹妹……”

        “我明白……我知道……我原谅你……”雪泪寒长长的叹息。

        雪仙儿对云上人,岂不正如自己和陌青青对妖心儿……

        明知伊人已嫁,还是不改初衷。

        这本身,本就是不理智的行为。

        爱情,如果能够用理智来控制,那么,也就不是所谓的爱了。

        只不过,自己终究不如自己的妹妹这般命苦……被自己爱上的人控制了一生一世,至死仍是痴心不改——这是何等令人心碎的事情!

        我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你,无怨无悔,你却利用我对你的爱,来实现你的所有卑鄙目的……

        雪仙儿明亮的眼神看着雪泪寒,道:“大哥,粉碎我的神宫,打掉我的丹田,保留我一点真灵……我,要去见爹娘了……”

        雪泪寒浑身巨震,与雪七同时狂喝道:“不行!”

        雪泪寒浑身颤抖:“你是我妹妹!谁敢伤害你,这普天之下,谁敢伤害你!我不允许你死!绝对不允许!”

        他说得声色俱厉,斩钉截铁,纵然是与天下人为敌,也在所不辞,义无反顾。

        雪仙儿神色异常满足地望着自己的哥哥,幸福的笑着,享受着这久违的温暖,轻轻说道:“大哥,不要自欺欺人了,你觉得,我还能活下去吗?”

        雪泪寒与雪七一时间呆若木鸡,为了妹妹,纵然敢与天下人为敌,但却没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挽回妹妹的生机。

        “我纵然能够继续活下去,又能做什么呢?永远活在痛苦悔恨之中么?!”

        “我知道,只要我能活下去,我两个哥哥就一定会保全我,哪怕因此会与天下为敌!你们也会做的!”雪仙儿的眼神越来越明亮,那是一种骄傲和自豪:“我相信我哥哥可以做到。”

        “但我活着,真的没意思了,往事已矣,来势无心。”

        “爱没了,恨却长存。这样的人生我不要!”

        “那么多的错,总要有人来担起责任。”雪仙儿眼睛看着自己大哥:“我是雪家的人……雪家的人,从不逃避责任。”

        雪泪寒的身子又剧烈的颤了颤。

        “而且,大哥……你也知道,以我的修为,纵然现在已经到了如此地步,我若是有心想要自己毁掉神宫,爆碎丹田,只要努力一些,还是能够做到的。”

        “我只是想偷个懒……想要我大哥,亲手送我一程。”雪仙儿温柔的微笑:“仅此而已。”

        “因为你是我大哥。你送我去见爹娘,与送我出嫁,是一样的……”雪仙儿催促道:“大哥……”

        雪泪寒冷然站立,如同泥雕木塑,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我爱美,至死还是爱的……若是我自己动手,就一定要自己爆掉自己的身体,那样就不好看了,太难看了。”雪仙儿哀求道:“大哥,你成全我吧。这是小妹,今生今世,最后一件求你为我做的事。”

        雪泪寒仰天长叹。

        “雪家祖训……”雪仙儿曼声吟道;“生也雪家人,死也雪家人……”

        雪泪寒泪流满面。

        “大哥,七哥,不要为我难过,我这就要去见爹娘了,去跟他们团聚了,你们有什么话,要带给他们吗?”雪仙儿轻声问道。

        “告诉爹娘,我们希望他们原谅你……仙儿始终是他们最最乖巧的女儿,也是我们最最心爱的妹妹……我们心疼她。”

        “告诉爹娘,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没有能保护好自己的妹妹……”

        雪泪寒与雪七泣不成声。

        雪仙儿静静地躺着,幸福的笑着:“我至死都有尽心尽力保护我的哥哥,我很幸福,很幸福……”

        …………

        风雪中,雪泪寒迎风狂奔。泪水点滴滑落,就在脸上结冰,又融化,周而复始。

        在他背后的,乃是一具玄冰打造的棺木。

        雪仙儿静静地躺在里面,面容仍自安详,脸上还挂着一丝甜美笑容。

        但,整个人已经生机全无。

        “大哥,如果有机会,替我问问云上人,他当年……真心的爱过我吗?”

        这是妹妹最后一句话。

        “我背着你,去问他!”雪泪寒心中在滴血:“他日,我也会背着你,回到我们雪家祖坟。将你葬在爹娘身边,让你们团聚。”

        “仙儿,你永远,是我的好妹妹。”

        “若有来世,你一定再做我妹妹,彼时,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我会杀了云上人,想必你也不会反对。”

        “这具玄冰玉棺,可以保护你最珍视的容颜;永久不腐。我妹妹爱美,当然不希望让自己成为一堆白骨……”

        “仙儿……我会为你报仇的。”

        冷风如刀,雪泪寒心中却是一阵冷,一阵热,一阵怆然,一阵悲哀……

        雪七阴沉着脸,在雪泪寒身后紧紧跟随,一路上,他一个字都没有说。在赶路的时候,他的眼神就久久的凝视着那玄冰玉棺上。

        他恒久地盼望着,下一刻妹妹能从里面走出来,再度甜笑着叫自己:“七哥……”

        还有,今天她才刚刚认出自己,那一声撕心裂肺却又带着浓浓的惊喜与乳慕的大叫:“七哥,你是七哥!”

        “你是我七哥!你是!”

        …………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