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五章 第一桥头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五章 第一桥头

        只是这么一想,雪七就是泪流满面,难以抑制!

        雪家,当年的变故之后,在这片天地之间,就只剩下自己兄妹三人,百万年来,竟是从未聚首。纵然见面,也是横眉冷对,彼此敌对,甚至大打出手,生死相搏。

        今日,终于彼此以兄妹的身份聚首在一起,却转眼间,便是永别……

        云上人!

        我一定!一定!一定!要杀了你!挫骨扬灰,不解其恨!

        既然是东皇一方的人马遭遇了圣君云上人,另外两边的人手自然无从拦截到云上人了。

        楚阳等人一路疾驰,一无所获,于路上根本没有休息,向着紫霄天全速赶过去。

        圣君的目标,很明显就是紫霄天,而谈昙在这段时间的进境,不知道究竟如何。其他的历代九劫兄弟,很明显绝不是圣君的对手,若然彼此实力差距相差过大,纵然身负不灭金身也是没有太大意义的,纵然是再硬的乌龟壳,只要有更锋利的凿子,一样可以凿得开……

        楚阳唯恐自己赶到之后看到的乃是满目惨剧,所以这一路上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就算自己等人不能当面拦截到云上人,也一定要赶他的前头到达紫霄天,达到谈昙以及一干前辈九劫哪里,一定要阻止悲剧的上演。

        所幸,此刻距离目的地紫霄天已经不远了。

        面前的乃是一片断崖。

        楚阳目光一凝,挥挥手。众人尽都停了下来。

        这里,在上一次经过的时候,并没有这个断崖。而这一次,却好似凭空的出现了。

        楚阳自信自己没有走错路,但,这片断崖是怎么回事?这代表了什么?又意味了什么?难道说有高手在这里交过手?

        走到跟前,众人才终于看清楚,这,原来是一座山。却在不久之前被人生生地切走了一半,露出上下笔直平滑如镜的断面。

        之所以说是不久之前,一来是那断面光滑如镜。非不久之前不能如此,附近地理特异,经年风沙不断,侵蚀不息。只要时间稍久。必然会遭到风沙侵蚀,不再平滑。

        二来,则是那上面竟然写着几行字,文字的内容亦证实了这就是不久之前留下的。

        “这是云上人的笔迹!”莫天机曾刻意研究过云上人的一切,对云上人的手书自然熟稔之极,一眼就认了出来。众人心中一震,自己一行人如此疾追,竟还是没有赶上。纷纷凝目看去。

        “正也好,邪也好。悠悠岁月。

        善也罢,恶也罢,一生伴侣;

        爱也好,恨也好,此生揭过;

        仇也罢,恩也罢,从此永诀。……”

        一共只得很短的几句话,似乎还没有写完。

        那下面却还有另一句话  :人仙殊途。

        再然后便是云上人的落款。

        壁上字迹字里行间充满了沉重的意味,还有浓郁的惆怅和失落,昭然欲出。

        “难道是……雪仙儿死了?”楚阳与莫天机凝目注视着这几句话,心中泛起同样的疑问。

        永诀,与殊途;貌似表明了很多事情。

        还有,云上人,雪仙儿,一个人,一个仙?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光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有更多的深意!

        “应该是雪仙儿死了,圣君他们遭遇了另外两路追兵中一路,大战一场,圣后陨落,云上人遁逃至此,有感而留此心迹。”

        莫天机皱眉说道:“唯一问题反而是,就算是雪仙儿真正死了,以云上人的为人,也不应该表现得这么沉痛吧……他可是连亲爹都能设计都能杀的主,而且,可以看得出来,他甚至是很很讨厌雪仙儿的……这件事倒是真有些难以理解。”

        对此,楚阳有同样的不解。通过前几次接触,云上人所表现出来的,对于雪仙儿的那种反感以及厌恶,可绝对不是假装的。

        但今天的这番话,又是什么意思?

        云上人,分明就是在深沉的悼念啊……

        两人自然不知道,云上人的确是对一直以来的雪仙儿反感厌恶,但他厌恶的,就只是他自己制造出来的雪仙儿。

        又或者可以说,云上人讨厌的,其实是圣后!

        但,对于真正的雪仙儿,云上人却是真心实意的喜欢。

        而且,雪仙儿身上,还带着云上人的,真情之灵,非挚爱而不能凝聚的真情之灵!

        众人越过断崖,楚阳等人继续赶路,眼下可不是解密的好时机,云上人在这里留下字迹,可不是好事,这无疑说明了云上人已经走在了自己等人前头,说不定此刻已经在攻击第一桥,攻击谈昙等人了!

        除了这些不解的字谜之外,楚阳与莫天机还发现了另外一件事,就是圣君貌似实力进一步的消弱了,从圣君字迹的起笔收势之间,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这点,那是来自本源上的削弱,非凌驾于圣人巅峰之上的极峰强者不能发觉,若非楚阳已臻此境界,莫天机又是万二分的熟悉云上人字迹,当真难以察觉。若非如此,便是东皇妖后在此,也是无能察觉的。

        这种削弱,乃是来自本源根基,这种削弱意味着圣君的实力永远不能再复巅峰时期的强横,只会一时更虚弱过一时,这个状态下的圣君,楚阳自信可以以一人之力将之收拾,而己身丝毫无损,这个发现让楚阳、莫天机对此行的成数更为乐观,不过为了怕减弱众人斗心,并没有将这项发现告知众人。

        两天之后,楚阳一行已经到了第一桥前,眼看着第一桥前面亦如往昔一般的安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楚阳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只要没有进一步的动静就好,想来众人仍旧安然!

        遥远的另一边,喊杀声震天动地。那肯定是域外天魔在进行进攻,而这边的高手,谈昙还有一众九劫前辈,正在阻击!这样的战斗,本就是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在发生的。

        但,楚阳更进一步关注面前景象的时候。却是突然间面色大变!

        “怎么了?”莫天机问道。

        圣君分明还没有来,楚阳连色怎么这么难看。

        “白雾。”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即将消失了。”

        莫天机闻言皱眉看去。

        楚阳紧紧地皱起眉头。

        上一次他来的时候,隔着比较远了。只是远远地看到浓浓的白雾,连第一桥本身都看不到。就算是真正到了第一桥上,低头看也看不到桥面,直视不见对面人。

        但现在。明明还隔着不下数千丈的距离。却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了第一桥!

        这个变化可是太惊人!

        一共只得短短不到两年时间里,这守护着九重天阙大陆的关键白雾,居然已经消失了九成以上!这种消逝速度,也太快了吧?太惊人了吧!

        楚阳仰首看天;只见无尽高空中,似乎有一层层涟漪,在轻微的波动。

        那是……那是浓雾的屏障,在不断地被撼动,被削弱。被湮灭?!

        “天机!”楚阳脸色沉重,一字字说道:“立即让天机情报部传令各方天地。所有抗击天魔的力量,即时出征!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尽一切可能,不惜代价地赶到紫霄天!”

        “一定要快!

        楚阳的声音显得急促异常。

        莫天机本能的意识到了眼前事态的严重性,立即拿出天机之手,传出命令!

        随着天机之手光芒闪烁,一道十万火急的命令,已经发了出去。

        “具体是怎么回事?”莫天机问道。

        莫天机没来过第一桥,虽然他也知道第一桥白雾的重要性,但始终没有亲眼看到过,自不如楚阳一般了解白雾的原本状况!

        楚阳皱着眉,指着白雾,轻声解释一遍,莫天机脸色亦复大变。

        眼看着这稀薄的白雾,忍不住深深的忧虑起来:“这道白雾,具体一共有多长?”

        “这个我也不知。具体要问历代九劫中人。”楚阳说道。

        正在这时,那边有几个人从第一桥上走下来,远远的便大笑道:“楚御座……新婚大喜呀。”

        来者正是季回天等人。

        楚阳笑了笑,疾步上前,正要说话,突然脸色一变,霍然回头。

        眼见身后稍远处,一道诡异烟尘冲天而起,一道足以充塞天地的疯狂毁灭力量,夹杂着某一种不可思议的竭斯底里,正向着这边,极速冲来!

        这股疯狂的力量,还伴随着全无掩饰的可怕杀机、恐怖杀意、死亡杀心!

        “大伙迎敌!”楚阳一声大吼,翻身跃起,凌空而立,手中光芒一闪,九劫剑骤出,第一时间里,招演屠尽天下又何妨,剑光璀璨,化作了一道连接天与地的长龙,毫不退让地向着那道毁灭的力量正面对撞而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莫轻舞的九天舞连同星梦轻舞刀旋转而起,紫邪情的紫霄皇印亦显出恢宏光芒,轰然成形,空中急速旋转。楚乐儿剑光一闪,与莫天机的紫玉箫汇作一道彩色光华,急冲上去!

        还有纪墨的剑,亦随之冲出!

        虎哥大吼一声,在空中摇头摆尾,露出狰狞真身,劫难神魂无声无息的消散在天地间,化作了几不可见的淡淡灰雾,以一种近乎无痕如隐方式的缠绕上去。

        远方的烟尘瞬间冲近,却是一个人,一个带来死亡、带来毁灭的人。

        在他的身后,烟尘弥天蔓延不下数百里,兀自还在滚滚而起,一股前所未见的疯狂杀机,几乎将整个天地,也完全席卷。

        来人正是云上人!

        …………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