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在线阅读 - 第195章

第195章

        所有人目送首领离开之后好久,乾坤苑的大厅,才恢复如常。

        燕衿和乔箐跪在了燕老爷子面前,行传统的叩拜仪式。

        此刻堂屋里面,燕家老小全部都在。

        就是在首领离开之后,所有人都出现在了这里。

        准确说,首领来之前,所有人就已经恭候在此,等待着燕衿娶乔箐进门,举行燕家传统的仪式。

        然而中途因为首领的突然到来,燕老爷子的堂屋便被清了场,自然是对首领的尊敬。

        首领一走,其他人理所当然就又出现了。

        所有人就这么看着堂屋中的一对新人。

        看着他们穿着喜庆华服,跪在堂屋正中间的位置,跪在燕重山的面前。

        燕家观礼人之中,燕轩,乔芜都在。

        乔芜真的是心生嫉妒的,肉眼可见的嫉妒,在她脸上挥之不去。

        她不是不想装得友好纯良,她是真的装不下去。

        分明。

        她以为的乔箐婚礼,就应该是走走过场而已。

        她从未想过,会隆重盛大到这个地步。

        “十里红妆”这四个字眼,已经成为了今天最热的话题,让全南予国的女人都在嫉妒乔箐。

        本来,如果只是用钱堆积的婚礼,她其实都觉得可以接受。

        反正,燕家本来就财大气粗,打造一场婚礼花重金也不以为然,但是,重金之下又如此用尽心思,就真的让她很崩溃了。

        一想起自己当初和燕轩的婚礼……简直不堪一击。

        甚至那天他们的婚礼,还一度被乔箐和燕四爷抢了热搜。

        她咬牙切齿。

        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乔箐,看着她穿着华贵的凤冠霞帔,看着那身喜庆不已,又尊贵无比的嫁衣,她嫉妒的内心几乎已经扭曲。

        穿这种衣裳,从古至今,都是地位的象征。

        她真的想要自欺欺人,却都无法说服自己,燕四爷不爱乔箐。

        不爱,不会做到这么地步。

        不爱,不会用心到这个地步。

        乔箐到底凭什么,会真的勾引了燕四爷!

        到底凭什么,有这本事儿!

        乔芜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如常,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

        而这份压抑的情感,不只是乔芜。

        她身边的男人燕轩,是隐忍到了极致。

        今天的婚礼,燕轩负责在燕家招呼客人,所以并没有参与接亲,如果不是看到新闻上的“十里红妆”,他真的都不知道他四叔为了迎娶乔箐真的做到了这个地步!甚至于,燕家从古至今,至少从他父亲那一辈开始到现在,从没有一场婚礼能够达到他四叔今天的规模!

        他一直以为,他们这么唐突的婚礼,就是一个简单的仪式。

        他甚至都已经想好了怎么讽刺乔箐,讽刺她的自作多情。

        他暗自咬牙。

        那一刻狠狠的看着乔箐,看着这个女人在精心的打扮之下,美得让人触目惊心。

        就是今天第一眼看到她被他四叔牵着走进乾坤苑的时候,即使距离有些远的瞥了一眼,就被她所深深吸引。

        他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

        这个女人,本来应该是他的。

        本来应该,属于他!

        然而现在,他就这么看着,她羞涩动人的模样,在他四叔身边,绽放。

        不。

        他不可能,就此……放手!

        他压抑着全身的怒火,看着他们。

        他们他们跪在燕重山的面前,以最传统最有仪式感的方式,敬茶。

        乔治也乖乖的跪在乔箐的旁边。

        即使全程不太说话,也看得出来他情绪不高,但终究,让他做什么,他还是会乖乖照做。

        佣人给乔箐和燕衿分别递上了一杯茶。

        “爸。”燕衿把茶水,恭敬的递给了燕重山。

        燕重山接过,轻抿了一口。

        然后拿了红包给燕衿。

        轮到乔箐。

        乔箐递上茶水。

        那一刻。

        她开口道,“爸。”

        就是,需要改口了。

        其实改得还是很尴尬。

        从最开始的爷爷,到叔叔,到……爸?!

        好吧。

        她嘴角盈盈一笑,看上去很贤良淑德。

        燕重山应了一声,接过乔箐递上的茶水,也是这么抿了一口,递上一个红包,“祝你们百年好合。”

        “谢谢爸。”乔箐接过红包。

        红包的分量,真的不轻。

        于此。

        乔箐轻声对着乔治说道,“乔治,给爷爷敬茶。”

        乔治手上也拿着一杯茶,乖乖的递送过去,“爷爷,请喝茶。”

        这一刻。

        燕重山似乎才把注意力放在了乔治的身上。

        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乔治。

        就似乎是看了几眼,但又似乎,多看了几眼。

        总之。

        捉摸不透。

        缓缓。

        他接过乔治的茶水,问道,“多大了?”

        “6岁。”乔治回答。

        “和燕谦同年。”燕重山喃喃。

        乔治就这么看着燕重山。

        燕重山也不多说,他接过秦文忠恭敬递送的一个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个长命锁。

        看上去不像是金的,还应该有些年岁了。

        燕重山拿在手上。

        从座位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恭敬无比的看着他,看着他突然的举动。

        他弯腰,把手上的长命锁,亲自戴在了乔治了的脖子上,他说,“爷爷送你一个长命锁,保佑你平平安安。”

        乔箐其实是有些惊讶的。

        她其实想都没有想过,燕老爷子会准备礼物给乔治。

        礼物不说价值,但能够让燕老爷子这么精心准备,就已经不菲了。

        乔芜此刻嫉妒的眼神,真的是掩都掩饰不住。

        此刻又听到燕谦的母亲何蔷在旁边不满的嘀咕了声,“老爷子都没送过给燕谦。”

        不只是燕谦。

        燕家大大小小这么的儿孙,没有人收到过。

        乔芜暗自咬牙。

        她一定要马上,一定要马上怀上燕轩的孩子。

        一定要,母凭子贵,一定要在燕家,把乔箐死死压住!

        “乔治,谢谢爷爷。”是燕衿的提醒。

        那一刻乔箐处于有些惊讶的状态,没反应过来,所以忘记了提醒。

        但这一刻听到燕衿的口吻……

        分明只是一句普通的话。

        那一刻却突然让她有种错觉,觉得燕四爷就是把乔治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所以才会,说着这么自然的话语。

        她心口有些异动。

        乔治乖乖的开口道,“谢谢爷爷。”

        燕重山微点头,重新回到位置上。

        他说,“都起来吧。”

        “谢谢爸。”

        乔箐起身。

        刚有动作,身体就被燕四爷扶着。

        乔箐转头看了一眼燕衿。

        然后盈盈一笑。

        就是表示感谢。

        她的衣服真的太雍容华贵了,迫使让她的动作总是会稍微慢一点。

        而燕四爷显然,很照顾她。

        她此刻的嫣然一笑……

        燕衿嘴角也拉出了一抹笑容。

        明显的笑容,宠溺到不行。

        “我还没见过我家燕四,这么笑过。”燕家老三燕琛低声说道。

        还以为,这么唐突的婚礼,就是形婚而已。

        毕竟燕四老大不小,即将30岁的年龄,虽若之前老爷子从未催婚过,但毕竟不小了,结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现在看来,好像都是他们在自以为是的揣测。

        事实上。

        燕四之前的不结婚只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不是拒绝婚姻。

        现在结婚也只是找到了合适的人,顺理成章。

        燕衿牵着乔箐,走出乾坤苑。

        两个人出现燕家大院里的一片偌大观礼草坪上。

        原本应该适合的西式婚礼现场,此刻硬生生搭建了一座古代的宫殿,走进去,里面富贵堂皇,红色地毯,红色绸带,红色吊灯,古色古香的背景雕刻,俨然就是一座,古时候的帝王大殿,大气辉煌!

        乔箐是真的被震惊了。

        短短四天时间,燕四爷到底是怎么准备出来的。

        她不由得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

        燕衿感觉到视线,回头弯腰,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值得。”

        值得什么……

        值得,他为她这么做吗?

        乔箐心口仿若被撞击了一下。

        就是让她,心跳加速。

        她还未开口。

        就看到燕衿放开了她。

        他说,“一会儿见。”

        说完,他就跟着工作人员,走向了另外一边。

        乔箐此刻身边也有很多工作人员,他们拥簇着乔箐,走向了另外一边。

        因为刚刚走进来是一个比较偏角的位置,所以现场来来往往的嘉宾,并没有注意到他们。

        也或许是为了把惊喜留到仪式上,所以刻意进行了掩饰。

        掩饰着,把乔箐带到了大厅中间,一个红色纱幔里面。

        透过纱幔,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乔箐的倩影,看得不太真切,此刻却吸引了现场所有的人。

        池沐沐也被送到了这里面来。

        她真的被今天的婚礼刺激到话都捋不清了。

        “箐箐,我长这么大,见过有钱人无数,参加婚礼无数,我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高规格的一个婚礼。你成了我们女人的公敌了!”池沐沐愤愤不平。

        乔箐这货,真的秒杀了南予国的所有女人。

        不是她杜撰。

        真的有一个热搜词#女人公敌乔箐#,热度还不低。

        乔箐轻笑了一下。

        她其实也没想到,燕四爷会用心到这个地步。

        “十里红妆……十里红妆!”池沐沐喃喃,“就这四个字,我特么都觉得浪漫无比。燕四爷那货,看上去一副高冷无比的样子,没想到做起事情来,真的一套一套的,一套一套的让人感动不已!”

        “什么十里红妆?”乔箐诧异。

        “你不知道?”池沐沐瞪大眼睛看着乔箐。

        她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我也不告诉你,免得你骄傲。”池沐沐故意。

        乔箐无语。

        池沐沐还是这么二!

        与此。

        现场大厅中,突然响起了一个男性嗓音,“吉时已到!”

        乔箐心口一动。

        池沐沐比她还要激动,“开始了开始了!”

        乔箐努力控制自己的心跳频率。

        她透过纱幔,远远的看着红地毯的尽头处,燕衿出现在那里,他依旧穿着那套红色的华服,他笔直的身材,出众的容貌,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池沐沐都看傻了。

        就差流口水了。

        婚礼仪式正式开始。

        乔锦鸿此刻也已经出现在了纱幔里面。

        也是因为今天庞大的婚礼,让他现在,根本无话可说。

        大抵,没有人会想到。

        这场婚礼,这场突如其来的婚礼,会隆重到今天的地步。

        乔箐那一刻,还是主动挽着乔锦鸿的手臂。

        就是一个仪式而已。

        彼此,都不会有任何所谓的感情流露。

        婚礼仪式,没有像一般婚礼那般,司仪说很多煽情的话语烘托气氛。

        仪式开始,就看到燕衿从尽头处,走在红地毯上,然后,挺拔的身子,就这么停在了他的面前。

        纱幔,缓缓打开。

        乔箐和燕衿,就这么出现在彼此的面前。

        燕衿嘴角挂着微笑。

        池沐沐在旁边都看得痴迷了。

        讲真。

        她从来没见过燕四爷,这么笑过。

        而且今天是,一直这么笑。

        笑得她都心花怒放了。

        她就这么看着燕四爷。

        看着他伸手。

        修长的手指,放在了乔箐的面前。

        乔箐眼眸微动。

        她其实也在紧张。

        就是,突然的紧张。

        她的手,被乔锦鸿放在了燕衿的手上。

        乔锦鸿说,按照仪式不得不说,“我把我女儿就交给你了。”

        “是,岳父大人。”燕衿恭敬无比。

        乔锦鸿微点头。

        表现出来的就是一副,慈父形象。

        燕衿拉着乔箐的手,一步一步走在红色地摊上。

        灯光,喜庆的大厅之中,就只剩下一束淡白色的灯光打在他们的身上,笼罩着淡淡的光晕,反射着乔箐身上的细钻,闪闪发光。

        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那一刻甚至觉得,全世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其他人都是……浮云,或者陪衬!

        他们一步一步。

        随着轻柔的音乐,走在红色地毯上。

        大殿上空,无数的红色花瓣,在空中一直飞扬。

        这样浪漫的画面,让所有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有一种呼吸太重,都会破坏它的美感一般,现场,雅静一片。

        乔箐其实一直有些紧张。

        手心中都是汗。

        而那个一向沉着冷静,任何时候都可以不动声色的男人,她似乎也感觉到了,他手心的湿润。

        所以。

        燕四爷也紧张?!

        突然觉得,他好像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高高在上。

        两个人到达礼仪台前。

        台前。

        燕重山还有乔锦鸿坐在了上面。

        至于林清雯……

        林清雯没有资格坐上去。

        毕竟不是生母,更重要的是,不是原配。

        在最高的礼仪下,有些身份就不合时宜了。

        所以坐在观礼台下的林清雯,此刻脸色已经黑到极致。

        本来今天的婚礼盛大就让她各种扭曲了,现在还硬生生不让她上台……

        总觉得周围似乎都传来了一些异样的光芒!

        她狠狠忍气。

        仪式上。

        燕衿和乔箐站在燕重山和乔锦鸿的面前。

        缓缓。

        司仪开口道,“一拜天地。”

        燕衿牵着乔箐,两个人转身,燕衿放开乔箐,对着红地毯的方向,对着所有宾客,弯腰。

        “二拜高堂。”

        燕衿又牵着乔箐,转身面对燕重山和乔锦鸿后,放开乔箐。

        两个人弯腰叩拜。

        “夫妻对拜!”

        燕衿牵起乔箐。

        两个人面对面站好之后。

        他放开了她。

        下面有人小声嘀咕。

        “有没有发现,四爷真的好照顾乔箐。每次有什么动作,四爷都会不自觉的牵着乔箐,就怕她摔倒似的,好贴心。”

        “发现了,我还发现了四爷一直在笑。长这么大,虽然也没见过四爷几次,但却一次也没看到他笑过。”

        “真爱。”

        下面一片羡慕不已。

        上面。

        燕衿的视线只放在乔箐身上。

        他们彼此对视。

        两个人似乎都默契的没有立刻行礼。

        好一会儿。

        燕衿磁性的嗓音开口道,“乔大小姐,低头那一刻,你就是我的了。”

        乔箐心口波动。

        这一天都在心跳加速,她真的觉得再这样下去,她可能会搞出什么心脏病。

        他说,“乔大小姐,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乔箐微微一笑。

        她说,“你呢?”

        燕衿回答,“我已,等待千年。”

        乔箐看着他。

        看着他突然弯腰。

        乔箐眼眸微动。

        与此。

        她也弯腰。

        两个人的头,轻轻的碰在了一起。

        红色花瓣,洋洋洒洒。

        那一刻,全场响起掌声。

        掌声不断。

        有些人甚至……热泪盈眶。

        分明没有什么煽情的环节,但就是让人感动到不行。

        池沐沐在下面都要哭成个鬼了。

        也没做什么。

        连烘托气氛的音乐都没有。

        但是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燕四爷和乔箐低头相碰的那一刻,看着他们彼此为彼此弯腰行礼的那一刻,就是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就是控制不住。

        那一刻。

        眼前突然出现一张餐巾纸。

        池沐沐转头,转头看着江见衾。

        江见衾说,“擦擦吧,妆都花了。”

        “花了吗?”池沐沐有些紧张。

        江见衾笑了一下。

        池沐沐连忙接过纸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眼眶,擦了好一会儿。

        好像越擦,越花。

        江见衾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他说,“你别动。”

        池沐沐皱眉。

        江见衾拿出另外一张餐巾纸,低头。

        低头,看着她眼角的一圈黑色痕迹,他认真的帮她擦拭。

        眼眸就这么紧紧的看着她黑色的地方,动作,不轻不重。

        池沐沐抿唇。

        抿唇。

        看着江见衾突然的举动……

        她是觉得……

        有些不可思议。

        江见衾没这么好心。

        就在心思有些摇曳的那一刻。

        “沐沐。”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嗓音。

        就是那一个声音。

        池沐沐突然后退了好几步。

        就是很明显的,想要远离江见衾。

        江见衾拿着餐巾纸的手,还僵在半空。

        他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说,“一会儿会让化妆师处理。”

        江见衾缓缓放下手臂,就什么都没说。

        他转头,撇开了视线。

        此刻婚礼仪式已经结束。

        一句“送入洞房”,让全场灯光唐亮无比。

        燕衿和乔箐也已经离开了现场。

        池沐沐是和傅亢聊了几句。

        因为毕竟人来人往,两个人名不正言不顺,也还是要避讳,所以池沐沐就和傅亢说了几句话,就跟着工作人员离开了。

        离开后。

        傅亢的视线放在了江见衾身上。

        江见衾眼眸微动,回视。

        两个人冷冷的看着彼此。

        终究,没有人说任何一句话。

        傅亢直接离开。

        江见衾也只是沉默。

        ……

        此刻的化妆间。

        乔箐和池沐沐都在换装。

        乔箐身上的衣服太雍容华贵了,穿一天就太勉强了,所以此刻换了下来。

        换下来用了至少半个小时。

        好在脱了下来。

        要是这么一直穿着,她怀疑她晚上靠她一己之力是脱不掉的。

        褪下凤冠霞帔,乔箐换上了一条红色的精致旗袍。

        乔箐真的没有去量身定做,但换上之后,就是合适到不行。

        池沐沐此刻也换上了一件粉色旗袍,和乔箐各有千秋。

        乔箐的旗袍大气华贵,自带气场。

        池沐沐的旗袍清雅脱俗,含苞欲放。

        工作人员一边给乔箐换衣打扮,一边也在给乔箐解释衣服的来头。

        说了很多。

        池沐沐就想到两个字,“豪横”!

        简直太豪横了。

        不过她喜欢。

        她就喜欢,像燕四爷那种霸气到爆的男人。

        化妆间里面一直有说有笑。

        房门外,突然被人敲响。

        一个工作人员恭敬的走向乔箐,“乔小姐,有个叫程凯之的人找你。”

        乔箐嘴角的笑容,瞬间僵硬了。

        池沐沐到没有注意到这些。

        她只听到“程凯之”三个字,显得异常兴奋。

        她连忙说道,“让他进来啊!”

        工作人员连忙去门口,邀请程凯之进来。

        程凯之走进化妆间,身边跟着的是,俞佳一。

        乔箐抿唇。

        她就这么看着他们。

        她说,“你们先出去。”

        工作人员连忙放下手上的工作,全部都退了出去。

        池沐沐一脸兴致冲冲的看着程凯之,正欲打招呼。

        “沐沐,你也先出去。”

        池沐沐皱眉。

        “先出去。”乔箐再次开口。

        池沐沐虽然有些不爽,但看乔箐很严肃,还是起身离开了。

        房间中,就剩下他们三个人。

        一度有些沉默。

        乔箐开口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突然来了?!

        “燕四爷给我邀请函了。”

        乔箐微顿。

        “昨天收到的。”程凯之直言。

        乔箐没说什么。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其实他不发请帖,我也会来。”程凯之说。

        “是吗?”乔箐笑了笑。

        “我会看着你出嫁。”

        乔箐喉咙微动。

        她其实,不是那么无动于衷。

        即使这场婚礼,只是因为他的一个命令,她不得不执行。

        “燕四爷对你挺好的。”程凯之突然说道。

        乔箐看着他。

        “今天的婚礼,很隆重。”程凯之的口吻很轻,但显然是认可的。

        乔箐没有回答。

        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甚至都不知道,程凯之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除了来看你出嫁,还有一句话要当面告诉你。”程凯之一直看着乔箐。

        乔箐就知道,最后这句话,才是他今天的重点。

        “别动情。”程凯之一字一顿。

        乔箐眼眸一紧。

        “我说对燕四爷,别动情。”程凯之提醒。

        乔箐笑了一下,笑得有些讽刺,“你以为,感情真的可以随意支配?”

        程凯之突然有些沉默。

        他说,“已经喜欢上了吗?”

        乔箐心口一动。

        她抿唇。

        没有回答。

        “不能喜欢。”程凯之似乎也没想过要得到乔箐的回答,他有些冷漠的口吻,告诉她,“这是命令。”

        命令。

        作为职业杀手。

        命令就是一切。

        只能无条件执行。

        “是。”乔箐恭敬。

        既然是命令。

        她只能回答“是”。

        程凯之似乎默默的看了乔箐一会儿。

        有些话,似乎又选择了沉默。

        他转身,“新婚快乐。”

        “……”她有一种想掐死程凯之的冲动。

        程凯之带着俞佳一离开。

        离开的时候,俞佳一回头对着乔箐笑了笑。

        乔箐回以一笑。

        她就这么看着程凯之和俞佳一一起离开。

        门口处。

        池沐沐有些不爽的在等待,看着程凯之出来,忍不住叫着他,“程凯之,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池沐沐小姐。”

        “上次说好一起吃饭的,但因为遇到点事情耽搁了,然后就听说你离开南城了。要不要约个时间一起吃饭?”池沐沐很主动。

        程凯之微笑,“可能又要让你失望了。”

        “又有事儿吗?”池沐沐不爽。

        “总之,我欠你一顿饭。”程凯之许诺。

        “嗯。”池沐沐点头。

        总不能为难了人家。

        她就看着程凯之帅气哄哄的带着身边的美女离开,离开的时候,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男人。

        一行人走出衣帽间。

        直接就离开了婚礼现场。

        观礼后,就不需要停留了。

        三个人坐在高级轿车上。

        车内很安静。

        俞佳一知道程凯之心情不好。

        其实,让乔箐嫁给燕四爷,程凯之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冷漠。

        她抿唇。

        这事儿好像是因她而起。

        如果她不放走乔箐……

        但她总觉得。

        乔箐或许可以更改很多……宿命。

        她眼眸微转,对着前排说道,“箐箐今天很漂亮。”

        前排的男人没有回答。

        “你应该当面去和她打个招呼的。”

        前排依然没有回应。

        俞佳一也不多说。

        轿车就这么,行驶在南城的街道上。

        离开。

        燕家大院。

        燕衿也在换衣服。

        秦辞在旁边陪着他。

        一边陪着他,一边拿着手机,似乎在看一些东西。

        换好之后。

        燕衿让工作人员先走了出去。

        秦辞才开口说道,“程凯之来了。”

        “嗯。”他看到了。

        “现在又走了。”

        燕衿微点头。

        “不过程凯之这个人……”秦辞声音悠扬了些,“真的很难捉摸。”

        “又发现了什么?”燕衿眼眸微紧。

        “这个人,你认识不?”秦辞把手机屏幕放在燕衿的面前。

        燕衿看了一眼。

        他说,“K01。”

        “对。世界杀手排名榜上第一名,地下拳击第一人。”秦辞说,“看上去,他是程凯之的人。”

        “程凯之来头不小。”

        “我怀疑,程凯之和三角洲的黑手党有关。”秦辞揣测。

        “往下查。”燕衿应了一声。

        “嗯。”秦辞放下手机。

        放下手机那一刻。

        他忍不住又说道,“再给你看张照片。”

        燕衿皱眉。

        秦辞又翻出来一张照片,有些吊儿郎当的说道,“我觉得我们的人偶尔还是挺有拍摄天赋的,有些神情真的是捕捉得相当到位。”

        燕衿拿过秦辞的手机。

        手机上。

        依然是一张K01的照片。

        照片中,K01的视线是看向一个方向的,明显能够看出他在看谁,而他的眼神,带着些……情感。

        如果是常人无异,但作为冷血的职业杀手身份,就太唐突了。

        秦辞说,“我观察了一下,他看着的方向就是你和乔箐举行仪式的地方,如果他不是对你有感情,那么就是……”

        秦辞欲言又止。

        燕衿睨了一眼秦辞。

        秦辞还是不怕死的说了出来,“就是对你老婆,有想法。”

        燕衿直接把手机还给了秦辞,表情很淡。

        秦辞接过手机,笑嘻嘻的说道,“燕四,你情敌不少啊!”

        燕衿没搭理。

        秦辞补充,“还都是来头不小的那种。”

        燕衿依旧没搭理。

        他对着化妆镜,在整理自己的衣服。

        看上去不为所动。

        “你可要把你老婆看牢了。”

        “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燕衿无动于衷。

        秦辞瘪嘴。

        太自信不见得是好事儿。

        虽然你确实有自信的资本。

        但是……

        总觉得乔大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

        燕衿似乎整理完毕,他走出了换衣间。

        与此。

        乔箐也从化妆间出来。

        化妆间门对门。

        两个人就又这么猝不及防的见面了。

        燕衿直接走向乔箐。

        乔箐带着浅笑。

        燕衿牵着乔箐的手,带着她走向大厅。

        秦辞看着他们这般模样。

        好吧。

        他承认,他没见过这么般配的一对人。

        “怎么,羡慕了?”池沐沐在旁边故意打趣。

        秦辞一脸不屑,“你觉得哥们是那种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的人吗?”

        “渣男!”池沐沐丢下一句话,走了。

        秦辞窝火。

        劳资这叫雨露均沾!

        肤浅的女人!

        ……

        宴会现场。

        燕衿带着乔箐,一一敬酒。

        南予国的传统依旧如此,不管身份高低,新人必须感谢所有来宾。

        乔箐也是通过敬酒才知道,南予国所有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

        十二家族不说,首领都亲临现场了,但因为不方便出现在公众场合提前离开,但沈家代表沈家二公子沈瑾倾一直在现场,还有目前德高望重的傅洋一家人,以及很多商界政界无数达官贵人。

        韦斯特也在这些人之中。

        在燕衿和乔箐敬酒时,连忙恭贺。

        恭贺之余也不忘调侃,“我儿子是彻底没希望了。”

        乔箐微笑。

        “好在,那小子被我扣押在了国外,要来到现场,说不定就搅局了。”韦斯特感叹,“总之,恭喜二位。”

        “谢谢干爹。”乔箐微笑。

        燕四爷也恭敬,“谢谢干爹。”

        乔箐就是觉得……

        就是觉得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情愫。

        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觉得燕四爷和她突然叫一个称呼。

        两个人突然就好像成为了一个整体,有些……不可思议。

        宴会时间持续了很长。

        中午的仪式,下午的棋牌酒局,晚上的晚宴。

        一天下来。

        兴奋之余,就剩下了满身的疲倦。

        燕衿和乔箐,一一送走客人。

        最后,就剩下一些自己人了。

        池沐沐看所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她直接就把高跟鞋脱掉了。

        真的是痛死了。

        她没什么形象的把高跟鞋拿在手上,她说,“总算结束了。”

        乔箐也有这种感叹。

        结个婚,真的够累。

        倒不是身体上的折磨。

        这样的强度对她而言不算什么,只是觉得精力太疲。

        就是一直欢笑,应酬。

        一天下来就觉得自己脸部都僵硬了。

        “那没什么事儿了,我就先走了。”池沐沐是真的都要累趴了。

        “嗯。”乔箐点头。

        “你其实也是巴不得我们早点走吧。”池沐沐突然邪恶一笑。

        乔箐无语。

        她哪里有巴不得。

        她只是觉得池沐沐今天陪了她一天,确实很累了。

        “免得影响了你们的洞房花烛夜。”

        “……”她都差点忘了。

        那一刻身体不由得一紧。

        池沐沐转头对着燕衿,“四爷,你可要悠着点。”

        燕衿睨了一眼池沐沐,他说,“好。”

        好……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池沐沐提着自己高跟鞋,离开。

        “我们先走了。”江见衾微笑。

        “嗯。”

        江见衾和池沐沐一起离开。

        秦辞也看没啥事儿了,就跟着也走了。

        燕家其他人,也都已经陆陆续续离开。

        所有人都走了。

        除了家里的佣人开始清理这里的一切,就好像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两个人突然很沉默。

        “乔大小姐,该回房了。”

        “……”乔箐心口一紧。

        就是觉得……莫名紧张。

        燕衿突然弯腰。

        乔箐惊吓。

        本能的抱着燕四爷的脖子。

        燕衿嘴角一直扬着笑容,他抱着乔箐,大步走进了竹沁园。

        今晚的竹沁园,依然安静无比。

        连文逸都不在。

        就好像,突然被清场了。

        乔箐那一刻突然才想起,有些激动,“乔治呢?”

        燕衿笑了。

        笑起来真的,有些犯罪。

        “现在才想起你儿子?”

        “……”因为今天仪式挺多,婚礼现场的时候,就把乔治交给了文逸。

        但是现在文逸不在。

        乔治又去了哪里?!

        “乔治今晚在乾坤苑住。”燕衿突然开口。

        “什么?”乔箐整个人震惊了。

        把乔治送去了燕老爷子哪里?!

        “我爸一个人挺寂寞的,让乔治陪陪他。”

        “乔治不习惯和陌生人交谈,也不习惯住在陌生人的地方。”

        “我爸不是陌生人。”

        “燕四爷!”

        “嘘。”燕衿此刻已经把她抱进了他的房间。

        一向都是黑白系的房间,此刻全部换成了喜庆的红色。

        连大床都是。

        红彤彤的,还布满了玫瑰花瓣。

        她此刻被燕衿放在床上。

        玫瑰的妩媚在夜色的灯光下,衬托着她更加动人的气质……

        燕衿那一刻似乎看出了神。

        乔箐被面前的男人看得有些发麻。

        她说,“我在说乔治的事情……”

        “别闹。”燕衿开口。

        热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脸颊上。

        乔箐皱眉。

        “明天一早,我会让文逸把他接回来。”

        乔箐咬唇。

        这种事情,能不能先和她商量一下。

        她现在完全可以想象,此刻的乔治有多……崩溃。

        “但是今晚。”燕衿靠近乔箐的耳朵。

        乔箐身体……一阵发麻。

        “谁都不能打扰我们。”

        乔箐紧张了。

        那一刻,真的就突然紧张到,心跳都要爆了。

        她感觉到燕四爷的唇瓣,在她的耳垂上……

        “四爷。”乔箐阻止。

        燕衿停了下来。

        “形婚不是吗?”

        “所以……”燕衿扬眉。

        “不要做。”乔箐声音很小。

        “乔大小姐。”燕衿说,磁性的嗓音,那一刻就是觉得还透着一丝性感,“形婚不就是,走肾不走心吗?”

        “……”

        龌龊!

        ------题外话------

        终于入洞房了,不容易。

        不出意外,明天应该会有福利篇。

        明天不见不散。

        记得投月票哦,爱你们。

        (* ̄3)(ε ̄*)